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华为、中兴事件看中美关系的本质、误区及重塑

认不清美国上层建筑对中国的遏制与“不战而胜”的本质,与不正确评价前三十年反帝反霸斗争有关。也就是说,美国没有变,改变的是某些中国人自己:一些人用党内纠正斗争扩大化的思维惯性放到中美关系上。把国内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态度,错放到与霸权主义的关系上,把美国当年策动的军事、经济、外交全方位封锁,把中国维护独立的自力更生,一概看作是中国自身的所谓“闭关自守”。用晋惠帝何不食肉糜的思维方式,根本不能感受当年帝修反反华大合唱的凶险。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从华为、中兴事件看中美关系的本质、误区及重塑

孟晚舟事件,为中美关系蒙上了一层迷雾。欲辨中美关系,须掀开史册,回顾有些人可能已很陌生的历史。

抗美援朝四十年后,也就是美军在波斯湾扣押中国银河号事件一年多以后,美在华盛顿独立纪念碑旁边修建了“韩战”纪念碑,把死、伤、失踪、被俘的十七国联军人数合计2429370人,悄悄刻在四块石碑上。俗话说贼不打三年自招,1995年的这个数字大大超过了西方国家之前正式公布的数据。敢于如此坦诚,大概是美国人以为,历史一页已经掀过。

对于中美两国人民来说,近代史是美国恃强凌弱,受到中国反抗而逆转的一页。自1882年美国国会通过排华法案、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以来,中国受尽包括美国的列强凌辱,直至1941年日军机偷袭珍珠港之前,美国还是日本侵华的主要物资援助国。根据美商业部数据:1938到1940年间,美对日出口为6.9905亿美元,是对华出口的3.9倍(Memorandum by the Adviser on Political Relations (Hornbeck), June 12,1941,FRUS,1941,Vol. V,GPO,1956,pp.660-661)。二战以后,美国的军火援助,又成为蒋介撕毁双十和平协定,发动内战的主要支撑。直至抗美援朝的沉重打击,教训了美国军工金融垄断集团的傲慢,抗美援越期间,美军不敢越过北纬17度线,美海军下令禁止美舰进入中国大陆30海里以内。

1970年,美国总统乞访,中国《参考消息》转载美媒报道,毛主席书房的痰盂,风靡全美——美国这个民族是敬重英雄的。自20世纪初崛起以来,美国帝国主义习惯了其他民族的示弱,唯独敬重难得的强者。

认清美国的两重性

从近代以来。中国的仁人志士就发现,中美关系如同和其他西方列强一样,存在着多个两重性。中国人亲身感受到,一方面,它们有疯狂的蛮横性和虚伪性,另一方面,他们拥有先进的生产力体现出的文明性。

美国自达建国起,就是一个两重性的国家。独立战争后,美国政府继承英国殖民者屠杀印第安人政策,掠夺大量土地,低价卖给拓荒者。1808年12月,林肯父亲以一英亩66美分的价格,买下位于肯塔基州的一块“不毛之地”,第二年在赖以挡风的木棚中生下了林肯。在此之前,掠夺者和开拓者都接过五月花号公约,制订了唯独不包括印第安人的天赋人权独立宣言,遗憾的是,独立宣言执笔者杰斐逊总统,1812年宣称“追求灭绝印第安人”( Stannard, David E. AMERICAN HOLOCAUST.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2. pp. 118-121),这位弗吉尼亚的大奴隶主去世时家里还有一批黑奴,其黑白分治是种族隔离的开始,这种种族歧视经过100多年的民主政治,依然严重,以至于在朝鲜战场上,黑人成建制向中国人民志愿军投降。另一方面,林肯父辈的开荒拓地为缩影,在美国新大陆上实现工业革命,创造了世界领先的生产力。美国金融军工垄断资本的霸权和美国人民、美国社会的开拓、创新,构成了这个民族显著的两个特点。华为任正非面对美国种种劣行,多次指出:我们要正视美国的强大,看到差距,坚定地向美国学习,永远不要让反美情绪主导我们的工作。任正非的这个精神,就是把美国霸权主义与美国人民划分的精神,充满了来自实践一线的理性。

