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响“国家历史保卫战”,肃清历史虚无主义流毒——历史虚无主义研究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是改革开放以后伴随着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出现的一种政治思潮。历史虚无主义的根本目的在于动摇我国四项基本原则这个立国之本,实质在于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历史虚无主义否定党执政的历史依据,损害党的公信力,动摇党的群众基础和执政基础:动摇民族自尊心、自信心、自豪感和凝聚力,反对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破坏中华民族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颠覆社会基本共识,影响政治稳定,制造社会分裂;企图把我国哲学社会科学引向邪路,干扰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发展。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是当前意识形态领域的一场严肃的政治斗争,要聚合全党全社会之力,持之以恒,打好主动仗、持久战。

打响“国家历史保卫战”,肃清历史虚无主义流毒——历史虚无主义研究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是一种主要借歪曲和否定党史和国史而否定我国四项基本原则的政治思潮。这种思潮严重威胁到党的执政地位和国家政权安全。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是我国当前意识形态领域一场严肃的政治斗争,是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现实需要,具有重大而紧迫的现实意义。

一、历史虚无主义的演变和实质

历史虚无主义是虚无主义在历史领域的具体表现,一般指的是对历史采取完全否定的一种错误态度和系统观点。我国目前所说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指的是改革开放以后伴随着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出现的一种政治思潮。

20世纪8O年代中期以后,在掀起的“文化热”中,我国出现了全盘否定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鼓吹全盘西化的文化虚无主义和民族虚无主义错误思潮,以1988年播放的《河殇》为代表。1989年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大气候”和中国国内“小气候”发生巨大变化的不寻常的一年并曾一度酿成社会动乱。此后,特别是1991年苏联解体、苏共瓦解,使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遭受巨大挫折,在国际上掀起一股反社会主义、反共产主义运动的逆流。其间,福山的“历史终结论”喧嚣一时。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方励之等人叫嚣要“清算毛泽东主义”“清算毛泽东主义的影响”①。刘宾雁鼓吹“中国的改革只有彻底否定毛泽东后才能获得成功”,“中国总有一天是会像苏联彻底否定斯大林一样地彻底否定毛泽东的”②。1995年,刘再复等人提出的“告别革命”论在我国内地开始蔓延。进人21世纪以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在我国泛滥成灾,借助于互联网,流毒甚广,影响到我国思想文化领域和社会生活方方面面。党和国家领导人第一次把这类错误思潮概括为完整的“历史虚无主义”概念是1979年陈云在给吴宗锡的信中提出的。陈云在阐述说新书和说传统书的辩证关系时,指出:“闭目不理拥有几百年历史的传统书是一种历史虚无主义。”③

党的十八大以后,习近平同志从讲政治的高度重视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揭示了历史虚无主义的实质。他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共产党人是马克思主义者,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科学学说.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但中国共产党人不是历史虚无主义者,也不是文化虚无主义者。”“在带领中国人民进行革命、建设、改革的长期历史实践中,中国共产党人始终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忠实继承者和弘扬者。”④“历史虚无主义的要害,是从根本上否定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和中国走向社会主义的历史必然性,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要警惕和抵制历史虚无主义的影响,坚决抵制、反对党史问题上存在的错误观点和错误倾向。”⑤

毛泽东同志曾经指出:“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搞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无论革命也好,反革命也好。”⑥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是境内外敌对势力的心理舆论战,是西方西化分化中国的文化途径,是资产阶级自由化在历史领域的具体表现。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斗争,是我国当前意识形态领域的一场严肃的政治斗争,是一场反对西方和平演变的宣传战和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思想战。

二、历史虚无主义的主要表现和特点

历史虚无主义以所谓“重新评价历史”为名.否定革命史、党史和国史,主要表现为以下六点。

第一,全盘否定革命。把革命完全当作一种破坏性力量,否定农民起义、辛亥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十月革命,认为只有资产阶级“启蒙”才有建设性意义,主张告别一切“革命”。

