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邓小平与改革开放

我们必须充分意识到,如同反对和否定毛泽东同志一样,反对和否定小平同志与改革开放,是要从另一个侧面否定党和人民实践探索、创造历史的辉煌成就,破坏全党和全国各族人民共同奋斗的政治基础,不与这种违反党纪和宪法的政治逆流进行坚决斗争,听凭错误言论、杂音噪音肆无忌惮地泛滥,必将模糊与混淆大是大非的原则界限,破坏全党的团结统一,必将严重削弱党和人民的凝聚力、向心力和战斗力,影响和损害改革开放的再出发、再深化,阻碍乃至打断中华民族复兴的伟大征程。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论邓小平与改革开放

2018年恰逢改革开放40周年。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是一个伟大的历史转折,从这一年开始,中共把全党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和改革开放的轨道上来。弹指一挥间,青絲变白发,40年瞬息过,回眸百感生。

( 一 )

先看中国的经济总量,根据世界银行提供的GDP信息,1978年我国的GDP只有0.1495万亿美元,全球排位进不了前十位,而到2017年,中国的GDP已达到了12.24万亿美元,经济总量增长超过80倍,而同期美国GDP从2.3566万亿美元增长到19.39万亿美元,增长为7.23倍;日本1978年GDP约为1.01万亿美元,2017年约为4.872万亿美元,40年增长3.82倍,印度1978年GDP为0.1355万亿美元,到2017年约为2.5975万亿美元,增长了18.2倍,巴西1978年GDP为0.2万亿美元,2017年约为2.0555万亿美元,增长约9倍。再看中国经济占全球经济比例的变化:1978年约为1.75%,而印度约为1.586%,巴西为2.341%,日本为11.823%,美国占全球经济比重则高达27.585%。到了2017年,全球经济总量约为80.684万亿美元,中国经济占比由1978年的1.75%上升到15.168%;印度由1.586%上升到3.219%;巴西由2.341%略升到2.548%,而日本则由11.823%下降到6.038%,美国占比也从27.585%下降至24.032%。另据国家统计局提供的数据,中国的经济总量已从1978年的3678.7亿元人民币,到2017年达到82.7万亿人民币,经济规模扩大了225倍,稳稳地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堪称人类经济史上的奇迹;中国的人均GDP也已从1978年的381元人民币,即155美元,跃升到2017年的8800美元;此外,40年的奋斗,中国已由一个农业国成长为世界第一制造大国,在世界500多种主要工业产品中,有220多种产品产量位居世界第一。尤其是随着“中国制造2025”不断推进,工业结构已出现“质”的变化,制造业逐步向“中国智造”和“中国创造”发力,载人航天、深海探测、量子通信、大飞机、高铁、超算等“大国重器”越来越多;此外,中国巳成为第一大货物贸易国、第一大外汇储备国,出境旅游大国,成为全世界社会治安最好、人民安全感最強的国家之一。另一个显著变化是服务业占比持续攀升,“三产”占比已由1978年的23.9%提升至2017年的51.6%,占据了GDP的“半壁江山”多,成为经济增长的主动力;而对于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中国已成为带动世界经济复苏的主要动力。截止到2012年,中国的年均贡献率超过20%,最近5年更是超过30%,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更让国际社会瞩目的是,中国脱贫人口达7亿多,占了联合国世界脱贫人口的70%,剩下的3000多万人口正在攻坚,2020年将按联合国标准全部实现脱贫,这一人类史上的伟大成就,充分体现了中国社会主义制度和共产党执政的巨大优越性。而与老百姓的收入和吃住行玩密切关联的一些数据,则更能使人民真切感受到我们日常生活中发生的巨大变化。1978年中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71元,2009年过万元,2014年达到两万元,目前正向人均三万元迈进;40年中人们所花的100元人民币,食品所占比例巳从1978年的60元降到如今的30元左右,这就意味着老百姓有更多的钱可以用于改善和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 1978年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建筑面积为6.7平米,农村人均住房面积为8.1平米,2016年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全国居民人均住房面积为40.8平米,其中自有住房率约达90%,从蜗居过渡到适居;随着人民的钱包逐步鼓起来,城镇人均教育文化娱乐支出不断增加,1978国内还无旅行社,2017年国内旅游人数已达到50亿人次,人均出游3.7次,民航客运量从230.9万人次达到如今的5.52亿人次,民用机场从1978年的78个巳扩建至2017年的220个,开通航线4488条,通航60个国家158个城市;公路开通总里程从89万公里达到现在的477万公里,高速公路为13.65万公里,规模为世界第一,高速铁路达2.6万公里,位居全球第一;1978年自行车属于家庭的奢侈品,而如今100个家庭拥有31辆私家车,61台计算机,240部手机。总之,40年的沧桑变化,使近14亿中国人民的幸福指数和获得感有了极大提高,这一点是千千万万老百姓能从自己生活中切身感受到的,也是世界各国普遍认同和有目共睹的。

