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特种部队、马丁·路德金与颜色革命——毛泽东对美国的心理战

实际上,无论是彼得雷乌斯在伊拉克战场的军事战略,还是吉恩·夏普在全世界发动的颜色革命,本质上都是对毛泽东人民战争理论的颠倒性借鉴和应用。美国情报机构已经把共产党传统的政治工作及发动人民群众打人民战争的基本原则,进行了真正的学习、研究、消化、吸收,并进一步进行花样翻新的创新,并反过来用它们来对付中国。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早在二战进行中,美国总统罗斯福便派密探卡尔逊详细考察研究了毛泽东军队,并随后尝试用从中共身上学到的经验改造美式旧军队,建立了美国特种部队。二战后,美国对毛泽东的成功之道又进行了系统的、广泛的研究。他们最终发现,击败了中国及苏联的心理优势和政治动员能力,便可击败共产主义。四五十年代,美国开始着手制定了一系列用来瓦解苏联的心理战方案。美国冷战期间在军备竞赛上曾落在苏联后面,但最终通过心理战、文化战最终将苏联击溃,这不得不说是从毛泽东那学来的。

美国的特种部队、马丁·路德金与颜色革命——毛泽东对美国的心理战

(左侧为毛泽东,右侧为埃文斯·福代斯·卡尔逊

一、心理的战场

毛泽东亲笔修改的批评赫鲁晓夫的文章《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反对我们的共同敌人》(1962年12月15日)中说:

【“我们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不是唯武器论者,也不是唯核武器论者。我们从来不认为核武器能够决定人类命运。我们深信,人民群众是历史发展的决定性力量。只有人民群众才能够决定人类历史的命运。”】

有底气说这个话的,只有毛泽东。

人类历史上的历次战争,大多是由武器装备及军力强弱所决定的。但毛泽东的军事生涯,却是一部不断以弱胜强的历史,从井冈山时期开始就是如此,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援越抗美等战争更是如此。毛泽东的军队首先始终站在正义一边,结果是“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其次,实现了精英与群众间的紧密团结,形成了指挥者-士兵-人民群众三位一体的强大结构,能最大程度发挥战斗潜力。第三,在客观物质基础上充分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以精神力弥补物力之不足。

毛泽东的军队战斗力很强,并非强在技术装备,而是因为这是一支新型的人民军队,是一支有高度理想、信仰、道德和觉悟的新型军队。精神力的强大弥补了物力的不足。军队内部官兵平等、上下团结一致,军队和人民之间鱼水情深、团结如一人。面对任何敌人,无论是国民党军队、日本军队、美帝军队还是“苏修”军队,这支军队都有无上的道德制高点、无边的心理优势、无穷的斗志、无限的牺牲精神。这种内在的精神品质远胜于德国及日本军队所注重的“意志的胜利”及“武士道”精神,这就是美军为何能打败德军、日军却无法战胜装备更差的毛式人民军队的原因。人民战争理论,这是毛式“勇敢者游戏”的无敌之处。毛泽东的人民战争理论后来也被美国人学了去,发展成了心理战战略、不对称战略、总体战战略等。

二、美国学习毛泽东建立特种部队

二战中,名震世界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二突击营(工合营)及后来的美国特种部队,是美国学习毛泽东的产物。美国特种部队之父卡尔逊,是一位毛泽东八路军的虔诚的崇拜者、学习者。

1927年,带着对中国人的种族歧视,美国海军陆战队军官埃文斯·福代斯·卡尔逊来到中国,其驻防地在上海,其任务是用武力保卫美国商人的在华利益。1930年至1931年,卡尔逊奉调到尼加拉瓜参加镇压当地游击队的战斗,并因此获得海军十字勋章。1933年,卡尔逊重新来到中国北平担任公使馆的警卫副官。1935年7月任美国罗斯福总统警卫部队的指挥官,并承担给罗斯福搜集情报的使命。1937年7月,卡尔逊以美国海军情报官员和总统密使的身份再次来华。

从37年底开始,卡尔逊对国共两党军队及正面敌后两个战场进行了广泛考察。通过深入了解,他得出许多真知灼见,这些都被他写进《中国的双星》一书:

【1、虽然日本占领了华北的大城市,但是沦陷区的很多农村和县城却控制在共产党游击队的手里。
2、共产党军队的训练教育方法,自我牺牲精神、以及指挥官高尚的道德品质和精明能干给他留下深刻印象,他认为这是对日本战争机器的真正挑战,他说,“我相信,这是世界上最严于律和自制的一支军队。我所见到的是料想不到的事实,是我终生难忘的阅历。”
3、他看到国民党用枪支和锁链抓壮丁,士兵们“没有纪律和精神”、“不知道为什么而战”,而共产党在根据地的政权得到了人民的广泛拥护,人民踊跃参加共产党军队。共产党不仅实行减租减息,还实行民主选举,不仅以军事力量打击敌人,还在经济上、政治上同敌人进行竞争。在共产党政权地区,老百姓过的日子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好,人民自愿起来打日本人。他们不仅是因为不愿作亡国奴,而且是保卫他们在抗战过程中得到的东西。而在国民党政权地区,老百姓甚至觉得国民党跟日本一样坏。
4、共产党军队纪律是建立在自觉自愿的基础上,官兵之间没有什么鸿沟,干部和战士之间充满信任。整个团队团结合作。战士之所以打仗,是因为他们接受了充分的思想教育,知道是保卫大家的共同幸福。每次战役前后都举行会议进行信息交流。
5、卡尔逊来到陈锡联部队,跟随一支600人的分队执行截击日军的任务。他发现共产党军队的士兵极其顽强。凭着往日在美国海军陆战队练就的体魄,他差点跟不上队伍。他发现虽然每个战士都极度疲惫,却没有一个掉队的。他问一个战士:“你如何能做到不掉队?”战士的回答令卡尔逊终生难忘:“如果一个人只有两条腿,他会掉队。但我除了有两条腿,还有头脑。我理解抗日战争的伟大意义,我知道这次行动对整个战斗意味着什么。”
6、共产党军队得到人民的大力支持后,情报讯息极其灵通,他们通常以出其不意攻其无备的方式偷袭日军,往往获得大胜,而共产党方面则无任何伤亡,日本人在敌后战场就“像一个人在大海中挣扎一样”。
7、1938年5月,卡尔逊来到延安并与毛泽东做了通宵达旦的谈话,他们讨论了中共游击战术。毛泽东还预言美日难免一战,并且断言如果德国入侵捷克,英国将不会宣战——后来事完全证明了毛的料事如神。毛泽东还指出美日贸易往来为日本提供了一半以上的战争物资。卡尔逊为此感到极其惭愧,他马上给罗斯福写信讨论是否应给日本提供物资。】

离开延安后,卡尔逊便成了中国共产党的“义务宣传员”,游说美国支持共产党抗战。

回到美国后,卡尔逊建议司令部组建海军陆战队的突击部队:Raiders(突击者)。日本偷袭珍珠港后,卡尔逊如愿以偿,受命组建了“卡尔逊飞行突击队”(或称“工合营”)。 卡尔逊以5比1的比例严格挑选了1000名突击队员,终于实现了自己一直萦绕在心中的梦:以八路军精神组建一支美军中的八路军。罗斯福总统把他的爱子詹姆斯·罗斯福送到卡尔逊身边担任突击营参谋主任。这是现代美国的第一支特种作战部队,但按照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命名规则,它被称为“海军陆战队第二突击者营”。

