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化和撕裂的美国社会:特朗普主义为何困难重重?

特朗普政府的移民政策却是舍本逐末的,它致力于阻碍美国有竞争力的跨国公司进行全球化生产和经营,极力阻止为美国经济增长做出重要贡献的移民进入,而不是去克服这些趋势所带来的社会收入分化的问题;相应地,它也必然无法根本上挽救美国经济之颓势,反而很可能弄巧成拙,进一步降低美国企业和产业的竞争力。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共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分化和撕裂的美国社会:特朗普主义为何困难重重?

进入21世纪后,美国的经济霸主地位承受到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的强大冲击和挑战,进而引发美国社会的分化和撕裂。在这种情势下,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因势利导地提出“振兴美国制造业”的口号,并采取各种措施积极促使美国资本回流,通过优惠措施来吸引国际资本流行美国,从而必然会导致保护主义思维和政策的盛行。问题是,特朗普主义可以达到目的吗?套句流行语: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要理解这一点,就需要对欧美发达国家为何会逐渐步入“高收入陷阱”的根本原因进行剖析,进而探析特朗普主义对解决这些根本原因的有效性。这里从几方面加以系统的逻辑剖析。

首先,发达国家制造业流失的根源

长期以来,资本和制造业之所以从欧美等发达国家快速流向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其主要原因,不是发达国家政策推动的结果,更不是源自提高发展中国家经济水平和生产能力的高尚道义;相反,根本上是资本家追逐更高利润所衍生的无意识结果,反映出发展中国家拥有更大的市场赢利机会。不仅马克思等古典经济学家很早就洞悉了这一点,而且米塞斯等奥地利学派也有深刻的认识。例如,米塞斯就强调,“是消费者的需求迫使西方资本家不得不向外投资。消费者要求那些在国内根本不能生产的商品,他们也要求那些在国内只能以高成本生产而在国外生产则较便宜的商品。如果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人们不这样做,或者那些阻止资本输出的法制障碍最终不可克服,则资本输出的事情就不会发生。那就只有国内生产的更多的纵向发展,不会有跨国的横向扩张。”试想,如果美国社会的工资水平居高不下,进而造成生产成本高而资本回报率低,那些逐利的资本又如何情愿回流美国呢?同时,尽管特朗普竭力呼吁美国大企业回流,但是,特朗普政府的很多高官又都是大企业主、大富豪、跨国公司的高管。试问,这些人从经济全球化中获取了大量的个人利益,又如何真心限制资本流动呢?由此观之,特朗普主义很可能就会死雷声大雨点小。

其次,特朗普政府刺激资本回流的政策

目前,特朗普政府倾向于通过减税来刺激私人投资,通过基础设施建设来推动公共支出,通过放松监管来促进生产要素流动。但是,这些政策都是双刃剑:一方面减税将导致财政收入减少,另一方面基础设施增加导致财政开支加大;显然,两者必然会导致财政赤字急速上升,这就如历史已经展示的一样。为了应付不断扩大的财政赤字,特朗普政府将不得不进行借贷(也即发行国债)。那么,向谁借贷或由谁来购买债券呢?途径无非有三,但都存在问题。(1)由国内投资者购买,但这会降低私人的投资水平,从而会降低减税刺激私人投资的效果;(2)由国外投资者,但这将会使得美国经济进一步受制于中国、日本等债权人(国),而且还需要进一步提升国债利率;(3)由中央银行(即美联储)购买,但这将迫使美联储增发货币而将财政赤字货币化,而货币的增发又必然会引发通货膨胀。显然,在本国私人投资不足且美国和其他国家的经济冲突日益加剧的情况下,财政赤字的弥补往往是依赖第三种途径,从而将会出现明显的通货膨胀。进而,通货膨胀又会对美国经济带来双重性影响:一方面,通货膨胀会导致本币贬值,从而有助于促进商品出口,进而有助于生产和投资的扩大;但另一方面,通货膨胀也会降低本国工资水平,从而加剧本国收入分化,进而引发社会更大的冲突和对抗。

其三,美国社会的经济发展情势

目前,通货膨胀的上升迹象在美国已经非常明显,因而美联储主席耶伦也已经放话要在今后几年每年都加息几次以抑制通货膨胀。耶伦加息的理由是“美国经济已经接近最大就业水平”。但显然,这个理由是非常牵强的。试想,如果美国社会已经接近充分就业水平,特朗普政府还需要如此着急要促进制造业回流吗?工薪阶层还会对社会有如此的不满吗?至于所谓的“失业率已经位于4.7%”,只不过是源于一种错误的统计,如它没有考虑大量的已经完全放弃失业登记的民众,也没有区分那些处于半工作状态的隐性失业等。尤其是,在美国一般产业的国际竞争力日趋下降的情势下,如果美国社会结构没有根本性的调整,货币不断增发下的加息政策只会吸引大量热钱流向美国,而不会刺激投资和就业;究其原因,除非劳务工资以及相应成本的大幅度下降,美国一般制造业还是无法与新兴工业国家相比,而制造业的成本反而因利息上升而不断增加。这意味着,财政货币化的最终结果将是滞涨局面的重现,滞涨程度要远甚于20世纪70年代,因为当时国际上毕竟还不存在如此强有力的竞争者。同时,为了刺激投资,特朗普政府还致力于放松监管,但这往往也只会使得1%乃至0.1%甚至0.01%的上层人士得利,从而将会产生这样的显著后果:美国社会的收入分配进一步两级化,进而加大社会矛盾和冲突。所有这些都是特朗普政府所面临的考验,也是特朗普主义必然失败的原因。

