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可铭发言:必须排除新自由主义对我国经济改革的干扰

党的十八大以来,市场越来越焕发活力,国有经济民营经济联袂发展,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这些新自由主义者在这个时候,有意无意配合美国给我国施压,还有一个重要表现,就是他们把现在的中国说得一无是处。媒体上讲一些经济建设成就,他们就斥之为虚骄之气;我国领导人在国际会议上支持经济全球化,主张引领经济全球化,就被他们批评是“想当头”。习近平总书记说核心技术必须拿在自己手上,他却说摩尔定理决定了中国不可能赶超,用搞“两弹一星”的模式搞不了创新。这些人的一些言论,明摆着就是冲着总书记的指示来的。作为共产党人,这样做是违反了党章的;作为共和国的官员,这些言论是违反宪法的。要从政治的高度来看待新自由主义的理论观点,通过充分的摆事实、讲道理以正视听,让更多的人,特别是青年认清这些新自由主义理论观点的本质,把他们的错误理论观点的危害降到最低程度。

赵可铭发言:必须排除新自由主义对我国经济改革的干扰

今天座谈会的主题是结合实际,深入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坚持把国有企业做大做强做优的重要思想,坚定地支持和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新形势下对进一步深化改革作出的一系列重大决策,排除一些人的错误倾向,特别是新自由主义对我国经济改革的干扰和误导,推动改革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方向继续深入发展。这是非常必要的。

前些日子,有些人在网络上发了不少言论,某论坛中有的人放了不少杂音,在干部群众中引起了很大思想混乱。当然,对某论坛的观点也不能一概而论,也有一些正确的或比较正确的观点,比如胡鞍钢等同志的发言我看就比较好。而那位著名经济学家则不然,他不光在那个论坛上,他一贯的言论就是主张私有化。他的逻辑是,既然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就要市场化,市场化就必须私有化,只有私有化才能造成一个个市场主体去充分竞争。国有企业等公有制企业是妨碍市场竞争的,是要不得的。还有一位高级干部,除了在那个论坛上,在别的场合还有一个讲话,题目是《不要过分纠缠所有制问题》,他认为纠缠所有制问题就影响改革,他主张取消所有制分类,实际上是批评十八大以来的党中央坚持社会主义改革的基本方向。上述两位同志的这些观点在经济学领域有相当的代表性,深深影响了一些青年学者。我们要看到,这些杂音的发生,有一个很大的背景,即中美贸易摩擦。贸易摩擦只是一个方面,只是美国特朗普政府反华的一个“抓手”,目前美国在各个领域都在跟我们撕扯,其真实目的是要搞掉我们的工业制造2025,釜底抽薪,从根本上搞垮社会主义中国。我认为中国现在面临着改革开放以来国际上最大的压力。在大敌当前之下,这些同志不是力挺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而是散布这些与党离心离德的言论,他们是有意或无意中配合了美国的对华攻势。

那位经济学家等人的言论的切入点,是把国企和民企对立起来,反对“国进民退”。有持新自由主义观点的人说,经过调研发现,在广州、深圳、浙江这些民营企业发展最好的地方,都是国有企业高歌猛进,民营企业活不下去了,甚至是“哀鸿遍野”。这显然是夸大其词。当然,目前民营企业的确遇到不少困难,这是由国际国内多种复杂原因造成的,怎么能归罪于国有企业呢?国有企业目前也有不少困难哪!多年来,他们就是这样,蓄意制造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绝对对立。实际上,在国际资本主义已经形成世界体系的历史条件下,在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国内条件下,国企和民企从根本上说不是对立的,而是相辅相成的。国有企业的主导作用,公有制的主体地位,是保障中国社会主义制度、抵御国际资本吞噬的根本保证。只有有了这个强大靠山,才能避免民营企业被国际资本吞噬的危险,从而得以不断发展壮大。这是过去的历史经验反复证明了的。旧中国的民营资本为什么发展不起来,不就是因为在列强的虎视眈眈之下,它们孤立无助吗?所谓“国进民退”是一个伪命题。看看哪个民营企业不是依靠国有企业创造的条件,包括经济条件、技术条件、人才条件、市场销售条件才发展起来的呢?要用历史和现实中的铁的事实,戳穿这些人的谎言。要引导民营企业擦亮眼睛,分清是非,千万不要听信这些人的挑拨,而要紧紧地和国有企业团结在一起,共同抵御国际资本的吞噬。

还应当特别指出的是,为了达到离间国企、民企的目的,有的经济学者甚至制造民营企业的恐慌,散布所谓“第二次公私改革”,说是要消灭民企啦,等等。我碰到两个民营企业的小老板,都是部队的转业军人。他们问我是不是要搞第二次公私合营的改革,消灭私企?我说,这是造谣,根本没有的事。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了“两个毫不动摇”,你们怎能相信网络上的那些传言?

