鹿野:特朗普为何自比林肯? —两位美国总统的相似之处

特朗普所谓的要重振美国“让美国再次伟大起来”,联合一切国家包括俄罗斯在内集中反华的做法是违背历史潮流的,没有什么进步意义。“特朗普现象”有点类似于奴隶制废除前夜,南方奴隶主的歇斯底里,只能反映一种政治制度的腐朽与没落。

鹿野:特朗普为何自比林肯? —两位美国总统的相似之处

特朗普就要宣誓就职了,如果我们再回首下这个大嘴总统对于自己的历代前任的评价,就会发现特朗普对于华盛顿和罗斯福等等均评价不高,唯一推崇的就是林肯。废除了黑人奴隶制度的林肯和鼓吹种族歧视的特朗普看似格格不入,可是特朗普先生为什么宣传林肯呢?有人说,这是特朗普为了争取黑人选票的一种手段。可是如果要是真的争取黑人选票的话,少喷几句要比说林肯的好话效果好的多。个人认为,特朗普先生与林肯的确是有高度相似性,并不是媒体所宣传的那样格格不入。

首先,林肯的确不喜欢奴隶制度,但特朗普也从来没有说过让黑人再一次当奴隶啊!在十九世纪中叶的美国,对奴隶制有三种态度,第一种是南方的种植园奴隶主认为,奴隶制应该不断地维护和扩大;第二种是北方具有社会主义倾向的人和较为激进的资产阶级民主派,他们认为应该采用革命的手段废除奴隶制,实现种族平等。比如说,在1859年被判处死刑的著名废奴主义者约翰·布朗,在小的时候就和很多印第安人具有接触,不仅仅反对奴隶制,也反对对印第安人的迫害,主张白人、黑人和印第安人一律平等。第三种是以林肯为代表的资产阶级温和派,他们虽然不喜欢奴隶制,但是也认为没有必要用武力废除奴隶制,同时认为种族歧视是合理的。例如,林肯之所以反对奴隶制度,主要是希望能够把奴隶变为廉价的劳动力。他的一句名言是:“如果你用鞭子强迫奴隶梳大麻的话,在一天之内连75磅也梳不出来,但是假如派出去梳100磅,同时答应按他规定的工作全部付给报酬的话,他将会给你梳出150磅。”再如,在1858年林肯与道格拉斯辩论时,就公开表示:

我与道格拉斯法官的意见一致,黑人在许多方面不与我们平等,在肤色上确实是不平等的,大概在道德与知识的禀赋方面也是不平等的。……我愿意说,我现在不、过去也不曾以任何方式促成黑种人和白种人的社会与政治平等地位。我现在不、过去也不曾赞成黑人投票和做陪审员,不赞成他们担任公职,不赞成他们与白人通婚;除此之外,我还愿意说白种人和黑种人之间存在着身体上的差别,我相信这种差别将永远禁止这两个种族在社会与政治平等的条件下生活在一起。正因为他们不能如此生活,在他们和我们仍然在一起的时候,则必有地位上的优劣之别,我和其他人同样赞成把优等地位指派给白种人。

对于不愿意充当廉价劳动力的印第安人,林肯时代通过颁布《宅地法》加强了对印第安人土地的强占,从而采取了更加严厉的种族灭绝政策。美国陆军名将谢里丹将军这样记述了他的管辖地区的暴力状况:“自1862年以来,在我的辖区里至少有八百名男女和儿童惨遭杀害,其被害情况令人发指。男人通常被剥去头皮,肢体分离,他们的生殖器被凶手割下,放在他们嘴里。妇女被暴徒强奸,有时多达五六十次,然后被杀害,她们的头皮被凶手剥下,阴道里被插入棍棒,有的在她们死之前,有的在她们死之后。”他得出结论说,无论肇事者是谁,反正白人与印第安人之间的关系是有你无我的关系,没有调和的余地。只有把印第安人斩尽杀绝,美国才有最后的安宁:“不过,在印第安问题上讨论道德是非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印第安人的社会即将死亡,这是不可逆转的事情。对一些人来说,把印第安人集中起来、像处置无用的牲畜那样统统杀掉是件难以设想的事。但这种解除印第安人的痛苦的方式并非一无是处。”