在训练他的士兵时,除了魔鬼式训练,卡尔逊十分重视“政治工作”,注重军队的精神建设。他代表军官向士兵们宣布:

【“我们将和你们同吃同住同干活同战斗。我们心甘情愿地放弃一切特权。”】

他要求部队在各种细节上都要体现官兵平等:他与普通士兵一样站岗值勤、排队打饭。每周五,突击营依照八路军的样子召开民主讨论会,每个士兵都可对一周的训练发表意见,参谋主任小罗斯福还像八路军中政治委员一样给大家作形势报告。

卡尔逊将他的作战理念浓缩成“工合”二字,意思是“合力工作”,这是对中国共产党抗战精神的浓缩。当年卡尔逊突击营的英徽便是写着汉字“工合”的倒三角形红色徽章,这只队伍秉承的“工合”精神,被战后美国海军陆战队作为一项传统沿袭至今。今天美国的海军陆战队队员们自称“工合战士(Gung Ho Soldiers)”。于是,美国的语言词汇便出现了一个新词,“Gung Ho”,《韦氏大学字典》中,这个词含义有:同心协力、热烈、狂热极度的兴奋与激动。

在随后的二战战场上,卡尔逊的部队战绩显赫,第二近战营官兵发扬“工合”精神,采用八路军的游击战术,特别是奇袭战术,骁勇善战,被誉称为“卡尔逊的近战兵”,令敌人闻风丧胆,成了日军的克星。

1942年8月,卡尔逊亲率一支220人的小分队,奇袭日军在吉尔伯特群岛的总部所在地马金岛,以牺牲30人的代价,全歼守敌三百多人(卡尔逊亲自清点的日军尸体有83具),击沉敌炮舰、运输舰各一艘,摧毁了岛上大部分军事设施。整个部队表现出了良好的战斗素质以及团结奉献的可贵精神。这是二次大战中美军首次两栖登陆战的胜利,此战一扫珍珠港事件以来笼罩在美国头上的日本阴霾,令美国人民为之振奋。这是太平洋战争爆发以来美军的首次胜利,此战经过也被永远载入了美军战史。这个事迹于1943年便被拍成电影《工合!:卡尔逊袭击马金岛故事》。同年11月,在成为美军从防御到反攻转折点的瓜达尔长纳尔岛战役中,卡尔逊又亲率第二突击营在岛上开展了几个月的丛林游击战,伏敌30次,以死、伤各17人的代价,共歼敌800人,被称为美国海军陆战队历史上最重要的一次巡逻作战。卡尔逊因功被授予海军十字勋章,成为美国反法西斯战争的英雄。当时,美国报刊的评论文章都一致地指出,卡尔逊空运营之所以能取得上述辉煌战果,除了个人具有丰富的作战经验和良好的品质外,主要是得益于中国八路军游击队。

美国著名军事史学家戈登·普兰奇教授在《中途岛奇迹》一书中所作的评价:

【“由于卡尔逊曾作为文职观察员在中国共产党控制区逗留过,对共产党人佩服得五体投地,因此该营的训练、姿态、外观受其影响很大。他的突击营比之常规的陆战队营就像狂热的摇摆舞节拍比之大型歌舞剧一样,但是一旦需要,他们是相当能打的。”】

此外,法国著名军事史学家乔治·布隆德博士也在《大洋余生——“企业”号征战史》一书中对卡尔逊及其部队作过如下评价:

【“另一位海军陆战队上校埃文森·F·卡尔逊曾作为参谋部军官参加了(夺取)塔拉瓦(岛)的远征。他曾经被派到中国共产党军队中做观察员。1941年,埃文森被任命为某突击营营长。他在组织他的部队时,参考了中国共产党在战争中所证实了的出色的作战方式。”】

三、毛式心理战的三个层次

1937年12月,美国的特种部队之父卡尔逊在山西八路军总部学习时,八路军政治部主任任弼时曾向他说过这样一番话:

【“政治工作是我军的生命线,是我们抵抗侵略的心脏和灵魂。我们的武器过了时,处于劣势,但我们可以用政治教育来弥补其不足。战士和人民都必须懂得中国为什么和日本打仗。他们必须学会如何合作,如何和睦相处和如何打败侵略者。政治工作分为三部分:(1)军队内部的教育,(2)居民中的工作,(3)敌人中间的工作。”】

任弼时还向他描述了如何在军队内部促进官兵平等、如何组织团结人民大众建立民主政权,如何分化瓦解日本军队和伪军。卡尔逊评论道:“这些话包含着真理、理想和智慧。如果真正实行了这一计划,我就碰上了一个乌托邦。这种前景是激动人心的。……我需要时间来思考和吸收已提供给我的这幅令人震惊的图景。”

正如任弼时所说的,由于在物质和武器层面的匮乏,毛泽东军队发展出一套十分高超的心理战战法,这在当年叫“政治工作”,它有三个部分:1、军队内部的政治教育、精神建设,确保官兵一致,确保军队的统一团结、战斗动力和奉献精神,防止敌人的分化瓦解。2、组织动员人民大众,使之成为军队的强大后备力量和情报来源,陷敌人于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3、通过政治工作和心理战分化瓦解敌人军队。

毛泽东善于打心理战,便可以借此发动群众运动,便可以打人民战争。

毛泽东一生注重改造人心,1917年青年毛泽东在《致恩师黎锦熙信》中便提出:

【“夫本源者,宇宙之真理。天下之生民,各为宇宙之一体,即宇宙之真理,各具于人人之心中,虽有偏全之不同,而总有几分之存在。今吾以大本大源为号召,天下之心其有不动者乎?天下之心皆动,天下之事有不能为者乎?天下之事可为,国家有不富强幸福者乎?”毛泽东便是抓住了心理这个制高点,不断探求大本大源,并以大本大源为号召,使天下之心皆动,从而获得无上之伟力。】

二战中,毛泽东是美国的盟友,美国学习毛泽东的第一点发展出了特种部队,开始了传统部队的革新。二战后,毛泽东成为美国的最大敌人,在与毛的斗争中,美国学习第三点,发展出了高超的心理战能力,并最终将苏联肢解。

四、毛泽东对美国的心理战

正如战争有正义邪恶之分一样,心理战同样如此。毛泽东的政治工作和心理战是为了解放中国人民、解放全世界人民,而美国的心理战则是为了压迫世界人民。

毛泽东早在《古田会议决议》中就指出:

【“红军的宣传工作是红军的第一个重大工作。宣传内容要根据红军政纲和针对各阶级、阶层不同对象的情绪去进行,宣传的方式方法要灵活多样。”】

抗日战争初期,八路军就成立了敌军工作委员会及专门的敌工科(后发展为敌工部),短短几个月时间华北伪军就反正八千多人。八路军在延安成立了“在华日人反战同盟”,建立了“日本工农学校”,出版了名为《士兵之友》的对敌宣传月刊,瓦解敌军的战斗意志,分化敌方阵营。抗日战争中争取了700余名日军官兵投诚,18.3万余伪军反正。其中许多投降日军日后成为坚定的共产主义者,成为日本国内重要的反美力量。

解放战争中,“北平模式”成为解放军取得胜利的重要法宝:即在大军压境情况下,通过和平的心理战的方式瓦解敌军,不战而屈人之兵,将敌军迅速改造成人民解放军。原来国民党军队内部黑暗专制,普通战士遭受各种压迫,起义或者投降的国民党军队经过我军的思想改造,往往焕然一新。

