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价值论还管不管用?

从基本原理来说,庸俗经济学的理论自洽低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价格是根据供求关系围绕价值上下波动的。这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劳动价值论推出的价值规律,但这个推论本身不等于劳动价值论。价值规律的成立依靠必要前提,那就是无垄断无协迫的自由交易。不满足这个前提条件的话,价格就会严重偏离价值,比如军火市场是典型卖方市场,盛行一口价。“既然这样,直接把供求关系决定价格作为出发点不就得了?” 这种做法正是庸俗经济学家用来掩盖贸易中存在的剥削的手段。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劳动价值论还管不管用?

最近有位好友找我探讨一些问题。他认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劳动价值论很难解释当今社会的一些现象,并提出了一些具体问题。其实劳动价值论150年来早已受到过无数庸俗经济学家的攻击。如果连这些问题都回答不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门店早就应该关门了。这位朋友的问题很有趣,但并不难回答。我们一问一答相映成趣,其实正好形成一篇很好的科普文章。

一,如果你改进了技术,提高了效率,按照常识的理解,应该是提高了产品的价值。而按照劳动价值论,效果是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缩短,产品的价值下降。这让人感觉很奇怪,敢情费这么大劲搞研发,是为了降低价值?

这里混淆了两个问题:产品生产效率的提高和产品迭代。

技术的进步既可以造成产品生产效率的提高(如机器纺纱取代手工纺纱),也可以造成产品迭代(如华为P9手机取代P7手机)。

如果技术的进步只是单纯提高生产效率而产品未变,那么产品价值无疑是降低的。“拿破仑铝碗”的经典故事就说明问题。社会必要劳动时间被电解铝技术大大降低,铝碗就从昔日的宝物变成了日常用品,老百姓用不起的变成了用得起的。

但是现代社会中,技术的进步常用于产品迭代,每次迭代都增加了产品的功能,即使用价值。因此,迭代后的产品与之前的是不一样的。产品迭代所需的研发要消耗大量劳动时间,当然应折入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所以研发会增加迭代后的产品价值。

二,如果有两个行业,一个行业技术不断进步,另一个行业技术不变,那么按照常识的理解,前者应该是更有利可图的。然而按照劳动价值论,后者一单位产品能交换到的前者的产品越来越多,所以后者永远不吃亏。既然这样,还要改进技术干什么?

这个问题是绕不过去的。按照劳动价值论,商品交换确实可以看成是劳动时间的交换。

后者一单位产品能交换到的前者的产品越来越多,突出体现在服务业上。

民国的剃头师傅,自己混饱饭都费劲。而现在二线城市的理发师,勤快的能够拿到6000-7000元的月收入。与民国的剃头师傅相比,现在的理发师付出的劳动是几乎一致的,但是可以交换到比以前多得多的物质,这恰恰是因为整个社会的劳动生产率都提高了。

技术的进步,就是为了使人们用有限的劳动时间,能够换取更多的财富。

三,如果一个工厂的自动化程度提高,工人减少,按照常识的理解,这个工厂是进步了。但按照劳动价值论,产品的价值却下降了。现在还出现了完全无人的工厂,我在京东方就见过,整个车间全是机器人。那么问题来了,无人工厂的产品有价值吗?

引用对问题一的回答,如果只是单纯提高生产效率而产品未变,那么产品价值无疑是降低的;增加产品使用价值的迭代研发,因为消耗大量劳动时间,会增加产品的价值。

无人工厂的产品有价值吗?在当前技术条件下,无人工厂并非绝对意义上的无人。工业机器人取代的是普通的从事重复劳动的流水线工人,但是其运作仍然离不开人的劳动(活的劳动)。

即使是特斯拉的顶尖无人工厂,也有巡视工的岗位,用于监视工业机器人是否正常工作。

工业机器人不是鹰爪铁布衫,需要定期保养维护。工业机器人里的谐波减速机总需要定期上油吧?这当然需要技术工人的参与。

工业机器人需要编程才能运行,编程是技术工人完成的。

工业机器人还需要定期升级,这同样离不开技术工人的劳动。

上述劳动都通过价值链的传递,形成了产品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的一部分。

四,如果一个企业开发出一个新的产业,在这个新市场完全处于垄断地位,只有这一家企业能生产这种产品,那么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怎么计算?它做交易时是按照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来的吗?还有,这种垄断地位在道德上是好的还是坏的?