二,否定近代中国选择马克思主义指导和社会主义发展方向的历史必然性,主张近代中国应该走以“英美为师”的所谓“正路”,叫嚣马克思主义是历史虚无主义的根源。

第三,否定新中国的社会主义改造和建设实践。宣称新中国前30年搞的是“农业社会主义”“封建社会主义”。

第四,歪曲党史和国史的主流、本质。认为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是一系列错误的延续和堆积,新中国的历史是一团漆黑,没有任何进步意义。

第五,抹黑、丑化党的领袖和英雄人物,集中攻击毛泽东。全面替中国近代统治阶级翻案,美化统治阶级的代表人物,否定劳动人民及其领袖。

第六,否定中国古代文明对人类的伟大贡献,否定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主张全盘西化,认为中华文化的发展方向应该走向“海洋文明”,与欧美发达国家为代表的“普世价值”接轨。

历史虚无主义表现形态多样,实质都是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通过史学著述、文学作品,借助新媒体,在中国社会广泛散布。历史虚无主义有以下几个鲜明特点。第一,有着明确的政治诉求,形成一股政治势力,掌握了一部分阵地。历史虚无主义打着学术自由、言论自由的幌子.宣称借助新发现的“材料”“日记”“档案”等来“重构历史”,颠覆过去马克思主义指导下形成的基本历史定论,表达否定四项基本原则的政治诉求。第二,与境外反动势力相策应,与国际政治斗争形势紧密联系在一起。历史虚无主义的出现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低潮时的必然现象,是对西方错误思潮的呼应,成为西方敌对势力“和平演变”我国的“第五纵队”。历史虚无主义的泛起有着深刻的国际背景,与近代以来中国向何处去这一历史主题有着密切关系,与国际政治斗争形势相起伏。历史虚无主义是西方反华反共思潮在中国的反映,其代表人物是西方反华反共在中国境内的代言人。第三,以唯心史观为圭臬,以“还原历史真相”为外衣,以支流否定主流,以现象否定本质。历史虚无主义是一种主观唯心主义史学,典型地以论代史、以论改史。对这种主观主义方法,列宁批评说:“在社会现象领域,没有哪种方法比胡乱抽出一些个别事实和玩弄实例更普遍、更站不住脚的了。挑选任何例子是毫不费劲的,但这没有任何意义,或者有纯粹消极的意义,因为问题完全在于.每一个别情况都有其具体的历史环境……如果不是从整体上、从联系中去掌握事实,如果事实是零碎的和随意挑出来的,那么它们就只能是一种儿戏,或者连儿戏也不如。”⑦

三、历史虚无主义的危害

习近平同志指出:“古人说:‘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国内外敌对势力往往就是拿中国革命史、新中国历史来做文章,竭尽攻击、丑化、诬蔑之能事,根本目的就是要搞乱人心,煽动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⑧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披着“学术”外衣,标榜为还原历史,对普通民众特别具有迷惑性和欺骗性,在社会上产生了恶劣的影响,具有严重的危害性。

第一,否定党执政的历史依据,损害党的公信力,动摇党的群众基础和执政基础。历史经验表明,政治上出问题,往往是先从思想混乱开始的,而思想混乱,又常常是由错误理论产生的。思想理论一乱,党内就乱了,就会分裂;党一分裂,政权就会瓦解,敌对势力就会得逞。历史虚无主义彻底颠覆对党的历史记忆,严重损害党的公信力,想摧毁党的精神防线和心理防线,要从根本上击溃中国共产党,把党内的思想搞乱,导致党员思想麻痹,解除思想武装,最后组织涣散。习近平同志指出:“苏联为什么解体?苏共为什么垮台?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十分激烈,全面否定苏联历史、苏共历史,否定列宁,否定斯大林,搞历史虚无主义,思想搞乱了,各级党组织几乎没任何作用了,军队都不在党的领导之下了。最后,苏联共产党偌大一个党就作鸟兽散了,苏联偌大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就分崩离析了。这是前车之鉴啊!”⑨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与其他错误思潮相配合,严重损害党的群众基础和执政基础。历史虚无主义潜移默化地渗透到群众思想中,导致群众思想混乱,思想理论战线是非混淆和黑白颠倒;导致全社会弥漫对党的不信任和怀疑否定情绪,使一些群众自觉或不自觉地成为敌对势力“和平演变”的俘虏。

