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透:美国未来遏制中国三大新型重磅武器 ——兰德公司报告《强制力量:不战而屈人之兵》连载之六

金融制裁、支持非暴力政治反对派以及网络战成为美国未来对敌对国家运用强制力量时所倚重的三大重磅武器。

剧透:美国未来遏制中国三大新型重磅武器 ——兰德公司报告《强制力量:不战而屈人之兵》连载之六

察网编者按:2016年3月3日,一份名为《强制的力量——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报告发布。这份调查报告由美国国防部四年防务评估报告办公室发起,并由兰德阿罗约中心战略、原则和资源计划组执行。兰德阿罗约中心是兰德公司的一部分,是由美国陆军发起的一个有联邦政府基金扶持的研发中心。该报告研究了如何在非军事手段的范围内利用美国的相对优势来应对潜在对手,认为这是超越于传统的硬实力和软实力之上的新的高效可行的国际竞争手段,并将其命名为“强制的力量”。按照该报告的构想,颜色革命、网络攻击、金融制裁等,将成为美国今后一个时期更加强化与倚重的对外攻击手段,以达到美国不战而屈人之兵、巩固强化其世界霸权的目的。实际上,美国的这些手段早就已经开始实施。稍微回顾一下,不论是李开复曾任职的谷歌中国窃密事件,还是美国前驻华大使在王府井煽动街头革命,香港的“占中”台湾“反服贸”,以及美国豢养保护的一大批公知水军长年累月的舆论渗透,都让我们看到,美国“强制力量”的黑手早就伸进中国了。在有感于美国维护霸权的手段创新之余,我们更应当提高警惕,擦亮眼睛,对美国这招意图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强制力量亮剑!

由于兰德公司在美国智库领域的影响力,以及这个报告作为美国军方决策参考所可能发挥到的作用,我们有必要高度重视。为此,察网全文翻译了这个报告,供所有关注国家安全、捍卫国家统一的爱国网友阅读、研究。报告原载www.rand.org/t/rr1000,编译者伍骊驰。由于原文较长,在此连载发布,本文原为报告最后一部分。

通过前文的分析,在此部分研究者得出结论,认为在六种主要的强制力量手段中,金融制裁、支持非暴力政治反对派以及网络战,是性价比较好的三种。因此,这也成为美国未来对敌对国家运用强制力量时所倚重的三大重磅武器。值得一提的是,美国对中国似乎有所忌惮,在文中提到“对美国来说,如果指望中国和俄罗斯在网络对战中放松警惕,那就是赌博”,“实施强制力量难度最高风险最大的目标国家是中国,而中国恰巧是美国在反介入和区域阻断领域最大的敌人,并且企图在某些重要地区削弱美国的硬实力”。假如这不完全是烟幕弹的话,那么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对中国此前强化国家安全工作成效的一种肯定。但这是否也意味着美国的对华强制手段还会有进一步的升级空间?对美国对华强制手段的侦查、研究、抵御、斗争工作,永远在路上!

 

方案评估

 

根据预期成效,国际合作前景和成本,可以评估强制力的每种形式。见表1。

注意,支持政治反对运动和进行网络行动的成本和风险可高可低,这取决于影响是否可控。还要注意网络运作无需国际支持,但可能面临国际上的谴责。

考虑到美国的强制力和潜在敌人的脆弱性,这些发现或多或少代表了人们的期望。美国尤其长袖善舞,可在国际金融市场威胁对手,同时培养和利用国际媒体和社会网络支持对手的政治反对派,并进行网络战争。同样,这些也是对手可能面临风险的领域。更重要一点的是,最高级别的措施不需广泛的国际参与或达成共识。

另一个图表是三种强制力量针对俄罗斯,伊朗和中国的效用评估。(表2)。

在考虑过强制力量的关键点后,我们解读了这些评估并提出了一些发现和建议:与对手沟通。

表一:从有效性,国际支持和风险成本角度评测不同强制手段

剧透:美国未来遏制中国三大新型重磅武器 ——兰德公司报告《强制力量:不战而屈人之兵》连载之六

表二:

潜在敌对势力强制力量的评估

剧透:美国未来遏制中国三大新型重磅武器 ——兰德公司报告《强制力量:不战而屈人之兵》连载之六

注释:绿色代表效果显著;红色表明可能造成严重后果;黄色表示介于两者之间

 

沟通

 

强制力量若想起效,需要与对手进行沟通,可以说这比使用硬实力或软实力更加重要。其原因是采取或撤回强制措施取决于对手的行为。 “交易”必须双方皆知。如果交易确定,那么沟通也必须精确:如果你停止向邻国运输武器,我们将结束对你的银行制裁。如果你采取更负责任的邻国策略,我们可适当的降低制裁的力度。

一般来说,交易越不清楚,被打击的可能性就越小。伊朗明确暂停铀浓缩项目,可以解除国际制裁; 但不清楚美国剩余制裁的放松条件。俄罗斯清楚,如果继续支持在乌克兰东部的亲俄分裂势力,将面临不断升级的制裁;但不清楚如何结束现有的制裁。虽然外交官通常更喜欢模棱两可来保证选择的开放性,直接明了或许才是强制力量奏效的必要条件。

在美国所有关于改变各种政权的闲谈中,一些国家自然会认为这带有制裁的目的。朝鲜领导人认为美国想要他们下台,并将继续孤立和制裁他们直至他们真正下台,这种想法并非完全错误。因此,对他们的制裁几乎没有强制价值。有理由认为,伊朗的神权领导人也相信,美国的最终目标是颠覆他们的政权。美国政府声称伊朗争取重回国际社会可能会给美国更强大的强制力量。

无论如何,要求与对手进行沟通意味着,在任何时候都应该有直接清楚的沟通渠道和模式。再次,关于美国在伊朗目的的不确定性,实际上可能会削弱美国对该政权的影响力,更清楚的沟通才有望使其顺从美国利益。受益于冷战,俄罗斯与美国显然已学会更好地沟通,而美国和伊朗的沟通则遭遇了1979年决裂的困境。因为欧盟在西方于俄罗斯的强制对决中举足轻重,如果美国和欧洲领导人采取同样的策略,制裁更有可能取得成功。

 

发现和建议

 

总之,我们认为美国的强制力量正变得更加重要且其潜在效力也在增强,这一论点至少部分是站得住脚的。美国政府可以利用的三个最具性价比的强制手段,金融制裁、支持非暴力政治反对派以及进攻性网络行动。简要概括如下:

金融制裁能够造成精准定量的经济创伤,可以打击个人,可以打击目标行业还可以减缓整体的经济活动。金融制裁可以根据被制裁目标的反应调高或调低。相对禁止进口或出口,剥除目标的信用、资产以及硬通货更容易监控和管理。与国际接轨要求的不过是国内几个关键的州与几家大型国际银行连接。相比对俄罗斯和伊朗的金融制裁,对中国的金融制裁会更加复杂也更加难以实施和维持,并且对世界经济的危害更大。

支持民主反对派非常具有威胁性,因此有很强的杠杆作用。另外,全球化的媒体和信息网络为反对行动和外部支持者提供给了更加高效的工具。一个政权,鉴于其内部压力可能会缓和其外部行为,尤其是当他们相信这样做能够获得国际救济时。相反,像朝鲜这样坚信美国想要消灭自己的政权,可能很难被操控。政府牵头的项目要比非政府组织的项目更容易控制,但是前者的项目关闭后可能会起反作用。与此同时,对控制政治动荡的信心可能只是幻象:无论是严厉制裁还是混乱,这两个极端都有极大风险,并且这种风险有可能会随着对反对派支持的增加而增加。相比中国,这种强制力量用于伊朗和俄罗斯会更有效果。

