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如何选出右翼总统?

可以这么说:工人党凭藉工人阶级选票持续掌权,却与资产阶级结盟,实行资本主义政策,这样的执政纪录摧毁了自身的名誉,并且切断与工人阶级组织的许多联系,更为波索纳洛的胜选铺平道路。即便资产阶级政客忙着弹劾罗赛芙,工人党及工会领导也未认真组织抵御。确实有一些游行与示威行动,看来大有可为,却缺乏持续且不断成长的组织运动。施行右翼政策的左翼政府,只是为反动势力的胜利打下基础。要打倒极右翼,不可能是在危机之际,透过呼吁捍卫一个满目疮痍的资本主义政权来达成,因为这样的政权正是在危机之中诞生。

【原编者按:巴西,这个曾经选出工会出身、任内大幅降低国内贫穷率的鲁拉作为总统的国家,在上(10)月迎来波索纳洛这位右翼狂人。这也是2003年以来,工人党(PT)首次在总统大选中,角逐失利。各种事后分析提出不同原因,试图解释巴西由左翼沦落至右翼民粹执政的过程;最常被提出的说法,包括工人党领导阶层深陷贪渎疑云、无能扭转经济衰退,或是波索纳洛得益于身后的福音教派势力。本文作者、马克思主义者Jorge Martin则指出波索纳洛的胜利,反映了工人党长期执政的危机,包括未能摆脱与资产阶级结盟,罗赛芙执政后更施行抵触工人阶级利益的政策,例如撙节与国营企业私有化等。不过,作者并不认为工人党的失败,意味着巴西工人阶级运动的一蹶不振。相反地,他预测任命“芝加哥男孩”执掌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的波索纳洛,其实执政基础并不稳固,其经济政策未来必定遭遇街头行动、示威与罢工的反对。

原文标题"Brazil: how could a far-right demagogue win the election?",刊载于“In Defence of Marxism”网站。】

巴西如何选出右翼总统?

波索纳洛支持者们庆祝胜选。(图片来源:Mauro Pimentel/AFP)

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以55%的得票率赢得巴西第二轮总统大选,击败了只获得45%选票的巴西工人党(PT)候选人哈达德(Fernando Haddad)。所有绝处逢生的希望都破灭了。这个结局是工人阶级与穷苦人们的挫败。我们必须理解这个结局的意义、导致这个局面的原因,以及工人运动面对这个反动政府的策略。

第二轮大选的竞选活动极为两极化。左翼为了阻止波索纳洛当选,动员成千上万的基层民众,在圣保罗(Sao Paulo)、萨尔瓦多(San Salvador de Bahía)等地举办声援哈达德的大型集会。警察遵照选举法庭的命令,大规模取缔大学和工会会所举行的反法西斯公开座谈、撤除大专校院的反法西斯旗帜,甚至查禁工会会刊,让人一尝波索纳洛执政后会是什么样的滋味。这些以“公平选举”之名的取缔与查禁,宣称上述活动是逾越合法范围的“选举宣传”。在波索纳洛花言巧语的煽动之下,某些法西斯帮派份子开始攻击左翼运动者,更杀害了一名卡波耶拉(capoeira)舞蹈大师,摩阿·度卡顶德(Moa do Katendê)。

工人运动必须勇于回应这些攻击,包含透过组织自主管理与自卫的工会及学生会议,并拒绝对言论自由进行任何形式的审查或限制。

波索纳洛统治下的巴西将沦为法西斯政权?

不过,今天宣称“法西斯主义”已在巴西大获全胜的那些人错了。法西斯主义是一套政治体制,建基于愤怒的小资产阶级群众被动员为武装帮派,并试图粉碎工人阶级的组织。历史上来看,法西斯主义之所以能夺权,在于工人阶级在数次革命契机中缺乏正确领导而被击败,这些挫败与错失的机会导致工人阶级士气低落,遂被法西斯帮派所击败。

这不是巴西的现况。波索纳洛并非仰赖法西斯武装帮派上台。虽然巴西确实存在法西斯小团体,而波索纳洛的胜利将使他们勇气倍增。这些团体非常危险,也必须要正面应战。但是,巴西的工人阶级仍未被击败;事实上,它甚至没有取得重要进展。