( 二 )

在回眸国家走过的艰巨而辉煌的四十年历程时,人民不禁十分自然地缅怀和追思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小平同志生前曾旗帜鲜明地提出“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四项基本原则为立国之本,改革开放为强国之路,提出了“三不”警示:即“只要不搞社会主义,搞改革开放、发展经济,不改善人民生活,走任何一条路,都是死路”;还强调我们的改革开放事业,一切要以人民“拥护不拥护、赞成不赞成、高兴不高兴、答应不答应”去衡量判断,充分体现了共产党人的立党宗旨:即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和以人民为中心的思想理念。

回顾新中国69年的奋斗史,人们清晰地看到了一条国家发展的主流路径:毛泽东使贫穷落后、屡受欺辱的中国站起来,邓小平使广大老百姓富起来,习近平主政的新时代,伟大祖国又进入了一个強起来的历史阶段,一代又一代的共产党人接续奋斗,领导全国人民从积贫积弱走向繁荣富强。然而征途中不仅有阳光蓝天,也有黑云雾霾,如同有人从右的方面诋毁毛泽东,否定前三十年一样,也有人从“左”的方面抹黑邓小平,否定改革开放四十年,诋毁我们的党和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对于右的“推墙砸锅”代表人物和政治谬论,我曾多次撰文予以坚决驳斥与批判;对于“左”的反邓小平、反改革开放错误言论,也在微信群、朋友圈等公共场合予以批驳并展开积极的思想交锋。实践使我深刻认识到,目前在党内外、社会上都存在着一股反对小平同志,否定改革开放的政治逆流。这股错误的政治思潮如不予以坚决的清除和批判,同样会象我党历史上曾经遭受“左”的错误祸患一样,给国家和人民的福祉造成极大的危害。

