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美国农业的画皮

美国农业被视为高效率高科技的典范,但我们不能光顾着想象端坐在拖拉机里的美国农场主独自就能料理他的千亩土地,就忘了这个大农场的运作其实还依赖着大量的廉价劳动力;我们不能高盯着它的高产出,就忘了这种模式给土地和国民健康带来的沉痛创伤。美国农业的先进,只是它的精致画皮。最近有媒体报导美国几百患癌农民控诉长期使用除草剂对健康造成的伤害,以及政府与农化企业串通隐瞒与转基因技术捆绑的除草剂的危害……国内对美国农业神话的膜拜该歇息啦!
揭开美国农业的画皮

 

在我们的思维中,美国农业当然是高科技、高收益、高效率农业的典范。例如:@楚天鸿烈《美国的农村,农业与农民》的绝大多数回复者就是这个观点。(请查看文末文章来源链接) “美国农民1人种地3000亩”、“1个美国农民产粮150吨可以养活200个美国人”的说法当年我在农大课堂上就多次听到,我也曾深以为然。直至看了《食品公司》等影片和资料之后,了解到高科技残酷无情的另一面,和垄断公司对利润的追求给人们生活带来的灾难性后果,依然如故。

 

揭开美国农业的画皮

 

近年对美国农业有了进一步认识,才明白,其实,这只是美丽的误会。

 

一、美国农业光环:人均耕地亩数相当高

 

根据相关统计数据,中国2012年第一产业就业人员2.58亿人,耕种了约18亿亩耕地(播种面积24.51亿亩),人均耕种约7亩耕地。

而2009年美国农业从业人口(farmers)为205.6万人(编注:数据出处不详,但和美国的统计数据相差不大。美国农业就业人口2014年为213万人,占全部就业人口的1.4%。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 of United States, Employmentby major industry sector, December 2015 ),约有190万个农场,土地面积为29.7亿亩(扣除休耕面积),平均每个农场土地面积为1563亩,平均每个农场只有1.08人进行生产和经营,每个农业从业人口平均耕地面积高达1445亩。

以色列2012年全国有270个基布兹组织,成员总体有12万人,平均每个基布兹有450名成员,拥有7500亩土地,人均16.7亩(以农业从业人口计约60亩)。

根据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2007年统计数据[1]及相关数据:

中国18亿亩耕地生产了3864.48亿美元农业产值(亩均农业产值214.7美元/亩),农业从业人口2.58亿人(人均农业产值0.15万美元/人):

美国29.7亿亩耕地生产了1846.99亿美元农业产值(62.2美元/亩),农业从业人口205.6万人(8.98万美元/人):

日本7049万亩耕地生产了156.76亿美元农业产值(222.4美元/亩),农业从业人口260万人(0.6万美元/人):

以色列590万亩耕地生产了17.83亿美元农业产值(302.2美元/亩),农业从业人口约10万人(1.8万美元/人)。

(注:下面美元为国际元(International Dollars),是以1999年至2000年之美元为基准计算的虚拟美元。)

 

二、背后的秘密:地主雇佣廉价劳动力

 

如果不考虑土地生产率只考虑劳动生产率,每个农业从业人口高达9万美元的产值毫无疑问是令人惊艳,傲视群雄的!这也是“美国农业当然是高科技、高收益、高效率农业的典范”的基础。

 

揭开美国农业的画皮

 

但是,205.6万farmers的正确翻译是农场主,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农民,或农业从业人口。美国家庭农场平均土地面积在100公顷以上,而且,尤其是以水果、烟草、蔬菜为代表的各种经济作物的育苗、移栽、采收等环节要求精细管理,在高度智能化农业机械问世之前,依然需要大量季节性劳工。

所以,除了农场主及其家人外,美国农场的运作常常也需要雇佣劳动力,即农场工人(farm worker),但在美国的人口统计中算为工人(worker)。因为他们大多是流动性很大的季节性雇工,且绝大部分是来自墨西哥以及中南美洲等地的移民、持H-2签证的外国工人、或非法移民,所以没有很确切的数据。但粗略估计加州就超过60万人(美国劳工统计局数据33万人),而仅北卡罗来纳州烟草农场工人与雷诺公司谈判时提供的该州烟草农场工人就达3万,全美有210(劳工统计局数据)~500(研究人员抽样估计数据)万农场工人(farm worker)。