抗美援朝、抗美援越打痛了美国帝国主义,但阻隔不了两国人民的交往。由庄则栋引起,毛泽东决策的乒乓外交导致了尼克松总统访华,以及由此引起对华封锁铁幕崩溃,毛泽东、周恩来几乎在第一时间抓住时机引进西方化纤、化肥成套设备,与自力更生的小化肥工业一起,成为中国人口爆炸性增长的八十年代最终解决粮食问题的根本性原因,其他解释缺乏说服力,同时也拉开了中国工作重心转移,深入改革开放的序幕。

回顾我们改革开放的来龙去脉,也就了解了中美关系的本质特征。美国作为高度成熟的资本主义国家,其帝国主义特性没有变。有借用仓央嘉措之名的网红诗,此处仿之:对待美国,“你爱与不爱,恨与不恨,它就在那里”。

中美关系中的认识误区

回顾打破铁幕,对外开放四十年来,中美关系的风风雨雨,我们应当承认,有几个误区存在于不同的阶段。

1,混淆社会制度本质差异。面对打开国门的巨大差距,把近代以来不同经济体生产力发展阶段的差距,误以为社会制度本质特征的优劣,在学习美国长处时,忽视侵略史,盲目崇拜美国一切,表现在对新自由主义经济理论的全盘接受,对美国政治体制意识形态的不设防。

2,混淆美国国家政权和美国人民与社会。在学习美国民众尊重法治尊重契约尊重科技尊重创新等长处时,对霸权主义强权政治包括法律体制也产生同样幻觉。看不见从美中情局十条诫令,到布热津斯基的奶嘴文化,对华和平演变始终没有变——战场上打不赢,就在非军事特别是经济文化等一切战线上演变你,压倒你,这是美国上层建筑对华政策的核心目标、终极目标。这个目标始终没有变。

3,高估经济融合对社会制度根本矛盾的调和作用。事实证明,无论中美关系还是大陆与台湾的关系,经济压舱石的作用是有限的。生产力的发展与资本的集中需要全球化,而资本的垄断又必然产生霸权主义,单边主义。两者矛盾不可调和。与其和平发展、相向而行,只能是维护自身利益而斗争的结果。

4、混淆互利共赢与单向受惠。对市场经济陌生,把美国资本的牟利而来看作是中方单向受惠。

认不清美国上层建筑对中国的遏制与“不战而胜”的本质,与不正确评价前三十年反帝反霸斗争有关。也就是说,美国没有变,改变的是某些中国人自己:一些人用党内纠正斗争扩大化的思维惯性放到中美关系上把国内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态度,错放到与霸权主义的关系上,把美国当年策动的军事、经济、外交全方位封锁,把中国维护独立的自力更生,一概看作是中国自身的所谓“闭关自守”。用晋惠帝何不食肉糜的思维方式,根本不能感受当年帝修反反华大合唱的凶险。

这些思想误区在我们党内产生了思想混乱,出现了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公开欣赏的削弱共产党领导(“不要插手政府”)的“魅力”,把在美中博弈中“不战而胜”的希望寄托在其身上。

但是,对以上思想误区并没有开展彻底的思想斗争,得到有效纠正,依然产生一些实践证明错误的认识。美国人收获了苏联解体的硕果,看到了中国人的不自信。犹如贵州那只吃了驴子的猛虎,经过了十多年的试探,于是,从尼克松访华的谦恭到银河号事件,到炸馆,到撞机。浓缩岁月,对照70年代的四三方案,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因为畏缩与忍让,人家骄气日盛”,正因此如此,出现通过对中兴公司罚款国人人均一美元,出现用举国体制制裁华为,出现孟晚舟事件,也就不奇怪了。

今天有必要认真总结四十年来中美关系中,我们出现错误认识的轨迹。通过中兴、华为事件,认识到美国的本质,放弃幻想,我们才能对美国的反击做到有理有利有节。如果我们的思想合乎实际了,就可以在泱泱中华发现、使用晏子使楚人才,打好手中的一把好牌,适时斗、和,游刃有余,否则,有可能步步被动,放纵美方变本加厉。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812/460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