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调节机制是与所有制关系结合在一起的:必须纠正公有制经济被严重削弱的态势(二)

不同的所有制基础,则决定了市场机制对宏观经济的调节作用,必然具有不同的历史特征。这就有助于进一步科学认识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流通与生产的辩证关系,弄清市场机制与产业结构、生产资料公有制之间的关系,从经济结构深层的所有制基础层面入手,坚决地振兴公有制经济,完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调整好失衡的经济结构。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共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市场调节机制是与所有制关系结合在一起的:必须纠正公有制经济被严重削弱的态势(二)

市场调节机制是与所有制关系结合在一起的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看来,撇开所有制谈市场调节机制(以下简称市场机制)及其对社会生产的调节作用是错误的;撇开社会主义公有制这个经济基础,来解决宏观经济的“重大结构性失衡”问题,是不可能的。

这里有必要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关于流通的科学论述谈起。马克思揭示出,生产决定分配,而流通是分配同消费(包括生产消费和个人消费)之间的中间环节,是无数不同种类、不同社会性质的商品交换关系相互交错的总和,“是从交换总体上看的交换”。 市场就是这种总体意义上交换关系或流通的表现形态。它是全社会商品流通的网络,是“商品占有者的全部相互关系的总和”。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运用辩证逻辑,揭示了既有共性又有区别的三种流通范畴:

一是简单商品流通范畴。这是在自然经济条件下,与小生产者相联系的商品流通;与此联系的市场,可称之为简单商品交换市场。这种市场的供求关系受价值规律调节。但是自然经济以自给自足的生产为特征,可以“家家守村业,头白不出门”(白居易诗),主要不依赖于市场来进行再生产,所以,简单商品交换市场虽然对个别手工业生产者有反作用,但是对全社会的生产结构则起不到多少调节作用。

二是资本流通范畴。这是资本主义经济条件下产生的流通范畴。资本作为自行增殖的独立价值,采取货币资本、生产资本(在生产领域的存在形式)和商品资本三种形态,依次做循环运动,这就是资本流通。资本流通过程是流通环节与生产环节的统一。而无数单个资本的流通过程,相互联系,综合形成了社会总资本的流通过程。从商品资本形态的循环公式

市场调节机制是与所有制关系结合在一起的:必须纠正公有制经济被严重削弱的态势(二)

可以看出,其流通环节

市场调节机制是与所有制关系结合在一起的:必须纠正公有制经济被严重削弱的态势(二)

在形式上与简单商品流通W—G—W相同,但是内容上则有根本区别:在商品资本W¢中包含着剩余价值,而货币资本G¢=G+g,其中G是资本价值,g是资本家无偿占有的雇佣工人创造的剩余价值;W¢—G¢不但是资本价值的实现过程,而且是剩余价值的实现过程;货币资本G在流通过程中购买的A和Pm,分别是雇佣工人的劳动力商品和生产资料商品。因此,作为社会总资本流通环节的表现形式的市场,它与资本主义生产过程P有内在的联系。正因为如此,这种市场理应称之为资本主义市场,它已成为全社会生产和再生产过程的前提条件。马克思在论述资本主义市场时指出,“市场是流通领域本身的总表现”,这意味着,资本主义市场是商品流通形式和社会总资本流通过程中的流通环节这种内容两者的统一,它是体现资本主义生产资料所有制关系的总资本的流通环节的“总表现”。从流通对生产的反作用角度看 ,资本主义市场对全社会的生产过程从而产业结构,具有调节作用。也只有在这种反作用含义上,才称得上是一种与社会生产过程相联系的市场调节机制。显然,只有在商品生产普遍化的资本主义经济中,市场机制范畴才是现实的。这种市场机制不仅受价值规律调节,而且受资本主义剩余价值规律调节;从现象形态来看,是受这两种基本经济规律相结合的平均利润率规律调节的。在资本主义市场上,与供求规律联系的商品(商品资本)的价格,已转化为生产价格,即“成本价格加平均利润”的货币表现。由于资本主义市场与生产已不可分割地联系在一起,它是剩余价值的实现环节,所以,这种市场是与资本主义所有制或生产关系结合在一起的。