抗美援朝战争中,敌我双方展开了心理战较量。美军在二战中便高度重视战场心理战。朝鲜战争中,美军对我军的心理战主要是宣传中国国力弱小战争必败,其次便是通过渲染物质享受、金钱女人等内容进行意志瓦解和心理破坏,而我军则力图改变对方价值观。这是一场“人性”与“兽性”的战争。除了部分国民党投降部队由于思想工作薄弱被美军攻破外,美国心理战对我军作用不大。

朝鲜战争中,美方等西方国家军队总共被俘两万多人。美军对中国战俘进行打骂、刺字、做细菌实验、强行扣押战俘,而我军却继续发扬优待战俘的传统。美国的心理战专家们对于我们改造俘虏工作的估价是:“有三分之一的人对美国的制度发生了怀疑”,“百分之一的人皈依了共产主义”。美国的新闻报道也无可奈何地说,这是对“自由世界”和“美国生活方式”的直接打击。由于中国的俘虏工作做得好,在美国干涉朝鲜的最初一年半里,就有四万七千名美国士兵开小差。

1950年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中,中国第39军通过战场喊话,使美军第25师第24团一个黑人工兵连全连一百一十五人集体战场投降。美国黑人不仅在社会上遭受歧视,在军队中尤甚。因此,我军的心理战喊话发挥了很大作用:

【“被压迫的黑人兄弟们,你们在美国社会中是受种族歧视的,在美国军队中你们仍然受种族歧视,我们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俘虏政策,是对白人和黑人俘虏同等待遇。”“黑人兄弟们,你们不要继续为华尔街的老板们卖命当炮灰了,赶快投降吧!”】

投降的黑人战俘们看到一个新世界,一个叫莫尔的黑人士兵在之后给家人的信中这样写道:

【“我第一次认识了中国人民,中国人民是了不起的人民,伟大的人民,他们确实不寻常。”一个黑人战俘表示,“正是在志愿军的战俘营里,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当人来看待,而不是作为一个动物来看待。”见(《美军黑人连向志愿军投降》,2008-10-18,环球时报)】

黑人战俘坚决要求去中国,经过我方大力劝说,才最终回美国。

但是在战争结束后,仍有21名美军战俘和1名英军战俘坚决地拒绝遣返回国,而是选择到中国生活居住,这件事一时间在世界上引起轰动,当时许多美国媒体指责这22名战俘是被共产党“洗脑”的叛国者。

朝鲜战争结束了,毛泽东对美国的心理战仍在继续。

五六十年代,黑人民权运动日益兴起。当时的美国,仍然是个种族主义国家,在南方各州,凡是长途汽车站的候车室、剪票闸口及厕所等地,都是黑白隔离。1961年,种族平等会议负责人的黑人法玛以非暴力手段发动了挑战种族隔离制度的自由乘客运动。1961年8月八月,“自由乘客”运动的一个小队来到了门罗城附近时,遭到当地三K党和白人种族主义者的绑架和殴打,门罗城的黑人组织领袖罗伯特·威廉准备采取行动进行营救的时候,三K党对黑人区进行枪击,造成重伤。该州州长此时已经派遣了州部队向门罗进发,以活捉罗伯特·威廉为目标,甚至想公开把他吊死在法院广场上。在情势紧急之下,罗伯特·威廉被迫带领全家出走,先是连夜逃亡到纽约,其后由于联邦调查局的通缉,再行逃亡加拿大。美国政府的黑手仍然不放过他,又要求加拿大引渡,罗伯特·威廉在当地友好的协助下,逃亡到古巴。就是他在古巴居留时,曾经两次要求伟大领袖毛主席发表声明,支援美国黑人反对种族歧视的斗争。罗伯特·威廉于1966年抵中国居留,又于1968年5月下旬到达非洲的坦桑尼亚。(见《美国黑人的觉醒(三十六)》,《参考消息》1968年7月10日)

1963 年 8 月 8 日 ,毛泽东接受罗伯特·威廉的要求,发表了《 呼吁世界人民联合起来反对美帝国主义的种族歧视、 支持美国黑人反对种族歧视的斗争的声明》,指出:

【“美国黑人斗争的迅速发展是美国国内阶级斗争和民族斗争日益尖锐化的表现……我深信,在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民的支持下,美国黑人的正义斗争是一定要胜利的。万恶的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制度是随着奴役和贩卖黑人而兴盛起来的,它必将随着黑色人种的彻底解放而告终。”毛还指出,“民族斗争说到底是一个阶级斗争问题”。】

罗伯特·威廉在接到声明后于8月14日在古巴发表长篇文章《毛泽东的美国黑人解放宣言》,将该声明同林肯的《解放宣言》相提并论,文称:

【“林肯宣言的大悲剧在于这样一个令人痛心的事实:宣言所许诺的伟大的解放从来没有完全实现。美国黑人在种族主义的美国只经历了一次象征性的过渡:从无工资的奴隶身份过渡到同资本主义剥削的不稳定状态相关连的最野蛮和不人道的工资奴隶身份。美国黑人是美国工人阶级中最受剥削和压迫的。他们是生活在‘自由世界’的这个所谓领导国家境内的被剥夺权利的殖民地人民。在林肯发表解放宣言之后一百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伟大的革命领袖和解放者毛泽东主席以中国人民的名义宣布美国黑人的自由和平等权利,这是一件意义重大的事。他的宣言标志着美国黑人在将近四百年期间争取人权斗争中的新纪元。……今天,大批黑人叛徒和资产阶级黑人辩护士冠冕堂皇地出国去为美国国务院效劳,粉饰美国种族主义社会的残酷性质。这些黑人辩护士充当美国心理战武器库中的重要武器。种族主义美国正力图填补由于老牌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国家被迫撤出而在亚非两洲形成的真空。因为那些地方大多数人民都是有色人种,美国开始发现自己的种族主义态度是一个不利条件。种族主义是帝国主义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帝国主义资本主义是残酷无情、惨无人道的,因此,美国不但没有作真诚的努力来废除野蛮的种族主义,而且展开大规模的宣传运动,企图把自己的肮脏勾当掩盖起来,欺骗全世界,使大家相信不存在这种肮脏勾当。……美国的种族歧视和偏见是从资本主义剥削中产生的,但是它现在已经渗透整个腐朽的美国社会。……美国种族主义是对全世界的威胁。这是对世界和平和安全的威胁。这不再是一国的问题,它现在是一个国际问题。……毛泽东主席向世界各国人民发出的支援在战斗中的我们人民的呼吁,是一个新的解放宣言。这个宣言使我国的凶恶帝国主义者、种族主义压迫者胆战心惊。”】

美国著名学者和黑人领袖、美国有色人种协会的创建者杜波依斯夫人雪莉·格雷厄姆·杜波依斯则说:

【“从来还没有一个强大的国家的领袖向全世界发出过这样的号召。……我的丈夫杜波依斯博士和我对伟大的领袖和人类的朋友毛主席表示感谢。”(《美国黑人的觉醒(三十八)》《参考消息》,出版日期:1968.07.13;《悼杜波依斯博士》,《冰心全集》,第五册,第136页)】

1963年8月27日杜波依斯去世时,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毛泽东、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宋庆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部长陈毅先后向杜波伊斯夫人雪莉·格雷厄姆·杜波依斯发去唁电。杜波依斯夫人电谢毛主席和全国人民表示感谢:

【“我丈夫晚年的生活由于您(指毛主席)那充满智慧和文采的著作而丰富起来。……我的丈夫从革命的中国人民令人惊叹的前进中得到了鼓舞,吸取了力量。他懂得你们蒙受过的苦难,并且为你们所取得的胜利而感到光荣。他从你们得出了由其他人效法的范例。他热爱你们。你们会记得,他在北京同你们共进最后一次晚餐时说过:‘我走了,但是我的一片心永远留在中国。’”(人民日报,1963年09月14日)】

