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伟光:唯物史观大的“历史时代”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立场、观点、方法,科学判断世情国情,从我们党和国家发展角度提出来的,这个重要的科学判断是完全正确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特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已经站在一个新的历史起点上,进入一个新的历史阶段,处在一个新的历史方位上,这与马克思主义所判断的大的“历史时代”在唯物史观基础上是一致的。只有站在大的“历史时代”背景上,从我国新时代的特殊国情出发观察研究,才能深刻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伟大意义。

王伟光:唯物史观大的“历史时代”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习近平总书记认为,时代在变化,社会在发展,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依然是科学真理。尽管我们所处的时代同马克思所处的时代相比发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变化,但从世界500年的大视野来看,我们仍处在马克思所讲的大的“历史时代”。从唯物史观的视角看,马克思主义关于大的“历史时代”的判断是不能否定的,如果否定了,就会误认为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不存在了,误认为马克思主义过时了,就会否定马克思主义。

时代概念具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时代概念是从历史观的角度对人类社会发展大的历史发展进程的判定,狭义的时代概念是从某个特定的角度对某个社会发展阶段的判定。不搞清楚广义的时代概念,即大的“历史时代”,就看不清狭义时代所处的大的历史方位和国际条件。要把从历史观出发判断的广义的时代概念与从其他视角出发判断的狭义的时代概念区别开来。这两种时代概念既有区别,又是辩证统一的。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1]这是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立场、观点、方法科学判断世情国情,从党和国家发展角度提出来的,这个重要的科学判断是完全正确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与马克思主义所判断的大的“历史时代”在唯物史观基础上是一致的,同时又是有区别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特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已经站在一个新的历史起点上,进入一个新的历史阶段,处在一个新的历史方位上。只有站在大的“历史时代”背景下,从我国新时代的特殊国情出发观察研究,才能深刻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伟大意义。

一、深刻理解唯物史观大的“历史时代”的科学内涵

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关于大的“历史时代”的概念,是从生产力所决定的生产关系出发,以社会经济形态为标准对人类社会大的历史时代的判定。从唯物史观为指导所判定的大的历史时代来看,我们今天到底处在什么样的时代呢?回答这个问题,首先就要回答以什么标准判断时代,然后再用正确的标准判断时代,回答我们现在究竟处在什么样的历史时代。

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1883年德文版序言中指出:

【“每一历史时代的经济生产以及必然由此产生的社会结构,是该时代政治的和精神的历史的基础;因此(从原始土地公有制解体以来)全部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即社会发展各个阶段上被剥削阶级和剥削阶级之间、被统治阶级和统治阶级之间斗争的历史;而这个斗争现在已经达到这样一个阶段,即被剥削被压迫的阶级(无产阶级),如果不同时使整个社会永远摆脱剥削、压迫和阶级斗争,就不再能使自己从剥削它压迫它的那个阶级(资产阶级)下解放出来。”[2]】

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正文中明确指出:

【“我们的时代,资产阶级时代,却有一个特点:它使阶级对立简单化了。整个社会日益分裂为两大敌对的阵营,分裂为两大相互直接对立的阶级: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3]】

他们进一步说明:

【“在过去的各个历史时代,我们几乎到处都可以看到社会完全划分为各个不同的等级,看到社会地位分成多种多样的层次。在古罗马,有贵族、骑士、平民、奴隶,在中世纪,有封建主、臣仆、行会师傅、帮工、农奴,而且几乎在每一个阶级内部又有一些特殊的阶层。”[4]】

他们又说明:

【“从封建社会的灭亡中产生出来的现代资产阶级社会并没有消灭阶级对立。它只是用新的阶级、新的压迫条件、新的斗争形式代替了旧的。”[5]】

根据以上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论述,可以得出以下几个结论。

第一,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的“历史时代”概念,是指占统治地位的社会形态所历经的整个历史进程。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明确提出了“历史时代”概念,即唯物主义历史观所指的大的“历史时代”。唯物史观的历史时代概念是指占统治地位的社会形态所历经的整个历史进程,该历史时代的进程从该社会形态取代前一社会形态在人类社会占据统治地位起,历经兴盛、衰落,直到为下一社会形态所取代而不再占据统治地位止。当然,每一个历史时代可以划分为不同的发展阶段。在资本主义社会时代,已经历经了自由竞争资本主义阶段、垄断资本主义阶段即帝国主义阶段,现在正处在现代国际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或进一步说是国际金融垄断资本主义阶段。

第二,必须以唯物史观为武器,把“经济的社会形态”作为历史时代根本判断标准。唯物史观是判断历史时代的思想武器。运用唯物史观判断历史时代,就要看一看该历史时代的生产力是什么,生产关系是什么,经济基础是什么,由经济基础所决定的上层建筑又是什么。也就是说,从生产力所决定的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以及由这一基础所决定的“经济的社会形态”出发来判断历史时代,看一看占据统治地位的“经济的社会形态”的本质是什么,也就知道该历史时代是什么。

第三,人类社会历史已先后历经原始社会时代、奴隶社会时代、封建社会时代、资本主义社会时代,未来人类社会将经过社会主义社会过渡,进入共产主义社会时代。马克思恩格斯按照唯物史观关于社会形态演变理论,根据“经济的社会形态”的根本性质来划分历史时代,把历史时代划分为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产阶级社会等历史时代,未来社会将经过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过渡,进入消灭阶级剥削、压迫与阶级斗争的新的时代,即进入共产主义社会时代。

第四,我们今天仍然处于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所判断的历史时代。运用唯物史观的标准判断,我们现在究竟处在什么样的历史时代呢?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明确指出,我们的时代,即“资产阶级时代”。从时代的根本性质和大的历史进程来看,目前我们仍然处于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当时所揭示的资本主义社会时代。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认为,人类社会的历史时代已经前进到资本主义社会代替封建社会而占据统治地位的历史发展进程。从全球范围来讲,现在仍然是资本主义社会形态占主要地位的历史时代,而这个时代又是新的社会形态即经过社会主义过渡而进入共产主义社会,逐步最终取代资本主义社会的历史时代。在这个时代,无产阶级如果不通过推翻最后一个剥削社会,即通过消灭最后一个剥削阶级的社会革命,使整个社会永远摆脱剥削、压迫和阶级斗争,就不能解放全人类,从而也就不可能最终使无产阶级自己解放自己,就不可能以一个新的社会形态取代资本主义社会形态。共产主义必然代替资本主义,但需要经过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当然,在今天世界资本主义体系内已经产生了某些社会主义因素,在全世界已经产生了若干社会主义国家。但是,新的社会形态在全世界并不占据统治地位。据一位学者研究认为:

【“当今世界95%以上的国家建立的是资本主义制度。在资本全球化的进程中,不仅自然资源、土地、矿产等公共资源被私有资本所圈占,就连我们赖以生存的水源、空气、语言、文化,甚至物种和人类基因等也被逐步私有化了。按照西方左翼学者的说法,这种私有化已经把人类逼到整体灭绝的边缘。”[6]】

