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与混改:为了再创辉煌,应学习毛泽东——一份公开的咨询报告

毛泽东固然没有说过资本运作和大数据,但是,1956年1月20日,毛泽东提出,“要有大批的高级知识分子,就要有更多的普通知识分子,以后要使每人都有华罗庚那样的数学,都要能看《资本论》,这是可能的,二十年不行就三十年,最多一百年就差不多…”既然“每个人”都要看《资本论》,就必须知道,今天的“混合所有制”就是股份制。就必须知道股份制本身包含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一切矛盾”,就必须知道依附企业家(资本家)会有来自垄断性的危险,这个危险不仅仅是来自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预言,更来自大数据时代企业自身的矛盾。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BAT与混改:为了再创辉煌,应学习毛泽东——一份公开的咨询报告

企业简介:

企业:BAT(百度、阿里、腾讯),本文也适用于所有涉嫌数据垄断的电商、即时通讯、搜索引擎、微信微博……等等,其股权结构、规模、职工人数、生产经营的产品名称、产量、产值、利润和全球500强位序……等详情,劳请自查年报。

企业现状

百度公开无人驾驶汽车研发平台,据说瞬间让各巨头的亿万前期投资都打了水漂,堂而皇之与虎谋皮,意在共享数据,李彦宏近期被《哈佛商业评论》选入“全球最受关注的十大AI领军人物”。

支付宝在前方攻城略地,微信妙用追随战略,顺势而上,红包攻坚,轻松摘桃,打下网络支付半壁江山,马化腾被称闷头发财。

京东执意建立自家物流,高度警惕菜鸟的数据索取,紧紧抓住数据命脉维护独立。

各国政要、名流大亨,排队预约求见,而芸芸吃瓜群众手捧视频,共同分享马云如簧巧舌描述的大数据未来。

据说在大数据下,“谁控制过去就控制未来,谁控制现在就控制过去。”

大数据是什么?

世界是物质的,物质是运动的,有运动就有能量,有能量必有信息。大数据不过是申农信息论描述的更高层次,是社会生产力发展加速度中的信息爆炸。这个对大数据物质性的哲学解释应该比马云马总的“第三代能源”更靠谱一些。当然,此处讨论涵义意义不大,我们的焦点是对大数据的垄断。

问题与原因

㈠、问题

1,大数据向BAT集中,势不可挡。央行科技司长李伟17年6月5日在“第十一届中国企业国际融资洽谈会”指出,“一些规模较大的机构通过开展综合业务,大量汇集信息流、资金流与产品流,加之基于网络的云存储技术使金融数据高度聚集……”,同时提出“数据寡头已经产生”的重要指控(http://shuju.blogchina.com/901663781.html)。业内公认,仅阿里和腾讯,网上第三方支付就占据了中国市场90%的绝对垄断地位。但BAT体系并不开放,如高德地图被阿里巴巴收购之后,不再向外界公开开放地图数据。国家工商总局也曾表示,个别互联网巨头不愿配合监管分享数据。(http://www.sohu.com/a/116649566_263868)

2,资本大鳄对电商、互联网的投资整合,加速了资本集中和数据占有的垄断。

近年,资本巨头开始推动互联网领域的一系列合并、重组。其中,早期最为火热的电商成为重点整合对象。这些资本集中加速了大数据的集中垄断。如美国企业优步(全球)成为滴滴最大的股东,通过滴滴在中国专车市场占据87%以上的份额,掌握全球第一个合法、也是最大的网约车市场以及超过1500万司机和3亿注册用户的信息,而就在宣布合并之前数小时,来自旧金山总部事前指令预装的GlobalProtec软件,删去了优步员工电脑终端中的所有数据。(http://news.youth.cn/kj/201609/t20160915_8660757.htm)

3,垄断所造成的大数据资源的贫富悬殊,大数据环境缺少系统有序。

数据鸿沟体现在相互指责数据垄断:企业与官方行政部门之间,小企业与大企业之间,大企业和大企业之间矛盾不断,相互指责阻碍信息流动。如企业经常申诉行政部门数据不公开,小企业经常申诉互联网巨头封锁数据增加创业成本等,顺丰菜鸟在主管部门干预下平息战火不久,腾讯和华为又忽起矛盾,华为申明所有用户数据都属于用户,所有操作都需用户授权,腾讯则状告华为使用了微信信息,导致工信部介入调节(http://www.sohu.com/a/169524313_217394),显现了腾讯的大数据小农意识。所有的“数据之争”,虽然都打着为用户隐私奔走的旗号,但本质上仍是商家利益与大生产开放之争。

马云试图淡化所谓“大数据寡头”的指控,说“今天讲数据垄断和霸权,还远远没有开始”。“未来是IOT(万物互联)时代,今天的数据跟十年后的数据量相比,根本不算什么,所以阿里自身也很恐慌。”