罗伯特·威廉和夫人梅贝尔应邀于1963年9月至11月访问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杭州、上海等地,受到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毛泽东、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朱德等领导人的接见。(见 人民日报,1963年10月2日,1963年11月14日)

在毛泽东的影响下,1963年至1964年,美国黑人民权运动掀起高潮,1963年先后发生阿拉巴马州伯明罕市黑人集会和游行(即伯明罕运动)遭到政府大规模逮捕和镇压的事件,以及密西西比州黑人领袖梅加·埃弗斯在家中被杀事件。1964年初,五十万人在纽约掀起罢课运动,反对歧视黑人的教育制度;同年8月,纽约市哈莱姆区(1964年哈莱姆骚乱)、布鲁克林区以及纽约州罗切斯特市(1964年罗切斯特骚乱)先后爆发黑人斗争。1965年,美国著名黑人民权运动领袖、浸信会牧师马丁·路德·金在阿拉巴马州塞尔马领导的非暴力主义的黑人选民登记运动遭到政府强力镇压,酿成塞尔马事件,两千人被关进监狱,1名黑人群众被开枪打死,马丁·路德·金随后领导黑人群众三次从塞尔马向蒙哥马利非暴力进军(蒙哥马利非暴力进军)。同年8月,洛杉矶爆发瓦茨骚乱,美国政府竟派出了两个师的兵力(两万多人)开进市内,进行镇压和屠杀,留下了一笔新的、巨大的血债。黑人群众同军警展开激战,学习中国共产党的战略战术与美国军警展开游击战,连放冷枪,一共周旋了十天之久,打死打伤军警数百,缴获的各种枪支不下两千支。(《美国黑人的觉醒(三十九)》,《参考消息》,出版日期:1968.07.14 )

美国的特种部队、马丁·路德金与颜色革命——毛泽东对美国的心理战

当时毛泽东的声明震撼了整个美国社会。不过当新世纪的中国人看到拳王泰森臂膀上的毛泽东头像时,没有几个人知道其缘由了。当年在美国,除了马丁·路德金领导的和平抗议运动,美国还有势力强大的主张武装暴力的黑人组织,如直接信奉毛泽东主义的黑豹党,以及信奉伊斯兰教的马尔科姆·X的激进组织。美国面临着这样的局面,要么接受马丁·路德金的要求,要么,面临着黑人群体的毛式武装起义。1964年7月2日,毛泽东的声明发布近一年后,美国总统约翰逊正式签署了1964年民权法案,禁止在雇用人员、公用事业单位、工会会员资格以及联邦出资项目等方面存在种族歧视。

而在黑人组织领袖马尔科姆·X看来,“民权法案”是一个“骗局”。马尔科姆·X指责美国政府企图在这个大选年头,把黑人问题作为“他们的花招的一部分”,“等到黑人自己认识了这一点,看到自己被当作工具利用,他们就会自己拿定主意,用自己的方法来同种族主义者摊牌。”马尔科姆·X的思想曾激动无数黑人的内心,他在一次演讲中这样说到:

【“我们都是黑人,所谓的尼格罗(negro),二等公民,奴隶的后代。你什么也不是,只是奴隶的后代。你不喜欢这样的称呼,可你还能是什么?你就是奴隶的后代。你来时坐的不是‘五月花’,你坐的是运奴船。身上绑满锁链,像牛马一样。你是被那些坐‘五月花’来的人带来的,那些所谓的‘清教徒’、开国元勋。……白人把你送到韩国,你浴血奋战。他们把你送到德国,你浴血奋战。他们把你送到南太平洋打日本人,你浴血奋战。你的血为白人而流。可你家乡的教堂被炸毁,你的小女儿被谋杀,你并没有为他们流血。你流血是因为白人叫你流,你咬是因为白人叫你咬,你叫是因为白人叫你叫。我讨厌这么说我们自己,可事实如此。……从前有两种奴隶,一种是屋里的奴隶,一种是地里的奴隶。屋里的奴隶和主人一起住在屋里,穿的很不错,吃的也挺好,因为他们吃的是他的事物,他吃剩下的。他们住在阁楼或地下室,但不管怎样它们里主人更近一些。他们爱主人胜过主人爱他们。”(见Malcolm X:"Message to the Grass Roots" http://www.csun.edu/~hcpas003/grassroots.html )】

为了有效地镇压黑人解放运动,美国政府及情报机构开始对黑人激进组织的领袖进行定点谋杀,例如马尔科姆·X就在1965年2月21日被美国情报机构谋杀。马尔科姆·X被害后,罗伯特·威廉于1965年2月25日向中国新华社记者发表声明,谴责美国当局:

【“富有战斗性的美国黑人自由战士马尔科姆·爱克斯的惨遭杀害,表明了帝国主义美国的所谓自由世界社会的野蛮性。象在美国种族主义压迫下生活和劳动的千百万黑人兄弟姐妹们一样,马尔科姆是‘美国主义’的受害者。……马尔科姆在把美国黑人的斗争同拉丁美洲、亚洲和非洲各国人民的斗争相结合方面作了许多工作。他不倦地在全世界面前揭露美国的种族主义,教育美国黑人认识美帝国主义的种族主义的实质。因此,他是美国外交政策的强大敌人,是华盛顿的眼中钉。……由于(美帝国主义)正在编造一些谎言来掩盖马尔科姆·爱克斯惨遭杀害的真相,我们可能永远不会知道这个案件的详细情节。但是,我们可以相信,美国的反动势力已着手消灭一切革命运动和那些不肯为三十块银币背叛被压迫者的领导人。”】

美国的谋杀引起了全世界的愤怒。全非工会联合会总书记特特加于2月22日发表声明指出,是嗜血成性的美帝国主义谋杀了马尔科姆·X:

【“同为人类的事业和反对种族隔离和帝国主义奴役而牺牲的伟大烈士们一样,马尔科姆·爱克斯为实现非洲血统的人民的要求而流的鲜血,将成为美国和其他地方有色种族人民争取正义、平等和人的尊严的斗争的动力。”】

声明揭露美帝国主义正在通过种种机构渗入非洲来奴役非洲人民,号召世界进步力量结成一条坚固的防线来对付美国的渗入和颠覆,并永远保持警惕。在开罗的九个非洲民族主义政党二十四日发表联合声明说:

【“反动的美国统治者妄图通过杀害马尔科姆·爱克斯来压制人们反对使美国黑人遭到罪恶压迫、残酷剥削和蔑视的腐朽社会制度的原则性斗争的呼声。”】

已故的世界著名的黑人学者杜波依斯的夫人歇莉·格雷姆在阿克拉发表谈话:

【“美帝国主义者由于在世界各地遭到失败,于是更加不顾一切地采取屠杀和谋害的手段。……美国种族主义和帝国主义刽子手把起来反对他们的统治的任何人民领袖杀死。但是人民决不会因此被吓倒,他们将把斗争继续下去。”】

在加纳居住和工作的美国黑人小说家朱利安·梅菲尔德发表一项声明说:

【“种种迹象表明,是(美国)中央情报局把马尔科姆·爱克斯暗杀掉的……这一谋杀给人的教训是:我们决不能低估美国资本主义的残酷和野蛮。”】

坦桑尼亚《民族主义者报》二十三日发表社论说,马尔科姆·爱克斯的遭杀害表明了美国毫无民主:

【“虽然马尔科姆·爱克斯已经死了,但是问题的根源仍然存在,斗争的火焰并没有因他的遭惨杀而熄灭。”(见《人民日报》,1965年2月27日)】

此时,一度被美国政府所接受的非暴力运动主张者马丁·路德·金的思想也开始逐步接近毛泽东,他越来越深刻体认到黑人在美国社会的饱受歧视,绝大部分是因为经济不平等所引起,经济权才是实质、才是根本原因,公民权只是装饰,于是,他将公民权的斗争转为经济权的斗争,他决定发动穷人运动,对抗美国资本主义体制,马丁·路德·金和美国共产主义运动有合流趋势。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年里,他的中心工作永远都是为穷人和劳工伸张正义。

1968年3月18 日,马丁·路德·金曾发表如此演讲,“如果一个人没有工作或收入,从那一刻起,你便剥夺了他的生命,剥夺了他的自由,而且你还剥夺了他追求幸福的权利。”在美国黑人造反运动与共产主义合流之际,1968年4月4日,马丁·路德·金也被暗杀了。

这件暗杀案引起了一场更大的黑人抗暴斗争风暴,席卷了美国全境的一百二十五个城市,美国全国各地的黑人立刻闻风而动,到街头示威抗议,与镇压者进行了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武力抗暴斗争。他们不畏强暴、袭击开枪的军警,焚烧种族主义者的商店,把反动的社会秩序打得个稀烂。华盛顿、芝加哥、洛杉矶、底特律、巴尔的摩等大城市,都陷入一片混乱。约翰逊总统一共抽调了五万五千名陆军和州兵进行镇压,还有两万两千名正规军准备随时行动。

在运动高潮之时,毛主席于1968年4月16日发表了《支持美国黑人抗暴斗争的声明》,其中非常鲜明地指出:

【“最近,美国黑人牧师马丁·路德·金突然被美帝国主义者暗杀。马丁·路德·金是一个非暴力主义者,但美帝国主义者并没有因此对他宽容,而是使用反革命的暴力,对他进行血腥的镇压。这一件事,深刻地教训了美国的广大黑人群众,激起了他们抗暴斗争的新风暴,席卷了美国一百几十个城市,是美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它显示了在两千多万美国黑人中,蕴藏着极其强大的革命力量。这场黑人的斗争风暴发生在美国国内,是美帝国主义当前整个政治危机和经济危机的一个突出表现。它给陷于内外交困的美帝国主义以沉重的打击。美国黑人的斗争,不仅是被剥削、被压迫的黑人争取自由解放的斗争,而且是整个被剥削、被压迫的美国人民反对垄断资产阶级残暴统治的新号角。它对于全世界人民反对美帝国主义的斗争,对于越南人民反对美帝国主义的斗争,是一个巨大的支援和鼓舞。我代表中国人民,对美国黑人的正义斗争,表示坚决的支持。美国的种族歧视,是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制度的产物。美国广大黑人同美国统治集团之间的矛盾,是阶级矛盾。只有推翻美国垄断资产阶级的反动统治,摧毁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制度,美国黑人才能够取得彻底解放。美国广大黑人同美国白人中的广大劳动人民,有着共同的利益和共同的斗争目标。因此,美国黑人的斗争正在获得越来越多的美国白色人种中的劳动人民和进步人士的同情和支持。美国黑人斗争必将同美国工人运动相结合,最终结束美国垄断资产阶级的罪恶统治。”】

毛主席关于支持美国黑人斗争的第二个声明发表时,美国黑人的正日渐觉醒。据日本《朝日新闻》驻美记者辰浓和男1968年4月13日报道,他为了采访马丁·路德·金被刺以后一百二十五个城市黑人一同奋起抗暴的消息,在新泽西州的纽瓦克会见了指挥青年反战运动的黑人活动家哈蒂逊。哈蒂逊说:“在我们美国黑人中间,占压倒多数的人崇敬毛泽东主席!”辰浓和男又报道:他在纽瓦克黑人贫民窟访问一个黑人工人家庭时,那工人拿出红色的《毛主席语录》(英文版)给他看,并且郑重说道:“这是本好书!对我们非常有用处!”据辰浓和男还写道,在那工人家庭的墙壁上,在他一家八口合家欢的照片之上,还挂着一幅毛主席的照片,那工人说道:“一句话,毛泽东是伟大的人物。他把那样古老的中国改变过来了!”据女作家汉素音在两次赴美演讲印象记里写道,目前,《毛主席语录》在美国已经不胫而走。在香港的人也知道,从南越战场前来香港“休假”的美国黑人士兵,也都想方设法要寻购一本《毛主席语录》。

毛主席的第二个支持美国黑人斗争的声明发表以后,美国黑人领袖罗伯特·威廉立即指出,这一声明是非常及时、非常重要的,

【“毛主席在声明中把美国黑人斗争放在世界人民争取解放斗争的地位,这给我们的斗争赋予了新的意义。毛主席的声明一定能够促进全世界一切有正义感的人民起来支持美国黑人的斗争。”】

美国黑人领袖杜波依斯博士的夫人歇莉·格雷姆说,

【“毛主席发表的支持美国黑人抗暴斗争的声明,是一个非常强有力的极其重要的声明,它将产生巨大的影响,对敌人是个极沉重的打击。……毛主席是第一个完全支持美国黑人斗争、并且号召全世界人民和黑人一起进行反对种族歧视斗争的领袖。……美国黑人一旦认识到他们的斗争不仅是为了反对种族歧视,而且也是反对世界人民的头号敌人美帝国主义,他们就会把自己的斗争推向前进。”】

美国进步劳工党也发表了声明,号召黑人进一步组织起来:

【“我们有斗志。我们有英雄。现在我们需要明确的思想,需要组织起来,需要明确的计划,这些因素已把其他地方的解放斗争引向胜利。战斗性加上对革命理论的深入学习——再加上组织工作,将使我们终于获得解放和完全的自由。”(见《参考消息》,1968年07月23日;《人民日报》,1968年04月18日 )】

面对越来越汹涌澎湃的黑人抗议和起义浪潮,美国垄断财团从此不得不进一步采取怀柔政策,他们开始专门在黑人中间培养一批拥护白人统治的政治经济精英,以分化瓦解黑人抵抗运动。这些人是黑人中的叛徒,他们乐于当白人富豪的家奴(屋里的奴隶),而继续维持广大黑人普通群众的田奴(地里的奴隶)地位。这些人就是以前任总统奥巴马、前国务卿鲍威尔、前国务卿赖斯为代表的黑人叛徒群体,在美国种族歧视顽疾越来越恶化的时刻,这些人比普通白人更加维护美国白人垄断财团的统治。

五、世界范围内的颜色革命——美国将毛式群众运动发扬光大

美国是毛泽东的优秀学生。通过与毛泽东的对抗,美国学会了发动软战争从而“不战而屈人之兵”。与强大的军力相配合,美国更加显得强大。

早在冷战初期,美国便制定了一系列心理战计划。1948年6月18日布鲁门总统签署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第10/2号文件中,明确提出颠覆敌对政权的各种方式:

【“宣传活动;经济战;……支持地下抵抗运动……支持自由世界受共产主义威胁的国家中土生土长的反共力量。”】

然而从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美国对共产主义国家的心理战效果甚微。进入八十年代后,却突然进入了硕果累累的丰收期:美国不费一枪一弹、一兵一卒,用心理战和非暴力方式更迭了苏联和东欧的共产主义政权。

