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姆斯基:财富阶级和无以立足的无产者

“占领运动”一直以来的发展令人极度兴奋。事实上我还没看过先例。我几乎想不起任何类似的事件。如果它所建立起的人与人的牵系和关联,能持续不断地穿透我们眼前这漫长而黑暗的时代-因为任何的胜利都得来不易-就可以证明它是美国历史上一个非常了得的事件。

乔姆斯基:财富阶级和无以立足的无产者

“占领运动”一直以来的发展令人极度兴奋。事实上我还没看过先例。我几乎想不起任何类似的事件。如果它所建立起的人与人的牵系和关联,能持续不断地穿透我们眼前这漫长而黑暗的时代-因为任何的胜利都得来不易-就可以证明它是美国历史上一个非常了得的事件。

说“占领运动”是史无前例的事实是正确不过的。毕竟,这是一个史无前例的时代-也就是说美国的历史以70年代做为转捩点以来,它本身是一成不变也不为过。这国家从建国殷始,几世纪以来一直是一个发展中的社会,用的方法也不都是光明正大。但普遍的是超着财富,工业化,发展和希望的路前进。人们非常一致的期待是这条路可以一直地走下去。就是在非常黑暗的时期都是如此。  

我正好年纪大,还有大萧条的记忆。开始的几年,大概是30年代中期,虽然那时的处境客观的看来是比现在恶劣多了,但是人们的精神面貌却是迥然不同。有一种“我们的日子会变好”的想法,就是在失业的人群中-也包括我的一些亲戚都有,感觉“事情会好转”。

当时有激进的工会组织活动,特别是“工业组织会”。几乎动员到“坐地”罢工的地步,这可把商界吓坏了,从商业报道中可以看出,因为“坐地”罢工就等于是夺取工厂的管理权以及工人当家作主的前一步。工人接管工厂正巧今天也是计划中之事,这点大家要牢牢记住。还有新政的立法在群众的压力下也开始了。尽管生存艰辛,但是有一种共识“我们一定会脱困而出”。

如今却大大不同。许多人有一种悖逆的无助和绝望感觉,这在美国历史上也是新鲜事,这现象还很普遍。

工人阶级方面

30年代的失业工人能期待他们的工作会回来。如果你是今天工厂中的工人-今天的失业率大约和大萧条时旗鼓相当-而目前的趋势下去,你原有的工作是不会回来的。

这变化始于70年代。其中有多方面的因素。一个突出的关键,照经济史学家罗伯特。布任纳的解释,主要就是制造业的利润的下滑。还有别的许多原因。就造成了经济上的巨大变革-把几百年来以工业化和发展为前进方向倒转成“去工业化和去发展”的模式。当然,制造业在海外的盈利还是巨大的,只是对工人没有什么好处罢了。

紧跟着来的就是显著的在经济上从生产人们所需和能使用的生产业变成了金融投机。经济的金融化从此开始了。

1970以前,银行只是银行。它们所做的就是国家资本主义经济下所该做的:它们从账户的未使用的资金转到帮助家庭买房或供孩子上大学这样潜在有意义的事情上。1970彻底改变了这些。那之前,打自大萧条以来没有发生过金融危机。50和60年代的发展是巨大的。那是美国历史上的最高点,也可能是经济史上的最高点。

还有那时候的平等性。最低的20百分比和最高层的20百分比过的一样好。许多人过起了合理的生活-就是美国所说的“中产阶级”,其它国家则称之为“工薪阶级”-这是千真万确的事。60年代加速前进。那些年的热心参与行动,仅仅是短短的10年,确实在多方面恒久地文明化了这个国家。

70年代的来临,突然发生了巨变:去工业化,生产外包,向金融化倾斜,金融机构迅速膨胀。我还要说明,50和60年代在数十年后称之为高科技的经济方面还是有所发展的:比如电脑,互联网和IT革命,那时主要是国家主导的。

70年代起始的发展形成一套恶性循环。它导致财富的集中慢慢地汇聚到金融圈的手中。这对经济是没有帮助的-它还可能会伤害经济-但它确实造成财富的极度集中。

政策和金钱方面

财富的集中造就了权力的集中。而权力的集中催生了立法,更助长和升级了这种恶性循环。这些立法适用于两党,又驱使了新的财政措施和税收政策,还有公司管理的规定和去规则化。和这并生的是选举费用的飙升,后者更使得政党受制于大企业。

