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格斯对杜林历史虚无主义的批判及其启示

19世纪70年代,杜林声言要在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社会主义理论实行所谓全面的“改革”,并出版系列著作系统攻击马克思主义。为了抬高自己,杜林对德国古典哲学家、近代空想社会主义者和科学社会主义创始人都采取虚无主义态度,全盘否定他们的历史贡献,吹嘘自己具有严格科学的世界观,运用不言而喻的公理进行论证从而发现了“终极真理”。恩格斯从内容实质、思维方式和认识立场三个方面揭示杜林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和根源,指出杜林的理论只是一些极端贫乏的认识,充斥狭隘的形而上学思维,受到主观主义的严重束缚。重温恩格斯批判历史虚无主义思想,对于当前辨识和克服历史虚无主义有重要启示意义。

恩格斯对杜林历史虚无主义的批判及其启示

19世纪70年代,自命为社会主义信徒的杜林声称要对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社会主义理论实行全面的“改革”,并相继出版《国民经济学和社会主义批判史》《国民经济学和社会经济学教程》和《哲学教程——严格科学的世界观和人生观》等著作,系统攻击马克思主义。19世纪70年代中期,杜林的理论在德国工人群众中颇有影响,导致德国社会主义工人党内部的思想混乱。为了消除杜林错误思想的影响,保证德国工人运动沿着正确方向发展,恩格斯毅然担负起批判杜林学说的重任。他先后用2年时间完成《反杜林论》,啃下“这个酸果”。在批驳杜林思想内容的同时,恩格斯还批判了杜林评价历史人物时所秉持的虚无主义态度,深刻剖析了杜林历史虚无主义产生的根源和实质。重温恩格斯批判历史虚无主义思想,对于当前抵制和克服历史虚无主义有重要启示意义。

一、杜林历史虚无主义的外在表现

历史虚无主义产生于19—20世纪之交的西方社会。作为一种社会思潮和文化思潮,其实质是秉持虚无主义历史观认识、评价历史现象和历史人物。历史虚无主义者一个重要特征是割裂历史,贬损和否定历史上有杰出贡献的人物。杜林无疑是这样的人。为了抬高自己,杜林竟然全盘否定自康德以来的德国古典哲学家、近代空想社会主义者的历史贡献,肆意攻击科学社会主义创始人马克思,狂妄地进行自我吹嘘。恩格斯指出:“在杜林先生那里,他的先驱者的一无是处,正像他自己的没有谬误一样,是肯定无疑的。”[1]372恩格斯具体列举了杜林否定先驱、虚无历史的种种论调。

(一)全盘否定德国古典哲学思想家

德国古典哲学产生于18世纪末19世纪初,其奠基者是康德,经过费希特、谢林的发展,由黑格尔集其大成并把德国古典哲学推向顶峰。德国古典哲学蕴含深刻的辩证法思想,反映了英国产业革命和法国1789年大革命所引起的社会发展新变化,体现了德国资产阶级的革命要求和迅速发展本国资本主义的强烈愿望。任何真正的哲学都是时代精神的精华。德国古典哲学广泛吸收了以往哲学家的思想成果,在总结前人哲学思想的基础上提出并探讨了一系列重大哲学问题,把哲学思维提高到一个新水平,成为欧洲哲学发展史上的一座理论丰碑。但是杜林却不以为然,总是以极端轻蔑的态度谈论他的先驱者。他认为康德还能勉强容忍,而对费希特、谢林则嗤之以鼻,“一个叫做费希特和一个叫做谢林的人的谬论和既轻率又无聊的蠢话……愚昧的自然哲学奇谈的古怪漫画……。”[1]369黑格尔是德国古典哲学集大成者,深刻的辩证法思想使得他的历史观远远超越了前人。但是杜林认为黑格尔的理论是“热混的胡话”,“利用自己的‘甚至在形式上也不科学的手法’和自己的‘粗制品’来传播‘黑格尔瘟疫’。”[1]370杜林就这样完全否定了黑格尔思想的重要价值。

