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今朝:“占优经济发展模式”术语在当前中国乃至世界经济关系中的大用

从经济发展模式看,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区别于过去40年的特色社会主义就是从一种并非占优甚至被占优的发展模式转向一种占优的经济发展模式。占优经济发展模式的存在,使得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得到了来自经济基础上的一种重要的理论说明。应用占优经济发展模式的话语,还可以有力地回击美国对中国发动的贸易战等非友好的经济行为。美国人攻击中国经济模式,中国可以回敬美国说,在美国新自由主义的诱导下,中国经济模式并不具有占优性,至少不具有完全的占优性。在中国经济模式存在弱点、劣势的情况下,如果美国还感觉到中国经济模式具有威胁性,那就是美国人自身的问题了。

王今朝:“占优经济发展模式”术语在当前中国乃至世界经济关系中的大用

我2018年在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名为《中国经济发展模式:政治经济学占优设计》的专著。在该专著中,我基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借用西方博弈论中占优概念,提出了一种“占优经济发展模式”的理论。该理论既是对中国从1921年到1976时期的科学总结,又对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具有重要参考价值和话语体系构建价值,对我国在新时期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也做出了创新性贡献,有力地支持了习总书记提出的各项重大方针政策,对于澄清当前中国社会政治经济话语体系的混乱(如所谓比较优势非常有益),对于理解和回答各国关心的问题也具有不言自明之功效。为什么这样说呢?

据《参考消息》2018年12月日《外交官忆开放往事(11):“中国道路”渐获前苏联国家认同——专访中国前驻白俄罗斯大使鲁桂成》文章,[1]

【“白俄罗斯人对中国改革开放的认识是有变化的。改革开放前20年,他们很不理解。后来,他们渐渐从不理解到理解,从不认同到认同。特别是新世纪以后,中国发展突飞猛进,他们就更加认同了。”
白俄罗斯无疑“需要资金来发展能源发电和工业”,其“政府甚至还拨了90平方公里的土地作为特区工业园”。然而,“这么多年过去,我们还只建设了第一期——3.8平方公里”。
“土库曼斯坦认为在中国的改革开放中,稳定压倒一切是值得他们学习的。没有稳定,就谈不上改革。空谈误国,实干兴邦。他们还从中学到,改革就是要与世界联系起来,明确了今后要想发展,必须要吸引外国企业进行开发、建设”。
然而,“由于国情不同,他们对于改革也有自己的理解,认同并不等于全部学习。相对于开放,土库曼斯坦更加认同的是稳定。白俄罗斯也是从自身角度出发来学习。白俄罗斯作为独联体成员国,对我们改革开放的道路、成绩和前景,比其他国家更加理解和认同,但是他们更多的是想让我们在资金上帮助他们”。】

该文表明,白俄罗斯和土库曼斯坦等原苏联国家至今为止并没有“一边倒”地照搬中国改革开放经验。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其原因是什么呢?按道理,从生产力的角度看,这些原苏联国家今天看中国,就如中国90年代初看这些国家一样。在这篇文章中,中国前驻白俄罗斯大使鲁桂成这样回忆说:

【“上世纪80年代初,我出国工作后的一个印象,就是我们与世界上比较发达的国家差距很大。打个比方,彩电、摄像机、收录机这类的家用电器在国外已经很普及了,但在国内还都属于紧俏物资。那时我们国内物资非常匮乏。当时我作为外交官感到很震撼。中国外交官在改革开放初期能做什么?就是把世界介绍给中国,而且不光是通过写文章,还要实事求是地调研,了解中国在世界上处于什么位置,然后通过媒体向国内介绍情况,激发大家支持、参与改革开放,迎头赶上。”】

(这里,比较发达的国家应该是指原苏联国家吧!?)如果是这样,那就表明,今天已经资本主义化的原苏联国家不会因为今天中国的生产力高就采用中国的生产关系。从理论上看,就是这些国家并不遵守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的规律。他们反而是要保持本国的生产关系,尽管本国的生产力并不高。

从中国的角度看,简单应用马克思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的历史唯物论,对此可能难以理解。但用我的这本专著的话语说就是,现在中国生产力高于它们的生产力,但实现这些生产力的经济发展模式并不具有占优性,即存在严重的经济发展的可避免成本,因此也就必然在某些好的指标衡量下,被其它经济发展模式压倒了。这就非常容易理解了。

而从经济发展模式看,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区别于过去40年的特色社会主义就是从一种并非占优甚至被占优的发展模式转向一种占优的经济发展模式。占优经济发展模式的存在,使得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得到了来自经济基础上的一种重要的理论说明。

应用占优经济发展模式的话语,还可以有力地回击美国对中国发动的贸易战等非友好的经济行为。美国人攻击中国经济模式,中国可以回敬美国说,在美国新自由主义的诱导下,中国经济模式并不具有占优性,至少不具有完全的占优性。在中国经济模式存在弱点、劣势的情况下,如果美国还感觉到中国经济模式具有威胁性,那就是美国人自身的问题了。美国人自己应该寻找自己具有占优优势的经济发展模式,中国人自己寻找自己具有占优优势的经济发展模式,这样既符合美国人经常主张的所谓的民主、自由,又符合中国人所主张的独立自主。这样,中国就在与美国的政治经济博弈中具有了一种压倒性的经济理论话语。占优一词来自西方。这样,中西方就可以在同一个话语下讨论问题了。而特朗普等人的战略可能会因此遭受重大挫折。

注释:

[1]http://ihl.cankaoxiaoxi.com/2018/1204/2362419.shtml。

【王今朝,察网专栏学者,武汉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本文原载昆仑策网。】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