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革命后拉美共产主义运动发展与左派现状

应该看到,在拉美,除古巴外,左翼至今仍在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尼加拉瓜、萨尔瓦多、乌拉圭、智利等国执政。在委内瑞拉,马杜罗目前还是国家总统。即使在阿根廷,左翼仍有相当大的实力,正义党在众、参两院中仍占有优势,且在全国不少省和城市掌权。在墨西哥、哥伦比亚、秘鲁等一些不是左翼执政的国家,左翼力量也不可小觑。由于拉美巨大的贫富差异和尖锐的社会矛盾依然存在,拉美左翼依然拥有较强的实力和坚实的社会基础,因此拉美政治版图不会出现整体右倾的状况。

十月革命后拉美共产主义运动发展与左派现状

1917年发生在俄国的十月革命对远隔重洋的拉丁美洲共产主义运动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影响,起了催化剂的作用。十月革命的胜利促使拉美各国先后建立共产党并且经历了曲折的发展历程。自20世纪末起,拉美左翼力量逐步得到恢复和发展。

一、十月革命促进了拉美共产主义运动的发展

十月革命作为20世纪人类历史中最重要的事件之一,对远隔重洋的拉丁美洲共产主义运动和革命运动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影响,起了催化剂的作用。在十月革命的影响下,在资本主义相对比较发达、无产阶级形成比较早的拉美国家,如阿根廷、巴西、墨西哥、智利、秘鲁和古巴等国,一些社会主义者和进步人士大力宣传俄国十月革命的真相及其世界意义。阿根廷社会党创始人何塞·因赫涅罗斯(1877—1925)发表了《俄国布尔什维克运动的历史意义》,认为俄国革命是世界革命进程的第一阶段。阿根廷共产党领导人维克托里奥·柯都维亚(1894—1970)认为,俄国无产阶级革命的胜利在阿根廷工人和人民运动中有很大的反响。他深刻地指出,与其他革命不同,十月革命是消灭人剥削人、保证社会主义在苏联的胜利。巴西进步记者利马·巴雷托(1881—1922)认为,列宁是我们时代的伟人,他以最伟大的勇气来领导我们时代的社会主义革命。智利社会主义工人党(智利共产党的前身)主席、智利工人运动领袖路易斯·埃米利奥·雷卡瓦伦主编的《共产党人》报积极传播十月革命和马列主义。秘鲁共产党的创始人、拉美著名的马列主义者何塞·卡洛斯·马里亚特吉(1894—1930)通过他的《关于秘鲁国情的七篇论文》和《捍卫马克思主义》等著作,广泛宣传十月革命和马列主义,他写道,十月革命引起全世界无产阶级的注意,俄国革命是当代社会主义的决定性因素,他深信,共产主义必定在全世界取得胜利。[1]54-641975年古巴革命领袖、古共中央第一书记菲德尔·卡斯特罗(1926—2016)在古共“一大”的报告中说:“光荣的1917年十月革命鼓舞了那些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的勇士,这场革命是后来对我国的命运产生了决定性作用的重大事件。”[2]11

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和共产国际的建立推动了马克思主义与拉美的“对话”,许多国家陆续建立了共产党。有些拉美共产党是建立在工人阶级组织的基础上(如阿根廷、巴西、哥伦比亚、乌拉圭、古巴、智利、秘鲁等),群众基础较扎实,政治影响力较大。有些拉美国家共产党的成员及其影响则主要局限在作家、学者等知识分子和学生等群体当中。拉美国家共产党的建党时间早晚不一,建党方式也不尽相同。

阿根廷社会党的左翼于1918年从社会党内分离出来,建立了国际社会党,1920年改名为阿根廷共产党。智利共产党1922年1月正式成立,它的前身是1912年6月4日成立的社会主义工人党,因此智共把该党创始的日期定为1912年,认为它是拉美最早成立的共产党。1919年9月墨西哥马克思主义社会党成立,同年11月改称墨西哥共产党。乌拉圭1921年4月正式建立共产党。1922年3月巴西共产党举行成立大会。1925年8月正式建立了古巴共产党(后改名为人民社会党)。1928年2月巴拉圭共产党建立。1928年10月何塞·卡洛斯·马里亚特吉等人建立秘鲁社会党,1930年5月改称秘鲁共产党。

