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彪:美国究竟还能撑多久

美国究竟还能撑多久,毕竟还是一个尖端问题。长期以来,美国以金融把戏掩盖横征暴敛,人为制造的金融海啸更引发天怒人怨,美国赢得了财富,但财富绝大部分掌握在极少数个人手里,而在全社会乃至全世界失去了人心,也掏空了国家,丧失了国力,失去了国运。而从2012年美国大选的情况看,美国共和党代表顶级富豪权贵极力反对增税,无异于政治自杀。所以,一个心照不宣的事实在于,世界各国也包括美国人自己,都在为美国号脉:美国究竟还能撑多久?

郑彪:美国究竟还能撑多久

郑彪

西方人内心明白,近代以来欧洲是西方的中心,美国是西方的预备队、后方和外围。二战以后倒过来,美国成为西方的中心,欧洲成为美国的仆从和外围。现在美国危机了,欧盟无能救美,且自顾不暇,日益分崩离析。一旦美国崩解,整个西方将彻底垮台。所以,中国救美,且不论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即使从地缘政治学角度看来,也殊为不智。多年来,美国加速衰落早已是一个无法掩饰的事实,甚至关于美国崩溃的议论也已经不再有人称为梦呓。但是,美国究竟还能撑多久,毕竟还是一个尖端问题。长期以来,美国以金融把戏掩盖横征暴敛,人为制造的金融海啸更引发天怒人怨,美国赢得了财富,但财富绝大部分掌握在极少数个人手里,而在全社会乃至全世界失去了人心,也掏空了国家,丧失了国力,失去了国运。而从2012年美国大选的情况看,美国共和党代表顶级富豪权贵极力反对增税,无异于政治自杀。所以,一个心照不宣的事实在于,世界各国也包括美国人自己,都在为美国号脉:美国究竟还能撑多久?日益严重的美国“财政悬崖”和2012年美国总统大选中奥巴马与罗姆尼的激烈角逐,将美国的内外交困处境暴露得淋漓尽致。而美国愈是做困兽之斗,就愈要向外转移视线,于是民主共和两党都大打反对中国牌。

西方基督教文化是一种外向型文化,美国是其典型代表。这里所谓外向型文化,至少有两层含义。第一,无论怎样标榜上帝,其价值标准实际上是利益至上,自我为中心,而“我的利益”需要外求,所以西方崛起的历史就是一部对外扩张史;而中国文化向内用力,“足于己而无待于外”(韩愈语),在人际和国际关系上强调和合,就是照顾他人利益,是内敛文化,故中国历史上就不搞扩张。第二,无论怎样标榜正义,为了维护自身利益,错误永远都是别人的。多年来,美国朝野都将自己的衰落归咎于中国。其中最有趣的观点是,哈佛大学历史学教授尼尔·弗格森竟然说:五百年来西方的支配地位将要终结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以中国为首的世界其它地区一直在免费下载我们的杀手级应用程序(软件)”。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所谓免费下载西方软件,是指学习或偷了西方的先进技术。众所周知,西方国家以现代知识产权制度“勒索”发展中国家已经有百年以上历史,而五百年来甚至更长的历史时期内,西方国家免费下载了中国多少软件?以著名的中国“四大发明”为代表的东方技术,被弗朗西斯·培根称为西方工业革命的基础,何曾向西方国家收取过专利费?又,西方两百年来掠夺了中国多少财富?屠杀了中国多少人口?培根还说,没有这些(来自中国的)发明,就没有工业革命。换言之,也就没有现代西方。当然,培根是英国人,但作为美国历史学教授,又是哈佛大学的,对此应当并不陌生。既然知道,是何言欤?不是美国学者脸皮厚,根本是文化原因。与此同时,美国愈是不满意于自身衰落,就愈加憎恨中国,自身就愈是衰落。终于自己也看不下去,于是基辛格说:“美国衰落怪自己,不是中国人的错”。当然基辛格这样说,也不是为中国伸张正义,而是因为中美关系关乎美国前途,不能坐视。他为什么说,“所以我们不管奉行什么样的外交政策,一个关键是要有出色的国内表现,还有就是要有一个让别国与我们合作的国际构想”?其真实含义是:其一,如果美国再不整饬内政,重新振作,美国就完蛋了(其委婉的表述一般是“美国将没有未来”);其二,如果美国再不与别国合作,特别是与中国“合作”,而继续一意孤行地以中国为敌,美国也完了。其三,“合作”的一个最重要地缘政治经济含义,就是继续从中国攫取利益。