反邓反改革开放人士总是喜欢抓住小平同志的所谓“三论”,即“猫论”、“摸论”、“不争论”加以歪曲说事。所谓“猫论”源自四川农村一句俗语:“黃猫黑猫,捉住老鼠就是好猫”。战争年代,每逢大战来临,邓小平的同乡战友刘伯承,就常常脱口而出这句家乡话。而邓小平最早則是在1962年7月7日谈及农业生产管理政策时,引用了刘帅常说的这一四川谚语。他说“生产关系究竟以什么形式为最好,恐怕要采取这样一种态度,就是哪种形式在哪个地方能够比较容易比较快地恢复和发展农业生产,就采取哪种形式;群众愿意采取哪种形式,就应该采取哪种形式,不合法的使它合法起来........'黄猫、黑猫,只要捉住老鼠就是好猫。'”(见《邓小平选集》第一卷)以后被讹传为:“不管黑猫白猫,捉到老鼠就是好猫”。文革期间,此比喻被批判为“唯生产力论”。文革结束后,百废待兴,我们又走到了“中国向何处去”的历史抉择关头。当时日本东京的大型商品多达50万种,而北京的王府井百货大楼只有2.2万种,法国戴高乐机场的使用效率是首都机场的30倍;我们的粮食人均六百几十斤,好多人吃不饱饭,28年钢产量仅达到2300万吨,社会主义的优越性究竟体现在哪里?贫穷是不是社会主义?面对人们的重重疑惑和不解,小平同志发出了振聋发聘的呼声:“如果现在再不实行改革,我们的现代化事业和社会主义事业就会被葬送。”随着全党工作重心的转移,“黑猫黄猫论”再次登上历史舞台,成为亿万干部群众投身伟大改革实践的通俗形象比喻,其科学定义即指: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都是资源配置的手段,只要有利于提高生产力,发展经济,增強社会主义综合国力,改善民生,都可以大胆地尝试和探索,从而大大地解放了人民的思想,极大地激发了社会活力,创造了极为丰富的物质财富;安徽小岗村在全国率先开创了联产承包责任制先河,正当的个人利益驱动激大地激发了广大民众创造财富的潜能和激情。1980年末的农业统计数据充分显示出这一差别:仍然按原先公社体制的产量与上年比不增不减,包产到组的增产10%到20%,包产到户的增产达到30%到50%。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小岗村及其他许多地方的粮食大丰收,促使联产承包责任制这一新生事物在全国迅速而普遍地推广开来。老百姓通俗易懂的“黑猫白猫论”极大地突破了传统的思维定势,显现了 巨大的历史进步性,至今仍为广大人民所津津乐道。

( 三 )

如何认知“摸着石头过河”这句形象的寓意句?即所谓“三论”中的“摸论”,也是迫切需要辨正和澄清的一个问题。一些习惯于用“左”的有色眼镜看人视物、且又将社会上出现的种种问题弊端归咎于小平同志的人,往往以讨伐“摸论”为抓手来攻击诋毁小平同志。

追根溯源“摸论”来自于民间歇后语,原话是:“摸着石头过河,踩稳一步,再迈一步,步步稳妥”,表示面对新事物要以稳妥而积极的心态进行探索。中央文件和中央领导中李先念、谷牧、陈丕显、聂荣臻都引用过这句话,领导人中用得最多的是陈云同志。而恰恰遭受诬蔑的邓小平却从未引用过这句话,尽管小平同志明确表示赞同此话的含义。据查,最早出现在新闻报道和文件中是1965年,是年6月6日的“人民日报”称:“搞生产要摸着石头过河”、“只有调查研究,摸到了落脚的一个个石头,才能一步一步走到彼岸,完成任务”。农业部在下达的文件中指出:“实行少种高产多收的方针和耕地三三制的伟大理想,必须有步骤,必须是'摸着石头过河'”;改革开放以后,1981年国务院下文时强调:“实行经济责任制,目前还处在探索阶段,各地区、各部门要加强领导,要摸着石头过河,水深水浅还不很清楚,要走一步看一步,两只脚搞得平衡一点,走错了收回来重走,不要摔到水里去。”另据统计,从上世纪50年代到改革开放时期,陈云同志曾先后七次引用过这句话。如1980年12月16日,陈云说:“我们要改革,但是步子要稳。因为我们的改革,问题复杂,不能要求过急”;“更重要的还是要从试点着手,随时总结经验,也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开始时步子要小,缓缓而行”。针对此言,邓小平说:“我完全同意陈云同志的讲话......这个讲话是我们今后长期的指导方针”。因此尽管小平同志本人并未讲过所谓的“摸论”,但对于“摸着石头过河”的科学定义,作为身处中共第二代核心领导地位的两位伟人认知则是完全一致的,即改革要破除思想的僵化,大胆地闯,大胆地试,杀出一条血路来;同时又要总结经验,步子要稳,看准的事,成功的经验再全面推广,发现问题,有错误就赶快改,小错误不要变成大错误。