冷战结束后,美国的心理战和颜色革命战略又连连得手。来看看美国是如何推翻南斯拉夫米洛舍维奇政权的(其他国家也大同小异)。

1999年,米洛舍维奇政权面对美国军事上的狂轰滥炸却越发坚挺,支持者越来越多。美国随后改变策略,首先轰炸中国驻南大使馆,美国借此警告老米,即便是中国也得对美国“俯首称臣”,小小的南斯拉夫必须屈服!之前俄罗斯的叶利钦软弱立场已经让老米大失所望,此次事件后老米更加心灰意冷。中国时任驻南大使潘占林曾一针见血地揭示过美国轰炸中国大使馆真实意图:目的是打掉米洛舍维奇的心理防线。果然,中国大使馆被炸不到一个月,米洛舍维奇便决定接受美国提出的科索沃问题解决方案。

当中国人以为事情已经告一段落而放松警惕的时候,美国及西方情报机构则继续加紧在南斯拉夫的活动——好戏刚刚开场:他们花费巨额资金收买了大量的军队、反对党和媒体,通过美国第二中情局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美国在1999年和2000年两年时间里资助塞尔维亚反对派4100万美元,反对派趁机迅速发展壮大。南斯拉夫发生天鹅绒革命、颜色革命的条件已经成熟。在2000年大选中,米洛舍维奇和反对派争执不下,都宣布自己获胜。西方主流媒体一边倒地指责米洛舍维奇选举舞弊。最后,在中情局的协调组织下,反对派于10月5日发动政变,他们占领了议会大楼和电视台,关键时刻米洛舍维奇的安全特种部队“红色贝雷帽”也倒戈。第二天,米氏被迫宣布辞职,由一群乌合之众组成的反对派中的各派系随之瓜分了国家政权里的各个要职。第二年的4月1日,米洛舍维奇被逮捕,随后移交完全由美国和西方操纵的海牙国际法庭,四年后米洛舍维奇离奇死亡。

从80年代开始,非暴力政权更迭方式成为美国的首选。美国先是颠覆了苏联东欧等共产主义政权; 1999-2000年在俄罗斯的周边颠覆了亲俄的南斯拉夫政权,与此同时在中国也扶植了势力强大的政治反对派;进入新世纪又在中亚五国制造颜色革命颠覆了亲俄政权;2007年缅甸发生“藏红色革命”;2008-2009,中国西藏、新疆接连发生严重骚乱;2011年开始美国又在中东北非的阿拉伯世界策动茉莉花革命,推翻了一系列不听美国指挥的政权;而在中国的周边缅甸等国,颜色革命几乎已经大功告成……在这所有的重大事件中,都有一个重要人物的身影,便是吉恩·夏普。

作为爱因斯坦研究所的创始人,夏普完成了系统的“通过非暴力手段颠覆政权”理论,其著作《非暴力行动的政治》、《从独裁到民主》,《让欧洲不可战胜--非暴力威慑与防御的潜力》,《非暴力革命指导》在世界范围内广泛传播,成为颜色革命的圣经,而夏普则在西方被称为“非暴力抵抗的教父”和“非暴力战争的克劳塞维茨”。夏普在1993年《从独裁到民主》一书中提出了40种类别的总共198个的非暴力战斗方法,其中“象征性的公开行为”类别中第一条便是“展示旗帜和象征性彩旗”,第二条是“佩戴象征标识”,这便是后来闻名世界的“颜色革命”、“茉莉花革命”等等形形色色的非暴力革命。因此称夏普是颜色革命教父,名副其实。俄罗斯、中国、南斯拉夫(塞尔维亚)、津巴布韦、委内瑞拉、缅甸、乌克兰、格鲁吉亚等国的持不同政见者都曾受过夏普及其手下机构的培训。而爱因斯坦研究所的经费来自于第二中情局——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

哪里有颜色革命,哪里便有吉恩·夏普。1989年6月中国内乱升级前夕,夏普出现在北京;1991年推翻苏联政权的叶利钦的拥护者人手一册夏普的著作《非暴力革命指导》;1998年夏普及其助手组建了反对米洛舍维奇的青年组织OTPOR(塞尔维亚语,“反抗”之意),两年后米洛舍维奇政权垮台;随后夏普再接再厉,在布达佩斯建立“非暴力抵抗中心”培训各国的反对派,其中包括2001年在白俄罗斯成立的“Zubr!(野牛!)”,2003年4月在格鲁吉亚出现了“Kmara!(受够了!)”,2004年6月在乌克兰首都基辅成立了“Pora!(是时候了!)”;2006年左右,夏普及其爱因斯坦研究所在泰缅边境地区,又培训了3000多名来自缅甸各地的反对派……

当伊朗的霍梅尼和委内瑞拉的查韦斯公开指责夏普是中情局的走狗时,他们可能不清楚的是,夏普年轻时,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左派。

1951年,夏普从俄亥俄州立大学本科毕业,当时他的思想观点是反对西方对全世界的殖民统治,他批判西方殖民者对世界的自行瓜分,他崇拜将印度从英国手中解放出来的甘地。当时正是美国与中国在朝鲜进行大规模战争的时刻,夏普拒绝参加朝鲜战争与中国毛泽东的军队打仗。夏普进行了首次非暴力式的公民抗争:他拒绝与美国军事征召局合作,拒绝做体检及携带征召证件。1953年,朝鲜战争结束前,他被联邦调查局逮捕,并被关在联邦拘留所。等待他的是法院审判,按照当时法律他最高可判14年。关键时刻,他给亲苏联的著名的社会主义者爱因斯坦写信,并获得了爱因斯坦的支持:“若这事也发生在我身上,我会做出和你一样的选择。”虽然爱因斯坦是联邦调查局的头号监控对象,但爱因斯坦的巨大社会威望仍然影响了法院的判决。又恰逢朝鲜战争结束,夏普被判了两年,最终他在监狱了待了9个月零10天。[Gene Sharp.A dictator's worst nightmare[EB/OL].www.cnn.com/2012/06/23/world/gene-sharp-revolutionary/index.html ]

抨击西方殖民主义的夏普,一毕业便遭受了美国专政力量的镇压。从监狱出来后,尝到美国暴政滋味的夏普明白,与美国联邦调查局对抗是死路一条,与美国精英阶层对抗是死路一条。联邦调查局等美国情报机构成功地用专政力量驯服了这个叛逆青年,将其最终驯服为为美国垄断资本寡头服务的忠实鹰犬。从监狱出来后,他便开始改变自身的立场,逐步远离了爱因斯坦及其他激进的美国社会主义者。他先是担任了美国头号和平主义者亚伯拉罕·约翰内斯·马斯特的私人秘书。马斯特是美国劳工党创始人之一,他曾经是著名的革命马克思主义者和托洛斯基主义者,但到五十年代已经转变为基督教社会主义者和甘地主义者,即便如此,马斯特及其圈子此时仍然被美国主流社会认定为激进左翼。正因为这一历史背景,今天的夏普还被某些人怀疑为左派,认为他的哲学基础来自毛泽东和葛兰西。夏普的确熟悉甘地和毛泽东的著作,并善于从两者中间汲取营养为己所用,但更多是出于工具理性而非价值理性,他曾指出:“我并不因为甘地善良才佩服他。他不是傻瓜。他曾引用过关于权力和必要斗争的语录,如果你结合上下文分析的话,会发现它们可能来自毛泽东。”[John-Paul Flintoff.Gene Sharp: The Machiavelli of non-violence[EB/OL].www.newstatesman.com/politics/your-democracy/2013/01/gene-sharp-machiavelli-non-violence,2014-10-30.(引用日期)]