(二)大力攻击近代空想社会主义者

空想社会主义产生于16世纪初,是早期资本主义社会存在的反映。空想社会主义在19世纪初期达到了全盛时期。英国的罗伯特·欧文、法国的昂利·圣西门和沙利·傅立叶成为这一时期空想社会主义的代表人物。社会历史条件的变化使得19世纪三大空想家更能清楚地看到资本主义社会的矛盾和弊端。他们对资本主义社会的批判无论在理论观点还是表述形式上都达到了新的高度。近代空想社会主义学说之中蕴含许多真知灼见,成为科学社会主义的重要来源之一,但是杜林对空想社会主义者却持否定态度。“至多除了路易·勃朗这个在一切社会主义者中最微不足道的人,其余的全都是罪人。”[1]370杜林把3个近代著名空想社会主义者称为“社会炼金术士”,他责备圣西门“过分夸张”“深受宗教狂之害”;评价傅立叶说:“笨得无法形容的傅立叶,这个‘幼稚的头脑’,这个‘白痴’甚至从来不是社会主义者。”[1]370;他认为罗伯特·欧文的思想只是“几句流于荒唐的老生常谈”。除此之外,杜林还极端刻薄地以空想社会主义者的名字形容他们,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恩格斯指出,“社会主义历史上一个完整的非常重要的时期,就用四个词简单地判决了,谁怀疑这一点。‘他自己也应当被列入某种白痴的范畴。’”[1]371

(三)肆意诋毁科学社会主义创始人

马克思是科学社会主义的主要创立者。马克思一生发现了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理论,实现了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伟大飞跃。在马克思主义理论指导下,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风起云涌,浩浩荡荡。马克思主义不仅在欧洲,而且在亚洲、美洲等地广为传播。恩格斯指出:“这个学说在世界一切文明国家里,在西伯利亚矿山的囚徒中,在加利福尼亚的采金工人中,拥有无数的信徒;而这个学说的创始人、当时受到人们的憎恨和诽谤最多的一个人——卡尔·马克思,临到逝世时,却是新旧两大陆无产阶级的经常被请教的和永远乐于帮助的顾问。”[2]209-210马克思是人类思想高峰的伟大人物,他的思想一般难以超越。但在杜林看来,马克思的著作和成就“对思想潮流的一般历史来说最多只能看作近代宗派经院哲学中一个支脉的影响的象征”[1]371,马克思的著述在思想和文体上不成体统,“它们实际上只是历史幻想和逻辑幻想的杂种,”[1]371还攻击马克思是“舞文弄墨的笨蛋和蠢货”[1]371。杜林就这样用谩骂式语言对马克思作了否定性评价。

二、恩格斯对杜林历史虚无主义的批判

面对杜林的狂妄与傲慢,恩格斯以平和的态度分析和批判了杜林著作的思想内容,指出“这位在思维方式上‘排除受主观主义限制的世界观’的任何倾向的哲学家,不仅由于他的已经被证实是极端贫乏的认识,由于他的狭隘的形而上学思维方式和他的滑稽可笑的自高自大,而且甚至由于他本人的幼稚的奇奇怪怪的想法而受到主观主义的限制”[1]487,从内容实质、思维方式、认识立场3个方面揭示杜林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和根源。

(一)被证实是极端贫乏的认识

杜林否定思想先驱,目的是为了吹嘘自己。恩格斯对杜林的著作进行深入分析后,发现杜林所创立的思想体系没有超越前人,而只是对前人的简单抄袭,是极端贫乏的认识。恩格斯选取了杜林的哲学理论进行分析。杜林认为,“在我们的材料整理上就自然而然地分成了三部分,这就是:一般的世界模式论,关于自然原则的学说以及最后关于人的学说。在这个序列中,同时也包含某种内在的逻辑次序,因为适用于一切存在的那些形式的原则走在前面,而运用这些原则的对象性领域则按其从属次序跟在后面。”[1]373在杜林看来,自然界和人类社会出现之前就存在一个“基本原则”,自然界和人类社会只是这些“原则”的应用和体现,这些“原则”来自于纯粹观念的领域。

