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大反思2:“精英”治国与颠覆性错误(下)—深化改革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流失

妖魔化计划经济、抹黑政府经济调控职能、以及贬低公有制俨然成了改革的政治正确,舆论大趋势.被新自由主义华盛顿共识洗脑,同质化经济学精英已经垄断财经领域,主导改革进程,是国家发展的颠覆性大问题.

改革大反思2:“精英”治国与颠覆性错误(下)—深化改革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流失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是社会主义理论被妖魔化、核心价值观虚无化、基本内涵空心化的问题。中国共产党内存在许多两面人,一边举着社会主义大旗,一边干着否定社会主义核心内涵的“深化改革”,即存在严重所谓“打左灯,向右转”的路线问题。社会主义核心内涵,是被过去60多年曲折但辉煌历史证明中国崛起不可或缺的制度保证,包括公有制、计划经济/产业政策、政府的主导作用,却在所谓“主流经济学利益集团”的长期抹黑、洗脑下,已经被主流舆论演绎成了阻碍中国可持续发展的“制度性障碍”。60多年来行之有效的“五年计划”,被“主流经济学利益集团”一忽悠,政府就连“计划”都不敢叫了,改称为“五年规划”,并且名不正言不顺地让位于“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即便如此,新自由主义的信徒们仍然不买账,称产业政策是“穿着马甲的计划经济”,誓要把社会主义元素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中彻底铲除干净。

妖魔化计划经济、抹黑政府经济调控职能、以及贬低公有制俨然成了改革的政治正确,舆论大趋势。被新自由主义华盛顿共识洗脑,同质化经济学精英已经垄断财经领域,主导改革进程,是国家发展的颠覆性大问题。毛主席说过:“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因素”。“中央打左灯,改革向右转”的关键在于经济领域的干部、“精英”,很多已经忘记共产党的革命初心、改革初心。

6.瞒天过海、偷梁换柱,新自由主义置换社会主义的改革正在眼皮底下疯狂推进

(一)新自由主义势力所仰仗的所谓经济学理论权威的逻辑是,计划经济你不打,它就不倒,“计划经济不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计划经济思维根深蒂固”、“产业政策是穿着马甲的计划经济”,改革就是把一切交给市场,“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过去4年“市场的决定性作用”,“捆住政府好动的手”造成股市断崖式暴跌,百姓数以万亿计的资产被他人掠夺而去。

“市场的决定性作用”推升了房地产疯狂,对实体工业造成致命打击,并且极大拉大贫富差距,固化阶级社会。

“市场的决定性作用”,催化资本外逃,加速人民币贬值。

金融自由化改革,市场那只看不见的手在短短两三年时间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偷走了30年来中国人民辛辛苦苦攒下的万亿计外汇储备,到目前为止已经有1.28万亿外汇储备下落不明,既没有增加中国海外净资产的存量“藏汇于民”,也没有听到一个响声,平白无故就没了,竟然无人对这样的“颠覆性”改革错误负责?

难道这就是“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最大改革红利?谁得了这一红利?

(二) 捆住政府闲不住的手。

一个老大爷摔倒在路边,政府官员遇到后第一个想到的是,我的“作为”有没有法律授权?

30年来中国各级政府积极推动经济发展的伟大贡献,世界有目共睹,然而一夜间却变成了多余的、闲不住的,恨不能被剁掉的“第三只手”,被自己内部的“改革派”从上至下妖魔化了。共产党领导的中国政府,面对国内外任何强敌,从来都是一个高效、强大的组织,如今堡垒面临前所未有的内部隐患,打着改革的名号,自毁长城。

(三) 国企从改革开放初的老大变成如今后娘养的,在市场经济中连起码的、平等竞争的地位都没有了。你挣了钱说你是“与民争利”,“国进民退”,你赔了钱说你是没有效率,是“僵尸”。国企的主导地位经过30年的改革已经被人为地边缘化了,到底谁抢了谁的饭碗?

国企被当作“僵尸”对待,这样的国企改革目的是什么,还用问吗?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是打着混合之名,行私有化之实的革公有制的命。

国企前30年的巨大贡献曾为国家发展打下坚实的工业基础,在改革初期外资、私企三减五免等税收优惠,享受超国民待遇的时候,是国企承担国家绝大部分税收、撑起国家财政。

国企交了税收还要交利润,吃尽榨干,如今它老了,重病缠身,无钱投入,一些企业陷入恶性循环,需要改革,需要把交给国家的利润返还一部分重新焕发青春,而不是当“僵尸”对待。

就如同你自己家的老人,生儿育女干了一辈子,如今干不动了,你忍心叫他们“僵尸”吗?有那么大的仇恨吗?把国企称作“僵尸”的人主导国企改革,人民能放心的下吗?