回想一下,特朗普已经当选两年了。当时有许多自由派和某些左翼说这是法西斯主义在美国的胜利。毫无疑问地,特朗普是个反动政客,他的政策是对工人、女性、同性恋者和移民的攻击。但要把美国的状况说是法西斯主义的独裁统治并不正确。其实,在特朗普当选后,美国的白人至上团体曾走上街头,却遭遇人数多出他们数倍的群众反制动员。各州也发生富战斗性的教师罢工(并且取得胜利)。社会分化导致右翼阵营壮大,但左翼也是。

我们可能在巴西看到的是(在选举前就已存在的)波拿巴政权(bonapartist)特征[1]的延续。这一点在司法机关于洗车丑闻(Car Wash scandal)、鲁拉(Lula)被监禁并遭褫夺权利等事件中扮演政治仲裁者的情况中特别明显[2]。与此同时,在严重的经济危机和统治阶级内所有传统政党与政府机关都普遍失信于民的情况下,这个波拿巴政权的基盘相当薄弱。

巴西如何选出右翼总统?

当选巴西总统的波索纳洛。(图片来源:Rodolfo Buhrer/Reuters)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自由派和某些左翼对这次的选举结果大惑不解。他们根本无法理解:这怎么可能发生?民主选举怎会选出个极右派煽动家?为何有成千上万的人投票支持这个以无耻行径拥护龌龊观点的家伙?

他们诉诸各种无效的解释:这是福音派教会网络的错,或是WhatsApp上的假新闻风潮造成的。这些说法就好比统治阶级试图把罢工和革命“解释”成是“共产主义鼓动者”干的好事一样。早在1990年代,巴西就曾有一场大规模的反鲁拉宣传活动:“他只是个无经验、不够格的金属工人”、“他是共产党”、“他甚至没有大学学位”。然而这些说法并没有阻止他以61%的选票胜选。

在英国,我们看到针对柯宾(Jeremy Corbyn)空前的丑化宣传,整个统治集团对他提出的最刁钻、最苛刻的指控(说他是反犹太主义者、哈玛斯之友、恐怖份子的爱好者、普丁的傀儡等等)。但这都没有太大影响。相反的,在再国有化(renationalisation)、免费教育与住房等政策的基础下,他的支持持续增加。

事实上,波索纳洛的胜利是巴西工人党长期危机的结果。鲁拉是透过与资产阶级政党结盟,才在2002年首次胜选。他任命美国银行家梅雷莱斯(Henrique Meirelles)为中央银行总裁,遵行与国际货币组织(IMF)的协议,奉行财务撙节政策。他还对老年年金制度进行最初的逆向改革。我无意在此清算鲁拉政府的功过,但是显然鲁拉执政并未对帝国主义和巴西统治阶级的权力造成根本挑战。不过,鲁拉仍能得益于经济长期成长带来的相对稳定。

当迪尔玛·罗赛芙(Dilma Rousseff)于2010年当选时,情况开始转变。她的政策和鲁拉所实施的政策类似,但更右倾了些。她的竞选夥伴是资产阶级政客,米歇尔·特梅尔(Michel Temer)。她指派地主暨牧场主担任农业部长,并任命国际货币组织官员为财政部长。她和鲁拉的主要差别在于:迎接她的是经济危机期而非经济成长期。在中国经济成长放缓的背景下,巴西经济在2014至2016年间陷入严重衰退,迄今仍未恢复。

2013年,青年已开始大规模抗议交通费用上涨,这些示威活动遭地方首长残酷镇压,而这些镇压得到中央政府的全力支持。2013年“六月之日”(June days)反映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与工人反对整个统治集团。掌权十年以上的工人党,也被青年视为起而抗之的统治集团的一部分。然而,罗赛芙没有改弦易撤,反倒宣布了一整套私有化和撙节的措施。2013年的抗争以后,2014年世界杯期间又紧接着发生了大规模的抗议,同样遭到残酷的镇压。为了应付这些抗争,罗赛芙政府通过了一系列(关于组织犯罪、反恐怖主义...等等)的法律,这些法律严格箝制人们抗议与示威的权利。

巴西如何选出右翼总统?

