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抑制两极分化,才能做强实体经济!

实体经济日益萎缩的困境,根源并不是由于虚拟经济的盲目扩张造成的,是实体经济相对过剩且无力消化其过剩,才导致了资本不得不去做大做强虚拟经济。这个结论的政策含义是:要做大做强实体经济,不仅要抑制虚拟经济的非理性扩张,更应当通过调整收入分配关系来抑制两极分化。

作者按:

(1)中国经济应当做强做大实体经济(即“脱虚向实”),乃是当下人们的共识。这个共识隐含着一个基本判断:我国虚拟经济的发展,已经严重背离了实体经济的需要。从经济发展的现象层面观察,无论是股市的跌宕起伏,还是楼市的“非理性”暴涨,似乎都在证实这个判断。

(2)然而在我看来,如果运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逻辑,深入到本质层面来观察中国经济,那么,所谓“虚拟经济严重背离了实体经济”的判断,其实仅仅是现象层面的结论,并未把握住问题的要害所在。问题的要害是:在当下两极分化的格局下,依靠人民大众的真实收入已经远远不能消化实体经济的产能过剩了,于是,资本只能通过虚拟经济做大财富泡沫,用虚拟经济的财富泡沫来消化实体经济的过剩产品。这才是“实体经济萎缩,虚拟经济扩张”的根本原因所在。

(3)《虚拟经济“严重背离”了实体经济吗?》是我于2009年发表在《社会科学报》的短文。在这篇文章中,我分析了实体经济日益萎缩的困境,根源并不是由于虚拟经济的盲目扩张造成的。换言之,并非虚拟经济抢了实体经济的风头和饭碗,而是实体经济相对过剩且无力消化其过剩,才导致了“一切以利润为导向”的资本不得不去做大做强虚拟经济。这个结论的政策含义是:要做大做强实体经济,不仅要抑制虚拟经济的非理性扩张,更应当通过调整收入分配关系来抑制两极分化。

(4)需要说明两点:其一,虚拟经济的交易内容,并非仅限于“虚拟”的对象——比如房地产的炒作和交易。因此,文中关于虚拟经济的对象有必要做更精准的定义。其二,由于认识上的局限,文中关于虚拟经济的内容主要讨论的是金融证券类。如果把虚拟经济放在当下“疯狂的房地产”的背景去思考,那么这样的思考不仅更具现实针对性,而且也更有助于理解本文的基本结论。

正文:虚拟经济“严重背离”了实体经济吗?

对当前全球经济形势(包括中国的总体经济形势)的判断,理论界众说纷纭,但有一个共识却几乎没有被人怀疑过:“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已经严重背离”。在我看来,这个“共识”是错误的,因为它并没有真正把握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之间的内在关系。以这种“共识”作为制定政策的依据,必将给经济趋势造成误判,故必须予以澄清。

所谓虚拟经济(Fictitious Economy),是指不以实物为交易对象的经济,主要集中在金融证券业。按照产业归类,虚拟经济基本上属于第三产业的范围。总括起来,第 N 产业出现和发展的原因无非两条:(1)剩余产品的增长—一有了余,才有时间和条件折腾别的事情;(2)社会分工的扩展——分工扩展了,新的行业和新的职业才能出现。

上述两个原因都是生产力发展的必然结果。不过对于市场经济而言,除了以上两条“生产力”的原因之外,还有一条“生产关系”的原因是不容忽视的:为了解决因有效需求不足造成的“过剩”问题。

换言之,在市场经济的背景下,虚拟经济的做大和膨胀,既是产业结构升级的结果,也是实体经济严重过剩的产物。

都说证券市场的基本功能是“融资”,这是站在上市公司立场来说的,站在投资者(投机者)的立场看,未必。其实,证券市场的基本功能并不仅仅是“融资”,它还有一个重要的功能:财富再分配。为什么人们要把钱投入股市和房市?对上市公司来说,当然是为了“融资”,你要“融资”就得给买家一个理由:我的公司效益好,有红利可图。但是,对于投资(投机)者来说,买股票并不只是为了那点红利,而是为了买个大“泡沫”,为了“赌一把”:对于富人来说,由于实体经济已

经过剩,于是只能把闲钱投入股市“捞一票”;对于穷人来说,由于囊中羞涩,于是只好到股市来“碰运气”。不论是“捞一票”还是“碰运气”,之所以要“赌一把”,根源都在于实体经济的过剩所致。

在当下的收入分配格局下,靠大众的真实收入已经远远不能消化实体经济的产能过剩了,于是只能通过虚拟经济做大财富的泡沫,用虚拟经济的财富泡沫来消化实体经济的过剩产品。实体经济的过剩越严重,虚拟经济的泡沫就越有理由做大:实体经济的过剩程度与股票市场的价格成正比。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的这种反向关系,具体表现为以下两种情况:(1)通货膨胀时,实体经济的过剩问题尚未显露,所以股票市场处于熊市;(2)通货紧缩时,实体经济的过剩问题已经暴露,所以股票市场处于牛市。

当然,影响股市涨落的因素是复杂的,比如还有政策的变化、资金的进出,等等。但是,作为“基本面”,宏观经济是影响股市的核心因素,这个核心因素包含两个要点:(1)实体经济的“过剩”状况——这是“基本面”的基本内涵;(2)物价形势(通涨或通缩)——这是“过剩”状况的外在表现。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就可以通过观察物价走势,来判断虚拟经济的发展趋势。显然,在全球经济严重过剩的背景下,当前的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不仅没有“严重背离”,而且恪恰是互相吻合的。

需要指出:一直以来人们都以为,考察股市“基本面”的重要指标是 GDP。我认为并不是 GDP,而是实体经济的“过剩”状况。正因为人们把 GDP 当作“基本面”的基本指标,所以,当实体经济过剩问题趋于严重、通货紧缩已经显现的时候,股市的兴盛、股价的止涨本来是对实体经济状况的一种必然反映,可是,人们却看不到其中的必然性,反而得出了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严重背离”的结论。

现在很多人都在担心:一边是“股市和房市资产价格急剧地上涨”,一边是“实体经济依然萎靡不振”。人们认为,“这是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危险之一。因为这样一个完全脱离实体经济的资产价格泡沫,是很难持久的”。在我看来,与其担心股市和房市资产价各急剧地上涨,不如关注如何消化实体经济的过剩。在“实体经齐依然萎靡不振”(其实就是过剩)的背景下,如果“股市价格急剧地下跌”,那才是中国经济面临的真正危险。

(赵磊,察网专栏学者,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常务副总编,博导,教授。本文发表于《社会科学报》2009 年10月29日第2版)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706/363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