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从《共产党宣言》透视当下若干思潮

对照一下《宣言》这些对于种种“社会主义”的论述,是不是与某些热衷于学习西方白左的专家们惊人一致呢?笔者希望某些专家在搞“理论创新”的时候最好也能够看一看《共产党宣言》,不要把马克思恩格斯早已批判过的东西拿出来作为创新。通过以上对于《共产党宣言》当中若干主要论断的回顾,我们可以发现,其主要内容不但没有过时,反而大都是当下舆论界与主流学者中长期受关注的热点问题。只要我们认真研读《共产党宣言》,很多重大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鹿野:从《共产党宣言》透视当下若干思潮

今年2月21日是《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人民日报》与《光明日报》等诸多媒体均撰文纪念。但是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在当下的中国,越来越多的人对于这部历史文献感到陌生了。笔者在这里想结合现今流行的种种思潮,带领大家回顾一下《宣言》的若干重要观点,以作为纪念。

一、阶级对立还是“官民对立”?

现在很多历史专家不承认历史上存在阶级斗争,宣称历史上只有官民矛盾,或曰政府与民众的矛盾,没有阶级和阶级矛盾,农民起义都是民众反对政府。而《宣言》开宗明义,指出了阶级斗争的历史意义:

【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
自由民和奴隶、贵族和平民、领主和农奴、行会师傅和帮工,一句话,压迫者和被压迫 者,始终处于相互对立的地位,进行不断的、有时隐蔽有时公开的斗争,……但是,我们的时代,资产阶级时代,却有一个特点:它使阶级对立简单化了。整个社会日益分裂为两大敌对的阵营,分裂为两大相互直接对立的阶级: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

应该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呢?事实上,政府并不是一个抽象的空壳,“民众”也不是具有同等地位的个体,两者都是由不同的人组成的。政府里的高级官僚与民众当中的富豪地位是一致的,同样政府当中的基层人员与民众当中的普通人地位是一致的。而且正如《宣言》所指出的,如果说过去身份政治还带有一定的迷惑性,那么现在财富政治已经越来越突出。

还有,最早提出阶级斗争的并不是马克思和恩格斯,恰恰是资产阶级在夺取封建贵族权力时提出的。只不过他们自己取得了统治地位之后,又反过来不允许别人提这种学说罢了。所以,历史专家如果真的认为历史上不存在阶级斗争的话,应该劝现在的资产阶级把权力还给旧贵族。可是,他们敢么?

因此,所谓“官民对立”说,只不过是掩盖阶级对立的谬论。现在的学术界这种学说的流行,本身就是资本势力打着“民众”的旗号,企图夺取政权的一种舆论攻势罢了。

二、世界近代史的开端应该界定于何时?

当前,历史学家们有一种无限延伸资本主义社会的倾向。比如说,在80年代时还是把英国资产阶级革命,作为世界近代史,或曰资本主义社会的开端,到90年代以后,却逐渐改成了把新航路的开辟作为资本主义社会的开端。还有不少人言之凿凿,宣称这是马克思主义的观点。但是只要我们读一下《共产党宣言》原文就会发现,马克思和恩格斯所认定的资本主义统治是工业革命才建立的:

【蒸汽和机器引起了工业生产的革命。现代大工业代替了工场手工业;工业中的百万富翁,一支一支产业大军的首领,现代资产者,代替了工业的中间等级。
大工业建立了由美洲的发现所准备好的世界市场。世界市场使商业、航海业和陆路交通得到了巨大的发展。这种发展又反过来促进了工业的扩展。同时,随着工业、商业、航海业和铁路的扩展,资产阶级也在同一程度上得到发展,增加自己的资本,把中世纪遗留下来的一切阶级排挤到后面去。……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

实际上,这些专家们有意无意的混淆了“阶级出现”与“阶级统治”这两个概念。例如,原始社会末期,就出现了阶级分化,但是这时的社会仍然是原始社会,奴隶社会末期就出现了奴隶制瓦解和封建制兴起的状况,但是这时的社会仍然是奴隶社会。只有新的阶级占据了统治地位之后,才能算是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世界近代史的开端显然是工业革命而非新航路开辟,也就是距离《共产党宣言》发表还不到100年的时代。有一些专家可能是真的由于舆论环境的变化而对于马克思主义的观点不大了解,但是更大的可能性是迎合以美国的斯塔夫里阿诺斯等为代表的西方反共人士,传播其所鼓吹的以西方为中心的帝国主义和种族主义。

三、马克思和恩格斯对资本主义是肯定还是否定?