从20世纪30年代到50年代,拉美共产党的影响力进一步扩大。1926年5月厄瓜多尔社会党正式建立,1931年10月改名为共产党。1930年3月成立萨尔瓦多共产党。1935年委内瑞拉革命党建立,不久改名为民族民主党,1937年该党发生分裂,一部分人退出该党成立委内瑞拉共产党。1926年哥伦比亚革命社会党建立,1930年改名为共产党。1942年多米尼加共和国建立革命民主党,1946年改名为人民社会党,1965年改名为共产党。1950年玻利维亚共产党正式建立。1954年成立洪都拉斯共产党。1959年海地共产党人建立人民统一党,1969年与人民民族解放党(1954年成立)合并成立海地共产党。

拉美国家的共产党从建立之日起,就经历了曲折的发展进程。随着拉美地区民族民主运动不断发展,拉美国家共产党在争取民族独立、人民民主、世界和平以及在反对独裁统治的斗争中做出了应有的贡献。[3]109拉美国家的共产主义运动既有新的进展,也出现反复和困难。

随着1947年后东西方冷战的开始,许多拉美国家的政府追随美国,执行反共政策,不少拉美共产党被宣布为非法组织,共产党员的活动被迫转入地下,拉美国家共产党的人数明显减少,1957年减少到13.5万[1]145。

1956年苏共“二十大”以后,特别在60年代中苏两党分歧加剧、国际共运进行大论战后,拉美共运内部产生了严重的思想混乱,拉美各国共产党的领导在治党方针、参与国内政治斗争的方式以及对待中苏争论的立场等问题上产生严重分歧,一些共产党发生组织分裂,出现一国有三四个甚至四五个共产党组织并存的局面。大多数传统的拉美共产党支持苏共的立场,一些新成立的共产党支持当时中共的立场。

1959年初古巴革命武装斗争的胜利,使古巴一时成为拉美武装斗争胜利的样板,拉美左翼力量和共产党纷纷效仿古巴革命模式开展武装斗争,开展旨在推翻拉美国家独裁政府的游击战,20世纪60年代约有20个拉美国家出现了上百支反政府游击队。而智利共产党在1970年大选中,与社会党等左翼力量结成统一战线,支持社会党领袖阿连德参选总统获胜,智共成为主要参政党之一,在智共支持下,阿连德曾力图通过宪法途径实现社会主义。“智利道路”也一时成为“和平进入社会主义”的样板。然而,1973年9月,智利发生右翼军人政变,阿连德政府被推翻,智共遭到取缔和残酷镇压。自1964年巴西发生军人政变起,六七十年代,拉美地区右翼军事政变频繁,除墨西哥、委内瑞拉、哥伦比亚和哥斯达黎加等少数拉美国家外,拉美大陆几乎出现了清一色的威权主义军政府,多国共产党被宣布为非法或遭到取缔,其领导人和普通党员受到迫害,其他左翼力量也遭到残酷镇压,遭受了巨大损失,共产主义运动总体处于低潮。

20世纪70年代后期和80年代,拉美国家的民主化进程不断深入,基本上完成了军政权还政于民的进程,绝大多数拉美共产党重新获得了合法地位,拉美的共产主义运动得到恢复和发展。据不完全统计,1988年拉美不执政的共产党(即古巴共产党除外)人数为393800人,为1978年的近2.6倍(1978年为152260人)。