2016年,巴西参议院以违反预算法和稽征税务责任法为由,弹劾罗赛芙。(图片来源:Ueslei Marcelino/Reuters)

2014年选举与弹劾罗赛芙

2014年大选是此进程的转折点。罗赛芙以对抗资产阶级对手内维斯(Aécio Neves)的右翼政策为号召,动员工人党的工人阶级选票,赢得第二轮选举的胜利。然而,上位后的她却背叛自己的选民,开始实施内维斯倡议的政策,例如紧缩财政、删减预算,私有化与攻击工人权益...等等。

2012至2013年间,罗赛芙的施政满意度超过60%;到了2015年,却急剧下跌至仅5%,这是巴西(1985年结束军事独裁)恢复民主政治后的历任总统中,施政满意度最低的。此时,政府内的资产阶级政客察觉到她的失势,开始透过弹劾夺走她的总统权利。

然后,当他们看到鲁拉成为总统候选人并有机会胜选时(许多民众记得鲁拉执政时巴西经历的经济成长,以及他与工人党历史及革命传统的关联性),司法部门介入并以贪渎案起诉他。最后,即使没有任何实质证据支持对于鲁拉的指控,他仍被判有罪。司法部门更进一步延伸法律权限,阻止鲁拉参选。即便如此,当时鲁拉仍在民调中遥遥领先,而且有越来越多人表示只愿意投票给他,足以显示民众对于整个政治体制的全面抵制。

可以这么说:工人党凭藉工人阶级选票持续掌权,却与资产阶级结盟,实行资本主义政策,这样的执政纪录摧毁了自身的名誉,并且切断与工人阶级组织的许多联系,更为波索纳洛的胜选铺平道路。即便资产阶级政客忙着弹劾罗赛芙,工人党及工会领导也未认真组织抵御。确实有一些游行与示威行动,看来大有可为,却缺乏持续且不断成长的组织运动。

民意低落的特梅尔政府持续并加强对工人阶级的进攻,使情况更加恶化。“特梅尔滚蛋”的大规模游行后,全国大罢工紧接于2017年4月登场。巴西工人与年轻人准备好斗争,但是他们的领袖却未领导或促成斗争,反击的潜能就此消散。

的确,波索纳洛取巧地利用社交媒体及福音教派网络,传播虚实参半的言论、对于“工人党-共产主义”歇斯底里的仇恨,并且疾呼“让巴西再度伟大”。正是因为前工人党政府灾难性的各项政策与执政纪录,这些方法才有如此的影响力。

当然也有其他因素。例如:利用委内瑞拉可怕的经济危机(根据先前分析,这是企图管制而非废除资本主义的结果)有效打击工人党(尽管该党领袖从未真正支持玻利瓦革命)。

巴西如何选出右翼总统?

曾任圣保罗市长的哈达德,在高等法院判定鲁拉不具候选资格后,为工人党出征角逐总统。(图片来源:Nacho Doce/Reuters)

捍卫民主”?

如同格拉德(Serge Goulart)解释的那样,哈达德次轮选举的政策及策略是自我毁灭的。当波索纳洛示意为“家庭支持计划”(Bolsa Familia)[3]的受领者增加圣诞节奖金,藉此吸引第一轮选举中支持工人党的最贫穷选民时,哈达德却右转,徒劳地尝试争取所谓的“中间选民”。首轮选举中,他将自己呈现为鲁拉的接班人,鲁拉的图像在所有竞选文宣中占据显眼的位置。次轮选举中,鲁拉的相片被撤下,象征工人党的红色也被国旗的颜色所取代。

