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死了?

“现在各种满天飞的哲学”是否符合马克思主义,这个问题可以讨论。但是,这个问题与“哲学是否死了”并不是一回事,不能混为一谈。对“哲学”当然可以有不同的理解,但是,以“对哲学有不同理解”为论据,进而得出“哲学死了”的结论,显然缺乏说服力。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哲学死了?

【作者按:哲学是不是已经“死了”?这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最近在学术群见证了一次讨论,内容涉及到“哲学死了”的话题。觉得有些意思,稍加整理,转录在下,供大家一哂。说明:(1)虽然讨论内容并非敏感话题,但文中发言者的名字仍用符号表示;(2)与主题无关的发言均未转录,望参与讨论者包涵则个。

A:任何事物,包括思想体系,都有一个诞生、灭亡的过程。你知道马克思、恩格斯宣布过哲学的死亡吗?

B:维特根斯坦还宣称哲学问题他永远解决了,可过几年又回来搞。

A:马克思主义的诞生标志着哲学的死亡。马克思主义是没有哲学的。

C:马恩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所说的“哲学死了”,是指“德国哲学”死了,并不是说马克思主义哲学也死了。

哲学死了?

C:马恩批判并宣告死了的“哲学”,是指从天国降到人间的“德国哲学”——也就是“德意志意识形态”,而不是指从现实出发的“实践唯物主义”或“历史唯物主义”这样的“马哲”。很遗憾,哲学界的高人津津乐道的“哲学死了”,其实只是一个伪问题。

D:具体的有形的事物如座椅板凳的灭亡,政党体制机制失去功能而衰竭,与作为人类思想体系的马克思主义的存在状态,是根本不同的。思维的外壳的语言的死亡与板凳的消失,也不同。现代人不使用甲骨文了,但现代汉语文字里依然有甲骨文的痕迹。深刻地反映了自然社会思维规律的马克思主义,其存在状态,与具体的有形的事物的存在状态是不同的。马克思主义提出的基本观点和原则,比如生产观,物质观,矛盾论,等,其基本原则是真理,具有存在的长期性。现实事物的发展,只是提供了用马克思主义基本观点和原则立场加以说明的材料,而马克思主义也是在这种对现实事物的说明和揭示中,得到进一步的运用和发展。那种认为马克思主义死亡的观点,需要搞清楚马克思主义是人类思想历史上的革命性的彻底的变革。

C:看看哲学界的喧嚣吧,至少到现在为止,“哲学”还活蹦乱跳,离死亡还有一段距离。

D:思想史的发展,是辩证的发展。即便是荒谬绝伦的唯心论,也是思想史发展的肥料。马克思讲德国哲学的死亡,是思想史意义的死亡,不是日常器物如板凳的死亡。思想史的死亡,不是烟消云散。

E:马克思讲,哲学的世界化就是哲学的消灭,是就独立于世界之外、高高在上、脱离实际的哲学而言的。所以他还说哲学的世界化就是世界的哲学化。恩格斯讲哲学的终结,指的是试图凌驾于各门科学智商的、作为“科学的科学”的哲学的灭亡。

C:如果“哲学死了”,那么今天的“世界哲学大会”岂不是一群死人在开会?《哲学研究》岂不是在刊登死人的文章?哲学界岂不成了死人界?——打个比方,未必恰当,没有别的意思。

哲学死了?

D:何种意义的死亡、何种意义上的哲学、何种意义的绝对真理,是讨论前需要界定的前提。读原著,不可望文生义。同意C、E、B的看法。

A:D老师,正确,请读原著。我正是在马克思、恩格斯本人来的意义上讲哲学的死亡,他们创立的学说没有哲学,他们是否定、反对哲学的。

A:人们尽可以可以在各种不同的意义上去言说哲学,开哲学大会,出哲学研究刊物,但是,在马克思主义创始人本来的意义上,他们是反对、否定哲学的。马克思主义的忠实子弟们,应当去理解“哲学死亡”的现实意义,不要走马克思、恩格斯所反对否定的老路。

E:单就哲学这个名词来说,我认为A老师说的是对的。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确是只用世界观、历史观和辩证法以及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这些名词,而并没有说自己创立了一种新哲学。所以他说费尔巴哈也仍然是站立在哲学的地基上。但恩格斯也说了原来意义上的哲学中遗留下来的东西。

D:A老师,马恩列讲过国家消亡,是不是我们现在就要取消国家?同理,马克思讲过哲学死亡,是不是可以讲马克思主义没有哲学?应对原著的词句做具体的理解。要搞清楚是从何种意义上理解马克思的原话。共勉之。

A:D老师,这是两个不同的问题。马克思没有说过国家现在就要消亡。但马克思说过过去的哲学已经死亡了,他们只有世界观,不再有哲学。

C:一边宣告“哲学死了”,一边开着哲学大会、出着哲学刋物、言说着各种各样的哲学。呵呵呵……的确应该认真学习原著。就我的学习认识而言,马恩所谓的“哲学终结”,是有特定指向的:德意志意识形态。如此而已。

A:什么指向?是不是只有《德意志意识形态》讲到哲学的死亡?是不是一贯的?

A:马克思恩格斯宣布哲学死亡,他们并没有开哲学大会;开哲学大会的人们,并没有宣布哲学的死亡。

E:我认为,A老师坚持说马克思主义只有世界观,不再有哲学,如果加上适当解释,是很有意义的。西马的一个重要非马特点,就在于试图把马克思主义仅仅解释成一种哲学。当代在我国也正有不少人试图把《资本论》也仅仅解释为一种“哲学”和“逻辑”!