第五,资本主义社会固有的不可克服的内部矛盾必然导致其灭亡。在资本主义的整个发展进程中,其内在矛盾不断激化,经历了激化、缓和,再激化、再缓和……直至激化到再也不能缓和而导致最终灭亡。资本主义不可克服的基本矛盾的最现实的表现就是不可解脱的两极分化,且这种两极分化又不断得到强化。资本主义社会的两极分化表现为两个层次:一是资本主义国家内部的阶级与阶级、民族与民族、阶层与阶层之间的两极分化不断强化;二是世界范围内国家与国家、地区与地区、民族与民族、阶级与阶级之间的两极分化也不断强化。两极分化的一极是高度垄断的资产阶级利益集团,垄断资本主义国家的国民也仅仅是享受到资本主义利益集团高额利润的一杯羹;另一极是整个工人阶级等广大劳动人民的贫困、落后,发展中的国家、地区和民族的贫困、落后。资本主义国家内部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整个世界两极分化也越来越严重。当代资本主义国家内部的动荡、资本主义全球的动荡都跟两极分化有关系,两极分化的背后则是不可克服的资本主义基本矛盾。从英国的资产阶级革命到现在,经过上下几百年的历史过程,人类社会历经了封建社会在世界的解体,到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在全世界占统治地位,从资本主义繁荣、兴盛再到资本主义内在矛盾不断激化导致走向衰落。实际上,资本主义一产生,其内部就产生了反对资本主义的力量和因素:工人阶级和新的社会形态萌芽。在资本主义社会时代,始终贯穿着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工人阶级与资产阶级两种命运、两种力量、两种前途的斗争,一直到工人阶级通过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消灭压迫、剥削和阶级斗争,最终迎来新的社会形态为止。

第六,资本主义社会时代最终必然为共产主义社会时代所替代。习近平指出:

【“事实一再告诉我们,马克思、恩格斯关于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的分析没有过时,关于资本主义必然消亡、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的历史唯物主义观点也没有过时。这是社会历史发展不可逆转的总趋势,但道路是曲折的。资本主义最终消亡、社会主义最终胜利,必然是一个很长的历史过程。”[7]】

资本主义社会在创造巨大社会财富的同时,制造了贫富差距、两极分化等不可克服的矛盾,从而也制造了自己的掘墓人,一步一步走向自己的反面,最终要为新的社会形态所代替。2008年爆发的世界金融危机说明了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是不可避免的、不可调和的、不可克服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表现出了新社会形态强劲的生命力,说明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最终是不可战胜的,是必然的历史发展趋势。尽管目前全球总体上还是资本主义强、社会主义弱,但是社会主义是新生事物,一定能够经过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消灭人类历史上最后一个阶级社会———资本主义社会,使人类进入一个没有剥削、压迫、阶级差别和阶级斗争的无阶级的新的社会形态。

第七,在资本主义社会时代,在思想领域集中表现为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两种根本对立的意识形态斗争。在资本主义社会时代,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必然反映在思想领域,表现为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种意识形态的斗争。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

【“至今的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在阶级对立中运动的,而这种对立在不同的时代具有不同的形式。但是,不管阶级对立具有什么样的形式,社会上一部分人对另一部分人的剥削却是过去各个世纪所共有的事实。因此,毫不奇怪,各个世纪的社会意识,尽管形形色色、千差万别,总是在某些共同的形式中运动的,这些形式,这些意识形式,只有当阶级对立完全消失的时候才会完全消失。”[8]】

自原始共产主义社会解体以来的人类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思想,社会思想反映并反作用于社会存在。阶级社会的阶级对立与斗争决定了阶级社会不同性质的意识形态的对立与斗争。阶级社会的社会思想是该社会的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的意识形态反映。在奴隶社会,代表奴隶主阶级利益的统治阶级思想与作为被统治阶级的奴隶阶级的思想之间存在不可调和的对立和斗争。封建社会贯穿着地主阶级思想与农民阶级思想的对立与斗争。在资本主义社会,贯穿着工人阶级与资产阶级的思想斗争。毛泽东鲜明地指出:“无产阶级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资产阶级也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两种世界观的斗争就是资本主义社会时代阶级之间的思想斗争。毛泽东甚至断言,在我国社会主义现阶段,在意识形态领域“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谁胜谁负的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9]。可以说,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谁胜谁负的斗争,还需要一个相当长的时间才能解决。列宁在《卡尔·马克思》一文中明确教导我们:“马克思主义给我们指出了一条指导性的线索,使我们能在这种看来迷离混沌的状态中发现规律性。这条线索就是阶级斗争的理论。”[10]从总体和主线索上来说,自从有文字记载以来的人类历史就是阶级斗争的历史,有文字记载以来的人类历史也是阶级之间的意识形态斗争史。因此,我们一定要学会运用阶级观点和阶级分析的方法认识和把握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