美国自认其霸权已经失去,现在的提法只是说美国将丧失全球领导地位。最近布热津斯基给美国号脉,说“到2025年,在发生全球性动荡的背景下,美国实际上将失去它自封的‘21世纪主宰者’的头衔。”换言之,美国的领导地位还能维持十年左右。其实现在的美国,在“财政悬崖”上每撑一年,都非常艰难,未来十年可能随时会发生意料之中的崩解,“领导全球”早已力不从心,于是只能“重点”领导,例如包括在东亚用力,针对中国。据披露,美国60%军力分布在中国周围。但美国这样做是在玩火。因为美国国内早已经危机四伏,政治经济社会文化以及种族等矛盾冲突的火山随时会大规模爆发,将导致合众国分崩离析。亨廷顿临终前对此前景非常担忧,乃写了《我们是谁》这本著作,力图从历史和文化角度为维持美国提供理论依据。在国际上,早在1998年俄罗斯学者、俄罗斯军事科学院院士伊戈尔· 帕纳林在奥地利召开的国际学术会议上就曾预言美国将因金融和外债而导致解体,当时美国朝野还自我迷失于单边主义,故此论一出,当即引起与会美国学者集体愤怒,“几乎咆哮”。帕纳林认为,经济和金融是摧毁美国的主要力量,1998年美元已经没有任何保障,当年美国外债已达2万亿美元2008年更高达13万亿,近年来更加债台高筑,国会为此打得不可开交,而这都是美国经济萎缩引起的。政治方面,美国的政治体制十分脆弱。国内并无统一的法律,甚至没有统一的交规,在伊拉克服役的美国兵多不是美国人,而是为了取得美国国籍,也就不能为美国而战。最后,一旦严重的危机发生,美国的精英层可能发生严重分裂。对此,奥巴马总统无能为力。但是多年来帕纳林的预言和观点不被重视,甚至遭到普遍讥笑。十年后,即2008年10月美国金融海啸发生后,帕纳林被认为有先见之明,11月26日帕纳林更进一步通过俄罗斯媒体预言:2009年美国将发生国内战争,导致国家解体。他说,美国精英的分裂已经发生。他还具体分析描述了美国将分裂成哪六个部分,并说届时“我们可以对阿拉斯加提出领土要求,因为那是俄罗斯租赁出去的。”这次,虽然美国内战没有如期发生,但已经没人再说他是无稽之谈,而类似的观点也开始在国际上流行,美国国内则“到处弥漫着恐怖文化”(布热津斯基语)。如今已经是2013年,美国尚未发生内战和解体,但是美国内部的社会阶级分裂乃至精英分裂,已经有目共睹,现在美国学者已经没人有心情再去对帕纳林表示愤怒和咆哮,可见其研究成果有地缘政治杀伤力。

其实,美国除去金融危机,财政崩溃其实也早已经发生,不过是多年来靠许多国家为其输血,针管一拔,可能立即休克。2012年11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发给二十国集团财长的报告中指出:“‘财政悬崖’将使美国经济发生重大衰退,同时重创美元国际储备货币的地位,推高美国借贷成本,甚至导致美国发生‘技术性违约’,通俗地说,就是‘政府破产’。”从奥巴马总统与博纳的搏弈会谈不难看出,美国富豪仍然在残酷地玩弄美国国运和穷人的危险游戏,多么不负责任。

