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干预委内瑞拉是门罗主义的幽灵在美洲大地重生

“新门罗主义”是美国人为了重塑“后院”而继承老门罗主义衣钵的产物。说新也不新,因为其实质还是强权和干涉。国际社会特别是拉美国家应当明白它决非福音,历史的教训不可忘记。对“新门罗主义”幽灵需提高警惕,任其作祟将遗患无穷。

美国干预委内瑞拉是门罗主义的幽灵在美洲大地重生

委内瑞拉形势日益严峻,美国的干预愈来愈露骨,愈来愈直接。人们对美国直接动手军事干预委内瑞拉的可能性深感忧虑。面对此种形势,国际舆论开始思考更深层次的问题:美国如此不惜工本、不顾颜面地对付一个小小的委内瑞拉,只是权宜之计压其屈从?还是长久大计立意深远?

笔者认为,美国的终极目的是以委内瑞拉政权更迭为契机,整肃其拉美“后院”,解除后顾之忧,壮大巩固世界霸权的声威。这不禁使人记起始自19世纪30年代的“门罗主义”,眼下美国正在做的或可称之为“新门罗主义”。

第一,“门罗主义”最初打的旗号是“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不需任何欧洲国家插手”,实为“美洲是美国人的美洲”。在1898年后美国人终于把拉美置于自己控制下,变成美国“后院”。此后近百年,门罗主义通过武力强权,思想渗透,巧取豪夺等手段,使拉美为美国夺取世界霸主地位助威助力。从根本上说,美不会舍弃这块宝地,不会允许其失控。

第二,冷战时期,拉美陷入贫困、动乱、暴力和军事政变层出不穷的困局,以古巴为旗帜的拉美左翼兴起,使美国感到后院起火,多次制造军事政变或直接出兵干预。归其原因,都是源于当时的拉美国家左翼政府挑战了门罗主义,威胁了美国在拉美的霸主地位。看看今天的委内瑞拉,何其相似。

近年来拉美政情变化,左翼力量下行,右翼上升,美国认为这正是乘胜追击、令委内瑞拉及拉美左翼“变天”,铲除后院不稳因素的好时机。这是门罗主义的典型表现。

第三,门罗主义的初始对手是19世纪的欧洲列强,如英国、西班牙、葡萄牙等;20世纪面对的新对手是苏联,古巴和拉美左翼。美国靠直接出手基本上达到了巩固后院的目的。到了21世纪,门罗主义最大的对手是古巴和以查韦斯为代表的拉美左翼。但是,美国一度深陷阿富汗、伊拉克等地区和全球战略调整,无力顾及拉美。2013年,美国政府正式宣布放弃门罗主义,不再致力于干预其他美洲国家事务,这给了拉美左翼蓬勃发展的机会。

但近两年,美国对拉美政策逐步收紧,对委态度更加强硬以至到今天的地步。这是典型的门罗主义重归,即新门罗主义的开始。2018年2月,美国时任国务卿蒂勒森公开宣称,现在看起来门罗主义是个“好东西”,重归意图溢于言表。

第四,美国的新门罗主义,还“新”在其对国际力量对比的判断。随着中国和俄罗斯综合实力的提升,善于制造“敌人”的美国把中俄视为“主要威胁”,把近年来中俄与拉美国家合作关系的发展,视为对美在拉美霸主地位的挑战。因此,“新门罗主义”在国际上的矛头指向十分明确,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1月26日安理会发言无端攻击中俄就是明证。

“新门罗主义”是美国人为了重塑“后院”而继承老门罗主义衣钵的产物。说新也不新,因为其实质还是强权和干涉。国际社会特别是拉美国家应当明白它决非福音,历史的教训不可忘记。对“新门罗主义”幽灵需提高警惕,任其作祟将遗患无穷。(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前驻委内瑞拉大使)

【本文原载环球网,原标题《美国干预委内瑞拉是门罗主义在美洲大地重生》】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