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纳瓦罗:坚定的反华号角鼓吹者,特朗普贸易理论背后的“疯狂推手”

美国总统大选期间,纳瓦罗和威尔伯·罗斯都是特朗普贸易政策的核心设计师。纳瓦罗将中国描绘成一个邪恶的角色,并提出了遏制这个正在崛起的超级大国的计划。特朗普上任后,成立了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National Trade Council),并任命纳瓦罗为主任。有传言说,国家贸易委员会将与强势的国家经济委员会甚至国家安全委员会平起平坐。然而,正如俗话所说,人事任命即政策,美国政府从来不是罗斯和纳瓦罗说了算。史蒂芬•姆努钦(Steven Mnuchin)和来自高盛(Goldman Sachs)的加里•科恩(Gary Cohn)也加入了政府,导致特朗普政府立刻陷入了有关贸易政策的恶斗。

彼得·纳瓦罗:坚定的反华号角鼓吹者,特朗普贸易理论背后的“疯狂推手”

图为网站文章截图

图片来源:https://www.theatlantic.com

导言: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对华开展了一系列贸易战。在特朗普总统的幕僚中,强硬的对华鹰派、经济学家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的地位与众不同。他作为特朗普“疯子理论”背后的疯狂推手,大力推进美国对华贸易制裁措施并严格执行,其观点因过于激进也争议不断。本文发表于2018年12月号《大西洋月刊》,原题为“特朗普的贸易战士”。作者安妮·罗瑞(Annie Lowery)是《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网站的特约撰稿人,主要进行经济政策研究。

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最近告诉我,没有人比他们买东西更小心了。这位美国贸易和制造业政策办公室主任解释说,他会仔细辨别标签,以免购买中国制造的商品。他表示:“人们需要警惕为低廉价格付出的高昂代价。”在纳瓦罗看来,那些廉价的人字拖鞋正在让中国这样一个威权国家崛起,而打折的洗衣机可能正在抵押美国的未来。

这种对外国商品的警惕,不仅是个人的消费偏好,更是美国的政策倾向。在过去的一年里,特朗普政府开启了一场具有广泛地缘政治目标的贸易战:整个美国政府现在都有一项任务,尽管这项任务模糊不清,那就是让中国遵守规则,同时延缓中国的崛起。特朗普对从中国进口的价值数千亿美元的商品加征关税。而且中国并不是这场战争的唯一前线,为了帮助美国企业,阻止其他国家以牺牲美国利益为代价的经济发展,美国政府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进行了重新谈判,并与欧盟(European Union)、日本和其他盟国启动了双边谈判。

彼得·纳瓦罗:坚定的反华号角鼓吹者,特朗普贸易理论背后的“疯狂推手”

彼得·纳瓦罗

图片来源:谷歌图片

纳瓦罗是特朗普贸易战的主将,这看起来似乎不太可能。他是商学院教授、致富大师、前和平队(Peace Corps)员、前民主党人,以及多次竞选公职失败的候选人。纳瓦罗并没有在贸易谈判中扮演正式角色,没有控制任何政策杠杆,也不属于内阁成员。

相反,纳瓦罗的影响力来自于激进的意识形态和僵化的教条主义结合体。他和特朗普有着一系列非主流的共同观念,其中包括:中国在过去20年里一直在掠夺美国,特朗普政府激进的贸易政策能够把制造业就业岗位带回美国,而美国贸易赤字正在使其血本无归,甚至会危害其国家安全。

特朗普政府的少数高级官员也持这种观点,其中包括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后者实际上正在代表美国进行贸易协定谈判。但是,其他许多官员,包括财政部长史蒂芬•姆努钦(Steven Mnuchin)、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主任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等,并不这么看。当然,他们希望中国停止窃取知识产权,开放市场。然而,他们并不认为中美经济脱钩是一个正确且必要的目标。

但是,在纳瓦罗和特朗普的世界观中,美国并没有发动贸易战,而是姗姗来迟地加入了贸易战。与纳瓦罗关系密切的前白宫战略师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对我说:

“我们是中国的附属国,对吗?中国就像是当年的英国,我们就像是当年英国的第一个北美殖民地詹姆斯敦。我们终于卷入了他们在过去25年里对我们进行的经济战争。”

在这场贸易冲突中,纳瓦罗的作用是把特朗普更为极端的想法变成现实,确保总统的意图不会被削弱,因为政府官员们会把特朗普的想法,从演讲中的高谈阔论变成谈判中的法言法语。纳瓦罗是特朗普“疯子理论”(madman theory)贸易政策背后的疯子。他让敌人和盟友都相信,特朗普总统能够也愿意竭尽所能,来让美国再次伟大。

彼得·纳瓦罗:坚定的反华号角鼓吹者,特朗普贸易理论背后的“疯狂推手”

特朗普继承了前总统尼克松的“疯子理论”

图片来源:谷歌图片

纳瓦罗对我说:

“事实上,除非总统在贸易问题上采取强硬态度,并采取相应具体行动,否则这些中国人不会跟我们对话。他们没有必要理我们,没有必要,因为他们赢了,我们输了。”

作为一个平民子弟,纳瓦罗从小挂着钥匙在美国东海岸长大。他靠奖学金上了美国塔夫茨大学(Tufts University),作为和平队(Peace Corps)员在泰国待了三年,然后前往哈佛大学(Harvard)攻读经济学博士学位,后来又到南加州教书。

然而,纳瓦罗从不甘于平庸的教授生活。20世纪80年代末,纳瓦罗变成了一名斗士,他反对所认为的圣地亚哥粗劣的过度开发,并多次竞选公职,包括竞选市长、市议员、县政委员、国会众议院议员和地方议会议员。

纳瓦罗输掉了他的每一次选举,但却赢得了“有史以来圣地亚哥公职竞选人中最残忍、最卑鄙的混蛋”的名声。这至少是纳瓦罗本人在其政治回忆录《圣地亚哥秘闻》(San Diego Confidential)中的自述。这本长达200页的回忆录,充斥着谩骂、报复、无聊笑话和黄段子。在黄金时段的一场竞选辩论中,同纳瓦罗竞选市长的对手在描述其恶毒的负面竞选手段时,泪流满面。(纳瓦罗说,这是鳄鱼的眼泪。)在同场竞选中,纳瓦罗推搡了一位为其竞选对手工作的女性政治助理,这一幕被摄像机拍了下来。(纳瓦罗说,这是她先挑衅的。)

早些年间,纳瓦罗的政治生涯和婚姻都结束了。在加州大学欧文分校(UC Irvine)商学院任教期间,他把自己重塑为一个时髦的选股智者。纳瓦罗成了一名电视评论员,创办了一家名为白金资本管理(Platinum Capital Management)的公司,并发行了一份名为《精明的巨波投资人》(The Savvy Macrowave Investor)的周报。他写了几本关于把握市场、发财致富的书,其中包括2004年出版的《如果巴西下雨,就买星巴克股票》(If It’s Raining in Brazil, Buy Starbucks)。

直到上世纪80年代中期,纳瓦罗才对中国产生了兴趣,因为他那些晚上攻读工商管理硕士学位的学生,开始失去白天的工作。在纳瓦罗看来,来自太平洋彼岸中国的不公平竞争,是根本原因之一。纳瓦罗不会讲中文,在中国呆的时间也很少。尽管如此,他还是出版了三部鹰派书籍和一部鹰派纪录片《致命中国》(Death by China),认为中国政府通过向美国出口危险品并无视世界贸易规则,骗取了中国在全球的领先发展地位。《致命中国》(马丁·辛讲述,亚马逊网站发行)认为:中国“窃取”了美国的工厂和工作岗位,中美经济关系使美国更有可能遭受核打击,美国企业因其许多高管是外国人而受到伤害。

纳瓦罗的观点并不都是奇谈怪论。即使其批评者也承认,在一些重要问题上纳瓦罗是对的。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给美国的铁锈地带(Rust Belt)带来的严重冲击,确实远远超出华盛顿精英们的预计。中国对环境恶化的容忍和宽泛的劳工标准,确实使其出口商品更加便宜,从而在全球市场上更具竞争力。为了促进其国家崛起,中国政府违反了世界贸易规则,让人民币贬值,并粗暴对待本国公民。