综上所说,“摸着石头过河”是指在改革开放实践中不断探索前进的一种形象性说法,完全符合马克思主义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的认知客观规律,对改革开放事业起到了巨大的历史推动作用。诚如习近平同志所说,“摸着石头过河,是富有中国特色、符合中国国情的改革方法。摸着石头过河就是摸规律”,他还说,今天我们还“要采取试点探索、投石问路的方法,取得了经验,形成了共识,看得很准了,感觉到推开很稳当了,再推开,积小胜为之大胜”。21世纪互联网时代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是前无古人的伟大事业,中华民族复兴的伟业依然面临着各种风险和挑战,因此,全党和全国人民仍然要坚持解放思想,敢闯敢试,敢为天下先的精神,同时又要坚持稳妥、试点、总结、深化的路径,继续弘扬“摸着石头过河”精神,一以贯之地处理好改革、发展、稳定三者之间的辩证统一关系,以40年改革开放为新的起点,不断从胜利走向新的更大胜利。

( 四 )

“不争论”是被少数人别有用心地歪曲,企图以此上纲上线,用来攻击小平同志的又一条打人“棍子”。1992年小平同志在南方谈话中曾有一段精典论述:“不搞争论,是我的一个发明。不争论,是为了争取时间干。一争论就复杂了,把时间都争掉了,什么也干不成。”而一些人故意把小平同志的这段话歪曲成不坚持社会主义,企图复辟资本主义。事实上邓小平18岁就参加革命,终生信仰马列,矢志坚守共产主义理想。生前他曾率先并反复强调四项基本原则,视之为立国之本;他也多次严肃提出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并告诫全党反自由化要始终贯穿改革开放全过程;在1989年的“政治风波”蔓延全国,本质上是国内外敌对势力介入,推波助澜掀起“颜色革命”的狂风恶浪之际,以小平同志为核心的老一辈革命家砥柱中流,力挽狂澜,坚决平息了严重危及国家安全的政治动乱乃至反革命暴乱,坚定捍卫了毛泽东等第一代共产党人流血牺牲创建的社会主义政权,奠定了几十年改革开放、建设小康社会的平安稳定基础;在苏东剧变,红旗纷纷落地,许多共产党国家亡党亡国,国际共运处于空前低谷,国内许多人对中国的社会主义旗帜还能打多久彷徨动摇的关键时刻,又是邓小平掷地有声地表达了对共产主义的坚定立场,以及对于马克思主义的忠贞信念,稳定了全党思想和国家大局。每每遭遇历史的关键时刻,小平同志都体现出一个信仰弥坚的老共产党人的钢铁般意志,以及掌控驾驭中国巨轮的超凡能力和宏大魄力。

邓小平的高风亮节充分体现在习近平总书记在其诞辰座谈会的讲话中:“邓小平同志是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公认的享有崇高威望的卓越领导人,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外交家,久经考验的共产主义战士,中国社会主义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总设计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开创者,邓小平理论的主要创立者”。综上所述,小平同志的政治信仰、政治立场、政治品质、政治操守是全党的典范和楷模,在大是大非等原则问题上是无可指责的。小平同志强调的“不争论”,完全是针对搞社会主义是前无古人的事业,并无成功经验、现成模式可循,鼓励人们解放思想,探索开拓,“大胆地试,大胆地闯”,中国已远远落后于世界经济的发展,赶超发达国家的时间紧迫,我们再也没有资本将精力耗费在具体问题的争论上,空谈误国,时不我待,全力以赴抓经济,发展才是硬道理!今夭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我们可以告慰已离世21年、中国现代化建设的总设计师小平同志,一个富强的中国正在和平崛起,亿万人民正在不断地富裕起来,您生前期盼的愿景正在变成现实。那些恶意歪曲事实、诋毁小平同志的丑类将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 五 )

