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赴美留学和移民背后的财富流动

近年来,中国投资移民的门槛水涨船高,目前对移民地区投资底限约为100万美元。再加上移民后的买房安家和财富转移,平均每户移民家庭支出应数倍于此。按照户均300万美元估算,若每年投资移民10万个家庭,意味着移民财富外流将达3000亿美元/年。以前移民带来侨汇,而联合国国际移民组织发布的《2018世界移民报告》中数据显示,汇入中国的侨汇只有610亿美元,财富净外流的缺口越来越大。

中国赴美留学和移民背后的财富流动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于9月24日发布《关于中美经贸摩擦的事实与中方立场》白皮书,白皮书中提到了中国赴美留学的情况,“在教育方面,美国是中国学生出境留学第一大目的地,2017年中国在美留学生约42万人,为美国贡献约180亿美元收入”。而按照中国教育部官网数据,2017年中国赴海外留学人数就超过60万人,并且还处在每年两位数的快速增长中。

中国投资移民是资本外流的另一个重要部分。中国是美国EB-5签证的最大来源国,大约占1万个家庭名额的90%。此外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家来自中国的投资移民人数也不在少数。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17胡润中国投资移民白皮书》显示:46.5%受访的中国高净值人群都在考虑移民,9%的受访者已移民或在申请中。美国人口普查局Census Bureau公布的《2016年全美社区调查(American Community Survey,简称ACS)报告》显示, 2010年至2016年共有55万华人移民到美国(其中中国大陆的移民增长率最高),年增长率为25%。

近年来,中国投资移民的门槛水涨船高,目前对移民地区投资底限约为100万美元。再加上移民后的买房安家和财富转移,平均每户移民家庭支出应数倍于此。按照户均300万美元估算,若每年投资移民10万个家庭,意味着移民财富外流将达3000亿美元/年。以前移民带来侨汇,而联合国国际移民组织发布的《2018世界移民报告》中数据显示,汇入中国的侨汇只有610亿美元,财富净外流的缺口越来越大。

特朗普说中国留学生是“间谍”、“偷美国技术”等。实际上,中国留学生到美国学习某些高科技领域的学科已遭到美国政府的限制,近来越来越多选择理工科的中国留学生遭拒签,2018年常青藤的理工男被拒签达70%。中国留学生到西方名校学习高科技的人数有2000人的规模,这些学生是是来自中国的顶尖人才,然而最终结果不是被埋没就是流失海外。

一些国家的经验表明,大量的海外移民和留学,是进入中等收入国家后面临的陷阱。一个国家达到中等收入的时候,也是该国高收入群体达到财富门槛、海外移民倾向高涨,大量去发达国家留学的危险期。怎样保持高收入群体对本国的向心力,成为关键所在。在成功跨过中等收入的日韩等国,一直都是本国一流大学优先和财富人群心系本国,没有如此的移民潮和留学潮。而拉美等国则大量留学移民,财富外流、留学生被西方洗脑、主流意识形态被控制等,这是掉入“中等收入陷阱”一个重要原因。

中国留学潮和移民潮,背后蕴含着某些政策的失误。一些政策出于局部绩效的考虑,或者被某种市场和地方利益所诱导,导致全局被动。主要问题有:

一、放任留学移民中介把持舆论。留学移民的中介服务是一个大生意。留学中介费约10万元人民币,投资移民中介费约100万元人民币,每年60万人留学、10万户移民,就是一个1600亿的大市场!而留学移民中介为了拉客户、宣传业务,大多发布贬低中国、美化西方的广告软文,这已成为大量负面舆论的主要来源之一。

二、地方利益排挤外来人口的后果。比如,目前北京上海的落户条件已经高于西方国家的移民门槛了,这带来严重问题。一些外地人员在北京工作十多年,买了房子还完房贷,却依然没有落户希望,受到户籍诸多限制。但如果把住房一卖就足够投资移民西方,怎能不心向往之?全国各地想去一线大城市的高净值人群,相比去京沪等大城市落户,移民成为更加合算的选项。国外结婚可以定居,京沪结婚要45岁才能落户,引得很多女性外嫁移民,带走财富。现在全球都在争抢高端移民,为何中国不拿出最好的资源和适宜的政策,吸引人才和财富留在本国一线城市?