A:我们尽可以在“世界观”的意义上去讲哲学,这和马克思恩格斯反对哲学并不矛盾。但是我们一定要理解,马克思、恩格斯在他们创立马克思主义时是反对、否定哲学的,不要重走他们反对的老路。

C:请问A老师,什么才是“一贯的”?马恩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关于“德国哲学”死亡的论述,是不是不能算数?

A:有人把马克思主义体系看作是一种哲学,这就是马克思、恩格斯反对的“哲学”。“要上升到哲学高度来认识问题”,这也是他们所反对的“哲学”。现在各种满天飞的哲学,如自然哲学,政治哲学,经济哲学,历史哲学,语言哲学,首先哲学,环境哲学,等等,等等,也是他们所反对的“哲学”,我们并没有理解马克思、恩格斯反对哲学的意义,还在重走他们反对的老路。

E:我很赞成A老师这段话。这些满天飞的哲学,可以说既不是马克思主义的,也不是马克思主义的哲学!

A:搞这些“应用哲学”,意识着可以根据某个哲学原则去解决具体科学的问题。这就是马克思所反对的。马克思只赞成“实证科学”。这又是容易引起误解的一个术语。但我是在马克思、恩格本来的意义上使用的。马克思主义的所有科学都是实证科学,不是哲学,没有哲学。

C:请问A老师,你说“有人把马克思主义体系看作是一种哲学”——问题在于,马克思主义体系从来就不是只有“哲学”,而是包括“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的一个完整体系。这是常识,虽然这个常识现在被斥之为“传统的解读”,但一点也没有过时。

F:学生恳请几位老师再教一教我基本知识:什么是哲学?马克思所反对的哲学具有哪些特点?“世界观”为什么不是“哲学”?

E:但是我也不赞成笼统地说马克思主义没有哲学。这里的同志们是在唯物论、辩证法、认识论和逻辑学的意义上说的,是一种约定俗成了说法。

A:“什么是哲学”是个无法回答的问题,因为大家所说的哲学各不相同。“马克思主义所反对的哲学”的基本特点是从原则出发去解释世界。“世界观为什么不是哲学”?根据对“哲学”的不同理解,世界观理论可以是哲学,可以不是哲学。恩格斯说,他们的唯物主义理论只是世界观,而不再是哲学。

A:我也没有笼统地说马克思主义没有哲学。对“哲学”可以有不同的理解。我只是说,马克思主义创始人是反对哲学、否定哲学的,他们所创立的理论、学说是没有哲学的。后来,人们赋予“哲学”以“世界观理论”的意义,当然可以说有马克思主义哲学了,因为马克思主义是有世界观理论的。但是既然哲学是指的世界观,它就不再高居于其他科学之上,它也只是一门科学而已,科学无高低。

G:那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恩格斯说他们的唯物主义理论只是“世界观”,而不再是他们所反对的从原则出发去解释世界那样的哲学。

A:对的。所以恩格斯说唯物主义只是一种思维方式,不能当作公式到处乱贴。

F:我有一个毛病,在逻辑上不理顺,我就晕。

A:请注意术语和概念的区别,你之所以晕,常常是把用语和概念相混淆的结果。你总是从你的概念的意义上去理解一个术语。其实,同一个术语可以是许多不同的概念。“哲学”就是如此。

H:赞成C的见解。

I:看来,宜在一定时空下讨论。

哲学死了?

赵磊点评:

(1)“现在各种满天飞的哲学”是否符合马克思主义,这个问题可以讨论。但是,这个问题与“哲学是否死了”并不是一回事,不能混为一谈。

(2)对“哲学”当然可以有不同的理解,但是,以“对哲学有不同理解”为论据,进而得出“哲学死了”的结论,显然缺乏说服力。

(3)一边把辩证唯物主义定义为世界观,一边又说世界观不属于哲学的范畴,这样的逻辑要能够自圆其说,恐怕还得继续努力。

(4)既然“我们尽可以在‘世界观’的意义上去讲哲学”,那么,把世界观剔除与哲学范畴之外,就很难自圆其说。

(5)用“恩格斯说唯物主义只是一种思维方式”,来证明“马克思主义是没有哲学的”,这样的论证很不严谨——比如恩格斯说:“哲学是关于思维及其规律的学说”(见注释)。既然恩格斯说关于“思维及其规律的学说”(思维方式)就是哲学, 那么,你又如何证明“唯物主义只是一种思维方式”,而不是“一种哲学”呢?

注释:

恩格斯:“于是,在以往的全部哲学中还仍旧独立存在的,就只有关于思维及其规律的学说——形式逻辑和辩证法。其他一切都归到关于自然和历史的实证科学中去了。”(《反杜林论》,《马恩全集》20卷,第一版,第28页)

恩格斯:“这种历史观结束了历史领域内的哲学,正如辩证的自然观使一切自然哲学都成为不必要的和不可能的一样。现在无论在哪一方面,都不再是要从头脑中想出联系,而是要从事实中发现这种联系了。这样,对于已经从自然界和历史中被驱逐出去的哲学来说,要是还留下什么的话,那就只留下一个纯粹思想的领域:关于思维过程本身的规律的学说,即逻辑和辩证法。”(《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马恩全集》21卷,第一版,第351-352页)

【赵磊,察网专栏学者,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常务副总编,博导,教授。】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808/440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