二、苏共解散和苏联解体对拉美共产主义运动的影响

20世纪90年代初苏共的解散与苏联的解体对拉美共产主义运动产生严重的消极影响,对拉美各国共产党产生强烈的冲击。

其一,对社会主义古巴以沉重的打击。古巴失去了苏联这一重要的战略依托。东欧剧变前,古巴与苏联和东欧国家在政治上关系密切,经济上古巴是经互会成员国,古巴85%的外贸是同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进行的。80年代末,古巴积欠苏联、东欧国家的债务约260亿美元,在古巴的苏联专家和顾问超过1万人,苏联在古巴的驻军约有1.2万人。苏联在古巴的援建项目多达1000多项,其中大型工业企业有100多项。而古巴的糖、热带水果、镍等矿产品满足了苏联和东欧国家的需要。苏联的解体使古巴经济形势急剧恶化,陷入空前的危机。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宣布停止对古巴的援助,撤走了援古的军事专家和技术人员,双边贸易额大幅度下降,俄罗斯不再向古巴提供优惠。由于古巴的能源主要依靠苏联,俄罗斯对古巴石油供应的大幅度减少和价格的提升(按国际市场价格),使古巴燃料短缺,发电量显著下降,大批工厂企业被迫关闭或减产,居民生活用电经常中断。由于燃料短缺和缺少外汇进口化肥、除虫剂等原因,古巴的蔗糖产量和收入锐减。由于俄罗斯不再向古巴低价出口粮食和食品,古巴政府不得不一再降低居民的食品供应量。据估计,苏联的解体使古巴遭受的直接经济损失约40亿美元,使古巴国内生产总值1990—1993年累计下降34%。

其二,使拉美的共产主义运动遭受巨大冲击。东欧剧变前,拉美国家有四五十个各类共产主义政党和组织,其中大多数与苏共保持密切的关系,跟随苏共的方针路线和政策。苏共解散和苏联解体使不少拉美共产党及其党员产生思想混乱,意见发生严重分歧。一些拉美国家的共产党出现组织分裂,其力量和影响力进一步削弱。阿根廷、乌拉圭、玻利维亚和哥斯达黎加共产党等党都有一些领导人对共产主义信念产生动摇,并从党内分离出去,另建社会民主主义性质的政党。有些拉美共产党甚至改旗易帜,改变党的性质。如巴西的共产党(Partido Comunista Brasileiro,PCB)于1992年改旗易帜,将党的名称改为“社会主义人民党”,宣称新党的性质是“介于英国工党和社会民主党”式的政党。几乎所有拉美共产党都有党员退党。阿根廷、智利、玻利维亚、秘鲁等国共产党的党员人数均出现大幅度下降,如乌拉圭共产党党员人数由5万人一度降到0.7万人。但是,也有一些党坚持马列主义,坚持共产主义的理想,其力量反而有所壮大。如巴西共产党(Partido Comunista do Brasil)的主席若昂·阿马佐纳斯在该党第八次全国代表会议上说,20世纪90年代初,苏联社会主义的最终垮台,震动了我们曾经捍卫过的理想主义的、非辩证的信念。但是,由于近年来巴西共产党坚持共产主义信念,并且旗帜鲜明地捍卫马列主义理论……巴西共产党的力量和影响反而急剧扩大。巴西共产党1990年党员人数为9万人,到21世纪初已发展到30万人以上。[4]112

其三,促使尼加拉瓜桑地诺民族解放阵线下台。1979年7月19日,尼加拉瓜左翼桑地诺民族解放阵线领导人民通过武装斗争夺取革命胜利后,苏联在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加紧同桑解阵政府发展关系。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苏联向桑解阵政府提供了14亿美元的经济援助、22亿美元的军援。但在80年代后期,苏联逐渐停止了对尼加拉瓜的援助,使桑解阵政府失去了主要的外援,在一定程度上促使桑解阵候选人奥尔特加在1990年的大选中遭到失败而下台,从而加剧了拉美国家共产党和左翼力量的挫败感。