第二,动摇民族自尊心、自信心、自豪感和凝聚力,动摇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破坏中华民族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历史虚无主义公开否定马克思主义,渲染马克思主义过时论,消解广大群众人生理想的正确方向、意义,涣散群众的意志,导致群众中非理性思潮蔓延、精神虚无、信仰坍塌;毒害青年一代的心理,严重影响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构建;消解我国主流意识形态,威胁到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历史虚无主义否定中华民族共同的集体记忆,严重伤害中华民族自尊心和自信心,影响对中华民族的文化认同,破坏全社会共同团结奋斗的思想基础。

第三,颠覆社会基本共识,影响政治稳定,制造社会分裂。历史虚无主义在社会上影响广泛.撕裂我国社会基本共识,在人民群众中制造社会分裂,威胁到我国政治稳定,成为西方和平演变的有效工具,影响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实现。

第四,企图改变我国哲学社会科学发展的正确方向,干扰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发展。习近平同志在致第二十二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的贺信中指出:“历史研究是一切社会科学的基础,承担着‘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的使命。”“重视历史、研究历史、借鉴历史,可以给人类带来很多了解昨天、把握今天、开创明天的智慧。所以说,历史是人类最好的老师。”⑩历史虚无主义渗透到哲学社会科学其他领域,严重影响到我国哲学社会科学的政治方向和学术导向,使我国哲学社会科学不能充分为社会主义和人民服务。

历史虚无主义通过几十年的渗透,严重威胁到我国主流意识形态的安全,威胁到我国群众对社会主义制度和党的领导的政治认同。历史已经反复证明,一个政权的瓦解往往是从思想领域开始的,政治动荡、政权更迭可能在一夜之间发生,但思想演化是个长期过程。思想防线被攻破了,其他防线就很难守住。我们必须充分认识历史虚无主义的危害,否则就要犯无可挽回的历史性错误。

四、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对策

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是意识形态领域的一场特殊而长期的斗争,要聚合全党全社会之力,持之以恒。打好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主动仗、持久战。

第一,要从政治上重视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把反对历史虚无主义作为思想理论领域一项长期政治任务,有领导、有系统地进行。苏联解体、东欧剧变的惨痛教训一再警示我们,一定要从巩固党的执政地位和国家政权安全高度,充分认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严重危害。各级党委在事关坚持还是否定四项基本原则的大是大非和政治原则问题上,要见微知著,把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列入案头,增强主动性、掌握主动权、打好主动仗。全党要在党中央领导下,打赢这场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硬仗。为了给全党全社会提供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思想武器,为各级党委和宣传思想文化领域提供基本遵循的标准,应该组织编写《习近平关于历史问题论述摘编》和《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评析纲要》。

第二。深刻总结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经验教训,正确处理政治和学术的关系,区分两类矛盾.掌握政策界限,分清理论是非,提高反历史虚无主义的成效。要总结我们党长期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经验,正确处理政治和学术的关系,区分两类矛盾,既不能把政治问题学术化,也不能把学术问题政治化,既要团结尊重绝大多数知识分子,又要对极个别长期系统地、公开地否定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的鼓吹者,严格依法依纪进行处理,严肃查处长期为传播历史虚无主义观点提供阵地的个别媒体。20世纪90年代整顿《东方》杂志和《百年潮》,2016年调整《炎黄春秋》杂志社领导班子.这充分说明,只要我们既坚持原则,又严格依照法律和政策,是能够有所作为的。