恩格斯把杜林的观点和黑格尔的观点进行比较后指出,这种认为现实世界来自于某种先前存在的模式、方案或范畴的观点,完全是继承了黑格尔的衣钵。黑格尔主张自然界和人类出现之前就存在着一种作为整个宇宙基础的“绝对精神”,“绝对精神”依次经历逻辑、自然和精神3个发展阶段,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是“绝对精神”的产物。同时,恩格斯把杜林和黑格尔的思想进行比较,指出他们的理论只是在名称上有所区别,黑格尔称之为“逻辑学”,杜林则称之为“一般的世界模式论”,但内容实质完全一致。“他们两人把这些模式或者说逻辑范畴应用于自然界,就是自然哲学;而最后,把它们应用于人类,就是黑格尔叫做精神哲学的东西。”[1]374杜林和黑格尔都是坚持从原则到客观事物路线的唯心主义者。恩格斯在分析杜林其他哲学范畴基础上指出,尽管之前杜林疯狂攻击黑格尔理论是“热昏的胡话”,但实际上杜林所提供的哲学知识毫无新意,完全是在抄袭黑格尔的著作。“照搬纯系老黑格尔的‘序列’,而且对这种抄袭几乎不想作任何掩饰!”[1]385

(二)狭隘的形而上学思维方式

形而上学与辩证法相对立。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很早就提出朴素的辩证法:一切都存在而又不存在,一切都在不断地生成和消逝。随着社会的进步,辩证法也不断发展。自15世纪下半叶以来,为了更好地开展自然科学研究,科学家撇开宏大的总的联系,把自然对象依据一定的性质和特点分成不同门类,静止孤立地进行考察。这种考察方法后来被移植到哲学领域,并逐渐在人们头脑中形成形而上学的思维方式。形而上学者在绝对不相容的对立中思维,“他们的说法是:‘是就是,不是就不是;除此之外,都是鬼话’”[1]360。恩格斯指出,杜林深受形而上学思维方式支配,奉行“要么肯定一切,要么否定一切”的思维方式来认识自然和社会现象。因此,杜林对充满辩证法思想的达尔文进化论持否定态度,攻击达尔文主义“只是一种与人性对抗的兽性”[1]370。杜林同样不能正确认识物质和运动、时间和空间、相对真理和绝对真理的辩证关系。恩格斯指出:“运动应当在它的对立面即静止中找到自己的尺度,这对于我们的这位形而上学者来说当然是一道难题和一服苦药。这确实是一个明显的矛盾,而任何矛盾在杜林先生看来都是背理。”[1]402

杜林认为黑格尔辩证法源于宗教神学,质量互变规律是“混乱的模糊观念”,关于事物矛盾的辩证法是“雕刻的极其粗糙的木偶,对它的崇拜是无益的”[3]184。实际上,黑格尔辩证法是极其深刻的思想,解决了2000多年以来一直未能解决的古希腊哲学悖论。公元前5世纪,古希腊哲学家芝诺为了证明“运动”等于背理,提出了“二分法”“阿基里斯追不上乌龟”“飞矢不动”“二分之一等于二倍”等4个著名命题。以“飞矢不动”为例,芝诺认为,一支运动的箭每一时刻停留在一个点上,另一时刻停留在另一点上,而每一点都是静止的,因而整个飞矢都是静止不动的。芝诺依据思维中不能存在矛盾的前提,认为思维中同时承认箭是运动的又是静止的,这一定是荒谬认识,因此断言运动等于荒谬。芝诺的这种推论方法及结论困扰了欧洲2000多年,不仅之后的古希腊科学与哲学的集大成者亚里士多德不知如何解释,就连德国古典哲学的创始人康德也不能解决,直到辩证法大师黑格尔才对此给予科学说明。