三、拉美左派与拉美民族社会主义的崛起

自20世纪末起,由于拉美国家的传统执政党在长期执政过程中,没有有效解决国家面临的一系列政治、经济和社会难题,逐渐失去民众的信任。而拉美左翼政党和左翼领导人提出的探索新的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替代新自由主义改革的主张和口号代表了广大中下社会阶层的诉求,赢得了许多人的支持。左翼政党先后在委内瑞拉、巴西、阿根廷、乌拉圭、智利、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尼加拉瓜、萨尔瓦多等拉美国家上台执政,政治影响力获得大幅提升。拉美社会主义运动在经历了十几年低潮后,再度振兴。一些左翼执政的拉美国家总统或左翼政党提出了社会主义的口号,并付诸实践。如:委内瑞拉已故总统查韦斯和现任总统马杜罗在委内瑞拉倡导“玻利瓦尔社会主义革命”,正在建设“21世纪社会主义”;莫拉莱斯总统正在玻利维亚实施“社群社会主义”、“印第安社会主义”和“美好生活社会主义”;科雷亚总统在厄瓜多尔推行“21世纪社会主义”和“美好生活社会主义”;巴西劳工党则提出要在巴西实现“巴西劳工社会主义”。拉美这些左派执政国家的领导人自称是“社会主义者”,要带领他们的国家进行“社会主义建设”。在他们的号召下,“要社会主义、不要资本主义”,已成了一些拉美国家时髦的口号。我国学界的一部分学者,把拉美左翼提出的社会主义称为“拉美民族社会主义”

20世纪末至21世纪第二个十年的中期,在左翼当政的有利形势下,拉美地区民族社会主义运动也出现新的有利条件,呈现全面复苏的势头。特别是在委内瑞拉“玻利瓦尔革命”、玻利维亚“印第安革命”和厄瓜多尔“公民革命”的鼓舞下,拉美的马克思主义在思想和政治上重新武装起来。拉美共产党经历了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的考验,并获得了发展。

在这15年左右时间里,拉美左派崛起的主要标志是:第一,拉美共产党的恢复和发展。巴西、委内瑞拉、智利、阿根廷、哥伦比亚、秘鲁等国的共产党经受了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的考验,不仅坚持了下来,有的还获得了恢复和发展。拉美各国共产党已成为“合法”政党,公开参加活动。巴西、智利、乌拉圭、委内瑞拉、哥伦比亚等国的一些共产党员当选为国会议员或被任命为内阁部长。第二,圣保罗论坛的建立和发展。1990年7月2日至4日,拉美13个国家的48个左派政党和组织在巴西圣保罗召开首次会议,讨论世界和拉美地区政治、经济和社会发展等重大问题。迄今为止,圣保罗论坛已发展成为有110个拉美左翼政党和组织参加的拉美地区最具代表性与影响力的左派进步运动。第三,拉美左派纷纷通过选举上台执政。自1999年2月委内瑞拉左翼第五共和国运动(2008年在该运动基础上成立委内瑞拉统一社会主义党)领导人查韦斯选举获胜就任总统以来,拉美一些左派政党或组织在本国的大选中接连获胜。委内瑞拉查韦斯和马杜罗先后执政了18年,现马杜罗仍在执政。巴西左翼劳工党领袖卢拉和迪尔玛·罗塞夫在巴西执政了13年(2003—2016年)。阿根廷正义党(庇隆主义党)左翼领导人基什内尔和克里斯蒂娜连续执政了12年(2003—2015年)。乌拉圭左翼广泛阵线巴斯克斯和穆希卡在乌拉圭连续执政了13年(2004—2017年),现仍在执政。玻利维亚左翼争取社会主义运动主席莫拉莱斯已连续执政了11年(2006—2017年),现仍在执政。2006年11月,厄瓜多尔左派政党主权祖国联盟主席科雷亚已连续执政了10年(2007—2017年)。尼加拉瓜桑地诺民族解放阵线领导人奥尔特加曾于1979—1990年执政,1990年大选失败下野;2006年11月7日,在大选中获胜,东山再起,于2007年1月10日再次就任尼加拉瓜总统,后又于2011年、2016年大选连续获胜,于2017年1月10日第三次就任总统。2009年3月16日,左翼“法拉本多·马蒂”民族解放阵线候选人毛里西奥·富内斯当选为萨尔瓦多总统,并于6月1日就任。2014年3月9日,“法拉本多·马蒂”阵线候选人、副总统萨尔瓦多·桑切斯·塞伦在第二轮大选中胜出,当选总统,6月1日,正式就任至今。智利左翼社会党人米歇尔·巴切莱特成为智利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统,2006年3月11日宣誓就职,任期4年(2006—2010年)。2013年2月15日,她作为反对派中左联盟“新多数联盟”候选人在第二轮总统选举中胜出,再次当选总统,并于2014年3月11日第二次就任总统,现仍在执政。第四,一些左翼执政的拉美国家的总统提出了社会主义的主张。拉美一些左翼政党及其领导人执政已近10年,有的已超过10年,总的来说,多数执政的左翼政党及其领导人的执政地位比较巩固,其原因是其采取的内外政策取得了一定效果,赢得了民心。但也有一些左翼政党或领导人,如巴拉圭中左派爱国变革联盟的费尔南多·卢戈总统2012年6月22日被众、参两院弹劾下台,近年来,阿根廷左翼政党在大选中落败,巴西劳工党总统罗塞夫被弹劾。

