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经济学专业的课程应该怎样改?

中国高校经济学专业的课程设置已经越来越多地被加以批评,主要是西方经济学的内容占的比例太高,而且这种课程在意识形态上,公开与马克思主义唱对台戏,甚至贬低、讥讽和诬蔑马克思主义。在经济学整体教学体系中,必须始终贯彻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等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在这个问题上,不允许有任何含糊,不允许有任何敷衍,不允许有任何走样。

中国高校经济学专业的课程应该怎样改?

中国高校经济学专业的课程设置已经越来越多地被加以批评,主要是西方经济学的内容占的比例太高,而且,这些课程所讲授的内容在现实中几乎没有什么可用之处。而且,这种课程在意识形态上,公开与马克思主义唱对台戏,甚至贬低、讥讽和诬蔑马克思主义。说严重点,有违宪之嫌。

这样的课程必须要改,非改不可。我以为,这个结果迟早会出现的。我们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当然要讲授与我们所正在从事的事业相关联的理论课程。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对于中国高校的经济学专业,课程的改革与重新设置也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确实需要下大功夫来加以考察。

第一,必须强化马克思剩余价值理论的课程。有些经济学专业根本就没有马克思什么事,这是绝对不正常的,也是会误人子弟的。对于这门课,以学生阅读马克思的相关著作为主要学习方式,辅之以讨论及撰写读书报告。这门课的份量应该较重,再也不能被放在无关紧要的位置上。这门课的学习,要结合现实情况,既要结合广大发展中国家所存在的劳动者被残酷剥削的现实,也要考察自动化生产与剩余价值生产的新关系。特别要了解到,自动化生产并不能否定剩余价值理论的现实性与有效性。对于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金融危机,也要分析其产生的原因,分析它对资本主义经济的冲击和损害。要结合近年来发生过的案例,抓住问题的核心实质。

第二,必须研读列宁的《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这部著作。在读这部著作时,必须结合当代帝国主义经济与政治等方面的实际情况,以及当下帝国主义时代的特点,来分析与研讨列宁的观点。在研讨中,对于列宁的观点,结合今天资本主义的现实,要了解到哪些观点在今天仍然是适用的,哪些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列宁的观点也需要进一步地调整。但列宁对于帝国主义本质的观点,要看到其核心观点的有效性。某些非主流的变化不会改变这种有效性的实质。在国际关系与国际环境方面,列宁主义的观点是不是能够分析、抓住最核心的因素,能不能从纷纭复杂的局势中找到最清晰的原因。

第三,对于现有的西方经济学理论,要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必须压缩相关课时与内容,不能再让西方经济学的意识形态牵着我们的鼻子走。同时,在讲授这类课程前,要对当代西方经济学及各个分支进行全面的考察,对其进行科学的分析。要看其中哪些是有效的?为什么会有效?这有效的案例有哪些?在有效的背后是否存在前提的不合理?更要分析出,西方经济学总体上的观点是不真实的,是错误的和有害的。这项分析与考察工作确实需要大量的工作,要下很大的功夫。但这对于经济学专业学生的学习来说,是非常必要的。

第四,对于中国自从建设社会主义以来,都走过一条什么样的历程。无论是从新中国过渡时期开始,开始制定第一个五年计划,实施第一个五年计划,再到发现与分析苏联经济体制的缺陷,以及中国对这样的缺陷如何进行改革。中国农业合作化的成效与意义。人民公社化的意义及失误。改革开放之后,取得如此之在成就的根本原因;改革开放过程中存在的应该吸取的教训。在摸石头过河的尝试中,我们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在理论上的提炼和提高。我们这条道路的成熟经验是什么?需要注意和改进的教训又是什么?这些内容都是需要在我们的课堂上讲清楚的。当然,这个过程还远没有结束,仍然有着不太完善和不太成熟的地方。这些内容也不能忽略掉。

中国高校经济学专业的课程应该怎样改?

第五,对于经济学说史的学习也是很必要的。无论是从古典政治经济学,到凯恩斯主义的基本观点,还是苏联与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经验教训,都可以看作是整个经济学说史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内容。研究经济学说史非常重要,它会把人类自资本主义以来对于经济发展的观点、立场和办法做一个清晰的梳理。

第六,对于中国经济建设的实际现场进行必要的考察。这是一门实践课,但非常重要。可以说,这门课比某些理论课程还要重要。这样的考察可能费时、费钱,但在这个方面绝对不可以吝惜,绝对不可以纸上谈兵。如果有可能的话,让学生深入到企业、农村等地,进行较长时间的调查与考察,并写出相关的调查报告或者分析报告。这对学生掌握中国的国情,了解中国经济发展的实际情况有着非常重大的意义。

同时,对于国际资本主义的现实,也可以通过资料的检索与查找,了解今天资本主义的真实情况。资本主义不是只包括发达国家,更包括广大的发展中国家。在发展中国家所发生的很多悲惨的事情,发达国家是极少报道的。但这些悲惨的情节与数据,恰恰是我们了解当代资本主义最有效的资料。

在经济学整体教学体系中,必须始终贯彻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等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在这个问题上,不允许有任何含糊,不允许有任何敷衍,不允许有任何走样。

上述提到的这些任务,都是非常艰巨的,但都是非做不可的。这可能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才有可能把局面完全扭转过来。不过,我们有足够的信心,来做好这件事。国家强劲发展的现实,也是我们做好件事的重要动力。

【胡懋仁,察网专栏学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北航老胡之闲话”,原标题:经济学专业的课程应该怎样改?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708/376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