其四,特朗普主义的“治标”政策

为了缓和国内愈演愈烈的矛盾,特朗普政府就转而采用“输毒于敌”政策,通过问题转嫁来换得美国经济增长。特朗普宣称他不想做全世界的总统而只想做美国总统,并会努力将使工作岗位回到美国。譬如,为了给美国工人创造就业,特朗普政府还计划要驱逐200万到300万无证移民,甚至掀起史无前例的筑墙运动。问题是,美国人的就业会因此而大幅提高吗?一般地,在一个社会开放的经济全球化时代,一国要能够参与国际竞争,关键在于工资与劳动生产率之比。相应地,要解决美国当前的经济困境,也就需要从两方面着手:一是降低工资水平,二是提高劳动生产率。(1)就降低工资水平而言,在名义工资不变的情况下,物价上升就意味着实际工资的下降。事实上,当特朗普政府通过贸易战而提高进口品的价格时,就会导致社会大众尤其是底层人民生活水平的降低。显然,日本就是这么做的,它更关注市场份额的扩大和生产能力的提高而不是消费者的生活水平;同时,日本的移民政策非常严格,这导致日本国内的劳力非常匮乏,以致普通日本人的劳动时间也非常长,而工资却没有同比例上升。问题是,现在的美国大众受到享乐主义文化的长期熏陶,乃至把当前所享受到的生活水平视为理所当然的,他们又如何能够忍受工资下降和劳动付出增多所带来的生活水平下降呢?(2)就提高劳动生产率而言,美国要保持劳动生产率的提升,从长远来看就必须加强科研和教育的投入,要注重技术人员和工程师的培养,同时需要对失业者进行再就业培训。很大程度上,德国就特别注重技术能力的培训,这保障了德国制造业的生命力。问题是,特朗普口口声声要创造就业,要美国乃至全球跨国公司都在美国设厂,但这些跨国资本家们凭什么要这么做呢?显然,如果美国社会的享乐主义文化得不到抑制,美国人依旧希望享受高水平的生活质量,那么就必须有同比例提升的劳动生产率。但是,特朗普政府既不在提高生产率上着眼,又无法掀起一股勤俭耐劳的社会风气,却试图通过简单粗暴的行政手段来解决复杂的经济问题,试问,这又如何行得通?

结语:特朗普主义潜伏的危机

只要对美国经济发展的现实动力作一逻辑辨识,我们就很容易发现,特朗普政府所推行的那些反移民和反贸易政策将会带来或者潜伏着的一系列问题:(1)美国本土工人是否愿意填补原来由低层次移民从事的那些农业和服务业?要知道,这方面的工作所给予的薪水远低于平均水平。(2)美国本土工人是否能够填补原来由高层次移民所从事的那些技术研发和创新工作?要知道,这方面的工作需要非常高的教育水平尤其是扎实的理工科训练。(3)美国公司能否经得起新一轮的工资上涨?要知道,大量移民撤离造成了劳动力供给减少必然会导致平均工资水平的上涨。(4)美国政府能否担得起财政赤字的进一步扩大?要知道,无论是减税以吸引工厂流入还是驱逐移民的税入减少都会增加财政赤字。显然,如果上述问题得不到妥善的处理,一味地驱逐移民只会造成美国经济的动荡。事实上,作为美国经济主要牵引力的硅谷,劳动力(无论是CEO还是一般员工)大多是非美国籍,硅谷长期以来也一直在争取更开放的移民政策,但特朗普政府却致力于推行背道而驰的移民政策,难怪会遭到巴菲特、扎克伯格等人的公开呛声,数十家美国科技公司甚至决定举行一场会议来商讨提交一份意见陈述声明以支持一起挑战特朗普政府移民禁令的诉讼案件。由此可见,特朗普政府的移民政策却是舍本逐末的,它致力于阻碍美国有竞争力的跨国公司进行全球化生产和经营,极力阻止为美国经济增长做出重要贡献的移民进入,而不是去克服这些趋势所带来的社会收入分化的问题;相应地,它也必然无法根本上挽救美国经济之颓势,反而很可能弄巧成拙,进一步降低美国企业和产业的竞争力。

注释:

1、米塞斯:《人的行动:关于经济学的论文》,余晖译,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13年版,第517-518页。

2、兰德斯:《国富国穷》,门洪华等译,新华出版社2001年版,第676页。

【朱富强,察网专栏学者。中山大学岭南学院教授】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特朗普 美国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704/355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