混合所有制改革就能救国企吗?最早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上汽、一汽、二汽大型国有企业混改的结果是从企业精神、企业文化到研发部门被“混合所有制”彻底阉割了,如今外国品牌占领中国大部分高端乘用车市场,比亚迪、吉利这些从无到有的私营企业近年来都异军突起,而一汽、二汽、上汽这些曾经实力最强,共和国的长子却像太监一样无法雄起。

而同是国企,铁道部领导的国企为什么能够跻身世界铁路技术前列,创造出世界第一的高铁技术,和短期内建设了世界最大高铁网?因为他们是纯正的公有制,政府主导,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两个杠杆同时发力,才可能创造出世界上任何国家都难以企及的成就。最重要的是企业肩负着国家利益,民族希望,其创新能力不会被自由市场经济惟利是图的私企处心积虑地阉割掉。在国企中不仅有所谓“工匠精神”更有“匹夫有责”的家国情怀,有钱学森那样的一大批对国家民族无私奉献、有战略远见,用于担当的一大批科学家、工程师,和新中国传承至今的大庆精神、雷锋精神融入国企灵魂的企业文化。

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三大三小汽车国企无一有出息,绝非偶然,难道还不足以引起中央极力推动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深思吗?

改革大反思2:“精英”治国与颠覆性错误(下)—深化改革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流失

(四) 农村土地股份化、私有化、市场化,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用不了几年土地就会实现大规模兼并,向少数人手中集中,彻底动摇耕者有其田,社会主义集体所有制的经济基础。支撑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最重要的公有制土地因素、土地红利将彻底丧失。

一旦土地私有化成真,用不了多久,印度失地农民百万平民窟现象就会在中国大城市周边出现。

7.主流经济学利益集团为什么要拼命围堵林毅夫的“产业政策、有为政府”理论

谁控制了话语权,谁就掌握了“真理”。60年来计划经济/产业政策、公有制和政府高效治理能力在中国这样一个一穷二白的农业国,建设了完整的工业体系、国民经济体系、教育和科研体系、以及包括核威慑能力在内的强大的国防体系,中国是当今世界最大的工业产品出口国。然而如今在主流经济学话语体系里,所有这些一直在推动着中国快速崛起的社会主义要素都成了阻碍经济发展的最大的障碍,并且成为主流舆论,真可谓滑天下之大稽。

作为一个著名经济学家,前世行副行长,北大教授林毅夫表达了一下与“主流经济学”不同的观点,认为“产业政策,有为政府”在发展中国家追赶发达国家的过程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立即引发一场被誉为“世纪之辩”的论战,准确的说是“中国主流经济学利益集团”对林毅夫“离经叛道”“异端邪说”的一场大围剿。

据源清智库舆情检测室的数据显示,从2016年8月25日志2016年11月30日,共有涉及林张之争事件的媒体报道1473篇,微博61556条,论坛主贴8538条,媒体“挺张抑林”的倾向十分鲜明。凤凰、搜狐、腾讯、网易、新浪等各大门户网站的财经栏目,财新网、和讯网、第一财经、澎湃新闻等竞相刊载各路自由派学者的评论,同时对林毅夫的观点断章取义,片面报道,给林毅夫贴上“政府御用经济学家”的标签。

林毅夫张维迎之争舆论倾向分布状况:媒体和学者支持林毅夫的占10%左右,支持张维迎的超过70%。尽管有媒体的倾向性报道,而网民的观点却与“主流经济学”大相径庭,支持林毅夫的超过60%,挺张维迎的不足25%。

林张的支持度,相对民间的60:25,经济界10:70的压倒性逆转,表明过去30年中国教育出来的所谓财经类“精英”有高度的同质性,形成所谓“主流经济学利益集团”,这与高等教育培养独立思考,学术自由背道而驰。从统计学意义讲远离正态分布,表明林张之争已经不再是学术之争,而是进入了一种“意识形态”的对决。中国财经教育到底在为谁培养意识形态接班人?

奇怪的是,如此激烈的学术界关于改革的路线之争,代表党的喉舌的传统主流媒体却似乎噤若寒蝉,折射出的是什么呢?理论不自信,内部意见不统一,还是尾大不掉?