中国有联合收割机等季节性农机流动作业,美国也有季节性农场工人流动作业。根据美国劳工部1995年的一项抽样调查,美国的农场工人70%出生于美国本土之外,1/3以上是非法劳工,童工现象也很严重,大概有8%的17岁以下的童工。在过去的十几年里,非法劳工和童工的比率一直在持续上升。西班牙《起义报》报道2009年美国约有40万儿童从事合法的农业工作,其中绝大多数是西语裔。

美国农场工人就业培训计划主席戴维斯·斯特劳斯称,数十年以来一直有年龄低于8岁的儿童从事此类工作,而且他们在工作过程中使用的是锋利的劳动工具和危险性极高的农药。该机构领导委员会主席厄尼·弗洛里斯表示,美国因从事农业工作而死亡的人口中有20%是儿童。

同时,非法劳工的收入水平远远低于美国法定的最低工资,加州的农业重镇Fresno是美国城镇中人口贫困率和营养不良率最高的,就是因为聚居在这里的大量农业工人收入极低。而正是因为有了他们,美国这种农业模式的运行才得以维持。

 

揭开美国农业的画皮

这让美国农业的光环顿时暗淡无光。

 

三、农业五高模式:地力日衰不可持续

 

褪去“劳动生产率”这个光环后重新审视,我才发现高投入、高消耗、高污染、高风险、高补贴的美国农业问题严重,正紧随美国走上这条路的中国农业也须尽早改弦易辙。

揭开美国农业的画皮

 

首先,高投入、高消耗。美国农业实质是一种“能源转化系统”,其功能是把不能直接消费、不能再生的能源和资源变为可供消费的农产品,从投入到产出再到加工、储运、销售,整个过程都是靠无机的矿物资源特别是石油来支撑的。美国每年生产的3亿吨粮食,须消耗石油6000~7000万吨、钢铁约800万吨、化肥(折纯)约4000万吨,广义农药(原药)100万吨以上。

1990年以前的30年,美国粮食单产提高77%,而能耗却增加了6倍;1990年之后20年,粮食增产1倍,而农业消耗能量增加了3倍。现在,美国农业是世界上耗能最高的农业,每生产1卡的食品需要额外投入0.2~0.5卡的能量,如果世界各国都采用美国农业生产方式,那么占全球目前消耗量50%的汽油要用来生产食物,全球的石油储备在15年内就要告罄。

其次,高污染。美国农业过分依赖化肥和农药,导致了土壤恶化和环境污染。美国31个州存在化肥污染地下水的问题,衣阿华州大泉盆地在1958—1983年的25年间,地下水中的硝酸盐浓度增加了3倍。大面积的连年单作,加之长期的机械耕作,平均每年有31亿吨土壤流失,每生产一蒲式耳的玉米就要流失—蒲式耳的表土。

美国中西部一带农田的表土,早年深达1.8米,是世界上罕有的肥沃土壤,目前表土只剩下0.2米。同时,由于不恰当的灌溉方式以及化肥施用,有5500万到6000万公顷的土地(大约占美国可耕地的1/10左右)在过去五十年里因盐碱化而土质退化严重。

化学化的农业还有一个效益递减的问题。以美国玉米为例,1980年平均每施用一吨化肥可以收获15到20吨玉米;到1997年,每施用一吨化肥只能收获5到10吨玉米。

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今天的中国并更为严重:由于土壤有机质的减少和土地生态系统的退化,农民必须使用更多的化肥、农药才能维持同样的产量,再加上化肥和农药价格在过去十几年里平均每年上涨10%以上,使得农民要不断增加投入才能保持同等收入,这其实也是近年三农问题的原因之一。

要知道,这还是美国有大量耕地可轮休轮耕的情况下,如果原本就是沙漠的以色列,或人均耕地仅1.4亩的中国长期如此,可能早已无法容人类生存。

再次,高风险。产业化大农业带来的大规模单一化的种植,也使得一些病虫害的大规模爆发即使在农药的施用下也无法控制。1970年美国玉米因斑病菌大流行(south corn leaf blight epidemic)15%的玉米产区颗粒无收,减产1650万吨。究其原因,传统农业使用众多的本地品种,而现代农业片面追求高产,一个品种种植面积占全美85%以上,但该品种容易受玉米斑病菌T小种的感染,最终导致了不可控制的病害爆发。在作物和家畜方面都是如此。