这个问题本来不应该是一个问题,如果要是马克思和恩格斯肯定资本主义的话,那么他们还搞共产主义革命干什么呢?但是,现在的某些专家总是喜欢断章取义,刻意去宣传马克思和恩格斯对于资本主义若干历史进步性的肯定。比如说,近年中考和高考的考试当中就多次引用《共产党宣言》当中的一句“资产阶级在历史上曾经起过非常革命的作用”。

但是,只要我们看一下《宣言》全文就会明白,马克思和恩格斯在提到资产阶级革命性和进步性时用的全都是讽刺的语气,比如说“资产阶级在历史上曾经起过非常革命的作用”这一句相关的原文是这样的:

【资产阶级在历史上曾经起过非常革命的作用。
资产阶级在它已经取得了统治的地方把一切封建的、宗法的和田园般的关系都破坏了。它无情地斩断了把人们束缚于天然尊长的形形色色的封建羁绊,它使人和人之间除了赤裸裸的利害关系,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就再也没有任何别的联系了。它把宗教虔诚、骑士热忱、小市民伤感这些情感的神圣发作,淹没在利己主义打算的冰水之中。它把人的尊严变成了交换价值,用一种没有良心的贸易自由代替了无数特许的和自力挣得的自由。
总而言之,它用公开的、无耻的、直接的、露骨的剥削代替了由宗教幻想和政治幻想掩盖着的剥削。】

有的朋友可能不太理解,“公开的、无耻的、直接的、露骨的剥削”怎么还能算是革命的呢?答案很简单,隐蔽的剥削很多人看不出来,所以也就会默认它。而公开的剥削必然会引起反抗,最终会被劳动者推翻,这就是资产阶级的“革命性”所在。也就是说,所谓“革命性”正是建立在资本主义必然被推翻的否定性前提之下。

另外,马克思和恩格斯口中的资本主义历史的进步性仅仅是从生产力发展的角度来论述的。从劳动者的地位来看,他们认为资本主义社会的劳动者情况不但没有丝毫的改善,反而比过去的任何一个阶级社会都低:

【我们已经看到,至今的一切社会都是建立在压迫阶级和被压迫阶级的对立之上的。但是,为了有可能压迫一个阶级,就必须保证这个阶级至少有能够勉强维持它的奴隶般的生存的条件。农奴曾经在农奴制度下挣扎到公社成员的地位,小资产者曾经在封建专制制度的束缚下挣扎到资产者的地位。现代的工人却相反,他们并不是随着工业的进步而上升,而是越来越降到本阶级的生存条件以下。……资产阶级不能统治下去了,因为它甚至不能保证自己的奴隶维持奴隶的生活。】

所以,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第一章得出的结论就是“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这一点今天的专家往往不愿意承认,但是除了最后的结果尚未实现,其对于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状况的分析却是反复为历史所证实。

四、资产阶级在“消灭私有制”上的双重标准

《共产党宣言》第二章当中有一句名言:

【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

这也是《宣言》的核心观点。现在很多专家极为恐惧这一点,像不久之前人大的周新城教授引用这句名言就引发了一阵喧嚣。笔者当时在《围攻人大教授的人都没看过<共产党宣言>?——马克思恩格斯是怎样讲“消灭私有制”的》一文中曾经详细的谈过这个问题。这里不再过多重复。今天我只想谈谈马克思和恩格斯指出的一个重要的问题,也就是资产阶级在所谓“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问题上是持双重标准的:

【一切所有制关系都经历了经常的历史更替、经常的历史变更。
例如,法国革命废除了封建的所有制,代之以资产阶级的所有制。
共产主义的特征并不是要废除一般的所有制,而是要废除资产阶级的所有制。……有人责备我们共产党人,说我们消灭个人挣得的、自己劳动得来的财产,要消灭构成个人的一切自由、活动和独立的基础的财产。
好一个劳动得来的、自己挣得的、自己赚来的财产!你们说的是资产阶级财产出现以前的那种小资产阶级、小农的财产吗?那种财产用不着我们去消灭,工业的发展已经把它消灭了,而且每天都在消灭它。……我们要消灭私有制,你们就惊慌起来。但是,在你们的现存社会里,私有财产对十分之九的成员来说已经被消灭了;这种私有制这所以存在,正是因为私有财产对十分之九的成员来说已经不存在。】

也就是说,资本主义私有制的建立,本身就是在不断的掠夺和侵犯从旧贵族到普通劳动者的财产基础之上的,只不过他们把别人的财产掠夺光了,所以才表示自己的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因此,这些专家们与其谴责“消灭私有制”多么不合理,不如先劝告一下资本势力把侵占的国有资产与通过股市与竞争的手段掠夺的劳动者财产还给原主,甚至干脆劝告英国法国的资本家把财产还给几百年前的旧贵族,美国的资本家把整个国家还给印第安人。

但是,他们是不可能这样干的。不信你们看看,那些鼓吹“私有财产不可侵犯”的和鼓吹“赦免原罪”的,不正是同一批人吗?所以,他们所捍卫的私有制与私有财产,只不过是极少数人的特权罢了。

五、对于若干社会问题的精妙分析

值得注意的是,《共产党宣言》第二章在批判资产阶级种种责难的时候,对于工业革命之后的若干社会问题作出了独到的分析,可谓妙语连珠。

比如说,《宣言》当中指出,资产阶级的家庭关系恰恰是建立在无产阶级家庭关系被破坏的基础上。资本主义社会越发展,普通劳动者家庭当中的矛盾也就会越发展,甚至稳定的家庭本身也逐渐变成奢侈品:

【现代的、资产阶级的家庭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的呢?是建立在资本上面,建立在私人发财上面的。这种家庭只是在资产阶级那里才以充分发展的形式存在着,而无产者的被迫独居和公开的卖淫则是它的补充。……无产者的一切家庭联系越是由于大工业的发展而被破坏,他们的子女越是由于这种发展而被变成单纯的商品和劳动工具,资产阶级关于家庭和教育、关于父母和子女的亲密关系的空话就越是令人作呕。】

再比如说,《宣言》强调民族宗教矛盾其实都只不过是现实社会当中阶级矛盾的反映。甚至资产阶级的所谓宗教信仰自由,也只不过是现实社会当中市场竞争的反应,其实是把宗教本身资本化了:

【人对人的剥削一消灭,民族对民族的剥削就会随之消灭。
民族内部的阶级对立一消失,民族之间的敌对关系就会随之消失。
从宗教的、哲学的和一切意识形态的观点对共产主义提出的种种责难,都不值得详细讨论了。……当古代世界走向灭亡的时候,古代的各种宗教就被基督教战胜了。当基督教思想在18世纪被启蒙思想击败的时候,封建社会正在同当时革命的资产阶级进行殊死的斗争。信仰自由和宗教自由的思想,不过表明竞争在信仰领域里占统治地位罢了。】

今天的专家们普遍不承认这一点,往往强调家庭问题、教育问题、民族问题和宗教问题都是具有独立性的。但是他们难以否认的一个事实是,公有制发达的年代里,这些问题确实不突出,而随着私有制的发展与资本势力的膨胀,这些问题才逐渐凸显。历史,总是一次又一次的证明马克思与恩格斯的睿智。

六、什么样的社会主义才是进步的?

《共产党宣言》第三章当中论述了那个年代的种种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学说。马克思和恩格斯把当时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反动的社会主义,又包括封建的社会主义和小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德国的或‘真正的’社会主义”其实是后者的变种);第二类是保守的或资产阶级社会主义;第三类是批判的空想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

值得注意的是,《共产党宣言》并不像有一些人那样想当然的认为,第一类社会主义是反动的,第二类社会主义就是中间力量,第三类社会主义就是进步的。所谓反动、保守或者进步仅仅是指其在诞生那个时期的情况,而在科学社会主义形成后,这三种观点本质上就都是反动的了。例如,马克思和恩格斯在评价批判的空想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时就明确指出:

【批判的空想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意义,是同历史的发展成反比的。阶级斗争越发展和越具有确定的形式,这种超乎阶级斗争的幻想,这种反对阶级斗争的幻想,就越失去任何实践意义和任何理论根据。所以,虽然这些体系的创始人在许多方面是革命的,但是他们的信徒总是组成一些反动的宗派。】

大体说来,《宣言》判断进入工业革命时代以后某种自称社会主义的学说是进步还是反动的,主要依据是以下两点。

第一是其是否承认公有制与社会化大生产。比如说,小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强调保护个体小生产,在某种程度上似乎也符合劳动者的利益,但是这种做法是与社会生产力发展背道而驰的,所以在本质上是反动的:

【这种社会主义按其实际内容来说,或者是企图恢复旧的生产资料和交换手段,从而恢复旧的所有制关系和旧的社会,或者是企图重新把现代的生产资料和交换手段硬塞到已被它们突破而且必然被突破的旧的所有制关系的框子里去。它在这两种场合都是反动的,同时又是空想的。】

第二是其是否承认阶级斗争与推翻资本主义的必要性。如果要是仅仅强调所谓慈善、动物保护或者性别与种族一类的身份政治,否认阶级斗争与推翻资本主义的必要性,那么这种学说不管打扮的多么花哨,终究还是反动的资本主义卫道士:

【资产阶级中的一部分人想要消除社会的弊病,以便保障资产阶级社会的生存。
这一部分人包括:经济学家、博爱主义者、人道主义者、劳动阶级状况改善派、慈善事业组织者、动物保护协会会员、戒酒协会发起人以及形形色色的小改良家。……丝毫不会改变资本和雇佣劳动的关系,至多只能减少资产阶级的统治费用和简化它的财政管理。】

对照一下《宣言》这些对于种种“社会主义”的论述,是不是与某些热衷于学习西方白左的专家们惊人一致呢?笔者希望某些专家在搞“理论创新”的时候最好也能够看一看《共产党宣言》,不要把马克思恩格斯早已批判过的东西拿出来作为创新。

通过以上对于《共产党宣言》当中若干主要论断的回顾,我们可以发现,其主要内容不但没有过时,反而大都是当下舆论界与主流学者中长期受关注的热点问题。只要我们认真研读《共产党宣言》,很多重大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鹿野,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共产党宣言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802/411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