第三,坚持以唯物史观为指导,坚持人民立场和阶级分析法,抓住党史和国史的主题、主线、主流。唯物史观是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利器。2016年5月17日,习近平同志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人们必须有了正确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才能更好观察和解释自然界、人类社会、人类思维各种现象,揭示蕴含在其中的规律。马克思主义关于世界的物质性及其发展规律、人类社会及其发展规律、认识的本质及其发展规律等原理,为我们研究把握哲学社会科学各个学科各个领域提供了基本的世界观、方法论。只有真正弄懂了马克思主义,才能在揭示共产党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人类社会发展规律上不断有所发现、有所创造,才能更好识别各种唯心主义观点、更好抵御各种历史虚无主义谬论。”⑪

坚持历史唯物主义,核心是立场和世界观问题。立场问题,归根到底是代表谁的利益问题。立场不同,判别是非的标准就不一样。立场站错了,就会黑白颠倒、是非混淆,研究和解决问题的共同基础就没有了。研究历史问题,一定要站在工人阶级和人民大众的立场,站在党性和党的政策立场上。坚定的无产阶级立场不是与生俱来的,是建立在对社会发展规律的正确认识基础之上的。这就要学习和掌握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政治上的坚定,来源于理论上的清醒。越是在困难时期,越能显示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和建立在科学理论基础上的政治信念的力量。对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弄不清楚.就会在复杂的情况下分不清是非,只会人云亦云,跟着错误的观点走。

坚持历史唯物主义研究历史问题,在方法上关键要坚持阶级分析法。习近平同志2014年2月17H指出,观察问题“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政治立场。马克思主义政治立场,首先就是阶级立场,进行阶级分析。有人说这已经落后于时代了,这种观点是不对的。我们说阶级斗争已经不再是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并不是说阶级斗争在一定范围内不存在了,在国际大范围中也不存在了。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在这个问题上的认识一直是明确的”⑫。对阶级斗争情况,应当实事求是地进行分析。一方面,看不到社会主义建设时期阶级关系的变化,仍然坚持过去“以阶级斗争为纲”的一套“左”的观点和做法是错误的;另一方面,只要阶级、阶级斗争还存在,马克思主义关于阶级斗争的观点和阶级分析的方法就不会过时。西方社会科学中有些合理的东西和科学的方法可以借鉴,但代替不了马克思主义关于阶级分析的方法,否则,对有些历史问题就难以抓住本质,作出科学解释。

坚持历史唯物主义,要抓住党史、国史的主题、主线、主流,实事求是地分析问题,总结成功的经验,汲取失误的教训,正确看待党的历史和新中国的历史,坚定信心,更好地前进。不能一味夸大失误,否定历史。苏联、东欧就有过这种教训。先把共产党的历史说得一无是处,全盘否定,然后全部推倒。如果把党和社会主义的根基从舆论上毁掉,整个“大厦”也就垮了。这个沉痛的教训从反面告诉我们,中国共产党人必须坚持历史唯物主义的科学态度。

第四,打响“国家历史保卫战”,制定统一的国民历史教育标准,切实加强对全社会的历史教育,提高历史教育的实效。晚清思想家龚自珍说过:欲知大道,必先为史。俄罗斯总统普京认为:“历史教学需要的是历史连续性和事件发展关联性,俄罗斯历史教育是确立国家民族、文化和历史认同的基础,历史教育的任务应还原历史重大事实和英雄人物事迹,不能像以往历史教科书中贬低历史英雄人物和曲解历史事实。”⑬2013年10月,俄罗斯联邦政府文化部部长弗拉基米尔.拉斯基斯拉沃维奇·梅津斯基在俄罗斯历史学会扩大会议上说:“历史教育的最重要任务是使青少年形成良好的道德准则和爱国主义精神,新版历史教科书应该呈现鲜明的公民意识、服务于祖国、奉献于祖国的历史事实。”⑭鉴于历史虚无主义泛滥及其严重危害,应该打响这场国家历史保卫战,重建关于党史和国史的历史记忆,制定统一的国家历史教学标准,将历史课作为全国大学生的必修课。

