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心是最大的政治——习近平关于民主重要论述的理论基础

在习近平关于民主的重要论述中,政治观、人民观、权力观、民主观在根本上是统一的。人民立场作为中国共产党的根本政治立场,是坚持人民主体地位与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统一,这一人民观共同支撑“民心是最大的政治”这一基本政治观。“人民主体论”和“人民中心论”不仅具有“因”和“果”的关系,而且也是“体”和“用”的关系,表现在权力观上即“权为民所赋”和“权为民所用”相统一。这构成了习近平关于民主的重要论述的理论基础,把中国共产党的民主理论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同时调和了程序民主与实体民主的紧张关系,为当今世界的民主理论贡献了新的话语体系。

民心是最大的政治——习近平关于民主重要论述的理论基础

民心是最大的政治,人民立场是中国共产党的根本政治立场,这是习近平提出的一个基本观点,也反映了中国共产党人的基本政治观,这一观点在习近平关于民主的重要论述中具有统领作用。谈民主政治,首先需要澄清政治观。中国共产党人的政治观根本上就是人民观。历史是人民群众创造的,这是历史唯物主义的一个基本原理。坚持人民主体地位、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坚持“权为民所赋”和“权为民所用”相统一,是中国共产党人政治观和权力观的核心,也构成了习近平关于民主的重要论述的理论基础。在习近平关于民主的重要论述中,政治观、历史观、人民观、权力观、民主观在根本上是统一的。人民民主作为中国共产党始终高举的旗帜,与西方自由主义民主的区别就在于把“人民”写进了自己的民主旗帜,这构成了习近平关于民主重要论述的灵魂。

一、人民立场是中国共产党的根本政治立场

坚持民心是最大的政治,首先就是坚持人民立场,这是坚持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的必然逻辑。历史唯物主义确立了人民群众的历史主体地位。针对英雄决定历史的唯心史观,马克思、恩格斯在《神圣家族》中针锋相对地指出:

【“历史的活动和思想就是‘群众’的思想和活动。”

毛泽东的一个著名论断就是:

【“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

基于马克思主义的这一历史观,习近平反复宣示并深化了新时代中国共产党的人民观,指出:

【“人民是创造历史的动力,我们共产党人任何时候都不要忘记这个历史唯物主义最基本的道理。”

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又强调:

【“人民是创造历史的动力,我们共产党人任何时候都不要忘记这个历史唯物主义最基本的道理。”

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闭幕式上,他继续重申:

【“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人民是真正的英雄。”

人民立场是中国共产党的根本政治立场,是马克思主义政党区别于其他政党的显著标志——这是习近平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强调的一个基本观点,也是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得以立足的理论前提。作为共产党人的根本政治立场,人民立场就决定了党必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而不是为自身以及少数人谋利益,正如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明确指出的:

【“过去的一切运动都是少数人的,或者为少数人谋利益的运动。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的运动。”

在近代以来中国社会的剧烈变动中、在“五四”新文化运动的精神洗礼中,中国人民选择了马克思主义、选择了中国共产党,就是因为中国共产党是为广大人民的利益而奋斗的,这就是共产党人的初心所在。习近平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以“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开始,以“大道之行,天下为公”收尾,这是用古老箴言对共产党人民立场的高度凝炼。

究竟是为多数人谋利益还是为少数人谋利益,是实现多数人的统治还是少数人的统治,可以说是共产党与其他政党的分水岭。关于这个问题,毛岸英1949年10月写的一封信就是一个真实的写照。开国大典刚刚开过不久,毛岸英的一位表舅来信提出他的另一位亲戚希望能在长沙谋个“厅长方面位置”。毛岸英在回信中说:新的时代,这种一步登高的“做官”思想已是极端落后了,而尤以通过我父亲即能“上任”,更是要不得的想法。新中国之所以不同于旧中国,共产党之所以不同于国民党,毛泽东之所以不同于蒋介石,毛泽东的子女妻舅之所以不同于蒋介石的子女妻舅,除了其他更基本的原因以外,正在于此:皇亲贵戚仗势发财,少数人统治多数人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这段话写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至今读来仍令人感慨,是中国共产党人民立场的一个生动反映。