攻击性网络行动是一个高风险高回报的强制手段。的确,我们可以将其视作一种虚拟形式的战争,因此它与强制力量同等强大。如果能够巧妙地定位并校准,避免连带损害,这种方式十分高效。网络行动可以对社会和市场的运行和信心造成令人震惊的影响,甚至有可能动摇整个国家。如果目标是像中国和俄罗斯这样的“网络力量强国”,报复行为和事态升级的风险和代价也会很大。对美国来说,如果指望中国和俄罗斯在网络对战中放松警惕,那就是赌博。伊朗更容易受网络强制的影响。尽管会招致大量批评,但与制裁相比,美国对于国际合作的需求很少。

支持政权反对派以及网络行动这两种强制力量,有时非但不能降低出现冲突的风险还会起反作用。强制力量本应是武装力量的替代品,或者是当强制措施没有达到预期效果时的补充手段。稍有疏忽,强制力量就会成为冲突的导火索,因此一定要谨慎对待,小心使用。

意料之中的是,实施强制力量难度最高风险最大的目标国家是中国,而中国恰巧是美国在反介入和区域阻断领域最大的敌人,并且企图在某些重要地区削弱美国的硬实力。目前中国在政治上似乎比较有弹性;中国在世界经济中扮演着关键的角色,在国际金融中的地位日益凸显;中国不仅拥有自己的武装强制力量、网络力量还是美国的债权国。美国要格外谨慎地对中国使用武力,任何尝试隔离中国的银行、煽动政治反动或者打击中国网络的行为都要以繁荣的经济、巨大的花销以及报复的风险为代价。伊朗、俄罗斯等实力弱相对较弱,地位略低的国家是更容易实施强制力量手段的目标。当然,美国与中国在温和影响力,也就是软实力上的合作规模相比于伊朗或俄罗斯都要大。即使是对中国,像军事力量这样的强制力量可以提供假想的优势。能力越强,选择越多,影响越明显,优势越大。

从这方面看,美国对伊朗和俄罗斯使用强制手段并且取得了一些效果,这些中国都看在了眼里。

有了中国这个重要的潜在对手以及风险说明,即使美国的攻击性军事力量的影响力正在减弱,其强制力量仍在增强。美国联合离自己最近的强大友邦一起对伊朗、俄罗斯及其他弱小的敌对国家使用强制力量,这是其战略中重要的一环。这并不意味着强制力量可以完全代替硬实力,有时必须使用硬实力而且它所带来的威胁能够放大强制力量的作用。

从这些分析中可以得出很多建议:

美国和其盟友应该加倍努力,优化自己实力以监控资金流和金融资产,并在必要的时候对那些潜在的不配合国家和银行实施隔离。七国集团(加上瑞士)可以联合他们的大型银行做到这一点。

美国国务院以及他们的智囊团应该提高自己的能力,影响敌对国家政治的发展。但是美国更应脚踏实地,不能臆想自己能够控制事情的动态或者反对政治活动的结果。

攻击性网络行动可能是最强大的强制力量但也是风险最大的。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拥有了网络战的能力,未来报复和升级的风险只会逐渐增高。而美国对计算机系统的信任以及在这种信任中衍生出的弱点让网络行动成为美国反对而非利用的强制手段。

美国政府应该像对待武装力量一样,在使用强制力量之前做好准备。包括分析可选方案和风险、评估要求和能力并且要举行战争演习或者其他活动以提升能力。

正如当局在使用硬实力的时候在命令方、控制方以及支持方之间划定了责任界限,强制力量的使用也应该如此--比如,财政部部长负责金融制裁,国务卿负责支持非暴力反对活动,情报局局长负责非暴力网络行动。

鉴于盟友对强制力量作用的重要性,要组织磋商,联合计划。

总的来说,美国的强制力量对俄罗斯和伊朗这两个防抗能力不强的潜在对手能够发挥作用。虽然强制力量不能代替军事力量,但是其在美国的安全策略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全文完)

(兰德阿罗约中心发布,原作者是David C. Gompert,Hans Binnendijk,伍骊驰译,察网首发。)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702/345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