说中美相互依存,是一个多年来形成的事实,但是在党的十七大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背景下,在十八大更加反复高调地重申中国道路的条件下,究竟是中国非美国不可,还是美国更需要中国,这是一个需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的问题,对此特别需要进行地缘政治分析,而俄罗斯的观点提供了一种与西方不同的地缘政治视角。笔者以为,不可以小看俄罗斯一些学者对当局政策的影响,例如帕纳林原是苏联克格勃背景,他现在作为俄罗斯军事科学院院士,其课题研究是何背景,是何目的?从中透露出一个信息,就是俄罗斯当局实际上可能暗中已经在做准备,应对美国(霸权)解体所引起的全球地缘政治影响,特别是对欧洲的地缘政治影响,也包括北美南美,至少是在随时准备收复前苏联的地缘政治失地并试图扩大其势力范围。俄罗斯如此,其他国家如何?中国由于在美国有太多的利益,尤其应当深思,有所准备。尤其是考虑到,帝国主义殖民体系崩溃之时,殖民者撤退前在原殖民地国家干了什么?留下了多少地缘政治炸弹?美国届时将会做些什么?会不会再次发动战争?按照列宁主义理论,帝国主义就是战争,这完全没有悬念。实际上,美国早就发出战争喧嚣了,直到最近,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的报告还在说:“‘单极世界’时期结束了,从1945年开始的美国强权下的世界和平局面也在迅速消失。”这里没有明言谁发动战争,可是在世界大国中,谁能发动战争呢?因为报告作者认为,世界无法承受的一种情况是美国退出全球领导岗位或美国经济崩溃。而最近美国学者也著文主张“中断中国的经济发展”,这究竟都是什么意思呢?是不是战争威胁呢?有句名言叫,要想和平,就得准备战争。所以,有人说再容忍美国一百年,真是荒谬。

其实,深入观察研究,可以发现:二战以来,特别是20世纪70-90年代以来,国际垄断资本集团内部愈来愈暴露出有一种地缘政治势力,在推行“美国沉船”的政策。这样讲,有几方面根据。首先,国际垄断资本愈来愈在经济上疯狂地掠夺全球,包括疯狂掠夺美国人民在内,全球包括美国中产阶级也是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受害者,2008年制造的金融海啸更充分证明了这一点。其次,这是因为战后美国政治和美国政府愈来愈遭到前总统艾森豪威尔所谓“军工综合体”(应是军工-金融-石油综合体)的控制,美国政府早已沦为其工具。再次,由于美国经济结构已然空心化、虚拟化和腐朽,美元也已经破产,而新自由主义全球化在政治上已经完全失败,故现行西方民主体制下的美国,在国际垄断资本集团内部的一些势力看来已经成为鸡肋,他们仰仗自身掌握的财富和武力,疯狂地认为建立“世界政府”的时机已经到来,可以在全球进行地缘政治重组,而不再需要看美国选民的脸色,从而不再需要美国这个地缘政治平台。当然美国国内包括垄断资本内部,也绝非铁板一块,也有维护美国国家利益的地缘政治势力,故两种力量和趋势之间的斗争愈演愈烈,这在2013年围绕“财政悬崖”进行的斗争中表现得淋漓尽致。这种情况显然大大削弱了美国国家的生命力。

布热津斯基说,与苏联相比,美国更有韧性。美国真的有韧性吗?过去可能有,如罗斯福新政。但是现在,似乎没了: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到了极点,就是覆灭,如罗马帝国。美国还能再撑多久?这个问题归根结底,一方面取决于美国国内的社会经济矛盾包括阶级斗争形势的发展,近年来已经相当尖锐,从占领华尔街运动和2012年美国大选前后美国政治和社会分裂情况可以清楚地看出,美国大厦将倾,至少美国的霸权如此,无力回天了。在国际上,美国还能撑多久,在相当程度上取决于中俄以及全球与美国矛盾激化的许多国家的合纵。美国国际垄断资本集团脖子上的绞索,是自己套上去的,绞索的一端,在美国国内,主要在人民手中;另一端,在国际,主要在许许多多长期以来被被美国压迫掠夺的国家手中,其中也包括一些发达国家,更包括被美国视为地缘政治对手的一些国家手中。

【郑彪察网专栏作家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地缘政治学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702/340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