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教你分清左和右,极“左”和极右

今天,更多的人站在不带引号的左的一边,是要坚决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人们。这是革命的力量,是无产阶级的力量,这种左派势力是应该得到大力支持的。而那些极“左”的做法,是要反对的。极“左”,貌似是左,但实质是脱离实际,走激进冒险的道路。我们一定要澄清极“左”与左之间的不同,左派势力要与极“左”划清界限。极“左”并不是真的左,极“左”过了头,就会与右派势力一起,来破坏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事业。所谓两极相通,就是这个道理。

一篇文章教你分清左和右,极“左”和极右

左和右,极“左”和极右,这些个修饰词似乎在网络上困扰着一些人。记得有学生问过我,到底什么是左,什么是右。说实话,瞅不冷子问我这个问题,我也一时难以回答。

一般说来,站在革命的立场上,反对资产阶级的反动统治,对革命采取坚决的态度。这就是所谓左。这个左是不加引号的。这种左,是正当的,是应当肯定的。像当年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多数派,即布尔什维克,即为左派。而另一部分少数派,既孟什维克,即为右派。布尔什维克是坚决站在马克思主义和列宁主义的立场上,坚持革命的立场,坚持发动群众的政策,坚持在俄国实施无产阶级革命,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目标。而孟什维克,则相对动摇,对革命的立场远不够坚定。在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我们曾经犯过“左”倾和右倾的错误。这个“左”是加引号的。意思是,这种“左”倾往往超越现实的实际情况,对革命有一种急躁的情绪,恨不能在一天之内就把反革命力量打倒。所以在政策与策略上就会产生某种过火或者过激的行为。中国革命受这种“左”倾错误的危害是很大的。王明路线即是这种“左”倾路线的典型代表,造成中国革命的巨大损失。

但到了抗日战争时期,王明又犯过一些右倾的错误,所谓“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就是要求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争中,一切都要服从国民党的领导,满足国民党的需要,完全放弃中国共产党的自主权。放弃中国共产党的自主权,也就放弃了革命最基本的目标。所以是为右倾。这个右倾的错误对革命的危害也是很大的。从某种意义上说,“皖南事变”虽然是国民党反动派发动的反共高潮所导致的,但王明的右倾路线的错误也是要承担相当大的责任的。

新中国建立起来以后,我们曾经组织过一场浩大的反右派斗争。这里的情况比较复杂。1956年。苏共召开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大会闭幕的当年夜里,赫鲁晓夫突然召集代表开会,做了反斯大林的秘密报告。这个报告几乎在赫鲁晓夫做报告的同时,美国就得到了这个报告的副本。之后不久,世界上就出现了一股反苏反共的浪潮,直接引发了波兰的波兹南事件和匈牙利事件。特别是匈牙利事件,最终酿成了反革命暴乱。暴乱分子肆意屠杀匈牙利共产党人,反动气焰甚嚣尘上。后来苏联出后,镇压了暴乱,事件才得以平息。但是这股反苏反共的浪潮在国际上依然传播了一段时间,中国也不可避免受到影响。

1957年,在中共准备进行整风运动的时候,有一些受到国外反动思潮影响的人站出来,公开反对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这迫使中共暂时停止整风运动,集中力量反击资产阶级右派势力的进攻。从大的形势上说,这样的反击在当时国内外的形势下,是非常必要的,事实也证明,反右派的行动凝聚了全国人民坚定不移地团结在党的领导下,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决心和信心。但是,在这场反右派斗争中,也出现了很大的偏差,对一些正直地、出以公心向党提出正确意见的同志,也被错误地戴上了反党右派分子的帽子。而且,被错误戴上右派分子帽子的人还相当地多。这种反右派运动的打击面过宽,极大地伤害了很多人的积极性。这是我们党的一个重大的失误。直到二十二年后,文革结束,在总结历史经验教训的过程中,党才彻底纠正了这个错误,给被错误戴上右派分子帽子的人彻底平反。

反右运动的扩大化,也是我们党在新中国建设时期所犯下的一个极“左”性质的错误。所以后来邓小平多次讲过,我们在工作中既要防右,也要防“左”,而且主要是防“左”。就是指,在民主革命时期,以及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我们所犯的错误中,“左”的错误犯得更多一些,对党的事业的危害也更大一些。

列宁说过,真理哪怕向正确的方向多走一小步,就会变成谬误。革命的左是应该肯定的,但是超过现实情况的极“左”,就是多走了那么一小步。正确的路线和政策就会变成错误的了。所以我们对于这种超过正确界限的极“左”是特别需要警惕的。

在现实的实际工作中,到底是要防右,还是防“左”,这都要看具体的实际情况。并不是在任何时候都要一律防右,也是不是任何时候都要一律防“左”。在“左”的倾冒头的时候,当然要防“左”;同样,在右的倾向冒头的时候,也必须要防右。

在改革开放这几十年中,我们虽然在总的路线和方向上是正确的,但小的错误却都还犯过。这些错误中,既有“左”的方面的错误,也有右的方面的错误。例如,对于个体经济与私营企业,有些地方政府或者政府部门对其采取过不当限制,以及过于苛刻的管理手段,这就是“左”的表现;而对于一些较大规模的私营企业,则有地方政府或者政府部门对其存在的违法行为往往网开一面,或者不予追究,或者处罚过轻。这就是右的表现。更为严重的一些右倾的行为,则是对国有企业半卖半送,造成国有资产大量流失,企业员工大量失业。这给中国的社会主义经济造成了很大的损失,是在为资本的恣意横行鸣锣开道。这种右倾的行为也伤害了很多工人阶级的利益,降低了他们生存的质量。

所以,如果要做到实事求是,就应该有“左”反“左”,有右反右。在今天,历史虚无主义一度猖獗的形势下,反对社会主义,反对党的领导的右派势力对党和国家,对人民的利益都带来了很大的危害。坚决反对历史虚无主义,也是反对右派势力的一种必要的行为。

今天,更多的人站在不带引号的左的一边,是要坚决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人们。这是革命的力量,是无产阶级的力量,这种左派势力是应该得到大力支持的。而那些极“左”的做法,是要反对的。极“左”,貌似是左,但实质是脱离实际,走激进冒险的道路。我们一定要澄清极“左”与左之间的不同,左派势力要与极“左”划清界限。极“左”并不是真的左,极“左”过了头,就会与右派势力一起,来破坏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事业。所谓两极相通,就是这个道理。

我们所谓的右派势力,更多的是与国际垄断资产阶级,与资本主义势力相互勾结在一起,时刻都在准备破坏中国的社会主义事业,破坏中华民族的崛起,阻挠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因此,一切要求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人们,必须坚决地毫不动摇地同破坏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右派势力进行坚决的斗争。这是捍卫我们伟大事业的必要行动。

【胡懋仁,察网专栏学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左右

原标题:左派势力要与极“左”划清界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