彼得·纳瓦罗:坚定的反华号角鼓吹者,特朗普贸易理论背后的“疯狂推手”

美国“铁锈地带”

图片来源:谷歌图片

但是,左翼和右翼经济学家都表示,纳瓦罗关于贸易的基本观点已经时过境迁、误入歧途,或者说是完全错误。例如,他认为减少美国的贸易赤字会促进美国经济增长。在某些情况下,如果美国企业向外国买家出售更多的飞机和先进的计算机系统,美国贸易赤字的减少可能会与美国经济的增长同步。但在其他情况下,美国贸易赤字的减少将与美国经济的更加僵化同步。比如说,如果美国政府的政策鼓励投资者在美国建立廉价的垃圾工厂,将企业资源从高价值和高利润的企业中转移出去。正如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总统的首席经济学家格雷格·曼昆(Greg Mankiw)所说,纳瓦罗对贸易经济学的理解,还不如一位大学一年级新生。

此外,经济学家认为,根本没有办法从中国夺回就业岗位;企业的供应链太复杂了。例如,所有“美国制造”的汽车,都有来自加拿大、中国、巴西、墨西哥、韩国等外国厂家的零部件。在生产过程中,汽车零部件跨越国境多达八次。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的首席经济学家贾里德·伯恩斯坦(Jared Bernstein)指出:“你不能让这块全球化的鸡蛋饼复原成鸡蛋。”

外交政策专家们则担心,特朗普可能会在试图增加对中国影响的过程中,浪费其影响力。共和党和民主党两党在华盛顿达成的共识,可以追溯到1972年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总统访华,即最好把中国视为亦敌亦友,而不是誓不两立的敌人。贸易协定和外交接触,让美国得以促使中国开放市场,开放社会。

彼得·纳瓦罗:坚定的反华号角鼓吹者,特朗普贸易理论背后的“疯狂推手”

全球化

图片来源:谷歌图片

纳瓦罗的复仇主义,使他在华盛顿的经济专家、贸易专家和亚洲专家中几乎没有朋友。然而,这倒为他进入美国政府铺平了道路,在那里,他找到了一位甚至与其最古怪的身份都能匹配的老板特朗普总统。特朗普和他的贸易顾问也有一些共同的性格特征,这可能有助于纳瓦罗去讨好这个以善变著称的老板。曾参加纳瓦罗国会竞选活动的圣地亚哥工作人员拉里·雷默(Larry Remer)指出:

“如果说特朗普不是华盛顿最大的混蛋,那么,彼得(纳瓦罗)可能就是。”

平心而论,纳瓦罗太粗俗了。纳瓦罗的政治回忆录用了整整一章的篇幅,嘲笑戈尔的腰间赘肉;在回忆录的其他地方,纳瓦罗指责一位给他化妆的“同性恋美发师”,可能让他在一次失败的竞选中丢失了选票。纳瓦罗倾向于对女性以貌取人,对政治正确不屑一顾。《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专栏作家罗伯特•萨缪尔森(Robert Samuelson)在其妻子朱迪思•赫尔(Judith Herr)的陪伴下,在《致命中国》(Death by China)中出镜。当赫尔讲述她自己努力避免购买中国商品时,镜头下方的字幕写道:

【“郑重声明,这是一位聪明的女性。”

特朗普当然也欣赏纳瓦罗对精英意见的蔑视,以及他那种刺猬般的信念——中国是敌人。纳瓦罗的朋友、长期批评中国的章家敦(Gordon Chang)告诉我:

“彼得(纳瓦罗)关于中国的观点,并没有得到广泛认同。毫不讳言,他并没有为了变得更受欢迎而改变观点。”

美国总统大选期间,纳瓦罗和威尔伯·罗斯都是特朗普贸易政策的核心设计师。纳瓦罗将中国描绘成一个邪恶的角色,并提出了遏制这个正在崛起的超级大国的计划。特朗普上任后,成立了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National Trade Council),并任命纳瓦罗为主任。有传言说,国家贸易委员会将与强势的国家经济委员会甚至国家安全委员会平起平坐。然而,正如俗话所说,人事任命即政策,美国政府从来不是罗斯和纳瓦罗说了算。史蒂芬•姆努钦(Steven Mnuchin)和来自高盛(Goldman Sachs)的加里•科恩(Gary Cohn)也加入了政府,导致特朗普政府立刻陷入了有关贸易政策的恶斗。