黑格尔认为,芝诺实际上揭示了认识对象的矛盾现象,这种矛盾现象恰是对象自身的矛盾,是对象的本质。列宁在《哲学笔记》中引述黑格尔的观点:“运动作为概念、作为思想,表达的是否定性和非间断性的统一;但无论是非间断性或点截性,都不能设定为本质。”[4]217黑格尔认为运动表现为“否定性和非间断性的统一”,任何割裂两者之间统一的观点都不能了解运动本质,这样就明确划清了形式逻辑和辩证逻辑的界限。在形式逻辑中,不能存在相互矛盾的判断,要么是,要么不是,不能既是又非;但是在辩证逻辑中,矛盾存在于一切事物的发展过程中,一个事物可以是自身同时又是别的东西。杜林否定黑格尔的辩证法必然走上形而上学的歧途。

(三)幼稚的奇奇怪怪的想法而受到主观主义的限制

杜林认为自己的理论体系是超越个人主观局限性而得出的“客观公正”结论,“它排除梦幻式的和受主观主义限制的世界观的任何趋向,”[1]367因而是“终极真理”。杜林之所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是因为他认为自己的研究方法是科学的。杜林研究问题总是先把研究对象分解成最简单要素,然后把不言而喻的公理应用于这些要素,进行推导得出结论。这种方法是从欧几里得几何学方法中照搬过来的。杜林认为,“应当从单个的、简单的基本形式上,按照公理来解决,正如对待简单的……数学的基本形式一样。”[1]436他还认为数学方法同样适用于道德、历史等领域,并且可以确保研究结果也具有数学的确定性和真理性。杜林为了阐述他的平等观,先把社会分解为不可再分的最简要素——两个人,并把“两个人的意志完全平等”视为道德的基本公理,以此作为论证的前提条件。“两个人的意志,就其本身而言,是彼此完全平等的,而且一方不能一开始就向另一方提出任何肯定的要求。”[1]438

恩格斯有力驳斥了杜林所谓的基本公理,指出构成社会的两个人,不是两个男人就是一男一女。假如是前者,社会注定要灭亡。假如是后者,他们在性别上就不平等。无论在母系制还是在父系制中,这一男一女都不可能是平等的。恩格斯认为,杜林所设想的个人摆脱了一切现实的社会关系,也没有性别之分和个人特性,“以致留在这两个人身上的除了人这个光秃秃的概念以外,再没有别的什么了。”[1]439杜林所设想的“人”不是生活在现实社会的人,而是“人”的幽灵。一旦设想这样抽象的“人”,杜林就可以随心所欲地进行支配并构建他的理论。杜林原本打算排除主观主义的限制,设想不受客观环境影响的抽象的“人”,并以此为基础进行逻辑推理,得出“正确”的认识。让杜林始料未及的是,这实质上并非从客观事实出发,而是从个人主观想象出发。杜林所谓“排除主观主义的限制的世界观的任何趋向”只是一种幻想。

三、恩格斯对杜林历史虚无主义批判的现实启示

近年来,一些人以“转变范式”“还原真相”为名,对近代史尤其是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的历史采取虚无主义态度,对历史人物进行翻案式的重新评价。他们美化近代历史上已有定论的反面人物,污蔑和诋毁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改造、建设时期涌现出来的先进人物。重评历史人物并非像有些人所宣称的那样,是为了进行学术研究、还原历史真相。事物的本质一般都隐藏于表象背后。“我们看事情必须要看它的实质,而把它的现象只看作入门的向导,一进了门就要抓住它的实质,这才是可靠的科学的分析方法。”[5]99恩格斯对杜林历史虚无主义的剖析和批判,为当前我们辨识和克服历史虚无主义提供了方法论。