二、科学把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伟大意义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发展史上、中华民族发展史上具有重大意义,在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史上、人类社会发展史上也具有重大意义。”[11]】

深刻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要从大的“历史时代”背景下来考量,深刻理解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要从大的“历史时代”背景下来认识。只有站在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关于大的“历史时代”的宽广视野上,站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特定角度上,将两个时代判断、国际国内两个视角结合起来,才能真正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伟大意义。

1.开辟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格局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开辟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格局,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发展史和中华民族发展史上具有重大意义。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发展史上,我们现在已经踏上了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新征程,在站起来、富起来的基础上,进一步解决强起来的时代主题,建设社会主义的现代化强国。这说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发展已经进入一个新的历史阶段,正致力于到21世纪中叶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奋斗目标,这在中华民族发展史上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

中华民族是人类最伟大的民族之一,曾经创造了人类历史上最辉煌的文明。然而,在资本主义工业革命后,中华民族却停滞了巨人的脚步,落后于时代。从1840年鸦片战争开始,中国逐步沦落为西方资本主义列强欺压剥削的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从那时起,中华民族的有志之士为了中华民族的重振,不断为追求真理、选择解救中国的思想利器和复兴之路而进行前赴后继、流血牺牲的努力奋斗。从鸦片战争到太平天国起义,从戊戌变法到辛亥革命,中华民族先进分子依照他们所提出的一个又一个思想观点和救国方案而发动的中华民族复兴运动,一次又一次遭受失败。毛泽东一针见血地指出:

【“帝国主义的侵略打破了中国人学西方的迷梦。很奇怪,为什么先生老是侵略学生呢?中国人向西方学得很不少,但是行不通,理想总是不能实现。多次奋斗,包括辛亥革命那样全国规模的运动,都失败了。”[12]】

这些失败的根本原因就在于,没有先进思想的指导,没有先进思想武装起来的先进政党的领导,没有找到正确思想指导下的适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用使西方列强发达起来的资产阶级思想武器,用曾经让中国辉煌显赫的封建传统思想武器,都无法根本改变中国人民的精神面貌和思想状况,也无法根本扭转中国积贫积弱的状况,最终也无法根本实现中华民族的振兴。

俄国十月革命的成功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新的希望。毛泽东指出:

【“这时,也只是在这时,中国人从思想到生活,才出现了一个崭新的时期。中国人找到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中国的面目就起了变化了。”[13]】

在十月革命的启发下,从失败的教训中,从比较的借鉴中,中华民族先进分子深刻认识到,当人类历史进入资本主义社会时代,资本主义列强绝不会允许落后国家独立自主地走上富民强国之路,它们只能成为资本主义的附庸。中国只有选择引领世界潮流的先进思想———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思想,并逐步把马克思主义先进思想与中国的实际国情和优秀的传统思想相结合,走非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才是唯一的出路。中华民族的先进分子,坚定地选择了马克思主义,选择了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创建了中国工人阶级和中国人民的先锋队组织———中国共产党。从此,中华民族的精神面貌和思想意识发生了根本性改变,这既是中华民族命运的根本转折点,又是中华民族发展史上的一个新的生长点。

以马克思主义为行动指南的中国共产党成立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有了成功的希望。一代又一代的中国共产党人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并与中国实际相结合、与中华优秀传统思想相结合,高举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旗帜,不断前进、不断探索、勇于变革、勇于创新,开创了具有中国特色的新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革命道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发展道路,取得了革命、建设、改革和党的十八大以来的伟大成就,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人间奇迹,使中华民族以崭新姿态屹立于世界的东方,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格局。

2.开启了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新境界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开启了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新境界,在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史上具有重大意义。

