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先达:谁有资格称为马克思主义哲学家

马克思主义哲学既重视解释世界,又重视改造世界,正确解释世界正是为了更好地改造世界。解释世界与改造世界的结合,就是理论与实践的统一。在马克思主义者的队伍中,无论是实践的直接参与者,还是理论的研究者,从解释世界与改造世界的关系来看,两者是统一的。不能认为实践的直接参与者只是改造世界,而后者则是解释世界。两者只是分工不同,侧重点不同,但都体现了马克思主义新哲学的本质——解释世界与改造世界的统一,用我们熟悉的话说,就是理论与实际相结合。

陈先达:谁有资格称为马克思主义哲学家

陈先达: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一级教授、博士生导师,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哲学组组长。1953年毕业于复旦大学历史系,1956年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研究班毕业后留校任教至今。著作和论文曾获教育部全国普通高校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成果一等奖,两次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两次获吴玉章奖金一等奖。

任何一门技艺或专业,都有自己衡量的标准。判断一名歌手的水平,当然是他的演唱、他的嗓音、对歌词内容的情感的抒发,如此等等。判断一名作家的水平当然是他的作品,没有任何作品的作家则谈不上作家。

在其他行业,工匠手艺的水平就是他的作品,木工的水平是他的各种各样的木制产品,铁匠的水平是他的各种铁制产品,如此等等。

最难衡量的是哲学家。按常理,哲学家也应该以他的产品为标准。一方面是思想,因为哲学家是思想家,是思想的制造者,能为人们提供智慧的启迪;另一方面,是他自己是否相信和实践自己的思想。一个不讲道德的道德学家,正如世界观颠倒和思想方法矛盾百出的哲学家一样,是假道学和唬人的哲学家。

当然哲学家不一定有著作。苏格拉底没有著作但他有思想,是真正的思想家。柏拉图在自己的著作中留下了他的老师的思想,同时也留下了自己的不朽声名。孔子也没有自己的著作,《论语》是他的学生记录的,可以说是中国式的苏格拉底对话集,可在这些对话中表现了孔子的哲学智慧和对道德形而上学的追求。哲学家不同于作家,他可以没有著作,但不能没有自己的思想,不能没有充满自己独特智慧的思想。所以衡量哲学家的标准是“思想”,是作为思想家的思想,即有没有用文字或语言表达的哲学思想。

正因为这样,真正的具有时代精神的哲学家必须提供反映时代精神精华的思想。它们可以是著作,也可以是学生的记录,无论表达方式如何,总之必须有思想闪光——具有启迪同时代人和后人的思想。这种思想,可能是引发时代震荡的雷电,也可能是静静流淌的智慧之河。这就是哲学家的使命。费希特在讲到哲学家时说过,我们应该记住自己是谁,记住我们的使命是什么,我们应该努力完成自己的使命。

在哲学的使命中,人们往往容易对马克思《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第十一条产生误解:哲学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不能由此得出结论,马克思不重视解释世界而只重视改变世界。马克思这条经典式的语录,不是比较哲学解释世界和改变世界哪一种功能更重要的问题。对马克思主义而言,这两者是不可分的。所谓解释世界就是认识世界,不能正确解释世界,人们在实践中也不可能正确改变世界。马克思是就旧哲学的缺点说的,它们只注重解释世界,但不以改变世界作为哲学的功能,从而把哲学局限在纯思维的领域。马克思这条经典语录的伟大价值在于,为历来哲学所没有提到的哲学功能增加了一个新的使命,这就是不仅要重认识,而且更要重实践。即哲学不仅要有言,而且要能付诸行,不仅是思,而且是做。

哲学家应该关注现实,哲学理论应该具有动员群众、组织群众、指导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功能。这种功能是以往旧哲学所缺少的。马克思和恩格斯在自己坚持的唯物主义前面冠以“新”字的真正意义正在于此。改造世界,成为马克思主义哲学在全部哲学史上为哲学增加的新使命。哲学从天上降到地下,由纯粹形而上学变为兼具形上形下这两种特性的新哲学。