无疑党内高层经济学专家同样有70:10的同质性问题,传统主流媒体的财经版块编辑恐怕更有过之而无不及。

然而,就这样一个群体,却在中国被捧上了天,似乎只有他们才懂经济,才有资格从事改革“顶层设计”。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习近平这边号召做大做强国有企业,那边掌握经济实权的所谓“改革派”无时无刻不想置国企于死地。在党、政、产、学、研涉经济圈里主张私有化的才是绝大多数。

改革口号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性因素,至于怎么改,经济学精英们说了算,中央外行岂能领导内行?这就是改革的现状?

这也就是为什么一场学术理论之争惊动整个财经学术界和政界。辩论(围剿)如此之惨烈,归根结底是因为垄断了改革顶层设计、掌握改革主导权的“主流经济学利益集团”不愿林毅夫的“异端邪说”坏了他们正在“不惜杀出一条血路”,进行中的“改革攻坚”的“好事”,只有把林毅夫这样的“反改革”声音压下去,改革才不至于半途而废。

这何止是改革“攻坚战”,这就是一场血淋林的革命,说穿了就是一场彻底消灭社会主义基本要素的“大决战”。

共产党任凭这些新自由主义的信徒把社会主义的元素都异化、掏空了,共产党自己就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8.理论都被黑掉了,哪里来理论自信,被掏空内涵的社会主义还是不是社会主义?

改革大反思2:“精英”治国与颠覆性错误(下)—深化改革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流失

习近平主席多年来不断强调理论自信、制度自信、道路自信,文化自信。

改革的现实却是被掏空了内涵的社会主义还剩下多少“社会主义”理论,“计划经济退出历史舞台”;“国企混合所有制”变相私有化改革;“捆住政府好动的手”;“农村土地确权”私有化、市场化后,剩下只有空荡荡的社会主义外壳,这样的所谓社会主义理论能带来真正的自信吗?

深化改革铲除了这些“制度性障碍”,社会主义还是不是社会主义!

显然社会主义理论空心化的趋势是当前信仰缺失背后最大的心魔,是 “中国共产党”面临的最大的信任危机。

党的领导人之所以不断强调理论自信,就是因为共产党内部包括位高权重的高层有许多人对社会主义缺乏最基本的制度自信和理论自信,而缺乏自信的直接后果就是中央重用反社会主义的精英。

据统计,在美国哈弗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受训过的中国高级官员超过1000人,他们中部分人被和平演变成“西方普世价值”的忠实信徒,并且,由于有类似戈尔巴乔夫那样突破社会主义理论束缚的“新思维”而成为中央“对我非常重要”的核心智囊。而这些精英们不遗余力地抹黑社会主义要素,宣扬所谓西方“普世价值”反过来更大程度上打击高层的制度自信。

最致命的是,所谓“顶层设计”深化改革就是这些不只是缺乏,而是痛恨社会主义理论自信,或者说就是一帮彻头彻尾反社会主义的所谓经济学权威、精英们闭门造车的产物,是依据新自由主义华盛顿共识理论杜撰出来的,“不需要东试一下,西试一下”、“铲除制度性障碍”,即掏空社会主义公有制、计划经济、政府职能要素的隐形的、软刀子割肉式的,革共产党命的“深化改革”。

社会主义阵营的信任危机始于前苏联,26年前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不约而同地彻底放弃共产主义信仰,迷信西方为社会主义国家量身打造的“休克疗法”顶层设计改革,连根拔除了公有制、计划经济、政府管控经济的职能等“制度性障碍”。一时间西方“普世价值”在冷战后迅速“普世”。

然而,四分之一世纪转瞬即逝,苏东30个后社会主义国家全面西化改革的结果世界早有公论,特别是俄国、乌克兰落入今天这样的悲惨境地,再加上比他们更早迷信新自由主义华盛顿共识的拉美国家、东南亚国家、及非洲国家,如今几乎全部掉入中等收入、低等收入陷阱不能自拔。在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辉煌成功面前,所谓“普世价值”的西方理论虽然仍然很普世,但已经失去它标榜的“价值”。

可悲的是中国“主流经济学利益集团”却任然拿新自由主义毒药当良方,硬要把中国也推上那条祸国殃民的不归路。

9.“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空心化社会主义,把改革忽悠上了颠覆性邪路

笔者2017年春节发表文章《25年弹指一挥间,中美沧海桑田》在海内外民间引起较大反响,从正月初一到初五,在某网上就有25万点击,300多个回复参加讨论,和许多网站,微信转载。之所以引起这么大的反响,是因为通过梳理新中国建国以来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产业政策、公有制和强有力政府,结合市场经济机制下所取得的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最伟大的成功,从而让人们重新找回中国社会主义理论自信、制度的自信,和制度成就感。