三是作为简单商品流通和资本流通共性的商品流通一般范畴。《资本论》论述中的商品流通一般,是反映上述两种流通的共性的范畴。由于资本只有通过执行货币一般、生产一般和商品一般的职能,才能执行资本自行增殖的职能;只有通过遵循价值规律的运动,才能达到实现剩余价值的目的。因而,资本流通包括简单商品流通关于商品和货币的相同规定性。但是资本流通和简单商品流通的这种共性,是不包括生产环节在内的,因为如前所述,简单商品流通是与小生产联系的,而资本流通是与机器工业的物质技术基础和参与社会分工的生产环节相联系的,从全社会角度看,社会总资本的流通则是与社会化大生产联系的。因而与简单商品流通联系的小生产环节,和资本流通过程包含的生产环节,缺乏共性。商品流通一般作为简单商品流通和资本流通的共性,只能体现在W—G—W这种流通领域的交换关系上;也就是说,它是一个流通领域的范畴。因此,说存在简单商品流通和资本流通的共性含义上市场机制一般范畴,是不科学的与自然经济联系的简单商品生产,是谈不上对全社会的生产有反作用意义上的市场机制的。在社会主义商品生产出现之前,只有资本主义经济才存在这种意义上的市场机制。

不过,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种经济形态出现之后,却产生了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具有共性的市场机制一般范畴。中国现实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还处在向马克思论述的科学社会主义(无商品货币)社会过渡的历史阶段,还处在多种所有制经济并存的历史阶段。中国现阶段的社会生产力的多层次性、发展的不平衡性和多种所有制经济成分的存在,决定了商品经济还有存在的必然性,中国现阶段仍处在商品生产普遍化的经济形态(不过公有制经济中的劳动力已不是商品),也就是处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形态。在这样的经济形态中,公有制经济的生产资料依然要通过以货币为中介的商品流通,进入生产过程,从而依然要以价值体的形态运动,也就是还要采取体现社会主义公有制生产关系的“资本”(简称“公本”)的形态运动。这样,在私有制资本公有制公本之间,就形成了以价值体的形态经过生产环节和流通环节运动的资本一般范畴。从社会的角度看,也就形成了与社会再生产过程相联系的社会总资本一般的流通环节,以及作为这种流通环节表现形式的发达的市场一般范畴。这种市场一般由社会化的商品生产过程所决定,并反作用于社会化的商品再生产过程,这就形成了市场机制一般。但是,这种市场机制一般只是一种理论上的抽象,是把其中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形态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形态两者不同性质的所有制或生产关系舍去了。

上面的阐述好像不那么通俗易懂,但这样的阐述是必要的。科学的经济范畴体现辩证逻辑,反映现实经济关系。科学使用经济范畴,就应当弄清它的历史含义和它反映怎样的现实经济关系。资产阶级经济学家的肤浅性就体现在,他们以历史唯心主义的眼光看待经济现象,不懂一般与特殊的历史辩证法,把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当作永恒合理的经济形态。他们不明白简单商品流通与资本流通的共性、联系和区别,总是用简单商品流通的观点来解释资本流通,实质上是要掩盖资本剥削关系的存在,为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做辩护。他们不区分不同历史阶段的市场,不区分不同的社会经济形态的市场机制,不懂得市场机制与社会化生产的内在联系,并把资本主义私有制市场经济看成是唯一的市场经济;在中国实行经济体制改革,转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以后,他们就用资本主义私有制市场经济机制的标准来衡量中国的市场机制。

当我们理解了马克思关于流通的理论,就可以认识到,资本(或公本)流通是包括生产环节的,是包括生产资料所有制关系的,因而现实的市场机制不是抽象的,它要么是资本主义私有制基础上的市场机制,要么是社会主义公有制基础上(或公有制占主体地位基础上)的市场机制。而不同的所有制基础,则决定了市场机制对宏观经济的调节作用,必然具有不同的历史特征。这就有助于进一步科学认识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流通与生产的辩证关系,弄清市场机制与产业结构、生产资料公有制之间的关系,从经济结构深层的所有制基础层面入手,坚决地振兴公有制经济,完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调整好失衡的经济结构。

注释:

1、参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上册[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年,第25~37页。

2、《资本论》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年,第187页。

3、《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9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2年,第309页。

【何干强,察网专栏学者,南京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705/362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