四、拉美共运与左派的现状

东欧剧变后,不少拉美国家的共产党依然顽强地生存下来。拉美共产党可以说是目前国际共运中,相互联系最为密切的一支地区性共产党力量,它们通过不定期举行地区性国际会议协调彼此立场、交流经验并加强联合。1990年11月30日,16个拉美和加勒比地区的共产党和工人党在墨西哥举行会晤,发表《墨西哥声明》,坚信马克思主义“完全行之有效”,表示要从东欧剧变中吸取教训,继续领导人民争取社会主义。到21世纪第二个十年,拉美仍有20多个共产主义政党。尽管拉美和加勒比共产党的主张不尽相同,但这些共产党都在努力坚持将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同本国实际相结合,探索本国革命的道路。

当前拉美国家的共产党多是“合法”政党。除古巴共产党长期连续执政外,委内瑞拉、智利、乌拉圭等国的共产党与执政党结成各种形式的联盟并参加了政府,是参政党,但多数国家共产党的政治身份是在野党。目前拉美大多数共产党在指导思想上仍坚持马列主义或马克思主义,仍把实现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作为党的纲领,这是拉美共产党与拉美地区其他类型左翼政党的最本质区别。在斗争策略上,拉美共产党强调进行合法斗争。在政策取向上,反对新自由主义改革。拉美多数共产党坚信社会主义能取代资本主义,它们同其他左翼政党结成统一战线,坚持开展反对帝国主义和新自由主义的斗争。

20世纪末到21世纪第二个十年的中期,可以说是拉美左翼崛起的15年“黄金期”。拉美左翼利用有利的国际国内环境,向占据垄断地位的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提出挑战,在委内瑞拉、巴西、阿根廷、玻利维亚、厄瓜多尔、智利、乌拉圭、尼加拉瓜、萨尔瓦多等一系列国家上台执政。但是,到2015年左右,拉美左翼政府和政党面临诸多问题和挑战,主要有:其一,经济发展模式问题。拉美的新左派的主要主张是反对新自由主义,然而一些左派,如智利社会党巴切莱特、巴西卢拉和迪尔玛、委内瑞拉的查韦斯和马杜罗登在执政后,国家的经济结构和以初级产品出口为主的发展模式没有太大变化。由于最近几年受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国际市场上初级产品价格的下降使新左派执政的国家的经济增长普遍放慢。其二,党和政府内部腐败严重引起民众不满。拉美新左派政党往往都是高举反腐旗帜,参加竞选获胜而上台执政的。但是,在执政后,由于社会地位的改变和党内监督不力,新左派政府和政党都在不同程度上存在贪污腐败现象。如2016年曝光的巴西奥德布雷希特集团公司贿赂丑闻都涉及劳工党及其政府的一些领导人,甚至牵连到前总统卢拉,致使劳工党迪尔玛总统支持率大跌,威信下降。同样由于政府官员腐败、经济增长乏力、社会福利减少等原因,委内瑞拉、厄瓜多尔、阿根廷、智利、玻利维亚等国的部分民众对本国左派政府的失望和不满情绪增加,民众抗议此起彼伏,持续不断。其三,国内保守势力和反对派的进攻。近年来,拉美右翼保守势力呈上升趋势,在美国和西方其他国家右翼政党和人士的支持下,对本国新左派政府和政党频频发起攻击。其四,在左派政党内部、左派政党和执政联盟各政党之间,以及左派政党与新社会运动之间存在分歧。其五,美国明里暗里干涉拉美新左派国家的内政。