赵可铭发言:必须排除新自由主义对我国经济改革的干扰

这些新自由主义者就是这样,他们一方面挑拨民营企业的对立情绪,制造混乱,一方面又公开主张取消所有制分类。三类所有制企业是客观存在的,怎么取消,改个称呼就不存在了?他们实际上就是主张彻底私有化。他们说把产权放在第一位,淡化所有权,就是主张私有制的所有权至上。

还有一点,就是他们为了取消国企而唱衰国企、妖魔化国企。多年来,这些人一直斥责国企效率低下,国企与民争利,国企滋生腐败,国企阻碍创新,因此国有企业就没有存在的合理性,应该把它取消。这些危言耸听的话,根本经不住事实的检验。当然,中国这么大,市场这么大,个别事例也可能有,但是一捧土怎能代替泰山呢?他们把习总书记讲的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宏观调控的作用绝对对立起来。那位著名经济学家反复讲,几十年来什么时候政府少管,市场作用发挥就充分,经济发展就快,改革就前进;什么时候受到政府的“干扰”,什么时候经济发展就减慢,改革就倒退,而且他所指的时间,就是党的十八大以来这几年。他们认为,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关于在搞好国有企业改革、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决定作用的同时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的精神,干扰了市场资源配置,这完全是胡言乱语。党的十八大以来,市场越来越焕发活力,国有经济民营经济联袂发展,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

这些新自由主义者在这个时候,有意无意配合美国给我国施压,还有一个重要表现,就是他们把现在的中国说得一无是处。媒体上讲一些经济建设成就,他们就斥之为虚骄之气;我国领导人在国际会议上支持经济全球化,主张引领经济全球化,就被他们批评是“想当头”。一此同时,他们却把美国说得是多么多么高大上。吉林有一个学院的院长说:美国根本没有走下坡路,美国还在向前发展,美国领导世界一百年没有一点问题,中国政府错误估计了美国,犯了大错误。今天又看到有人散布中国将面临“十大残酷现实”。他们就是这样,长美国的威风,灭中国人民的志气。这不是配合特朗普政府攻击、打压中国吗?如果我们听信了这些蛊惑,还哪里有什么制度自信?大家都知道,抗战时期,最有名的汉奸,就是鼓吹抗战必亡,中国人只有投降一条路可走。那位著名经济学家在一次报告中说,集中精力办大事这个社会主义优势,现在用来搞创新发展根本就不行。习近平总书记说核心技术必须拿在自己手上,他却说摩尔定理决定了中国不可能赶超,用搞“两弹一星”的模式搞不了创新。这些人的一些言论,明摆着就是冲着总书记的指示来的。作为共产党人,这样做是违反了党章的;作为共和国的官员,这些言论是违反宪法的。

要从政治的高度来看待新自由主义的理论观点,通过充分的摆事实、讲道理以正视听,让更多的人,特别是青年认清这些新自由主义理论观点的本质,把他们的错误理论观点的危害降到最低程度。同时,建议在我们党内严肃政治纪律,绝不能允许他们肆无忌惮地发表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中央大政方针相悖的东西。国防大学西安政治学院一个教授发表违反政治纪律的言论,很快就被处分了。像某论坛上一些高级干部和著名党员学者发表那么多违纪的言论,难道他们是特殊资格的党员吗?

总之,必须牢固树立“四个意识”,必须坚决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权威,必须把思想统一到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上来。只有这样,我们才能顶住美国特朗普政府的压力,才能万众一心,形成经济、政治、思想上的钢铁长城,战胜一切来自国内、国际上的一切风险和挑战,把民族伟大复兴之舟驶向胜利的彼岸。

【本文原载“红色文化网”。】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