面对自称是“反建制的局外人”的波索纳洛,哈达德居然认为自己能以建制派候选人之姿击败他。他将自己呈现为捍卫民主的候选人,呼吁民主派大团结(包括在背后攻击罗赛芙身后插刀的资产阶级)。哈达德收复失土的唯一方式,就是认真反驳波索纳洛的经济政策(私有化与对老年年金的攻击等等),并且遵循明确的反资本主义路线提出替代方案,即捍卫工人阶级权益与生活条件。相反地,我们只看到捍卫民主、对话与理解与“巩固宪法”这些抽象呼吁。

在强制投票的巴西,我们在首轮选举中已经见识20.3%的弃票率,该比例是1998年以来最高。第二轮弃票率更高,来到21.3%(3,100万人),加上9.5%(1,100万人)投下空白票或废票。这显示大部分选民虽然拒绝波索纳洛,却也不愿投票支持哈达德。

波索纳洛的经济政策

资本主义的评论者们正为波索纳洛的胜利而欢呼,并且鼓励他实施全面私有化,并对老年年金制度进行彻底的反改革措施。

今日的《金融时报》写道:“基于对波索纳洛经济改革承诺的期盼,特别是改造巴西支出庞大的老年年金制度与私有化国有企业,市场已经有所成长。”它并引用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的意见:

【“政府面临的最终挑战在于透过纪律严明的政策与结构改革,加速财政调整,提升动物本能(animal spirits)与创业精神,释放昔日被局限的经济潜能。”

统治阶级根据一个简单原则来判别所有政府:即后者如何实现他们的阶级利益。

当波索纳洛开始尝试实施由超自由派的“芝加哥男孩”经济学家古埃德斯(Paulo Guedes)所主导的经济政策时,关键的转折点将会出现。他将遭遇有组织的工人阶级之抵抗,而后者从未被真正打败。一如阿根廷的马克里(Mauricio Macri)政府,波索纳洛将面临一波波反对其经济政策的工会行动、大规模动员与全国罢工。此外,波索纳洛的地位也并非看起来那般稳固,因为他必须在一个极为分化的国会中与30个不同政党协议,才能通过立法。

现在不是绝望的时候,我们应该准备好未来的抗争。当前首要任务是认清我们如何落得这般田地,如此一来才能开始重建具斗争精神的工人阶级运动。

巴西经验里可以学习到一些更普遍的道理,其中之一就是施行右翼政策的左翼政府,只是为反动势力的胜利打下基础。要打倒极右翼,不可能是在危机之际,透过呼吁捍卫一个满目疮痍的资本主义政权来达成,因为这样的政权正是在危机之中诞生。

注释:

[1] 根据托洛茨基《再论波拿巴主义》的解释:“所谓波拿巴主义,我们的意思是指这么的一种政体:在其间,经济上占统治地位的阶级原是具有行民主政府的方法所必需的各种素质,但它为了保存本阶级的所有,不得不容忍一个冠以“救主”之名的军方和警察机器不受控制的指令骑在自己头上。这种局面由阶级矛盾变得愈发尖锐的时期所开创;波拿巴主义之目的是为了阻止冲突的爆发。...资本主义在当前的衰落肯定地损害了民主,并且还不止此,它更揭示出旧有形态的波拿巴主义的完全不足之处;在波拿巴主义原有的位置上,遂有了法西斯主义的到来。然而,作为民主和法西斯主义的桥梁...,便出现了升高到民主之上和钉在两个阵营之间的“个人政体”;这种“个人政体”同时并守卫着统治阶级的利益。”

[2] “洗车行动”,得名于2014年3月于小型洗车场破获洗钱的调查,后来并扩大为针对国有石油企业Petrobras高层接受建商贿赂,以换取高价合约。工人党也被卷入丑闻,并被指控利用这些资金资助竞选与买票。鲁拉则遭指控接受海滨公寓遭判12年有期徒刑。鲁拉自始否认这些指控,坚称调查行动是政治阴谋,意图是阻止他再度参选总统。

[3] 2003年,鲁拉提出家庭支持计划,对1,200万贫困家庭提供每月小额现金,条件是家中孩童必须就学,此政策大幅降低巴西贫穷率的同时,也提升了学童的就学率。

【作者:Jorge Martin 《América Socialista》杂志编辑。译/张宗坤、岑建兴。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苦劳网”。】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