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秩序正在进行范式转换——一种新的东西方关系正在中美间隐约可见

世界政治新范式在国际关系中的突出表现就是大国竞争和争夺的加剧。在这个时期,霸权国家与崛起大国的矛盾成为国际关系的主要矛盾,而且一些事物开始向相反的方向转化。以中美关系为例,经贸关系这个曾经的压舱石开始变成导火索,中国长期维护中美关系大局的忍辱负重换来的是美国对中国的不断进逼。这说明靠利益捆绑无法避免矛盾,维护安全。在发展对外关系尤其是经济关系的过程中保持足够的独立性和自主性,是国家实力的重要来源。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世界秩序正在进行范式转换——一种新的东西方关系正在中美间隐约可见

当前世界秩序变化之深刻与剧烈已使很多人感到了切肤之痛。但感性认识只能感受和描述世界,而不能解释和改变世界。对当前秩序演变的理解需要一个较长的时间坐标和较大的思想框架。

二十世纪是一个令人唏嘘不已,不堪回首的世纪。战争与和平,革命与反革命,进步与堕落轮番交替上演了一出足以让人怀疑人生、怀疑真理的历史悲喜剧。从七十年代末期开始,以里根、撒切尔等人的登场为标志,革命、解放、社会主义被世界一体、经济增长、资本扩张所取代,市场化、私有化、自由化、民主化以及以美国为主导力量的国际体系霸权化成为世界经济与政治的基本范式。

这是资本主义最辉煌的历史时期。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生产社会化水平达到全球规模,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和市场方式在全球范围扩张,冲破一切新旧万里长城,建立了基本完整的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催生一大批进行全球垄断的跨国公司,并形成了一个跨国的、信奉全球主义的政治经济精英阶层或集团,世界经济的发展也大体相对平稳,增长较快。在这个过程中,以“第三条道路”为代表,世界范围的左翼力量从理论到政策全面向右翼投降,劳动阶级曾经取得的权力丧失殆尽。同时,冷战红利成为资本主义利润的巨大来源,整个东方世界为资本主义生产和生产关系打开了巨大发展空间。可以说,这是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的黄金时期。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结果,阶级矛盾、民族矛盾、以贸易摩擦和实力竞争为突出内容的国家矛盾、生态矛盾以及经济危机在世界范围普遍发展并日益尖锐起来。

“9·11”恐怖袭击、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利比亚战争、美国金融危机、阿拉伯之春等一系列事件构成了一个历史性的转折点。在这个转折点上,旧范式下的矛盾开始集中暴露,旧势力因达到巅峰状态而仍试图强行维护和强化旧秩序,但最终摆脱不掉物极必反的规律而不得不迎接新范式的出现。新范式的主要特点是民族主义、民粹主义、种族主义、极端主义、集权主义、专制主义和保护主义。之所以出现这个现象,根本原因是资本主义膨胀过程中必然出现的经济和社会矛盾,即生产过剩和社会分化。过去四十年间,生产力的发展不知能不能说具有最伟大的革命性,但财富集中、社会分化的程度却史无前例。结果,被市侩理论家肤浅地解释为文明冲突的阶级斗争首先在现行世界体系的边缘国家和核心国家爆发,而对范式转换真正起关键作用的则是全球主义跨国资产阶级精英集团与民族主义资产阶级的斗争。有趣的是,这场斗争的主战场在美国,美国这个旧秩序的制定者、推行者、领导者却成了新范式的主要推手。

当前形势的复杂性在于,新范式并未完全取代旧范式,新旧范式以及相应政治力量的斗争仍在持续,而这使当前世界形势呈现明显的过渡特征。复杂、深刻的变局容易使人丧失方向感,结果大谈前进、发展却不知实际在走向何方。为辨明历史方位,我们不得不反思时代问题。二战结束以后,世界进入和平发展时期,既没有发生世界大战的时期。迄今为止,整个和平发展的时期大致已持续七十余年。从冷战、全球化到现在的新旧范式交替、过渡,由于这个时期中不同阶段或小时期的变化过于复杂、深刻、剧烈,以至于使人感到恍如隔世。有人总把冷战归属于所谓战争与革命时代。其实,冷战时期就是和平时期,只不过这个时期无世界大战但有世界革命,维护世界和平与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民族民主革命是这个时期的主题。之后的全球化时期最有戏剧性。随着社会主义的垮台、变质,苏联阵营的瓦解,以及资本主义的全面扩张,对和平发展和历史终结的畅想成为相当范围内的主流世界观,随之而来的是把小时期的阶段性特点当作大的时代特征。当然,全球化这个时期是有深刻时代意义的,但这个意义只有放在大的时代框架中才能看得出来。在全球化时期,帝国主义从国家垄断、国际垄断发展到全球垄断,若干列强争夺世界霸权变为一个超级大国独霸世界。但历史并没有就此终结,垄断资产阶级内部的矛盾,富人与穷人的矛盾,中心国家与边缘国家的矛盾,以及大国争夺国际权力和利益的矛盾都使帝国主义时代这个大时代的一些基本特征重新凸显出来。

世界政治新范式在国际关系中的突出表现就是大国竞争和争夺的加剧。在这个时期,霸权国家与崛起大国的矛盾成为国际关系的主要矛盾,而且一些事物开始向相反的方向转化。以中美关系为例,经贸关系这个曾经的压舱石开始变成导火索,中国长期维护中美关系大局的忍辱负重换来的是美国对中国的不断进逼。这说明靠利益捆绑无法避免矛盾,维护安全。在发展对外关系尤其是经济关系的过程中保持足够的独立性和自主性,是国家实力的重要来源。当前,崛起国最大的优势在于物质力量不断增长的势头难以轻易改变,而霸权国最大的劣势在于其国内经济腐朽化的趋势积重难返和世界矛盾的普遍发展,现行国际霸权体系的瓦解,多极均衡格局的形成是不可逆转的历史趋势。尽管如此,霸权国与崛起国权力关系的改变绝不可能在短期内完成,也很可能不以和平方式完成。因为历史经验证明,在权力转换过程中发生冲突或战争是大概率事件。所以,对待国际关系,和平主义、浪漫主义永远是苍白无力的,唯有基于现实主义的高超战略艺术才是制胜的保障。需要注意的是,现在的国际战略形势并非单纯的中美较量,把当前国际格局看作中美两极格局是GDP主义误判形势的典型。因为崛起国是一个群体而非只有中国一国。其中,俄罗斯早已在与美国较量的风口浪尖上征战多年,伊朗、朝鲜也在于美国的长期斗争中不断发展壮大起来。另外,中国现在不可能与美国进行类似苏联和美国的那种势均力敌的两极对抗,中国发展进程面临的风险不可轻视。

当前,尽管没有形成建制化的两大阵营,但一种新的东西方关系似乎已隐约可见。这不是过去那种社会主义阵营与资本主义阵营的关系,而是单一世界体系之内基于国际权利斗争的地缘政治关系。欧洲、中东和东亚是这种关系的三大地缘政治焦点。其中,东亚是中国最重要的安全悠关方向。这个方向上的安全问题不解决,中国就只能不断向西寻找后方。而东亚安全问题的解决不仅要靠中国自身力量的提升,还要靠中国主导的地区安全格局的建立,特别是防止美国将中国周边具有战略意义的国家拉向另一个阵营。

【任卫东,察网专栏学者,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806/429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