说以往哲学重在解释世界,绝不是说它对实际不起作用。这是两个不同的问题。哲学家是否以自觉改变世界作为自己哲学的使命是一回事,哲学家的哲学观点,对人类的行为、思想是否有作用又是另一回事。可以说,全部哲学,无论是错误的还是正确的,作为一种世界观和文化,都会以各种方式作用于人和人的世界。越是错误的哲学观点副作用越大。

哲学就其作用而言,都会通过影响人的思想而影响人的行为,特别是在社会变革时期更是如此。英国哲学家对英国革命、法国哲学家对法国革命、德国古典哲学家对德国革命的政治导引作用,都是如此。

可是这并不能否定马克思对旧哲学缺点的评价。因为在哲学史上,哲学自发地影响人和人的行为,与有意识地以改变世界为目的的功能是不同的。马克思强调的是哲学应该成为自觉地以改变世界为目的的哲学。

陈先达:谁有资格称为马克思主义哲学家

马克思主义哲学变革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这种功能的变革,它是以改变现存世界为目的的哲学,因而是革命的哲学,是实践性哲学。马克思主义哲学明确宣布自己的立场、政治倾向、对现存世界的态度,衡量马克思主义哲学家水平的高低,不仅是能“思”,而且是能“用”,不仅是能“说”,而且是能“行”。

马克思强调改变世界,但丝毫不忽视正确解释世界的重要性。不能正确解释世界,所谓改造世界同样会变为盲目的行动。实际上,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哲学观点及其运用,都包括对世界的科学解释。《资本论》就是一部科学地剖析资本主义社会的光辉著作。不仅如此,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全部著作,都是对时代提出的重大问题的理论回答,换句话说,都是在解释世界。不同的是,这种解释是作为无产阶级革命的理论需求而产生、而运用的,因而同时是改造世界观的理论准备。

马克思主义哲学家可以有两种不同的类型。一种是直接参与并领导革命实践的革命者,无产阶级革命中的一些领袖人物都是如此。他们是改造世界的领导者,可他们同时又是具有创造性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家。马克思、恩格斯本人不用说,列宁、葛兰西以及毛泽东、邓小平,他们并不是专业的哲学家,而是革命家,是无产阶级的领袖人物。但他们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贡献,使他们在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可以说,他们既领导改变世界,又科学地解释世界,在他们的实践中,这两者是合一的。

第二种类型是专业工作者。马克思主义哲学队伍中的大部分人都属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理论工作者,特别是新中国成立以后我们党培养的大批马克思主义哲学工作者,他们主要从事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研究、宣传、教育工作。这种类型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工作者,最容易“自我放逐”到纯粹解释世界的旧哲学的道路上去。其实,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理论工作者,同样要关注现实问题,要以自己的研究和教学为改变世界(改变学生的世界观、改变读者的世界观)发挥积极的作用。这也是发挥马克思主义哲学实践功能的一种方式。

结合实际的理论工作,以实际问题为中心开展的理论研究工作,以学生和读者的实际思想为对象的研究工作,是一种正确解释世界的工作,也是改变世界的工作。毛泽东就非常重视这样的理论工作。他说过,如果能应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观点,说明一两个实际问题,那就要受到称赞,就算有了几分成绩。被说明的东西越多,越普遍,越深刻,成绩就越大。

马克思主义哲学既重视解释世界,又重视改造世界,正确解释世界正是为了更好地改造世界。解释世界与改造世界的结合,就是理论与实践的统一。在马克思主义者的队伍中,无论是实践的直接参与者,还是理论的研究者,从解释世界与改造世界的关系来看,两者是统一的。不能认为实践的直接参与者只是改造世界,而后者则是解释世界。两者只是分工不同,侧重点不同,但都体现了马克思主义新哲学的本质——解释世界与改造世界的统一,用我们熟悉的话说,就是理论与实际相结合。

【察网(www.cwzg.cn)摘录自《回归生活》(《陈先达文集》,陈先达著,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5年11月17日出版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马克思主义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709/387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