通过马斯特秘书这一身份,夏普得到了去挪威工作的机会,先后在奥斯陆大学哲学与思想史研究院和奥斯陆社会研究院进行研究工作。1960年夏普赴英国牛津大学攻读政治科学博士学位,师从著名学者艾伦·布洛克,此人将斯大林视作是希特勒一样的恶魔。美国情报部门智囊、著名外交事务专家、国家安全专家、经济学家托马斯·谢林注意到了夏普,并邀请他去哈佛,正是在这个阶段,夏普完全改变了自身的立场,与左翼彻底划清了界限。夏普在哈佛完成论文,并于1968年在哈佛获得政治理论哲学博士。他的研究侧重点包括独裁体制和极权主义、抵抗和革命运动的理论和哲学等等,这其中当然会涉及到毛泽东的群众路线和人民战争理论。其毕业论文长达1428页。1973年夏普把长论文的部分内容编纂成三册出版,取名《非暴力抗争政治》,这是他“198个非暴力战斗方法”的初次面世。[Mary Elizabeth King.Why we need Sharp’s Dictionary[EB/OL].wagingnonviolence.org/feature/why-we-need-sharps-dictionary/,2014-10-30.(引用日期)]

1983年,夏普的命运发生了根本性转折。在这一年,他开始在美国哈佛大学国际问题中心主持一个有关非暴力抵抗的研究项目,建立了爱因斯坦研究所,出版了《让欧洲不可战胜——非暴力威慑与防御的潜力》一书,最关键的是他得到了冷战之父、遏制理论和和平演变理论始作俑者乔治·凯南的高度赏识。在此书再版时,乔治·凯南亲自为其作序:

【“尽管在书中,夏普把这种非暴力运动主要设定在欧洲,但在欧洲之外,这种方式拥有更大的潜力。”[王晋燕.“精神教父”20年的阴谋[EB/OL].paper.people.com.cn/hqrw/html/2008-02/16/content_45839081.htm,2014-10-30.(引用日期)]】

随后在乔治·凯南的正式运作下,美国情报机构以巨额资金扶持夏普的爱因斯坦研究所,当然这个研究所的精神实质已经和爱因斯坦秉承的社会主义理念南辕北辙。名字定成“爱因斯坦研究所”只是遮人耳目,其实是“乔治·凯南研究所”,其主要任务是如何将乔治·凯南颠覆社会主义国家政权、控制第三世界政权的战略落到实处。从1953至1983年,先是联邦调查局的镇压修理,后来是中情局的大力扶植,叛逆的左派青年夏普终于变成了忠实的帝国鹰犬。

应该说,美国冷战教父乔治·凯南是最早提出颜色革命及和平演变主张的美国人。1947年乔治·凯南的那篇著名电报和论文《苏联行为探源》是美国二战后对外战略的第一块基石。此文的一个核心要点,便是如果影响苏联内部的局势来对苏联进行遏制和和平演变。凯南的策略主要有两点,首先,他认为苏联高层的政治权力移交并不稳固。“一种巨大的不确定因素给苏联的政治生活蒙上了阴影。那就是把权力从某个人或一批人转移到另一个或另一批人手中的难以预测的局面。”凯南指出,政治权力从列宁到斯大林转移,是当时的苏联所经历的唯一一次,而且斯大林为了巩固这次权力转移却用了十二年时间,苏联也为此付出重大代价——“它牺牲了几百万人的生命,动摇了国家的基础,余震波及整个国际革命运动,对克里姆林宫本身也产生了不利的影响” 【[乔治·凯南.美国外交[M],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1989.97.]】。凯南在这里显然指的是列宁去世后苏联高层的内斗,如斯大林与托洛斯基间的恶斗导致托派第四国际分裂出去,影响了整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苏联后来的历史印证了凯南的敏锐,苏联最高权力转移中果真出现了“难以预测的局面”,先是出了彻底否定斯大林的赫鲁晓夫,后来是彻底否定共产主义的戈尔巴乔夫,美国则趁机利用这些人大做文章,最终将苏联肢解。

其次,凯南着眼于如何影响苏联群众基础,他说:

【“必须做出以下推论,即甚至在一个象共产党那么纪律严格的组织里,在新近加入这个运动的党员群众和一班自我延期盘踞高位的少数人(这些新党员绝大多数跟他们从未见过面、谈过话,不可能建立政治上的亲密关系)之间,在年龄、观点和兴趣方面必然会产生越来越大的分歧。……一旦分裂侵入了党的肌体并使之陷入瘫痪状态,俄国社会的动乱和弱点就会以难以描述的形式暴露出来。因为,我们已经看到,苏联政权只不过是掩藏着一大群乌合之众的空壳,这些人不得建立独立的组织结构。……结果是,要是发生什么破坏党这一政治工具的团结和效力的事件,那么苏联便可能在一夜之间由最强变成最弱最可怜的国家社会之一。”[乔治·凯南.美国外交[M],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1989.98.]】

在此基础上,凯南明确建议,美国不应坐以待变,而是要主动地影响苏联国内的发展,美国必须给全世界的民众造成这样的印象,美国的体制是成功的、有活力的,借此来打击共产主义支持者的热情和希望。

乔治·凯南虽然最早提出了和平演变和颜色革命的原始主张,但是将其最终变成一整套可执行操作方案的,却是吉恩·夏普。这也是乔治·凯南在80年代初和吉恩·夏普一拍即和的根本原因——美国情报机构一直想对社会主义国家进行和平演变,但是只有在发现了吉恩·夏普后,他们才最终将梦想变成现实。

六、美国对毛泽东军事思想的高度重视

夏普“非暴力战争”理论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出现,并不是偶然的,它是美国精英阶层系统性学习和模仿毛泽东人民战争理论的产物。二战以来,在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接连惨败于毛泽东的中国人民军队后,美国军事精英和政治精英接连掀起过数波学习研究毛泽东军事和哲学理论的高潮,以至于今天美国的各大军校都开设毛泽东军事思想的课程。美国的目的是通过学习研究对手,最终制定系统应对方案以最终打败毛泽东及整个社会主义运动。例如,夏普在上世纪60年代哈佛大学的主要重点研究方向,就是如何利用共产党的革命理论和哲学打败共产党的“极权”政权和组织。

当时,很多美国精英都注意到毛泽东人民战争理论中蕴含着包括心理战、政治战在内的丰富的的总体战战略思维,正是据此,美国逐步发展出了自身的全频谱总体战大战略。例如,在1958年,当时担任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顾问的基辛格博士出版了《核武器与对外政策》一书,其中毛泽东思想进行了高度评价,并着重强调了心理战的作用。他说,“值得注意的是,共产主义军事思想的最完善的理论性言论不是在苏联的著作中,而是在中国的著作中。”基辛格称毛泽东的军事学说“是高度的分析能力和稀有的心理洞察力以及冷酷无情的结晶。”他敏锐地指出,“毛泽东的军事学说反对那种以纯军事考虑为基础而进行的迅速决战的观念,这种观念在很大程度上是美国战略思想的基础。这种学说充满了这样一种主张,认为战争的心理等分与物质等分同样重要;实际上决定战争的不是实力,而是巧妙地加以运用并置敌人于最大之不利地位的能力。”[基辛格.核武器与对外政策[M],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1960.319.]基辛格于1969-1974年任尼克松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1973-1977年任美国国务卿,在整个六七十年代对美国的军事、政治、外交、情报工作都产生过直接的深远影响。