在当前社会上,还有一种非议苛责小平同志生前用“市场换技术”的谋略与布局,片面认为技术没換到,却停止和丢失了自力更生研究开发的项目。其实这是不了解和脱离了当时我国所处的时代背景和国家财政状况,或者说是用今天的眼光来看待40年前我国经济底子依然单薄困难、国力不強、人民不富的境遇,似有站着说话不嫌腰疼之感。中国的巨大人口规模与市场优势,是我国独一无二、任何国家无法比拟的战略资源,是推动和加快我国经济发展和现代化建设的一张十分重要的王牌,这张王牌不但过去要用,今天和未来在可能的条件下依然要用。不懂得充分利用这种战略资源补我短板,去谋划发展红利和掌握国外的先进技术,却拿着金饭碗去讨饭去受穷,无疑是短视不智,甚至是一种迂腐而愚蠢的教条思维。因此在国家缺资金、缺技术、缺现代企业管理经验的历史背景下,以“市场换技术”的战略运筹应运而生,并在上上下下各级领导和有识之士中形成广泛共识。“市场換技术”的战略目标是通过开放国内市场,引进外商直接投资,引导外资企业技术转移,使我获得国外先进技术,并经过消化吸收,最终形成我国独立自主的研发能力,提高技术创新水平。这里必须厘清的一个观点是,并不是任何“市场”都需要用来換技术,我们要求的“技术”必须是高于我国或我国还不具备的技术,藉此能生产出国内还无法生产,或我产品质量差、成本高、耗能多、缺额大,需长期大量进口、尤其是“高精尖”的先进产品。而且对外开放的市场,国内企业照样可以开展商业竞争,并可视情在政策上有所倾斜,保护我国优秀民族品牌;合资企业则要求必须建立在双赢基础上,有利于中国的长远利益和发展。经过五年左右的实践探索,国务院进一步明确:“把对外商品贸易与引进技术结合起来,实行技贸结合,用我们的一部分市场換取国外的先进技术,这是加速我国技术进步的一项重大方针”。这是国家首次对“市场換技术”予以战略定位。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市场换技术”的方针从中央到地方有了高速推进和深入发展,进入新世纪和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国家更加強调向自主创新过渡,强调吸收消化国外的先进技术;随着形势发展变化和市场行为按照WTO进一步规范,“市场换技术”逐渐淡出了政策视野,或大大收缩了实施范围;党的十八大以后,国家大力倡导和支持企业在原有基础上不断加強科研创新,提升核心竞争力,因为归根结蒂核心技术是买不来的,必须依靠自力更生追赶乃至超越世界先进技术。纵观提出“市场换技术”的思路方针,不能脱离当时的历史背景,且在改革开放之时,发挥了十分重要的积极作用,如最早进入中国内地的港澳台企业,其“三来一补”、加工贸易、合资企业等多种生产形式,给内地经济的快速增长带来了资金、技术、人才、设备、管理、理念的支撑,持续了将近三十年,大大助推了中国现代经济的发展。在“市场換技术”的过程中,我们不但学到和懂得了许多先进知识和技术,而且在吸收消化的过程中,发展和壮大了民族的企业、品牌,甚至创新超越了外来企业和对手。当年国外各种品牌种类的家电曾风靡全国,但此景现在早已不见,相反在国产品牌崛起后,很大一部分国外品牌被淘汰出局,退出了中国市场,在各国汽车进入中国后,我国同类企业在合资或市场竞争中,同样学习掌握了许多先进工艺、设计和技术,促进和助推了民族汽车工业的发展,现在有的国产汽车品牌已走向海外,远销他国;最令国人自豪与欣慰的是,中国高铁在吸收消化先进国家技术的基础上,自主创新打造了中国品牌,成为口碑传扬世界的金名片和精典案例。当然,在 “市场换技术”的历史过程中,有的并未达到我们预期的目标,有的消化吸收后期工作和成效不尽人意,这是需要我们加以总结和反思的。但“市场换技术”只是整个改革开放大战略中的一个组成部分,不能把二者完全等同起来,我们既不能因为“市场换技术”中存在这样或那样的一些问题,就轻率地全盘否定该方针的积极作用和重大意义,同时更要自我检讨在吸收消化过程中存在的主客观原因。那种把实行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和过错归咎于小平同志的做法,既是一种缺乏建设性反思总结的思维方式,更是一种开脱自我、诿过他人的推卸责任。