2015年以来,拉美政治格局明显地出现了“左降右升”的变化。拉美左翼政权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接连受挫,右翼势力抬头,拉美政坛的钟摆向右摆。拉美政治格局的主要变化是:

阿根廷中右翼上台。2015年11月22日,中右翼“变革”联盟候选人、“共和国方案”党领袖毛里西奥·马克里以3%的微弱优势,战胜了在第一轮中得票领先的左翼执政联盟胜利阵线候选人丹尼尔·肖利,当选为阿根廷新总统,结束了正义党左翼领导人基什内尔和他的夫人费尔南德斯连续12年的执政。

委内瑞拉反对派控制国会。以现总统马杜罗为首的查韦斯派在2015年12月6日国会选举中失利,右翼反对派联盟“民主团结平台”控制了2016年1月成立的新国会,委“府院之争”愈演愈烈。查韦斯派所控制的全国选举委员会于10月20日宣布中止反对派为举行罢免性公决的征集签名,反对派对此反应强烈。10月30日,政府与反对派在南美洲国家联盟特邀的3名前政要和教宗特使的斡旋下开始对话,并达成为国家和平与民主的路线图的协议。

巴西劳工党罗塞夫总统被弹劾。2016年8月31日,巴西总统罗塞夫最终被弹劾,临时总统、中右巴西民运党主席米歇尔·特梅尔被国会正式任命为新总统。罗塞夫被弹劾对巴西左翼是一个沉重打击,同时也影响了拉美地区的政治版图。

玻利维亚总统、左翼争取社会主义运动党主席莫拉莱斯公决失败。莫拉莱斯企图通过公决谋求连选连任的计划在2016年2月21日公决中受挫,反对连选连任的票和赞成票分别为51.3%和48.7%,这是莫拉莱斯执政十年来首次在选举中遭到失败。

智利中左执政联盟“新多数”在2016年10月23日市政选举中失利。据统计,“新多数”得票率为37.05%,低于反对派中右联盟“智利我们在前进”(38.45%)。包括首都圣地亚哥在内的一些重要城市市长的职位被反对派候选人夺取。

但是,拉美左派并没有“死亡”,拉美进步政府的周期也没有终结,拉美右翼不可能全面回潮,拉美会出现“东方不亮西方亮”的局面,左翼还可能“东山再起”。在2016年11月6日尼加拉瓜大选中,现总统、左翼桑解阵线主席奥尔特加以72.5%的得票率当选总统,第三次连选连任,使尼加拉瓜这个左翼政权得以继续维持,就是证明。正如厄瓜多尔外长纪尧姆·龙所说:“拉美的进步政治进程正在经历一个削弱的过程,但这并不意味着拉美左翼政府的终结。”拉美左翼政府并没有终结,古巴依然会坚持社会主义。

应该看到,在拉美,除古巴外,左翼至今仍在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尼加拉瓜、萨尔瓦多、乌拉圭、智利等国执政。在委内瑞拉,马杜罗目前还是国家总统。即使在阿根廷,左翼仍有相当大的实力,正义党在众、参两院中仍占有优势,且在全国不少省和城市掌权。在墨西哥、哥伦比亚、秘鲁等一些不是左翼执政的国家,左翼力量也不可小觑。由于拉美巨大的贫富差异和尖锐的社会矛盾依然存在,拉美左翼依然拥有较强的实力和坚实的社会基础,因此拉美政治版图不会出现整体右倾的状况。

参考文献:

[1]祝文驰,毛相麟,李克明.拉丁美洲的共产主义运动[M].北京:当代世界出版社,2002.

[2]菲德尔·卡斯特罗.在古巴共产党第一、二、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中心报告[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0.

[3]关达.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拉丁美洲政治[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7.

[4]康学同.代拉美政党简史[M].北京:当代世界出版社,2011.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拉丁美洲研究所研究员)

【察网(www.cwzg.cn)摘录自《唯实·理论视点》2017.05  原标题:十月革命后拉美共产主义运动发展】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707/372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