政党慢慢在变质。本来个人在国会想进身当一委员会的主席,靠的是他的资历。现在是假以时日,为了高升必须开始把钱投入党的金库里,这题目的主要的研究者有汤姆。佛格森。这就更将整个体系推向大企业方面(尤其是金融业)。

这个循环导致了财富极度的集中,主要在百分之0。1的人手中。同时,对大多数人来说,它又带来了一个停滞甚至是衰退的时代。人们藉着人为的方式,如加长的工作时间,大量的借贷和背债,还有的依赖引起最近房地产泡沫一样的虚涨的房产价值来勉强度日。很快地,工作的长时已经超过了日本和欧洲等许多工业化的国家。大多数人的停滞衰败的时代和财富极度集中的时代是并存的,政治体系于是消解了。

本来公共政策和公众的意志“总是有距离的,现在是呈几何级数增长了。你现在可以看的很清楚。来看看华盛顿人人关注的题目:赤字。对大众来说,赤字真正是不被当成主要的问题的。它也确实不算是个议题。真正的议题应该是”失业“。”赤字委员会“存在但却没有一个”失业委员会“。就赤字的议题来说,老百姓是有他们的看法的。看看历次的民意测验,绝大多数的人赞成对富裕者课高税,就在经济停滞衰退,社会福利缩减的时候,富人的税却大大缩水。

赤字委员会的办法很可能需要走向它的反面。占领运动大可提供它的群众基础为赤字找到击倒它的匕首。

财富阶级和无以立足的无产者

占领运动中占99百分比的人民大众,活的很艰辛,情况还可能更糟。这次可能是一场无法逆转的衰退。对那百分之1或者是更少的百分之0.1的人,情况倒是蛮好的。他们比以往更富有,更有权力,可以对政治翻云覆雨,藐视群众。他们所关心的就是把一切延续下去,为什么要变呢?

以花旗银行为例。几十年来,花旗集团是主要投资银行企业中最腐败中的一个,不断地靠纳税人的钱救赎,始于雷根时期开始几年,现在又有问题。我不想细说它的腐败,总之是非常惊人的。

2005年,花旗给投资者出了一个小册子,叫做“财富管理:购买奢侈品,诠释全球的不平衡”。它鼓励投资者把钱放进一种”财富管理指数“里。小册子还说,“世界分成两大阵营--有财富可管理者和其余者”。

有财富可理者是指那些富人,有能力购买奢侈品者,以为这就是世界的中心。它说”财富管理指数“比股市的表现还好。其他的人就让他们飘在那儿,我们并不关心他们,我们也不是真正需要他们。他们的存在只是为了一个强有力的国家,那会保护我们,等我们有麻烦的时候,可以伸出援手。除了这点之外,他们就没有什么用了。现在他们被称做”无以立足的无产者“-活在社会的外围的飘荡脆弱的人群。只是现在已经不能叫”外围“了,因为,他们已经是美国社会非常显著的一部分了,世界其它地方也是一样。而这些被认为是好事。

在格林斯潘被称做”圣人亚伦“,而且还被专业经济学者大声赞美成历史上最伟大的经济学家之一的时候(这是在股市崩盘之前,而他对崩盘应负主要责任),就在克林顿时代的国会作证说明,他所引导之下的奇迹般的伟大经济。他说这种经济的成功诀窍在于他称之为”劳动者不安全性的增长“。如果劳动者有不安全感,如果他们处于不稳定的外缘位置,他们就不会提出要求,他们得不到更好的待遇,他们的福利也不会有所增加。当我们不需要他们的时候,我们就可以请他们走路。这就是被技术性的称做”健康经济“的事实。他也为此受到吹捧。

这个世界确实分划成了两个-一个富人的和一个流动外缘无产者的世界,用占领运动的形象化语言来说,那就是百分之1和百分之99的差别。这并不只是数字而已,而是事实如此。现在,富人经济才是受关注的焦点,他们也希望这样持续下去。

如果如他们所愿,70年代颠倒了的历史就无法逆转了。我们是朝着那条路走。现在,占领运动成了第一个真正的,主要的和大众支持的可以改变这一切的对抗力量。但我们必须认清事实,这场斗争将是十分艰巨和漫长的。不会明天就取得胜利。你必须建构起一套可持续性的办法,面对困难坚定奋战一赢取最后的胜利。有很多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