1848年《共产党宣言》发表,科学社会主义问世,社会主义思想从空想变成科学,科学社会主义日益成为工人阶级夺取政权并建立社会主义制度的现实运动。在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下,列宁成功领导了十月革命,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科学社会主义从理论变成了现实。在十月革命和社会主义苏联的带动下,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在20世纪上半叶迎来了一次高潮,民族解放和无产阶级革命运动风起云涌,一大批社会主义国家纷纷建立。社会主义作为崭新的社会形态,脱胎于资本主义世界,登上世界历史舞台,成为历史的现实。

社会主义作为新生事物,其发展并不是一帆风顺的。由于复杂的主客观原因,在西方资本主义势力的强大攻势及“和平演变”下,苏联以及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在社会主义实践中偏离了马克思主义的正确方向,离开了科学社会主义基本思想,最终导致20世纪后期发生了东欧剧变、苏联解体等一系列重大事件,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遭受了严重挫折,陷入低谷。

新中国成立后,正是在世界大的历史背景下,毛泽东带领全党独立自主地探索适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邓小平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开创了改革开放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期,江泽民、胡锦涛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不断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以习近平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带领全党全国人民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意味着科学社会主义在21世纪的中国焕发出强大生机活力。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我们党以强大的战略定力,牢牢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经受住了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处于低潮的考验、西方敌对势力搞“颜色革命”的考验、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危机的考验,抵制了西方所鼓吹的“普世价值”“宪政民主”等错误思潮,有力地打破了所谓的“共产主义失败”论、“历史终结”论,有力地回击了“社会主义低潮综合征”的论调。

如果说20世纪是社会主义拯救了中国,那么21世纪则是中国拯救了社会主义。正是中国在21世纪扛起了社会主义的大旗,以新时代的伟大成就和伟大目标再次证明了科学社会主义的正确性和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正如十月革命在20世纪初开辟了世界社会主义运动新纪元一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在21世纪揭开了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驶出低谷走向复苏的新局面,为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创造了新的辉煌。

3.拓展了发展中国家通过非资本主义道路走向现代化的新途径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拓展了发展中国家通过非资本主义道路走向现代化的新途径,在人类社会发展史上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通过对人类历史发展,特别是资本主义历史发展的科学研究,提出了著名的“世界历史”理论。他认为,世界进入资本主义历史时代,把世界连成一片,人类历史由此进入了“世界历史”。在“世界历史”进程中,先进入资本主义而成为世界列强的资本主义国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就已经把世界瓜分完毕了,它们从自身资本利益出发绝不允许落后国家再独立自主地走资本主义的强国之路,强迫后发国家变成自己的附庸,服从自己的剥削利益,半殖民地半封建旧中国的悲惨遭遇就是铁证。

马克思晚年研究东方社会,研究非资本主义发展道路,提出落后国家可以不经过资本主义制度的“卡夫丁峡谷”,走出一条非资本主义的发展道路,即落后国家可以不经过资本主义制度的苦难,而通过社会主义制度实现现代化,这就是著名的跨越“卡夫丁峡谷”的科学设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成功发展使这个科学设想成为现实,为落后国家实现现代化和赶超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提供了新希望、新选择、新方案、新思想,人们已经看到了经由社会主义而进入共产主义的曙光。俄国十月革命的例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成功的例证,说明了马克思晚年关于非资本主义道路的设想要成为现实,需要满足一定的历史条件;在具体的客观条件已经具备时,主观条件至为重要。