要有针对性地对全民特别是青少年和领导干部加强党史、国史宣传教育,增强党史研究和国史研究的科学性,针对一些重大和群众关心的热点问题有组织地进行研究,增强说服力,掌握党史和国史研究的话语权,让正确的观点占领群众的头脑。针对历史虚无主义鼓吹的代表性的观点,既要摆事实、讲道理,旗帜鲜明地予以批驳,又要从历史观和方法论上进行分析.从源头上进行反驳.让群众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价值观和历史观。

第五,运用法律武器保护英雄的名誉,制定《英雄荣誉维护法》,以司法方式捍卫英雄,把英雄荣誉维护纳入公益诉讼范围,由政府指定专门机构担负起相关维权事宜。运用法律手段保持历史叙事的严肃性和完整性,呵护民族身份统一的记忆符号,是现代国家通行的做法。德国对民族的英雄和罪人坚持清晰的界限,篡改历史将面临社会的谴责和法律的严惩。1994年3月13日。德国联邦宪法法院判决书说明认为,否认对犹太人大屠杀的言论不属于言论自由范畴,因为否认屠杀犹太人这样广为认同的历史将直接激起仇恨和暴力。2011年11月,德国联邦宪法法院再次明确,刑法煽动罪的规定是对基本法有关“言论自由”条款的限制,任何否定犹太大屠杀和德国独自承担战争罪的言行都可以煽动罪论处,国家检察机构对此提起公诉,公民均有控告的权力,直至上诉到宪法法院。德国的实践表明,对历史虚无主义不能光靠呼吁、教育和宣传,法律的严肃惩罚才具有更为刚性的约束力。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要遵守宪法法律规定的义务,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作为中国共产党的党员,要严格遵守党章党纪,党内没有特殊党员。对违背法律的人,要严格依照法律进行处理,对严重违背党纪的人要按照党纪进行严肃处理,决不姑息!

要提高打赢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这场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信心!毛泽东同志1959年就说过:“历史上不管中国与外国,凡是不应该否定一切的而否定一切,凡是这么做了的,结果统统毁灭了他们自己。”⑮

参考文献:

[I]吴英主编:《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历史科学》,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4年。

[2]《邓小平论中共党史》,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1997年。

[3]《治国与读史——领袖人物谈历史文化》,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8年。

[4]《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虚无主义批判文选》,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5年。

[5]梁柱、龚书铎主编:《警惕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6年。

[6]《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学习习近平同志关于党的历史的重要论述》,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2014年。

[7]龚云:《在批判历史虚无主义中坚持历史唯物主义》,《马克思主义研究》2016年第4期。

[8]王增智:《试析目前中国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特征及扼制途径》,《马克思主义研究》2016年第4期。

注释:

①转引自《王震传》,北京:人民出版社,2008年,第640页。

②转引自《王震传》,北京:人民出版社,2008年,第644页。

③《在(曲艺)杂志复刊第一期上发表陈云同志对评弹工作的意见》,《人民日报》1979年1月15日。

④习近平:《在纪念孔子诞辰2565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暨国际儒学联合会第五届会员大会开幕会上的讲话》,《人民日报》2014年9月25日。

⑤《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学习习近平同志关于党的历史的重要论述》,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2014年,第8页。

⑥《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5卷,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第153页。

⑦《列宁全集》第28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0年,第364页。

⑧《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年,第113页。

⑨《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年,第113页。

⑩《习近平致信祝贺第z.t-N国际历史科学大会开幕》,《人民日报》2015年8月24日。

⑪习近平:《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人民日报》2016年5月19El。

⑫转引自刘世军:《中国政治学研究新时代的到来》,《文汇报》2014年7月1日。

⑬转引自李琳:《俄罗斯新版历史教科书重塑“苏联记忆”研究》,《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2016年第4期。

⑭转引自李琳:《俄罗斯新版历史教科书重塑“苏联记忆”研究》,《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2016年第4期。

⑮《毛泽东在省、市、自治区党委书记会议上的讲话(1959年2月2习)》,《党的文献》2007年第5期。

【察网(www.cwzg.cn)摘录自《马克思主义研究》2017年第6期】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709/387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