( 六 )

社会上还有一种舆论指责甚至诋毁小平同志所说:“造不如买,买不如租”是不要自力更生精神,是拜倒在西方洋人脚下的奴性思想。这些所谓小平同志的言论并未查到权威出处,有人说其渊源是来自建国之初,国内航运船舶奇缺,而美国在二战期间所造的民用船舶过剩,价格极其低廉,在此状况下,少奇同志提出或购买或租用更划算;改革开放之初,国家建设缺乏资金,全国人民温饱尚未解决,要花很多钱去自己搞研究开发,从经济成本上核算划不来,以小平同志为核心的第二代领导集体,承续了当年少奇同志的或买或租思想,从市场经济、商业运作逻辑的视角考察是无可厚非的。犹如一个家庭经济实力不強,只能先租房居住,等积蓄了足够的钱才买房;世界船王包玉刚起步时也是先租船跑运输,以后有资金再买船或造船。造不如买,买不如租,也是世界上许多后发国家无法跨越的历史阶段,而在或租或买的过程中,通过学习借鉴进而自主研发出自己的新产品来。在温饱尚未解决之际,什么都強调自我开发,既无资金支撑,又缺经验技术,是很不现实也无可能的。如果样样都搞小而全、大而全,世界上也就不存在商品货物贸易流通了。因此,就某种政策思路或决策而言,必须要放到当时的特定历史背景下去审视,脱离客观的物质条件和环境,超越时空的局限去非议指责前人的功过是非,是很不厚道,也是违背了马克思主义的历史辩证法,因而是不科学、不实事求是的。再退一步讲,是买是租还是自己研发,最多也是在探索社会主义发展道路和改革开放实践中,不同观点意见之争,将租买或研发之争上纲上线为“洋奴哲学”、“汉奸思想”等等则是完全错误的,甚至是别有用意、居心叵测的。当然,在涉及国计民生、国家安全等重大核心利益和技术问题上,我们必须始终坚持自力更生、自強不息的奋斗精神,“核心技术是买不来的”,为了不受制于人,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和繁荣富強,我们必须主要依靠自己的力量去攻坚克难。

( 七 )

最后要谈的一个问题是,相当一个时期以来,在党内外、社会上出现的一股反对邓小平、反对改革开放的政治思潮,我们党应该如何来因对和表明自己的鲜明态度。2018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2019年将是新中国建立七十周年。七十年的历程,仅仅是人类社会发展的一瞬间,然而新中国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巨变。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等第一代共产党人使百年沉沦的国家站起来,巍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邓小平、陈云等第二代共产党人确立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改革开放的发展方向,使国家和人民迅速富起来;今天在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中国又走向了世界舞台的中央,进入了不断強起来的新时代。然而党内外、社会上总有一部分人,企图把前三十年与后四十年割裂开来、对立起来,或否定毛泽东,或否定邓小平,而毛泽东、邓小平是两代共产党人的核心与杰出领袖,也是他们所处那个时代的标志性伟人,反对或否定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人,都将是对新中国党史和国史的颠覆,都将从根本上动摇人民民主专政的国体,危害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和社会主义制度。在互联网时代,国内外敌对势力往往通过网络心战、思想渗透、舆论造势来抹黑诋毁毛泽东同志与邓小平同志,从而达到其推翻共产党,实施“颜色革命”的战略企图。因此无论是对否定毛泽东,还是否定邓小平的政治逆流,我们都必须保持高度的警惕并予以坚决的斗争。