资本主义囿于其固有的本质,总是竭力阻止其他国家的独立发展,以利于自己转嫁危机和掠夺资源,它们不仅动用经济的、政治的、军事的力量来制约其他国家,而且动用意识形态机器,利用文化软实力向全世界兜售所谓的“普世价值”“西方现代性”等观念,打造西方现代化模式唯一性的神话。纵观当今世界,许多国家已经深陷这种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神话的陷阱难以自拔。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在民族解放运动中争得独立的新兴国家中选择走资本主义道路的,罕见有成功的,要么发展不起来,要么即便获得了某种程度的发展,也摆脱不了西方资本主义大国的控制而难以获得完全的独立。一些国家为了捍卫独立主权和利益,拒绝接受西方现代化模式,则往往因为西方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制裁或“颜色革命”而陷入了混乱境地。如何开辟出一条新路,既实现快速发展又保持社会稳定,既对外开放吸收世界先进文明又保持自身的独立自主,既同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在竞争中合作又不成为他们的附庸,这成为世界上发展中国家共同面临的重大问题。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成功地破解了这个难题。它把市场经济与社会主义制度、经济快速发展与保持社会稳定、对外开放与独立自主有机地结合起来,开辟了一条在改革开放中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新路,实现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史性跨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成功探索表明,中国作为一个曾经相对落后的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不经过资本主义社会制度的折磨,走出一条非资本主义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极大地拓展了发展中国家通向现代化的途径,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选择,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中国思想和中国方案。

三、充分认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划时代价值

摇摇有什么样的时代,就会产生什么样的时代主题,就会产生什么样的时代人物,解答历史提出的时代课题,产生代表时代前进方向的先进思想。每一个时代都有每一个时代的标志性理论体系。创立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发展史上都具有里程碑式的、划时代的重要政治意义、理论意义和实践意义。必须认真理解和深刻把握党的这个重大理论创新成果的深远意义、历史地位和重大价值。

以毛泽东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结合起来,创立了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中国的运用和发展,是被实践证明了的关于中国革命和建设的正确的经验总结和理论概括。在革命战争年代,毛泽东创造性地把马克思主义和中国实际进行了第一次伟大结合。在社会主义建设探索时期,毛泽东提出第二次伟大结合的任务,开始探索适合中国特点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为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奠定了基础,毛泽东思想也得到了进一步的丰富和发展。

以邓小平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牢牢立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同当代中国实践和时代特征相结合,回答了在中国这样的经济文化比较落后的国家建设什么样的社会主义、如何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的首要的基本问题,创立了邓小平理论,实现了第二次伟大结合,谱写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开篇。邓小平理论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开创之作,奠定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基本框架。

以江泽民、胡锦涛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深刻认识和准确把握世情、国情、党情的发展变化,抓住重要战略机遇期,创立了“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继续推进第二次伟大结合,把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规律的认识提高到新的水平,撰写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续篇。

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之际,以习近平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理论精髓和活的灵魂,以当代世界格局和时代特征为背景,以发展着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实践基础,着眼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紧紧围绕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个主题,对全面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指导思想、奋斗目标、根本要求、总体布局、战略格局、发展理念、军队国防外交、党的建设等重大问题作出了科学回答,创立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实现了再次伟大结合,极大地推进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进程。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既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继承和发展,又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的最新理论创新成果;既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组成部分,又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发展和丰富。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深刻回答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渊源、历史根据、本质特征、独特优势、发展规律和举措路径,为在新的时代条件下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供了科学的理论指引。它源于实践、指导实践,为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推进党和国家事业发展提供了基本遵循,为马克思主义的当代发展作出了历史性贡献,必须长期坚持并不断发展。将其确立为党与时俱进的指导思想,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必然要求,是符合党心民意的重大决策,对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必将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本文系作者在“第四届唯物史观与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论坛”上的致辞。

参考文献:

[1]《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2卷,北京:外文出版社,2017年。

[2]《毛泽东文集》第7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

注释:

[1]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摇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年,第10页。

[2]《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9页。

[3]《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32页。

[4]《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31-32页。

[5]《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32页。

[6]秦宣:《大数据与社会主义》,《教学与研究》2016年第5期。

[7]《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年,第117页。

[8]《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51-52页。

[9]《毛泽东文集》第7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年,第230页。

[10]《列宁选集》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年,第587页。

[11]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摇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年,第12页。

[12]《毛泽东选集》第4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1470页。

[13]《毛泽东选集》第4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1470页。

【王伟光,中国社会科学院原院长、党组书记,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校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察网(www.cwzg.cn)摘自《马克思主义研究》2019年第1期】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