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怎么才能成为信仰?

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不只要把马克思主义当成科学学说,还要将其作为信仰来看待。作为信仰的马克思主义,自然不是所有的人的马克思主义,不能要求所有人都信,但只要是中国共产党员、马克思主义者,就应该将其上升到信仰的层面。

马克思主义怎么才能成为信仰?

马克思主义成为信仰为什么那么难?

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前提还是把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学说或理论来看待的,而只要作为学说或理论,马克思主义就会有人认同,有人否定,这正常不过。

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不只要把马克思主义当成科学学说,还要将其作为信仰来看待。作为信仰的马克思主义,自然不是所有的人的马克思主义,不能要求所有人都信,但只要是中国共产党员、马克思主义者,就应该将其上升到信仰的层面。

但建立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哪能那么容易?现在中国社会的现实是,一些人包括一些党员干部,一讲到信仰,就想到宗教信仰,从来没想过马克思主义也可以作为信仰。有些人更是错误地认为,马克思主义和宗教是冲突的,是水火不容的,正是我们所进行的马克思主义的唯物主义教育,导致中国人不信宗教而没有了信仰。

宗教不是信仰的全部,宗教信仰只是信仰的一种形式。对宗教这种信仰,马克思主义从来没以唯物主义的名义来人为地、武断地否定它,反而是承认宗教在人类社会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主张宗教信仰自由以让宗教发挥它该发挥的功能。但宗教没有能力解决一切问题,它不能解决所有人的信仰问题,也不能解决人类社会发展的根本性难题。

马克思主义和宗教是不同进路的思想体系。马克思主义致力于解决的是人类社会现实发展的问题,宗教往往承担的是现实之人内心世界、精神层面的安慰问题。一个关涉到社会现实的判断以及美好社会的创造,一个关涉到个人的内心世界的抚慰、心灵的净化,两者都有其存在的价值。用好了,都可以作为服务于人类社会的思想体系。但要解决现实社会的发展问题,还是得靠马克思主义。不相信马克思主义改变人类社会的作用,不对其作为解释世界、改造世界的理论高度认同,必然建立不了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

个人从个体存在出发,更容易相信对个人内心带来安慰作用的宗教,而很难相信将社会放在首要地位的马克思主义。一些人不信马列信鬼神,也源于他们从个人利益出发,而不是从服务于社会出发。一个人要建立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必须先想到的是现实社会,必须致力于通过改变现实推进社会的进步。就此而言,马克思主义信仰的建立,要难于宗教信仰的建立。真正的共产党员、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确实不是一般人,他必须时刻想到社会的进步而不是个人的诉求的满足,必须在追求社会进步中实现个人的价值。

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担负的任务已经决定了党员个体不能依赖某种虚幻的力量追求天国的幸福,而必须去改造现实社会来实现人们现世的幸福,在服务社会、服务他人中实现自己的幸福。

相关阅读:

 

《马克思主义与宗教:宗教还是人民的鸦片吗?》

 

在一次跟宗教界人士讲课时,为了更快地进入氛围,我故意抛出了马克思的话,宗教是人民的鸦片。台下听众的注意力果然马上被吸引了过来,我一看,又重复了一遍,宗教是人民的鸦片。

之所以重复,是因为我知道,这句简单的话,一定会引起大家的兴趣。这是马克思传播最广的关于宗教的名言,也是在我国社会各界引起争议最大的名言。它引发了多少次的冲击波,吸引了多少人去分析,给多少人带来心理的纠结,恐怕已经没办法去统计了。

如何理解这句话,不仅仅是一个学术争论的理论问题,还是一个思想领域的现实问题,关系到作为指导思想的马克思主义与宗教是否水火不容,关系到如何看作为传统文化组成部分的宗教的问题,甚至关系到政治层面如何正确地制定、实施宗教政策的问题。

我们必须回应,今天还能说宗教是人民的鸦片吗?或者我们在今天该如何看宗教是人民的鸦片?