有一段时间,主谈派赢了。科恩瓦解了纳瓦罗最激进的举动,包括纳瓦罗三次试图让特朗普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白宫幕僚长凯利(John Kelly)最终让纳瓦罗退居幕后:国家贸易委员会(National Trade Council)受到削弱,纳瓦罗被置于科恩的领导之下。

后来,主战派占了上风。虽然纳瓦罗被逐出白宫,但他在同僚中赢得了声誉,因为他经常在白宫附近鬼鬼祟祟地遛跶好几个小时,希望能遇到总统,伺机进言。(纳瓦罗并不承认这一说法。)在纳瓦罗的蛊惑下,特朗普意识到他的观点正在被自己人破坏。“我的彼得”(特朗普有时这样称呼纳瓦罗)又重新受到青睐,科恩辞职了。特朗普终于发动了贸易战。

纳瓦罗没有制定具体的贸易政策措施或谈判方案。其团队的任务是执行特朗普总统签署的“买美国货、雇美国人”的行政令。纳瓦罗告诉我,他的使命是

【“加强我们的制造业和国防工业基础,为在美国制造业工作的男女创造良好的就业机会”。

然而,纳瓦罗对于自己的影响力过于自谦了。纳瓦罗的权力来自于他愿意为实现特朗普最苛刻的想法而努力,就像斯蒂芬•米勒(Stephen Miller)在移民政策上所做的那样。“从政策角度来看,只有少数人能够像彼得(纳瓦罗)那样理解总统”,曾与纳瓦罗在特朗普竞选和过渡团队共同工作的大卫•博西(David Bossie)说。在白宫,同僚们说纳瓦罗时常在会议上大喊大叫,欺凌传统贸易主义者,还撰写一些措辞强硬的内部通知。

彼得·纳瓦罗:坚定的反华号角鼓吹者,特朗普贸易理论背后的“疯狂推手”

中美贸易战争

图片来源:谷歌图片

特朗普政府辩称,包括与墨西哥、加拿大达成新《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在内的艰苦谈判,正在把全球各国团结在一起,共同应对中国的威胁。特朗普的贸易顾问之一丹•迪米科(Dan DiMicco)表示:

“特朗普政府采取的所有行动,让世界各地达成了一项对付中国的协议。”

中国人被吓倒了吗?他们肯定很困惑:美国政府官员出尔反尔,自相矛盾。白宫内部的意识形态纷争,及其国际经济团队的经验不足,使得中国和其他国家对美国的政策和目标无从把握。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史剑道(Derek Scissors)表示:

【“如果我们不想回到过去的样子,我们就得知道要去哪里。同时,由于政府内部的分歧,没有人这样做。”

纳瓦罗反驳说,美国政府的目标很明确:那就是致力于减少进口中国商品,增加出口美国商品,并直接向中国政府施压。纳瓦罗表示,这并不是试图让中美两国互相隔绝。他说:

“这是一种恶意的无稽之谈。我们所做的,只是保卫美国免受中国和其他国家的经济侵略。”

也许纳瓦罗所说的是对的。但是,美国的盟友也被疏远了。一些国家开始等待特朗普政府下台。随着加征关税生效,依赖进口零部件的美国企业开始裁员,消费价格开始上涨。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贸易战正在减缓美国经济增长。与此同时,美国贸易赤字正在扩大,而不是缩小。 

纳瓦罗向我保证:

“我完全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我们所有贸易政策的落实,这种趋势将会强力逆转。中国一直在实施最恶劣的不公平贸易行为,对欧洲也是如此。我们正在与中国交涉,但他们仍然我行我素。”

战争,似乎才刚刚开始。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法意读书”,发表于2018年12月号《大西洋月刊》,原题为“特朗普的贸易战士”。翻译:吴彤。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