4、企业境外注册,股本外资控股或相对控股。

从企业本体看,大数据企业的外资背景无疑是令各掌门人五味杂陈的复杂经历,昔日企业出生阶段,在开曼群岛或哪个境外弹丸之地注册的外资身份,是为了谋取外资的优惠。成长阶段,吸收外资,从某种角度上看,既是当年吃喝风时节,觥筹交错脑满肠肥官本位的金融、国资官员与老奸巨猾,如狼似虎的风投外资博弈的结果,也是企业病急不得不投医的结果,马云自述在与软银合作之前,在37家VC风投吃过闭门羹。时至今日,企业产权与国家、民族、社会公益性上的协调同步,已经令企业发展不能不面对一个重大矛盾:企业的外资私有控股性质最终难于解决大数据企业所必须具备的利他性和国家公益性

马云说企业关注未来,就两件事,一是关注未来的机会,二是关注未来的风险。如何解决“阿里自身也很恐慌”,我们需要探讨一下恐慌的原因。

㈡、原因

1、以上四点,即使我们假装远离意识形态,用“纯”企业家的眼光去看,企业也是无法持久的。与其是大数据所体现创新与传统生产方式的矛盾,不如说最为明显的体现了生产的社会化和生产资料非公有之间的基本矛盾,这个矛盾通过与政府、与其他企业和社会大众的矛盾体现出来,决定了大数据越集中,与社会公众的矛盾也就越尖锐,尽管企业经营独立运作,但不可回避数据巨头的资本构成有可能是企业命运更为致命的问题

2017年08月29日成立的网联清算有限公司,将支付机构回归于支付服务主体,将其跨行清算职能分离,是央行结束“数据寡头”垄断的重要一步。对于数据巨头,“危”和“机”已露端倪。

2、资本家是资本的人格化。数据的垄断,资本的集中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只要按资本主义方式运作,必然要服从资本规律思维。马云提到大数据时代企业的生存在于利他性,这是对大数据企业自身规律的认识,是企业家眼光敏锐的反映。在大生产的召唤下,数据垄断企业决策者的资本常规思维和大数据利他思维的天人交战将持续下去,存在决定意识。除非马克思主义干预,但一般很难有任正非读《资本论》,学毛著积极分子的思想基础,一般不常有彭湃、卡斯特罗博士向贫民散发自家田产的自觉意识。

改善方案

方案A:加强企业公共关系,用大数据企业的利他性为标榜,以实质为营销折让做出少量公共服务,以谋取最大的企业形象收益,巩固大数据寡头地位,在依然不动声色中加紧占有、攫取、争夺数据的同时,挟“市场决定作用”之威,仿效美、英、澳、新等国掀起数据“民主化”运动,迫使政府机构及相关部门将有关公共数据上传至其门户网站,显示资本力量,取得竞争的独家优势。

方案B:1,以继续保持企业运作独立性传统为前提,抓住混改时机,与国家资本合作,通过资本运作,由国有资本不同程度控股。在维护企业家的活力和敏锐中,取得企业效益和社会效益最大化。——对企业来说,也就是良禽择木而栖,换个老板,操作时机由各自把握。2,加强内部改革,把马云在华尔街讲的客户第一,员工第二,股东第三从文化宣示变成企业会计方法、业务流程支持的内部机制。在企业收益、创新、奉献的统计数据上超越BAT总和的华为已经做出了先导。3,围绕客户开放数据边界,彼此加持,协调有机,互动成长。

方案实施效果预测

方案A效果预测:这是西方国家本世纪以来的老路,数据战争在硅谷已打多年。如微软与谷歌、微软与苹果、谷歌与Facebook之间。随着IOT(万物互联)时代的到来,数据鸿沟矛盾更加尖锐,也必将迟滞万物互联的进度。当数据垄断到了一定的程度,事关国家安全、全民族国计民生命脉和中枢神经的时候,数据寡头企业面临矛盾空前尖锐,企业的危机也就到了。在中国的国情下,虽然可以协调一定矛盾,也许个别局部有所风生水起,但大势犹如美国的衰败,不可扭转。马云所说的“恐慌”有可能会加剧。在此起彼伏的矛盾中,企业平庸化。当然,也有可能矛盾激化,万夫所指。无论哪种后果,前期的顺风顺水不再。

方案B效果预测:

1,对内荟聚BAT各自成长的生命力,是又一次居安思危的制度创新变革的新出发,对外可以引领变化,顺应社会,互动成长,共创价值,从而化解竞争,拓宽瓶颈,造福社会,壮大自身,共享繁荣。它是社会化大生产所要求的大数据企业之间的自组织有序,也是ABC(人工智能、大数据、云)时代向雷锋同志学习的企业有序行为,更是大数据企业发展的自身规律。

2,改革开放40年来,原设计公有制和按劳分配为主体的目标已经偏离,按十九大公平正义、效率变革的精神,党和国家必将在兼顾生产力效率的情况下做出战略微调,这是国家宪法、国家机器力量必将绝对维护的目标,是迟早的问题。邓小平在85年讲,