由于新品种的单一性和工业产业链的连续性,一旦受到病原体的危害,灾难将可能是全球性的,尤其是在孟山都、先锋等巨无霸公司控制了全世界种子(含亲本)、农业化学品市场一半的今天。所以,20世纪中叶以后,一系列危害食品安全的食品污染事件接连发生,疯牛病、恶性大肠杆菌和二恶英污染就是其中最著名的例子(详见《食品公司》)。

最后,高补贴。美国对农业实行高额补贴,被纳入农业补贴范围的农产品包括玉米、高粱、大麦、燕麦、水稻、大豆、油料、棉花、奶类、花生、糖类、羊毛和马海毛、蜂蜜、苹果、干豆类等大约20种,几乎涵盖了所有大宗农产品。

2000年,美国农民净收入总额547亿美元,其中257亿美元来自联邦政府的直接补贴,补贴额占收入的47%。2001年,美国对农业各种形式的直接间接补贴总额是953亿美元,进入农场主口袋的占农场农业总收入的11%,占农场农业净收入的42%,平均每个农户每年能从政府那里得到1万多美元补贴。

而“ 2002年农业安全和农村投资法案”在2002—2011年向农业提供了1900亿美元的巨额补贴,比原有的《农业法》所确定的拨款额度增加了近80%。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由于美国政府财政吃紧,奥巴马政府决定削减农业补贴。但联邦政府2010年的各项农业直接补贴仍高达270亿美元,2011年为233亿美元,2012年的财政预算则为238亿美元。

这种高补贴政策和低价粮食倾销的后果就是:发展中国家的农民收入下降,农业再生产和提高能力大为削弱,最终引发农业生产和粮价动荡,甚至政局动荡。

美国农业实质上是资本、技术和能源密集型农业,即采用现代化的设施及农业机械装备,依赖大量地投入化学肥料、农药、杀虫剂、除草剂,用高投入换取高产出,这在一定程度上违反了作为自然再生产和经济再生产相结合的农业本性,不可避免地造成环境污染、水土流失、病虫害持抗性增加、品种资源单一化等一系列问题。

尤其严重的是能量的“投入产出比”随着投入的增加反而下降。这种农业模式陷入了经济和生态的双重困境:资本替代土地的结果是大量的能源消耗、巨额投入和沉重的财政负担,并造成环境污染和生态灾难;资本替代劳动力的结果是提高了劳动生产率,但导致了失业、贫困和两极分化。

这种所谓的现代农业,如果没有大量化石能源的支持,只怕也会同样面临朝鲜农业的困境,所以注定是不可持续的,是不值得中国农业效仿的。

 

四、国内高补贴,国外搞倾销

 

当然,美国农业再不环保,再不高效也是美国自己的事,只要中国认识到其局限性就与我们无关。

但是,利用美国农业的高补贴、高技术、高度规模化等优势,通过低价倾销粮食,在赚取了巨额利润的同时,美国三大垄断粮商ADM、邦吉、嘉吉在2000年前后完成了垄断整合,控制了全世界2/3的粮食交易量。另一方面,孟山都、先锋等巨无霸公司则控制了全世界种子(含亲本)、农业化学品市场一半!

不谈什么阴谋论,仅是财团粮商对利润的追求就已经很危险了。2005年ADM、邦吉、嘉吉借口粮价过低推动美国通过《国家能源政策法》,在生态的旗号下每年上亿吨的粮食被转化为生物能源。结果,2008年在世界谷物产量较上一年度增长2.6%,较2004年度增长17.7%(世界人口增长率约1.3%),达到创纪录的21.64亿吨的情况下,全球小麦价格较三年以前上涨幅度高达181%,泰国100%B级白米离岸价超过1100美元/吨,达到2004年价格5倍以上。1年之后粮价才回复到正常水平。

自古有云“谷贱伤农、谷贵伤民”,稳定、适中的粮价虽然让粮商们没有操作空间,却是国家稳定发展的基础。而在垄断粮商所导演的这场粮价陡升急降的大剧中,各发展中国家的农业生产受到了沉重打击,这也是中国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粮食安全”的原因。

基于同样的原因,我不反对转基因,但我反对由孟山都、先锋等商业垄断公司主导的转基因,更反对由他们主导的以垄断公司利润为目的、以化学农药为核心的简单粗暴的植保技术路线。

世界农业在受惠于美国农业模式的高技术等的同时,受其之害更甚。


注释:

[1] 维基百科,“各国农业产值列表”。

【本文原载公众号“人民食物主权论坛”,察网授权转载,原标题:揭开美国农业的画皮——兼谈中国农业的未来】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704/352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