关于工人接管工厂

我曾说过,30年代工人最有效的行动就是就地罢工。原因很简单,就是它是工人接管的前奏。

整个70年代,虽然在衰退中,还是有几件重要的事件发生。1977年,”美国钢铁“决定关闭他在俄亥俄州,约克斯城一家主要的工厂。工人没有就此遣散,工人团体和社区一起出面,想从公司手中买下工厂,将它交给工人来管,成为一个工人管理,工人负责的地方。可惜,他们最后没有成功。但当时如果有足够的群众支持,他们应该会赢的。其中细节,为工人和社区工作的律师卡尔。阿尔培罗维兹和斯陶顿。临德曾叙述的很详细。

从它激发后续的其它行动来说,它虽败犹荣。如今,整个俄亥俄州还有其它地方,遍布了成百上千的由工人和社区共同拥有”甚至成了工人管理的实业,有的规模还不算小。这是真正革命的基础。这就是革命的起源。

一年以前,波士顿一个近郊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一家跨国公司要把它的一家还盈利而且经营的不错;搞高科技的分公司关闭。它只是未达到他们所预期的利润罢了。工作人员和工会想把它买过来,自己来经营。这家跨国公司可能碍于情面,还是把它关了。想买的一方没想到这个结果,如果他们有足够的群众支持,或者他们有像占领运动的力量做后盾,他们可能会成功的。

还有其它类似的事件发生。有一些,还不是小事。不久以前,奥巴马总统把石油工业收归国有,它本来就是应该由公众所拥有的。这类的事情是可以做的,他们是这么干的:重组之后交回原原拥有者,或者是相关的拥有者,回到传统的老路上。

另外一种可能是把它交到工作人员的手中-本来他们就是拥有者-把它变成工人拥有,工人管理的主要工业体系,这体系是经济的主要部分,让它生产民之所需的东西,而有很多东西是人民所需要的。

我们都知道也应该知道美国的高速交通在世界上是很落后的,问题还很严重。这不仅影响人民的生活,对经济影响也大。我有个人的经验。几个月前,我正好在法国演讲,必须从南部的亚维宁城坐火车到巴黎的戴高乐机场,等长于华盛顿到波士顿的距离,只用了2小时。我不知道你们坐过美国这段路线,它还是和60年前我和我妻子第一次坐时一样的速度。这真是羞耻啊。

欧洲做得到的,这里应该也做得到。我们的技术工人有能力完成。只要大众齐力来支持,它就会对经济改变很大。

再谈点更不可思议的。这么好的方法不用,奥巴马当局派了他的交通部长去西班牙签了一项建设美国高速铁路的合同。这本来可以在我们的工厂关闭的工业没落区完成的。我想不出这么做经济上的理由。有工人阶级不被重视的原因,还有就是没有动员群众的力量。所以事情就变成这样。

气候变化和核武方面

我一直谈的是国内的问题。但在国际方面。有两项非常危险的事态在发展,那好像阴影一样笼罩在我们所讨论的一切问题之上。人类历史是头一遭遇上了危及人类生存的真正威吓。

一个是自1945年以来一直悬在那的,我们能躲过它真是一项奇迹。这就是核战和核武器的威胁。这问题的讨论不多。实际上,这当局的政策和它的同盟国将它的威胁升级了。如果我们还不采取行动,一切就太晚了。

另外一点就是环境灾难。几乎世界上每一个国家都采取了阻止让它恶化的措施,美国所采取的措施主要是将威胁升级。美是主要国家中唯一的一位不但不采取任何积极步骤去保护环境,它根本还就不闻不问。它还扯后腿。

由商界肆无忌惮的连结庞大的宣传机器,想要说服人们,公开宣称“环境变化只是一场骗局”。说“为什么要关注这些科学家?”

我们真的掉回到黑暗时代,这不是一个笑话。如果这是发生在一个历史上最强大和最富有的国家,那这场灾难是不可逆转的,至少是一,两代的时间,我们谈再多的问题还是没有用的。我们迫切地需要采取细致而且可持续的行动。

前进的道路充满了障碍,荆棘,困顿和失败。这是不可避免的。除非去年在这个国家和全球各地的那股精神(指占领运动)能继续成长而爆发成社会和政治世界的主要力量,对拥有美好而令人憧憬的未来的机会是很渺茫的。

【察网www.cwzg.cn摘自《人文与社会 》2012年5月8日。 原题为《 Plutonomy and the Precariat: On the History of the US Economy in Decline 》,罗其云译】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802/411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