当时热衷于研究毛泽东的美国精英非常多。例如,乔治R.斯托泽中将曾任参谋长联席会议办公室副主任、美国第5集团军司令。他曾在1972年发表了《游击战与暴乱理论》一文,文章称:

【毛泽东是“公认的当代最伟大的游击战实践家和理论家”,“毛泽东提出并运用了一种革命战争的思想,这种思想将军事、政治和心理等方面的原则和方法融为一体。”】

他认为,毛泽东研究过克劳塞维茨、马克思、列宁、孙子(或许还有劳伦斯)等人的著作,

【“但是成功地把政治、军事思想变为影响世界进程的哲学和学说的人却是毛泽东。……从一开始就将军事和政治思想结合在一起、构成一种高明战略的人却是毛泽东。……毛泽东不但提出了这些思想,还丰富和发展了游击战术。他的战略的正确性很快便显示出来,全世界的革命者都研究、修改和运用他的战略。”】

当时,另一位高度重视毛泽东军事思想的是爱德华·L·卡岑巴赫二世。此人出身显赫,其父亲担任过新泽西州的司法部长,其叔叔曾是特伦顿市长和新泽西州最高法院法官,其弟弟尼古拉斯被认为是负责谋杀肯尼迪的关键人物之一。尼古拉斯·B·卡岑巴赫担任过肯尼迪时期的美国司法副部长,肯尼迪遇刺后,尼古拉斯与联邦调查局局长胡佛等人组织了沃伦委员会,主导了肯尼迪遇刺案的整个调查。肯尼迪遇刺后,尼古拉斯被遇刺案最大获利者约翰逊总统任命为美国司法部部长。

卡岑巴赫二世在国防部任职前是哈佛大学国防研究计划的主任,他经常在美国培养高级军官的海军学院、空军学院为美军精英们讲课。1955年9月他发表论文《毛泽东的革命战略》,其中指出“在印度支那的胡志明市中,在菲律宾虎克军团中,在马来西亚的叛乱武装中,毛泽东著作的简化版就是军事圣经。”1956年10月他又发表论文《时间、空间与意志——毛泽东的政治、军事观点》,他认为工业化的西方的弱点是对时间、空间与意志关注较少,而毛泽东则关注最多。毛泽东解决了没有工业化的国家如何打败那些工业化的国家:政治动员是赢得战争胜利的最根本条件,动员了全国的老百姓就造成了陷敌于灭顶之灾的汪洋大海。他认为毛泽东机动灵活地组织空间从而为自己争取了时间,而又组织时间使广大民众产生斗争意志。有了足够的空间和时间及正确运用两者的革命意志,毛泽东可以准确地把握战争的节奏和最终结局。[E.L. Katzenbach, Jr.Time, Space, and Will: The Political- Military Views of Mao Tse-tung[J] .Marine Corps Gazette ,1956,(10):36-40.]

卡岑巴赫二世的文章《时间、空间与意志——毛泽东的政治、军事观点》发表在1956年10月份的美军《海军陆战队公报》上。一份美军的重要刊物如此证明介绍和赞颂共产主义的领袖,是件不寻常的事。事实上,由于特种部队之父埃文斯·福代斯·卡尔逊的关系,在当时的美国军队中,尤其是在海军陆战队和美国特种部队中,有大量熟悉毛泽东军事思想的高级军官。如果说朝鲜战争及越南战争激发了美国全面学习、借鉴及应用毛泽东思想的高潮的话,其序幕的拉开则早在中国抗日战争之中。

毛泽东思想对美国军事及外交战略的影响是非常深远的,直到今天仍然很显著。美国陆军上将、中情局前局长彼得雷乌斯于2007年2月至2008年9月任驻伊拉克美军最高指挥官,2008年10月出任美军中央司令部司令,统管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2011年9月6日彼得雷乌斯正式就任第20任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他被美国国防部长称为“最出色的战争指挥官之一”。2012年他因性丑闻下台,但在军队和民间仍然拥有很大的支持度。

2003年,美国打响了伊拉克战争。萨达姆的力量迅速土崩瓦解,而伊拉克大众则跟美军打起了游击战,使美军的伤亡不亚于当年在阿富汗的苏联。有意思的是战争双方都在采用毛泽东兵法。伊拉克反美武装采用灵活的游击战战术,“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使美军疲于奔命;美军巡逻队及运输队防不胜防的路边炸弹则完全类似中国地雷战的翻版;美军驻军较少的兵营以及哨所等,都频繁遭到反美武装分子汽车炸弹甚至毛驴车发射火箭弹的袭击;反美武装还学会了毛泽东“零敲牛皮糖”战术,他们经常集中上百名武装分子打美军巡逻小队的战例,积少成多以扩大战果,使美军在伊拉克无法存在下去……

彼得雷乌斯在普林斯顿大学攻读国际关系博士时的论文题目是《美国军事与越战教训——对后越南时代军事影响和军队部署的研究》,文章详细研究了美国在越南战争中的教训。有充分研究毛泽东游击战的基础,彼得雷乌斯在伊拉克战场上表现出色,于2007年被任命为最高指挥官。他主持编写的《美军反暴乱手册》,包含了情报搜集、战术策略、军队领导、后备物资、当地语言、文化软实力等方面的内容,为美军在伊拉克的军事行动提供了指导。2008年6月5日,英国《每日电讯》报的文章称:

【“彼得雷乌斯的思想可以看作是将毛泽东的游击战术颠倒过来使用,毛称成功的抵抗必须能够激发人们的斗志,而彼得雷乌斯强调美军应消解伊拉克民众强烈的反美情绪,从而清除反美武装的生存土壤。”】

实际上,无论是彼得雷乌斯在伊拉克战场的军事战略,还是吉恩·夏普在全世界发动的颜色革命,本质上都是对毛泽东人民战争理论的颠倒性借鉴和应用。美国情报机构已经把共产党传统的政治工作及发动人民群众打人民战争的基本原则,进行了真正的学习、研究、消化、吸收,并进一步进行花样翻新的创新,并反过来用它们来对付中国。吉恩·夏普、罗伯特·赫尔维关于非暴力战争战略的很多关键性原则,都可以在毛泽东思想中找到原始线索。比如,爱因斯坦研究所《论战略性非暴力冲突》一书中论述“心理战”中的宣传工作时这样写道:

【“一般来说,全体人民可以作为宣传的目标。但是,为了取得最好的效果,目标受众应当划分为若干部份,使传递的信息迎合每一个不同集体。经验和研究强烈地表明,针对比较有限的受众的宣传最有效。因此,希望传递给一个农民的信息,跟给一个学生的同一信息可能包装得不一样。非暴力反对派的主要宣传目标是统治者的支柱,而对每一个团体和子团体,要分析其教育水平、宗教信仰、民族性、期望和得到宣传信息的途径。”】

其实,毛泽东早在1929年《古田会议决议》中就指出:

【“红军的宣传工作是红军的第一个重大工作。宣传内容要根据红军政纲和针对各阶级、阶层不同对象的情绪去进行,宣传的方式方法要灵活多样。”】

可以看到,吉恩·夏普等人的许多论述都是在方法层面对毛泽东思想的借鉴和发挥。

美国垄断财团及其情报机构的阶级本性,决定了他们只能也只愿意在表面形式和方法手段层面学习借鉴中国共产党搞群众运动、打人民战争的历史经验,从根本上看,他们自身的利益和世界各国人民的利益是对立的,其宣传和推行的新自由主义理论和政策本质上并不代表人民的利益。颜色革命本质上并非群众运动和人民战争,也不是真正的革命。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801/406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