我们对鸦片确实没有多少好感,一提到鸦片,就想到了鸦片战争给中国带来的屈辱,想到了那些躺在大烟馆里慵懒抽烟的人,那些欲罢不能不惜卖儿卖女换钱买烟的烟鬼。马克思用鸦片来说宗教,那宗教简直就该恨之入骨了。

很多话,不能仅仅从字面来上理解,要挖掘它的具体语境、历史背景、实质内涵,这句话更需要如此看待。我们不知道,鸦片在当时有很好的功效,它并不仅仅是让人上瘾、消磨斗志的东西,还可以起到麻醉、止痛的作用。说宗教是人民的鸦片,绝对不是说宗教就是欺骗人的,让人迷幻无意识,让人成瘾而不能自拔。

鸦片有时候也是好东西,它虽然不能治病救人,但能让疼痛难忍的人缓解疼痛,让无法摆脱内心纠缠的人获得暂时的兴奋,得到片刻的温柔。只不过,那种痛苦的解除只是幻觉,实际上并没有真正解决,如果只靠不断抽鸦片来获得快乐,只能是自欺欺人。鸦片如果用久了,它就会起到副作用,就会渐渐地让人忽视现实问题,不去寻求改变现实的问题,最终将自己与社会脱节,与世隔绝。

现在很多人一提到宗教,一提到有些人信教,就觉得是高大上的东西,就自然不自然地说出“有信仰真好”。也有一些人,把宗教等同为信仰,似乎中国今天的道德败坏、信仰危机、诚信缺失与中国人没有宗教信仰有密切关系。一些人似乎看不到宗教的负面作用,一味地在那儿鼓吹要有信仰,要多看些宗教方面的书,要多上山多进寺庙去参拜。

马克思主义承认宗教存在的价值,宗教是特定时代的产物,在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功能,它确实在今天的社会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使一些人获得了心灵的净化、精神的安慰、价值的造塑。

但我们也要看到宗教的不足,它承担政治功能,沦为达到某种力量或某些人政治目的的工具,一些宗教的变形直接衍生出邪教、恐怖组织、极端组织,操控人的思想,摧残人的肉体,严重影响社会的和谐稳定。

它让一些人选择回避现实,越来越与社会脱节,越来越与他人疏远,沉浸在自己所勾勒的理想世界里。它扼杀人的理性判断能力,让人盲目瞎信,缺少怀疑精神,一些人之所以信鬼神,还是与宗教遗留下来的那些神秘形式有关的。这都是值得警醒的。

还有人认为马克思主义和宗教是冲突的,是水火不容的,一个以唯物主义著称的思想怎么能和一个唯心主义的东西实现融合呢?有人更是错误地认为,正是我们所坚持进行的唯物主义教育,导致中国人不信宗教而没有了信仰。

马克思主义和宗教学说是不同进路的思想体系,两者本身并不是天然对立的。马克思主义致力于解决的是人类社会现实发展的问题,宗教往往承担的是现实之人内心世界、精神层面的调整问题。不能以唯物主义的名义来人为地、武断地否定宗教作用。

一个关涉到社会现实的判断和认知以及美好社会的创造,一个关涉到个人的内心世界的抚慰,两者都有其存在的价值。用好了,都可以作为服务于人类社会的思想体系。用不好,马克思主义可能会成为僵化的思想体系,成为攻击其他思想的工具,宗教也可能会成为欺骗民众的工具,成为捍卫封建专制制度或发动暴力杀戮的工具。

路归路,桥归桥。应该让宗教停留在个体的层面,发挥它该发挥的功能,宗教没有能力解决一切问题,它只能解决某些信徒的信仰问题,不能解决所有人的信仰问题,也不能解决人类社会发展的根本性难题。

不能把它扩展到人类社会的所有领域,尤其是要杜绝宗教与政治的联姻,宗教承担政治的功能。一旦如此,宗教就不是信仰的问题,而变成政治的问题,势必带来巨大的社会冲突。

治本之策在于现实社会的改造,不能为了治标而丢了治本的武器。要解决现实社会的发展问题,还是靠马克思主义,靠历史唯物主义,进行改革创新,积极进取。只相信宗教的信仰作用,不相信马克思主义改变人类社会的作用,就会失去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就会失去与宗教信仰不同的社会信仰。

马克思主义要成为社会信仰,就必须充分发挥改造现实社会的作用。反过来说,只有它展示出解释世界、改变世界的力量,人们对它的信仰也就能真正建立起来。

【陈培永,察网专栏作家,哲学博士,教授。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非菩提者”】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马克思主义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706/366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