【“如果导致两极分化,改革就算失败了。开放政策是有风险的,会带来一些资本主义的腐朽的东西。但是,我们的社会主义政策和国家机器有力量去克服这些东西”(《邓小平年谱》)】

很多人往往忽视了后一句,企业家则不应当忽视。尤其是BAT的改革英雄们在人民大会堂带上奖章以后。如果对此清醒,能够摆脱市场原教旨主义专家“泰斗”所谓“国进民退”的蛊惑,识时务者为俊杰,既兴盛企业,又为恢复公有主体之宪法率先垂范,必将以德位相配的社会责任在全球占据中国特有之优势。

深度述评

五次反围剿时,彭德怀大骂李德“崽卖爷田心不疼”,此话放在今天,相对于那些逆社会化大生产的反动,公有制比例年年收缩且无所作为的尸位素餐官员,也恰到好处。不被他们的八股废话所误导,更不被视公有制为仇寇的市场宗教派,此处不值得提及姓名而人所共知,逆风闻臭的脱离实际“专家”偏见所忽悠,一切着眼于大数据现实,才是企业家的明智。

毛泽东同志六十年代初说过,

【我们有些号称马克思主义的经济学家表现得更“左”,主张现在就消灭商品生产,实行产品调拨。这种观点是错误的,是违反客观规律的。他们没有区分社会主义商品生产和资本主义商品生产的本质差别,不懂得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利用商品生产的重要性,不懂得社会主义的现阶段,价值、价格和货币在商品生产和商品流通中的积极作用。--读斯大林《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谈话】

遗憾的是,与此同时,党内官僚主义“七分人祸”,以狂热的极左恣肆权力,抗拒暂退二线的党中央主席的一再提醒告诫,造成了饿死人恶果。对党内官僚主义死敌的斗争大业,分散了古稀之年的毛泽东对经济规律深入探索的精力。1985年10月23日,邓小平提出

【“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之间没有根本矛盾”(《邓小平年谱》)】

不谈分歧,我党对社会化大生产的深入探索一以贯之

毛泽东思想的精髓之一,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这是智慧的源泉。随着华西大队、河南回郭镇等社队企的实践所展现的产业升级,总结各种矛盾,运用“价值法则是一所伟大学校”(1959)的原则,找到办法,必然会产生新的认识。按逻辑延伸,就会进入社会主义有计划的商品经济、市场经济,适当运用“看不见的手”,更好更快的实现从“卖方市场”向“买方市场”的转变,解决早期计划经济时期的商品短缺。尼克松访华后,不就是大规模从美、德、法、日、荷、瑞、意等西方国家引进成套技术设备,为八十年代粮食增产准备了主要条件吗?

毛泽东固然没有说过资本运作和大数据,但是,1956年1月20日,毛泽东提出,

【“要有大批的高级知识分子,就要有更多的普通知识分子,以后要使每人都有华罗庚那样的数学,都要能看《资本论》,这是可能的,二十年不行就三十年,最多一百年就差不多…”】

既然“每个人”都要看《资本论》,就必须知道,今天的“混合所有制”就是股份制。

就必须知道马克思说的,股份制,“作为最完善的形式(导向共产主义的),及其一切矛盾”(《马克思恩格斯全集》29卷299页),承认股份制对社会化大生产的适应性,对先进生产力的容纳性。

就必须知道股份制本身包含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一切矛盾”,而不仅仅是党内有些同志说的“资本主义可以用,社会主义也可以用”那么简单

就必须知道,在马克思说了此话34年以后,恩格斯的断言:当

【“竞争已经为垄断所代替,并且已经最令人鼓舞地为将来由整个社会即全民族来实行剥夺做好了准备”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25卷上495页)】

知道这个历史预言对依附企业家(资本家)的危险性知道危险来自垄断性知道这个危险不仅仅是来自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预言,更来自大数据时代企业自身的矛盾。对这一点的把握,完全取决于企业家自身的判断。

结论:本文是一份免费的,却可以作为企业混改的教材的,决定相关企业发展战略和命运的企业咨询建议书。

建国前后,毛泽东主席把五星红旗四小星之一赋予拥护社会主义的中国民族资产阶级,1956年指出中国的民族资产阶级

【不革命的和反革命的是个别的,整个阶级不能说是不革命或反革命的。现在有些文章太“左”了(《毛泽东文集》1488页)】

习近平在全国民营企业座谈会上的讲话,是在新时代延续了毛泽东精神。在农民为革命和建设主体时代,毛泽东提出的张思德白求恩老愚公三个典型,在大数据利他时代,具有跨时代意义。

砥砺前行,做不断创新、共生共享,引领全球的社会主义企业家,还是前途未卜,走华尔街老路的数据寡头资本家之路,这既是道路之别,也极有可能是在全球化时代的大企业兴衰之别。

2017-8-23初稿

2018年毛主席诞辰125周年前夕修定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BAT 混改 毛泽东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812/463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