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翰霖:如何应对第三次抵消战略中的大国博弈

通过梳理抵消战略的现实背景、历史沿革和战略目的,我们发现如果把第三次抵消战略简单视作美军的军事技术发展战略甚至军事战略,就会陷入片面而幼稚的认识误区。除了防范潜在的技术诱骗和技术突袭,更应该从大国博弈的战略视角出发,全面审视和应对第三次抵消战略对我国的挑战。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共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摘要:在常规军力优势相对衰落、经费预算日益缩紧的背景下,美军为维持其军事霸权,提出了旨在实现兵力全球自由投送的第三次抵消战略(Third Offset Strategy)。通过梳理抵消战略的现实背景、历史沿革和战略目的,我们发现如果把第三次抵消战略简单视作美军的军事技术发展战略甚至军事战略,就会陷入片面而幼稚的认识误区。除了防范潜在的技术诱骗和技术突袭,更应该从大国博弈的战略视角出发,全面审视和应对第三次抵消战略对我国的挑战。

在常规军力优势相对衰落、经费预算日益缩紧的背景下,2014年,时任美国国防部长查克•哈格尔(Chuck Hagel)在里根国防论坛演讲中正式提出旨在“扭转局面”的第三次抵消战略(Third Offset Strategy)。该战略继承了以往抵消战略的经验,通过发展先进的军事技术来改变未来战争的“游戏规则”,从而“抵消”潜在对手在某一领域军事能力的优势。尽管第三次抵消战略的着力点在于基于军民融合的颠覆性创新,但如果仅将它视作美军的军事技术发展战略甚至军事战略,都是有所局限的。美国在“美元霸权”和军事霸权都受到日益严峻的挑战时,需要用科技优势“扭转”的,是其摇摇欲坠金融帝国的倾颓趋势。只有从大国博弈的战略视角出发,才能挖掘出第三次抵消战略的真实意图与优劣得失,从而分析出如何在借鉴中学习、博弈中破袭的有效策略。

游翰霖:如何应对第三次抵消战略中的大国博弈

第三次抵消战略成形于美国全球霸权内外交困之际。一方面,美国深陷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战争泥潭,耗费巨大却难以达成预期的战略目的,导致美国民众厌战情绪日益加重;另一方面,美国在次贷危机后经济增长乏力,财政赤字居高不下,军费将面临大规模的削减。与此同时,随着颠覆性军事技术的成熟与扩散,其他军事大国在国防现代化建设中不断开发和提高其反介入/区域拒止(A2/AD)能力。这对美军以往习以为常的“全球力量,全球到达”的兵力自由投送能力提出了重大挑战。

游翰霖:如何应对第三次抵消战略中的大国博弈

军事霸权是美国全球霸权的核心支柱,也是其获取超额政治经济利益的法宝。随着自身的相对衰落和潜在对手军事力量的发展,此消彼长之间,其常规力量的绝对优势不断消失。具体表现为:

1、 临近潜在对手的陆上军事基地的脆弱性增强。现在对手可以通过短程火炮或导弹、远程空袭或精确制导武器以及非常规攻击摧毁对美军当前兵力投送至关重要的军事基地。

2、 海上航行的大型水面舰艇和航空母舰被探测、追踪和打击的范围不断扩大。由于潜在对手C4ISR系统与反舰巡航/弹道导弹的研制与列装,在西太平洋,美军舰船的安全距离在二十年内将超过1500英里。

3、 非隐形战机被潜在对手的现代一体化防空系统击落的概率日益增大。由于潜在对手对空侦查与打击能力的提升,在未来,美军战机要么显著提升自带作战航程,要么开发出能够有效保护空中加油机的新能力。

4、 太空不在是美军武器免受攻击的避难所,潜在对手已经具备干扰甚至机会其高价值太空资产的能力。

常规军力相对衰落的战术问题也衍生出影响美国地缘政治博弈的战略问题:

1、 不断提升的危机不稳定性,主要表现为刺激地区军备竞赛和地区强国采取先发制人进攻策略的动机。

2、 降低美军威慑的可信度和盟友的安全信心,主要表现为潜在对手达成其战略目的信心的增加和传统盟友对美国有效履行防务承诺信心的下降。

3、 不断增加的军费开支,随着潜在对手军事能力的提升,美军想要继续保持优势将付出比对手高得多的成本,在军费预算紧张的未来这是不可承受的。

针对以上困难和挑战,美军提出了旨在改变未来战争“游戏规则”的第三次抵消战略。充分发挥美国在军事技术研发的领先优势,将竞争焦点转移到无人作战、远程空中作战、隐形空中作战、水下作战以及复杂系统工程、集成与优化等其具有绝对优势的领域。通过构建“全球侦察-打击系统”(GSS),重建其“全球力量,全球到达”的兵力自由投送能力,以此重塑美国在热点国际问题中的可信的拒止/惩罚威慑可信度,并通过强加不可承受的高昂成本在长期竞争中击败/拖垮潜在对手。