中国人常讲要“饮水思源”,有“感恩之心”。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取得辉煌成就之际,共产党人和广大老百姓尤其不能忘记,是小平同志为核心的第二代领导集体,为我们国家和人民开创了改革开放的脱贫之路,幸福之路,富强之路,必由之路,对于网络上、微信群里、自媒体中充斥着大量反对、否定甚至攻击、辱骂小平同志和改革开放的种种错误言论,我们全党尤其是各级领导干部,决不能听之任之,放纵姑息。分析反邓反改革开放的主要都是哪些人?一是在文革中靠造反起家,获得各种利益的人。一些曾经残酷批斗迫害革命老干部、学校老师、持不同观点的群众,甚至犯有打砸抢等行为的人,即文革后被清理且顽固坚持错误立场的“三种人”以及他们的部分子女;二是在1983年“严打”中涉嫌违法犯罪受到打击处理,未改造教育好且耿耿于怀、仇恨邓小平的人;三是在市场经济转换过程中,极少数受到挫折甚至被边缘化的人。有的还打着“拥毛红群”的名义,张嘴骂人,满口脏话,一副流氓习气;四是观察社会,分析事物,缺乏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只见支流末节,不见主流整体,分不清“是西安还是延安”,“吃饭砸锅”、“吃奶骂娘”,思维线性化、简单化、片面性的人;五是国内外敌对势力和政治上别有用心的人。这些人往往抓住一点,不及其余,煽风点火,趁机发难,破坏社会秩序,唯恐天下不乱。有的利用极少数人对贫富差距和社会不公现象的不满,千方百计煽动闹事滋事,与我争夺草根民众和青少年。甚至挑拨离间和制造与党和政府的对立仇视情绪,最终企图用“颜色革命”推倒社会主义之墙。

综上所述,我们必须充分意识到,如同反对和否定毛泽东同志一样,反对和否定小平同志与改革开放,是要从另一个侧面否定党和人民实践探索、创造历史的辉煌成就,破坏全党和全国各族人民共同奋斗的政治基础,不与这种违反党纪和宪法的政治逆流进行坚决斗争,听凭错误言论、杂音噪音肆无忌惮地泛滥,必将模糊与混淆大是大非的原则界限,破坏全党的团结统一,必将严重削弱党和人民的凝聚力、向心力和战斗力,影响和损害改革开放的再出发、再深化,阻碍乃至打断中华民族复兴的伟大征程。作为一个共产党员以及党的各级组织与领导,无论是遇到否定毛泽东还是邓小平的错误言论,我们都必须按照习近平同志所说的“要当战士,不当绅士”的要求,敢于亮剑,敢于旗帜鲜明地表明自己的立场、观点和看法,对群众提出的问题解疑释惑,善于疏导引导,而决不能“明知不对,少说为佳,亊不关己,高高挂起”,这实际上是对每个党员尤其是领导干部党性的考验。最近,习近平同志在中央政治局民主生活会上强调,“要培养斗争精神,始终保持共产党人敢于斗争的风骨、气节、操守、胆魄”,某种意义上,这也是针对党内特别是领导干部中存在的回避矛盾当老好人,对错误言论不批评、不斗争、缺少党性原则性的弊端而言,具有強烈而鲜明的针对性。同时,改革开放已40年,在看到党和人民取得伟大成就之际,我们更要直面前进道路上存在的突出矛盾和问题,必须继续坚持反腐肃贪和严抓“八项规定”的高压态势,营造全党和全社会良好的政治生态;必须继续下大力气解决精准脱贫和缩小贫富悬殊、两极分化现象,把坚持社会主义方向,实现人民共同富裕作为一项政治要求、政治任务、政治责任来考核考察干部。

辞旧迎新的钟声即将敲响,我们站在新时代新长征的新起点上。回望来路,毛泽东、邓小平这两代共产党人已圆满完成了他们的历史使命,民族复兴和共产主义的火炬接力棒已传递到我们这一代人手中。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担当和责任,前人尚未完成的伟业需要我们去继续奋斗,前人遗留的缺撼需要我们去弥补完美,苛求责难先人的缺失与历史局限,非做人的良善与厚道,更不是共产党人的道德情操。在迎接新中国即将到来的70周年之际,我们要不忘初心,砥励前行,在新的一年中争取更大的光荣与成就。

2018年12月31日于杭州

【朱志华,察网专栏学者,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中国国际关系学会理事,浙江省社科院特约研究员,浙江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兼职研究员,浙江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客座教授。】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901/464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