古往今来,人心向背始终是国家治乱兴衰的决定性因素。“得民心国家必安,失民心国家必危”,这一经典古语道出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即民心是决定“谁主沉浮”的根本力量。正如习近平所说:

【“民心是最大的政治,正义是最强的力量。正所谓‘天下何以治?得民心而已!天下何以乱?失民心而已!’”

这是对古今中外治乱兴衰规律的高度概括,也揭示了政治的本质。因此,习近平关于“民心是最大的政治”的重要论断,道出了古今中外治国理政的真谛。中国共产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群众路线、代表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基本要求,都体现了这一基本政治观。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荀子·哀公》)自古以来得人心者得天下,失人心者失天下。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共产党小米加步枪能够打败国民党的飞机大炮,根本原因正在于人心向背。毛泽东曾告诫全党:

【“共产党是为民族、为人民谋利益的政党,它本身决无私利可图。它应该受人民的监督,而决不应该违背人民的意旨。”

新中国不同于旧中国、共产党不同于国民党,这就是分水岭。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孟子·公孙丑下》)人心向背是决定一个政党、一个政权盛衰的根本因素。中国共产党一路走来之所以能够战胜各种艰难险阻并取得胜利,就是因为党的根本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能够得到广大人民的支持和拥护。未来我们无论走多远、迎来多么辉煌的未来,都不能忘记这一根本宗旨和根本立场。在新时代,必须适应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全面推进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建设,满足人民在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方面不断增长的需要,让改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地惠及全体人民。

人民立场作为中国共产党的根本政治立场,一方面表现为“坚持人民主体地位”的立场,另一方面表现为“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立场,这一人民观共同支撑“民心是最大的政治”这一基本政治观,这是习近平关于民主重要论述的奠基石。

二、坚持人民主体地位

坚持人民主体地位是习近平关于民主重要论述的一大基石。习近平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阐述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方略时就特别强调“必须坚持人民主体地位”。

从哲学角度来看,坚持人民主体地位,就是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论,同时也是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的主体性原则的延伸。主体性在一定意义上可以看作人最本质的属性。马克思指出,人作为主体是能动的、自主的、自为的,人证明自己是有意识的类存在物。因此,人的主体性突出地表现在人能够进行创造性的活动。人可以作为改造世界的主体,使事物发展朝向人的目的。社会历史发展是合规律性与合目的性的有机统一,是尊重自然历史过程与人民选择共同作用的结果。从这个意义上说,坚持人民主体地位,必须重视发挥人民推动历史前进的巨大作用。对于马克思主义政党来说,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和意志体现着社会发展的要求和方向,因此共产党执政必须尊重人民群众的主体地位,反映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和意志。这比西方近代启蒙运动所提出的“人民主权”思想要更根本、更彻底、更有道义力量。

从政治学角度来看,坚持人民主体地位,就是要确保人民是国家的主人,而国家政权则是社会的公仆,这个主仆关系不能颠倒,如果颠倒了就必须颠倒回来。这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理论的一个基本观点,也是习近平关于民主的重要论述的重要理论基础。

按照马克思主义观点,社会主义从政治层面上说就是把对人的统治变成对物的管理,使人民真正成为国家和社会的主人。恩格斯指出:

【“以往国家的特征是什么呢?社会为了维护共同的利益,最初通过简单的分工建立了一些特殊的机关。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机关——为首的是国家政权——为了追求自己特殊的利益,从社会的公仆变成了社会的主人。这样的例子不但在世袭君主国内可以看到,而且在民主共和国内同样也可以看到。”