游翰霖:如何应对第三次抵消战略中的大国博弈

将竞争焦点转移到自身优势领域是美军三次抵消战略一脉相承的传统。20世纪50年代,艾森豪威尔提出了“新面貌战略”(New Look),旨在充分利用美国在核力量上的绝对优势,抵消前苏联和华约集团在常规军力和地缘政治上的相对优势;在前苏联核武库不断扩充实现战略均势后,20世纪70年代,时任美国国防部长布朗开启第二次抵消战略(Offset Strategy),以信息技术和精确制导武器为抓手,用技术优势抵消对手的数量优势。

游翰霖:如何应对第三次抵消战略中的大国博弈

美国战略学者罗伯特•马丁内奇(Robert Martinage)在其研究报告中总结了前两次抵消战略的成功经验。其中,对“新面貌战略”的总结包括:

1、 需要认真应对战略盟友所面临的多种国家安全挑战。

2、 具有全球打击能力的战略空军是维护美军军事霸权的关键。

3、 不对称惩罚,而不是以牙还牙的报复,威胁,对于慑止对手军事冒险具有重要作用。

4、 合理使用隐蔽情报战是美国达到战略目的的一种有效方式。

5、 盟友非常重要,不仅是能够分担防务成本,同时还能够配合干扰对手的军力发展计划和增加其竞争成本。

对第二次抵消战略的总结包括:

1、 先进的军事技术,配合争取的战略战术,能够抵消军事力量数量上的不足。

2、 美军不应该墨守成规,而是尽可能地发挥自己的优势,改变战争和军备竞赛的游戏规则,从而在自己熟悉的领域打败对手。

3、 在全球不同威胁的环境部署低能力装备以展示前沿部署、可信的作战姿态是十分重要的。

4、 政策连续性和制度保障是抵消战略得以实施的重要保障。

回溯历史,我们发现美军前两次抵消战略有着惊人的相似性和连续性。首先,它们都是提出于美国战略扩张受挫之际,“新面貌战略”出台的背景是前苏联打破美国核垄断与朝鲜战场的钝兵挫锐,第二次抵消战略的背景则是核力量优势的丧失与越南战争的折戟沉沙。其次,仅管遭到挫折,美军的综合实力一直领先于潜在对手,抵消战略需要应对的实际上是美国的霸权危机而不是主权危机。最后,抵消战略绝不仅仅是军事技术发展战略,而是美军军事战略乃至美国国家发展战略,如“新面貌战略”之后的“大规模报复”核战略以及第二次抵消战略后的“空地一体战”、“星球大战”和军民融合带动下的信息产业高速发展。

历史是现实的镜子。在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和次贷危机后陷入困境的美军,会如何“重复昨天的故事”?作为美军主要对手,甚至是最主要对手的中国,一定不能把眼光仅仅局限于军事技术追赶,防止技术突袭与技术诱骗上,而是要以第三次抵消战略“以技术优势改变未来战争游戏规则”这个根子为着眼点,认真审视美国以军事力量为依仗,充分发挥其经济、外交资源对我们采取的“组合拳”式的遏制与抵消。尤其在“萨德”反导系统加快在韩国、日本部署,美国以朝鲜半岛核危机为借口着力打造针对中俄的“东方小北约”之际,我们更应该看到,美军正在汲取前两次抵消战略的成功经验,开始了以维护全球霸权为根本目标的大国博弈。

历史经验表明,国家的繁荣富强从来都是斗争胜利的结果,没有任何一个大国的崛起不靠“打”出来。新中国取得的伟大发展成就,同样奠基于朝鲜战场上志愿军将士的爬冰卧雪、炮击金门中战略决策者的大智大勇、边境自卫反击战中烈士们用身体扫除雷场的自我牺牲以及茫茫戈壁中“两弹元勋”们“甘当隐姓埋名人”的无私奉献。在核威慑与全球一体化的时代背景下,大国博弈中的斗争出现了新的手段和意义,用无限手段实现有限目标的“超限战”逐步取代了玉石俱焚的“总体战”,变得无影无踪又无处不在。万变不离其宗,国家竞争的焦点永远是以先进军事理论与科学技术为基石的综合国力,富国强兵的关键依然是具有历史自觉、战略眼光和创新能力的人才。美国国力衰而未竭,第三次抵消战略既是“纸老虎”,又是“真老虎”。只要我们坚持有限的战略目标和正确的博弈策略,善于学习,勇于创新,就有时间“阅尽人间春色”,迎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美好明天。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战略 大国博弈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705/359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