(一)历史虚无主义史实依据贫乏

杜林全盘否定思想先驱者,自诩是“终极真理”的创立者,但是恩格斯经过缜密分析,指出杜林的理论抄袭前人,只是一些“极端贫乏的认识”,毫无新意可言。这对我们认识历史虚无主义有重要意义。当前一些历史虚无主义者散布的言论表面上冠冕堂皇,言之凿凿,似有真理在握之势,但是如果对这些言论进行一番仔细甄别,就会发现其中有的论调只是研究者凭借一些表面的历史事实或道听途说的野史就武断下的结论,完全缺乏可靠的事实依据。有的论调属于沉渣泛起,并非当代才出现,而是早已有之。例如,一些历史虚无主义者歪曲、否定党史的论调早在革命年代就已存在。毛泽东曾经指出:“共产党是一个穷党,又是被国民党广泛地无孔不入地宣传为杀人放火,奸淫抢掠,不要历史,不要文化,不要祖国,不孝父母,不敬师长,不讲道理,共产公妻,人海战术,总之是一群青面獠牙,十恶不赦的人。”[6]1485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国民党等敌对势力为了攻击共产党,制造了许多谎言,歪曲事实真相。当代出现的一些论调和当年国民党的歪曲和攻击如出一辙,所谓的新论不过是一些陈词滥调和缺乏事实的偏见而已。总之,历史虚无主义者所依据的史料基础薄弱,缺乏史实。只要坚持实事求是,全面占有相关史料,运用科学方法进行分析,历史虚无主义言论必将无处遁形。

(二)历史虚无主义者充斥形而上学的思维方式

杜林全盘否定思想先驱的历史贡献,根源在于杜林“要么肯定一切,要么否定一切”的形而上学思维方式。当前历史虚无主义者亦是如此。他们缺乏唯物辩证法思想,分析历史现象和历史人物时,采用“攻其一点不及其余”的手法,挑选某些不具有代表性的历史细节无限夸大,以偏概全。因此克服历史虚无主义,一方面坚持“两点论”,要全面辩证地看问题。毛泽东指出:“应当承认,总是有优点和缺点这两点……各人有各人的两点。总之,是两点而不是一点。说只有一点,叫知其一不知其二。”[7]101另一方面坚持“重点论”,要抓住事物的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一些历史虚无主义者也貌似坚持“两点论”,提出要发现好人身上的缺点、坏人身上的优点,“坏人有优点,好人也有缺点”,结果历史人物变成“无所谓好,无所谓坏”。这种不区分事物的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矛盾的主要方面和次要方面的做法同样违反了唯物辩证法。因此,只要牢固树立唯物辩证的思维方式,避免僵化片面地观察社会问题,就能有效克服历史虚无主义。

(三)历史虚无主义者所谓“客观公正”的研究并不存在

在历史虚无主义者当中,一些人以“解密档案”“还原真相”为名,为某些历史上已有定论的历史罪人进行洗白,对革命、建设过程中涌现的英雄模范人物进行抹黑和否定。他们信誓旦旦,声称研究完全“客观公正”,超越了党派的偏见,就像当年杜林所自诩的“排除主观主义的限制的世界观的任何趋向”。果真如此吗?恩格斯指出,杜林标榜自己排除主观主义的限制,具有“严格科学的世界观”,而实际上是完全陷入了主观主义的泥坑还不自知。人的本质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包括研究者在内的每个社会成员都生活在一定经济关系之中,形成特定的认识立场。列宁指出:“没有一个活着的人能够不站到这个或那个阶级方面来。”[8]135站在不同的立场分析社会现象必然会得出不同甚至完全相反的结论。历史虚无主义者不可能做到所谓“客观公正”,他们虚无历史有着明确的主观意图和政治诉求。习近平曾一针见血地指出:“历史虚无主义的要害,是从根本上否定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和中国走向社会主义的历史必然性,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9]195因此,抵制和克服历史虚无主义,要坚持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和方法观察社会现象,增强政治敏锐性和政治鉴别力,不为历史虚无主义者的言论所迷惑,自觉抵制历史虚无主义的思想侵蚀。

参考文献:

[1]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2]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3] 邢贲思.《马列著作选读·哲学》释义[M].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1989.

[4] 列宁全集(第55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0.

[5] 毛泽东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6] 毛泽东选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7] 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6册)[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1992.

[8] 列宁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9] 本书编写组.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精神学习读本[M].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2013.

【察网www.cwzg.cn摘自《思想教育研究》2018年第8期。】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