这表明,政治体系由社会公仆异化为社会的主人,因而造成严重的政治腐败,是剥削阶级政权的本质特征。用马克思的话说,剥削阶级的“国家政权只不过是民族躯体上的寄生赘瘤”。虽然长期以来西方国家也试图对国家政权这一“寄生赘瘤”加以某种程度的限制和治疗,但资本主义和一切剥削阶级国家无法从根本上改变社会公仆变为社会主人的状况。

因而,马克思主义认为,只有推翻剥削阶级的政治统治,建立无产阶级政权,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一蜕变,从而使广大人民真正成为社会的主人。马克思在对世界上第一个无产阶级政权——巴黎公社的经验进行总结时指出:

【“旧政权的纯属压迫性质的机关予以铲除,而旧政权的合理职能则从僭越和凌驾于社会之上的当局那里夺取过来,归还给社会负责任的勤务员。普遍选举权不是为了每三年或六年决定一次由统治阶级中的什么人在议会里当人民的假代表,而是为了服务于组织在公社里的人民。”

而巴黎公社所建立的政治体系的宗旨正在于此,

【“公社体制会把靠社会供养而又阻碍社会自由发展的国家这个寄生赘瘤迄今所夺去的一切力量,归还给社会机体”,

并且“公社实现了所有资产阶级革命都提出的廉价政府这一口号”。

基于上述理论,习近平反复提及的“必须坚持人民主体地位”就包含了要确保人民是国家主人的重要思想。中国共产党要动员和组织人民通过各级人民代表大会行使国家权力,通过各种途径和形式管理国家和社会事务、管理经济和文化事业,让人民“成为国家、社会和自己命运的主人”。这是新时代对马克思主义政治理论的继承和发展,也构成了习近平关于民主的重要论述的理论基石。如果没有“坚持人民主体地位”这一理论前提和正确的主仆观,社会主义民主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就失去了安身立命的基础。

当代中国的社会主义政权是按照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和巴黎公社的原则建构起来的,因而从原则上说它有着一切剥削阶级政治体系无可比拟的道义优势。如何把这种道义优势转化为制度优势,是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发展的重大课题。毋庸讳言,一个时期以来党和政府中的一些干部包括一些高级领导干部蜕化变质,从社会公仆变成了社会主人,这对“必须坚持人民主体地位”构成了极大的威胁,对此,习近平深恶痛绝并予以严厉整治。这也从一个层面反映了习近平关于民主的重要论述的内涵。总之,党的领导和干部究竟是“公仆”还是“主人”,是“人民主体地位”是否得以坚持的试金石,也是衡量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标尺。

三、坚持以人民为中心

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如同坚持人民主体地位一样,是习近平关于民主的重要论述的又一基石。在习近平关于民主的重要论述中,政治观、历史观、人民观、民主观在根本上是统一的,这是因为习近平的民主观是建立在其人民观和群众观基础之上的。中国共产党的群众路线概括地说就是“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如果说“一切依靠群众”是坚持人民主体地位的必然要求,那么“一切为了群众”则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逻辑结果。党的一切工作如果不依靠群众,就谈不上尊重人民主体地位;党的一切工作如果不为了群众,“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就成了一句空话。从共产党执政方式角看,“坚持以人民为中心”与“坚持人民主体地位”相统一,就是要把“为人民执政”与“靠人民执政”有机统一起来,着力解决“我是谁、为了谁、依靠谁”这个根本问题,努力实现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坚持以人民为中心”与“坚持人民主体地位”相统一,是习近平关于民主的重要论述的基础,与“民心是最大的政治”这一政治观也一脉相承。

研究习近平的政治观、人民观、民主观,需要高度重视“坚持以人民为中心”与“坚持人民主体地位”相统一的思想。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不仅多次重申坚持人民主体地位,而且反复强调以人民为中心的核心理念,并具体化为“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在党的十九大上又上升为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方略。习近平就此指出:

【“坚持以人民为中心。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是决定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根本力量。必须坚持人民主体地位,坚持立党为公、执政为民,践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把党的群众路线贯彻到治国理政全部活动之中,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依靠人民创造历史伟业。”

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是党的宗旨观、群众观、人民观、发展思想和执政理念的重大发展,也构成了习近平关于民主重要论述的理论基础之一,体现了党的宗旨观、群众观、人民观、政治观与民主观的根本统一。中国共产党的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必须坚持群众路线,密切联系群众。共产党所建立的国家政权也是人民的政权,立党为公、执政为民是党和国家一切工作的根本出发点和归宿。正像习近平在十八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同中外记者见面时所强调的,

【“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

党的十九大报告进一步指出:

【“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

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就是让改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地惠及全体人民,这是中国共产党人推动改革发展的目的论,也是与“程序民主”相对的“实体民主”的要求和反映。中国共产党一经成立就以实现共产主义为最高理想和最终目标,就把实现人民共有共享这一共产主义理想镌刻在自己的旗帜上。习近平多次强调广大人民群众共享改革发展成果,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并把共享作为发展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他提出要把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体现在经济社会发展各个环节,做到老百姓关心什么、期盼什么,改革就要抓住什么、推进什么,通过改革给人民群众带来更多获得感。这已经成为党中央推动改革发展事业的基本方法论。

民心是最大的政治,党的政策是党的生命。马克思主义认为,无产阶级政党要领导人民群众胜利前进,最基本的问题是要保证党和国家的政策符合人民的利益。列宁指出:

【“群众的人数有千百万,——政策应当是从千百万人着眼,而不是从几千人着眼。只有从千百万人着眼,才会有实事求是的政策。”

时代是出卷人,我们是答卷人,人民是评卷人。必须坚持“把人民拥护不拥护、赞成不赞成、高兴不高兴、答应不答应作为衡量一切工作得失的根本标准”,这是习近平关于民主重要论述不可忽视的重要内涵,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与其他民主体制的区别所在。

总之,习近平的人民观是坚持人民主体地位与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统一。“人民主体论”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力量源泉,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逻辑起点;“人民中心论”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根本目的,是坚持人民主体地位的必然结果。“人民主体论”和“人民中心论”不仅具有“因”和“果”的关系,而且也是“体”和“用”的关系,两者统一为人民立场这一中国共产党的根本政治立场,进而形成了“民心是最大的政治”这一基本政治观。习近平关于民主的重要论述就是建立在这一人民观和政治观基础之上的。

四、坚持权为民所赋和权为民所用

习近平人民观的这种“因”和“果”、“体”和“用”的关系,表现在权力观上即是“权为民所赋”和“权为民所用”,这是习近平关于民主的重要论述的重点和亮点所在。习近平就此深刻指出:

【“马克思主义权力观,概括起来是两句话:权为民所赋,权为民所用。前一句话指明了权力的根本来源和基础,后一句话指明了权力的根本性质和归宿。”

2013年7月12日,习近平在河北考察时又说:

【“大家都要牢记,权力是人民赋予的,要为人民用好权,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权为民所赋”“权为民所用”,代表着现代民主的两个元问题,即权力从何而来,权力为谁而用。当今世界的民主政治均奉行“人民主权”原则,主张国家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但鉴于人民无法直接行使国家权力,由此便派生出现代民主的基本法则:国家的一切合法权力只能源自人民并用于人民,人民是所有政治权力的最终来源和归宿。首先,现代民主政治要解决权力的基本来源问题,只有政治权力由人民赋予,才是唯一合法的。其次,民主政治还要解决权力的最终归宿问题,权力不仅要取之于民,而且要用之于民。权力来源决定权力的归宿,两者存在明确的因果关系。