因此,如果单纯从种族主义的角度上来说,林肯对于种族歧视的程度乃至犯下的种族主义罪行就是特朗普有过之而无不及。

特朗普与林肯的第二个相似点是,两者都积极主张争取工人群众的支持。在十九世纪中叶的美国,除了黑人奴隶制问题,另外的一个焦点问题就是保护关税问题。南方的种植园奴隶主由于和英国的经济联系密切,所以反对保护关税,主张自由贸易,而北方的资产阶级工商业者由于美国的工业还不发达,所以积极主张保护关税。在当时的社会舆论中,关税问题甚至较之黑人奴隶制问题的影响力有过之而无不及。林肯作为北方佬的一个代表,非常积极地鼓吹保护关税。林肯在竞选中表示,广大美国工人的贫困与不幸主要是由于自由贸易对美国工业的冲击,如果要是实现保护关税的话,可以保护美国工人的就业,也能够让美国工人涨工资。在林肯的竞选宣传中,保护关税和从印第安人手里夺取土地,是解决美国工人贫困问题的两大法宝。这种宣传在当时也的确赢得了一些工人的支持,林肯还被送上了一个“工人之子”的雅号。如果要是我们对照一下特朗普在过去一年里的竞选纲领的话,就会发现两者惊人的相似,唯一的变化就是把夺取印第安人的土地改成了反移民,因为印第安人的土地已经被夺取光了。

鹿野:特朗普为何自比林肯? —两位美国总统的相似之处

林肯与特朗普的第三个相似点是,两者都不拘泥于意识形态,特别是对俄罗斯比较亲善。按理说,当时的英国与美国掌权的都是资产阶级自由主义者,两国从意识形态上比较接近。但是由于英国和南方的种植园奴隶主有密切的经济联系,而和北方的美国工业家是处于一种竞争的关系,所以英国人抛弃了意识形态,积极主张支持南方。法国的情况与英国大同小异,法国的国王拿破仑三世还希望能够拉上沙皇俄国,有英法俄三国共同支持美国南方。这样一来,美国北方获得内战,胜利几乎就不可能。但是,沙皇俄国在十九世纪的时候和英国是最大的竞争对手。因此,沙皇俄国不但拒绝了和英法共同干涉美国内战支持美国南方的计划,反而积极支持美国的北方。1863年沙皇俄国派舰队出访美国北方表达对林肯政府的支持。林肯政府也投桃报李,对沙皇俄国的来访海军官兵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表示对沙皇俄国支持的感谢。正是因为美国北方与沙皇俄国事实上结成的同盟关系,所以在内战结束以后不久的1867年,沙皇俄国就把美洲的一块重要领土阿拉斯加卖给了美国,希望能够实现对于英国殖民地加拿大的包夹,从而在和英国全球大角逐中占据上风。

我写这些并不是说要刻意的黑林肯什么,仅仅是希望博取自由主义者,对于林肯的神化与包装。相反,我认为林肯在美国总统里面还算是一个比较杰出的。这种杰出并不在于什么取消了奴隶制之类的自由民主普世价值,只不过希望能够捍卫美国的国家利益。如果林肯为代表的美国北方在内战中失败,那么美国很有可能就再度沦为了英法事实上的殖民地,与今天的拉丁美洲没有什么区别。正是因为林肯领导北方取得内战的胜利,才完成了美国的非殖民化,搭乘了工业资本主义时代兴起的末班车,这对美国历史和世界历史来说,都是具有一定程度的促进作用。也正因为如此从马克思到毛泽东的历代马克思主义经典理论家,对于林肯的评价都是以正面为主的。

恰恰是从这一点来说,特朗普与林肯是不同的。因为在十九世纪中叶,主导世界霸权的是英国,美国在一定程度上还是英国的半殖民地,特别是南方的殖民地性质更加明显,因此林肯的反英斗争具有历史进步性。然而在21世纪的当下,美国虽然出现了一些衰败的迹象,但总体来看无疑仍然是主导全世界的霸权大国。因此,特朗普所谓的要重振美国“让美国再次伟大起来”,联合一切国家包括俄罗斯在内集中反华的做法是违背历史潮流的,没有什么进步意义。“特朗普现象”有点类似于奴隶制废除前夜,南方奴隶主的歇斯底里,只能反映一种政治制度的腐朽与没落。

【鹿野,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特朗普 林肯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701/337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