这是个非常好的问题。我从事的制药行业有专利保护,准入现象十分突出,很适合诠释这个问题。比方说,如果只有一个企业有权生产某种药物,这种绝对垄断地位下的定价是什么样的?

新古典主义经济学是这么解释这个问题的:它要先想像出来一个自由市场条件下的供求曲线,然后以此推断垄断造成的价格漂移、消费者剩余减少、生产者剩余增加等等。大学本科的微观经济学教材都会讲这些玩意儿。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该领域不存在自由市场,供求曲线岂不是凭空捏造出来的?庸俗经济学在解释垄断效用上,恐怕假设的成分更多吧?

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看来,如果某个企业完全占据垄断地位,那么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就被“个别必要劳动时间”所取代。在市场经济本位主义的格局下,这不见得是好事。因为垄断者出于自身利益最大化的本位主义,可以收取远高于个别必要劳动时间价值的价格。正因为如此,药物的专利保护期被限定为专利申请之后20年,一般保障制药企业完成研发后有6~9年的回报期——专利过期之后,就不能再依靠垄断获利了。

列宁为什么提出对民生关键行业实行国家垄断?反正某些行业最后会形成垄断(电力、电信、交通等行业都会形成典型的自然垄断),与其让私人资本垄断,还不如让国家垄断。毕竟公有制经济形成的垄断可以实现让利于民,而不存在对群众敲骨吸髓的动机。

如果说西方国家把中国不能制造的产品卖高价是剥削,那么中国也有垄断的产品,如非线性光学晶体,这时要不要说中国剥削了其他国家呢?

当然可以。这是中国对发达国家的成功逆袭。国际剩余价值分配是早已有之的理论体系,就不需要由我再重复了。发达国家通过对高技术产品的垄断剥削了中国那么多年,现在应该返还点剩余价值了吧?

五,劳动价值论完全没谈商品能不能卖出去,给人感觉是但凡生产出来就有理了,一定要以跟产品价值相配的比例交换出去。但实际上,在市场中一个环节做得不好,可能产品就完全卖不动。

产品能不能卖得动,和产品有没有价值,是两个不同的问题,不应被混淆在一起。

举例来说,某企业出口一批医疗器械到美国,因为种种原因在海关被扣押了3个月。那么医疗器械在海关的这三个月里,该企业的美国分公司无法进行销售,可是这些医疗器械有没有价值呢?

六,这么多麻烦,都是围绕着价值这个概念。但是,价值并不是能直接观测到的量,直接观测的是价格。而价格呢,按照劳动价值论的说法,是根据供求关系围绕价值上下波动的。既然这样,直接把供求关系决定价格作为出发点不就得了?引进价值这个不可观测也用不着的量干什么?根据奥卡姆剃刀,如无必要,勿增实体。

价格是根据供求关系围绕价值上下波动的。这是劳动价值论推出的价值规律,但这个推论本身不等于劳动价值论。价值规律的成立依靠必要前提,那就是无垄断无协迫的自由交易。不满足这个前提条件的话,价格就会严重偏离价值,比如军火市场是典型卖方市场,盛行一口价。

“既然这样,直接把供求关系决定价格作为出发点不就得了?” 这种做法正是庸俗经济学家用来掩盖贸易中存在的剥削的手段。须知在刚性需求面前,价格往往是在胁迫下形成的,并不能客观反映商品的价值。举个最浅显的例子,救命的专利药就属于典型的刚性需求:由于患病率放在那里,这种需求是高度稳定的;供给其实也是稳定的,药厂不可能允许生产能力存在问题;而价格的变动则可能很大——患者买得起也得买,买不起借钱也得买。强制性的国家谈判对于降价倒是有立竿见影的作用,可见价格中存在的水分。

更何况,以供求关系决定价格的理论存在致命弱点——完全不能解释期货市场的价格变动。全球石油需求其实是相当稳定的,有规模巨大的现代工业的刚性需求,年度石油需求不可能出现大幅波动。石油输出国近年的产量也比较稳定。但是在需求和供给稳定的前提下,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同样会出现大幅波动,庸俗经济学的供给/需求曲线能解释否?

从基本原理来说,庸俗经济学的理论自洽低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有些人口口声声说西方经济学是科学,可是新古典经济学、货币学派、后凯恩斯主义的很多观点是矛盾和冲突的,到底谁算科学、谁算伪科学?客观地说,西方经济学处于前科学阶段,科学的高帽还戴不上。

【徐实 察网专栏作家 生物制药专家 投资顾问】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702/341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