从习近平人民观、权力观和民主观相一致的角度看,坚持人民主体地位,更多体现的是“权为民所赋”的原则,而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则更多体现的是“权为民所用”的原则,只有把两者统一起来,才是完整的民主观、权力观和人民观。从民主理论上看,它涉及程序民主与实体民主如何辩证统一的问题,这是民主理论和实践长期没有解决的一个难题。程序民主针对权力来源于人民的过程,即公共权力在多大程度上获得人民的授权和同意,注重采取选举等公平程序使权力获得合法性;实体民主则针对权力服务于人民的结果,即公共政策在多大程度上满足人民的需要和利益,注重全社会资源分配的公平后果和人民的实际获得感。因此,实现“权为民所赋”和“权为民所用”的有机统一,调和了程序民主与实体民主的紧张关系,为当今世界的民主理论贡献了新的话语体系。

习近平把“权为民所赋”和“权为民所用”同时上升到马克思主义权力观的高度,这是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理论的重大突破,也构成了习近平关于民主的重要论述的制高点。以往,我们提到较多的是“执政为民”“权为民所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更是我们党的根本宗旨,因此,“为民”的思想可以说在历史上由来已久,而且根植于中国的传统政治文化中。中国自古以来的政治传统更多关注实体正义,而不是像西方那样更多追求程序正义,这就使“为民”思想成为多数中国人的心理诉求。中国古代早就有“天下为公”的理念,至于“为民请命”“为民作主”更是中国历史上衡量善政和清官的重要标志。但中国的政治文化当中比较缺乏“权为民所赋”的程序民主观念,长期以来形成了中国政治思想的一个短板。实际上,民主政治不仅要“权为民所用”,更要“权为民所赋”,而且需要把两者有机统一起来。在这个问题上,19世纪的美国政治家亚伯拉罕·林肯进行了脍炙人口的概括,在著名的“葛底斯堡演说”中提出了“民有、民治、民享”的民主政体的基本要素。孙中山把这一思想发扬光大,指出民有、民治、民享的意思就是国家和人民所共有,政治是人民所共管,利益是人民所共享。“民有、民治、民享”三者的统一,实质就是“权为民所赋”和“权为民所用”的统一。只有“权为民所用”才能实现“民享”,只有“权为民所赋”才能实现“民治”,只有“权为民所赋”和“权为民所用”相统一,才能真正实现“民有”。

“权为民所赋”和“权为民所用”相统一的马克思主义权力观的确立,反映了中国共产党对于民主政治认识的升华,突破了中国古代“民本”思想的局限,凝聚了现代“民主”政治的精髓。尽管中国古代社会倡导“民本”,但总的来看,历代王朝并不能够做到以民为本,这不是统治者想不想做的问题,而是无法做到。究其原因,是因为那个时代的认识水平只局限在“民本”层面,而缺乏“民主”的范畴,更不可能有民主政治的制度安排。因此,历朝历代在政治上实行的都是专制统治,虽然那时的统治者也不是完全不想实现“为民请命”“为民作主”的理想,但由于没有解决“权为民所赋”的问题,只能把良好政治的希望寄托在诸如“明君”“贤人”或“清官”身上,在政治生活中完全颠倒了主仆关系,忽视甚至否定民主和法治对于国家治理的首要意义。这是问题的症结所在。简言之,民本政治最多体现了“权为民所用”,而无“权为民所赋”,而民主政治则是“权为民所赋”和“权为民所用”的有机统一,且“权为民所赋”构成了“权为民所用”的前提条件。

中国共产党历来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宗旨,但是我们党一度忽视了民主政治建设,没有把“权为民所赋”和“权为民所用”有机统一起来,因此也发生过重大的历史偏差,给国家和人民利益造成了严重的损失。继2004年《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决定》在我们党的历史上第一次提出了“为人民执政”和“靠人民执政”相统一的命题之后,习近平又提出了“权为民所赋”和“权为民所用”相统一的思想,把中国共产党的民主理论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发展奠定了重要的理论基础。

【作者:胡伟,中共上海市委党校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华东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生导师。本文原载《毛泽东邓小平理论研究》2018年第8期,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习近平 民主 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