这就包括,前30年,中国长期处在遭受敌对势力包围封锁,被迫卷入多起战争对经济的严重拖累情况下,以及充满敌意险恶地缘政治环境下,作为一个缺少有效原始积累(西方、日本等发达国家大多通过战争掠夺加速原始积累实现工业化),在一个封闭的农业国,完全依靠自身勒紧裤带的积累,通过计划经济、公有制和中国政府有效调配资源,初步实现工业化。建设了完整的工业体系、国民经济体系、教育和科研体系、以及包括战略威慑能力的国防体系,这一成就是同时期任何一个其它社会制度国家在类似条件下难以企及的。

30年时间,国家的工业和基础设施,包括普及教育、耕者有其田、科学文化事业、基础医疗、人均寿命等在内的综合实力上了一个大台阶。与印度、墨西哥、菲律宾等国,这些依靠“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缓慢成长的工业体系、国民经济体系、教育和科研体系、及国防体系全方位拉开了巨大的距离。为后30年中国计划经济加入市场竞争机制后的快速崛起奠定坚实的工业基础、人才和技术储备、统一开放的市场经济体系、以及抗拒任何武力、非武力威胁的国防体系和不惧怕世界上任何强敌的战争意志。

看见日本首相安倍像哈巴狗一样围在美国奥巴马、特朗普两任总统屁股后忐忑不安地献殷勤就该知道这最后一项“国防体系和战争意志”对于一个主权独立国家的意义。中华民族走出1840年以来任人宰割屈辱的历史阴影,享用朝鲜战争的红利,离不开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民族自信。

后30年,中国政府主导的一个又一个五年计划,以及富有战略远见的863计划、973 计划等,通过对有限资源的合理调配,发挥公有制全国一盘棋的优越性,取得中国科学技术、战略产业水平井喷式的突飞猛进。特别是近二十年来,中国产业升级、技术进步,包括短期内神话般建成自主知识产权、世界最大的高速铁路网,世界最大的高速公路网;自主研发空间站、北斗导航和探月工程;研发出代表最高科技水平,连续五年世界排名第一的超级计算机;世界一流的核电、水电、风电、太阳能技术;在计算机芯片、互联网科技、通讯设备及芯片技术水平方面,中国与西方的差距在快速缩小,突破西方垄断,开发出TDS、TD-LTE通讯系统及标准,量子通信技术;中国建成世界最多的超级工程,造船、深潜技术、程控机床、无人机、智能手机、机器人等技术水平位居世界前列;全面突破技术瓶颈,自主研发以歼20、运20、东风21、东风26、东风41、微波反导、反卫星武器、空警2000、空警500、战略核潜艇、055大型导弹驱逐舰、99式主战坦克、察打一体化的无人机系列等为代表的世界一流水平的武器装备,把人民解放军的综合实力提升到仅次于美国的世界领先水平。

离开计划经济/产业政策,人才、技术积累雄厚的国企,中国政府强有力的资源调配管理能力,而仅靠“市场那只看不见的手”,中国所有上述技术跨越式发展是不可能的。特别是在西方跨国公司凭借先发优势,技术、标准、及专利壁垒等,强势占据市场垄断地位的所谓“自由市场”环境中,后发国家想要靠“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前提下生长出完整的产业链,进而完整的工业体系比登天还难。

印度、墨西哥、菲律宾以及世界上无数指望靠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去实现建设完整工业体系的国家,其结果只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印度近些年的发展速度名列世界前茅,是全球第六大经济体,然而市场的绝对作用,发展地再快也只会对资本锦上添花,不会给穷苦百姓雪中送炭,更谈不上完整的工业体系了。印度至今仍有占人口20%的,近2.4亿民众生活在黑暗中,无电可用。“让每个家庭用上电”这一困扰许多届印度政府的老大难问题,作为一个大市场小政府的国家,“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尽管辛格、莫迪两届总理上任时都雄心勃勃夸下海口,最终“小政府”还是要靠“大市场”那只看不见的手,心有余而力不足。

苏东30个后社会主义国家,原本有超级大国苏联及经互会的老底,工业基础强大,上世纪90年代听信西方为社会主义国家量身打造顶层设计的“休克疗法”,彻底市场化、自由化、私有化、政府去职能化改革,结果已经建成的完整的工业体系被西方跨国公司垄断的市场那只看不见的手所掏空,如今当年的工业强国,俄国、乌克兰、波兰等国都面临再工业化的窘境。

中国迷信新自由主义“大市场、小政府” ,“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深化改革是要把社会主义从中国彻底剥离,走上述那些国家先后掉入泥潭的老路吗?

【侯峰,察网专栏作家,旅美工程师,从事信息安全,系统控制和管理工作】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703/345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