三、英才教育体系薄弱。中国的普及教育做得很好,与西方的差距在于英才教育薄弱。美国有多层次的英才教育体系。西方著名中学全球招生,中国的中小学资源一般情况下只面向本地生源,这使得广大青少年的创造性不易得到充分发挥。目前中国出国留学出现低龄化的趋势,值得反思。另外,我国在提倡素质教育的同时,出现了素质教育和高考脱节现象,像南京、苏州这样的文化名城,居然连高考“裸分”第一名都有可能上不了清华、北大。这也导致出现高中学生宁愿留学而不参加高考的现象。

四、流动人口教育升学没有出路。每年北京有十几万非京籍、上海有十几万非沪籍的考生,他们没有资格参加异地高考,但留学的门却是敞开的。他们的父母“北漂、沪漂”多年,回原籍高考已经不现实。如果父母在北京上海买了房子,半套房子就可供两个孩子留学(或者父母卖掉老家房子也够用)。这些考学难问题逼着他们走留学路。

五、优质教育资源招生不与国际接轨。中国招揽的留学生大量由国家补贴,这实际上是国民歧视。应当让那些在高考时无奈走留学路的考生,都可与外国申请留学一样申请中国著名大学和中学,对他们可以高收费,按照西方学费的高标准收取学费即可,在政策上设计不同标准,让他们留在国内读书,同时给国内创造效益。

解决留学移民带来的财富外流问题,关键是要在教育、户籍等政策方面树立全局观,破除地方保护。建议:

一、开放北京上海等地户籍政策,与西方国家争夺人才。现在不少二线城市在搞“抢人大战”,但目前最直接的是与西方“抢”人,把人才和财富留在国内。特别是对净资产多于100万美元的家庭,对高技能、高纳税人员,以及在一线城市有固定居所或已结婚多年生子的家庭,应放开城市户籍限制。

二、建设中国的英才教育体系,留住民族天才。在这方面可以借鉴韩国的经验。以前韩国也实行教育平准制,后建立了英才教育体制,尤其是科学高中和科学英才高中,使得韩国学生在国际学科竞赛中崛起。伴随韩国三星等科技型企业的大发展,更突显人才是竞争力的根本因素。这些英才学校在全国招考,其条件优于留学,成为孩子们的首选。英才教育体系还可以向在科技、财经、社会、纳税等领域有突出贡献的人员的子弟给予政策保障,以打消他们的移民意愿。

三、改革流动人口高考制度,增加高考区分度。要让非京籍、非沪籍以及父母工作迁移但子女受到迁入地高考限制的孩子能够参加当地高考,不以出国留学为必须。如果地方有困难,可以设立不限户籍面向流动人口和英才体系的特别高考,单独给录取名额。

四、优质教育资源与国际接轨,高校宽进严出、提高教学水平。建议“一本”以上的学校可以扩招25%,按照国际留学的方式申请,按照西方名校的学费收费,留住走“留学路”的生源和资金。恢复以前的自费生,但总毕业证不增加,也就是采用淘汰制,20%的人不能毕业,这也能够改变大学里不好好学习的风气。

五、严控中介,打击负面舆论。对留学移民的广告内容应予以限制,对留学移民中介的资质严格审查,对虚假内容严肃查处。严查偷税,严查与地下外汇钱庄的联系,严打留学移民欺诈。

中国赴美留学和移民背后的财富流动

【张捷,察网专栏学者,中信改革发展研究院资深研究员、政法大学客座教授。察网www.cwzg.cn摘自《经济导刊》11月刊。】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