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磊:“正常社会”没有公有制?(上)

社会发展史告诉我们,人类进入私有制的社会状态,也就不过几千年时间。如果用“历史悠久”的标准来衡量,私有制的历史迄今不过几千年,而公有制的历史至少200万年以上。那么请问:几千年的私有制社会VS几百万年的公有制社会,到底哪一个社会是“正常的”,哪一个社会是“不正常的”?历史证明,随着生产力的不断发展,今天的“私有制”必然会从“正常状态”演化为“不正常状态”,直至被“公有制”社会所取代。这种变化,决不会以人的主观好恶为转移。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赵磊:“正常社会”没有公有制?(上)

(一)老生常谈

春节前夕,有位经济学教授给我发来一个问题,她说:

【——赵老师,有位大学同学(学理工科的国有企业从业者)发了一篇文章过来,提出以下问题和观点:“正常的人类社会哪有公有制。少量的社会服务性财产罢了。公有制的所有者是谁?经营者是谁?搞不好的。”
——我认为,他对公有制的认识和评价是有问题的。原始社会是公有制社会,社会主义建立了公有制经济,未来共产主义也是公有制社会。人类现在还没有实现共产主义社会,你怎么能断定“公有制社会不正常”呢?说“正常社会哪有公有制”,那么请问:在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剥削压迫那么残酷,这些社会都是私有制,难道这些私有制社会是“正常社会”吗?
——“公有制的所有者是谁”?我认为是一个伪问题。公有制的所有者就应该是全体劳动人民。至于经营者,应该是人民委托的代理人,或者是民意的代表。
——“公有制没有具体所有者,肯定就搞不好”,这个说法站不住脚。比如,新加坡的国有企业就搞得很成功。公有制“搞不好”不是因为什么“所有者缺位”,而是管理层面或具体操作层面存在问题。】

该教授的反驳,我认为是有道理的。

其实,提问者的问题并不新鲜,可以说是“老生常谈”。“老生常谈”虽然了无新意,某些人却乐此不疲,低水平重复着车轱辘话语。问题在于,别小看这类低水平重复的“老生常谈”。因为正是这些不断被人重复的“老生常谈”,塑造了很多人的认知逻辑。

为了支持那位教授的反驳,我接着上述话题,再给这类车轱辘的“老生常谈”上点眼药。既然上药,就得对症。那么,问题的症结在哪里呢?

虽然提问者所提的问题关乎“正常社会”的标准,但就其思维方式来看,提问者似乎并不能“正常”地理解“正常社会”。为了能“正常”地理解“正常社会”,我打算从提问者的出发点开始,展开真实历史中的“正常社会”。

有必要解释一下,为什么一开始我不用马克思主义逻辑来解读“正常”,而要用真实的“历史”来解读“正常”呢?道理很简单:既然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体现在历史与逻辑的相互统一,那么,即使提问者拒不接受马克思主义的逻辑,他也不能拒绝真实的历史。大家说,对不对?

总之,我这里要讨论的“正常”,是按照文科男或理科男,以及工科男都能理解的“常识”展开的。至于这些常识与某些人极端仇视的马克思主义逻辑是否一致,我在文末讨论。

(二)历史悠久就是“正常社会”么?

或问:

【“上面那位提问者的出发点是什么?”】

答曰:

【“正常的人类社会”。】

我的分析,就从这个出发点开始。

什么是“正常”?所谓“正常”,是指“一般”的情形,或符合“习惯”的状态。通常认为,“一般”指的是“历史悠久”,而“习惯”则意味着“存在即合理”。

什么是“人类社会”?所谓“人类社会”,是指共同生活的人类个体通过各种各样关系联合起来的集合。简言之,人类社会就是指:由人与人形成的关系的总和。

什么是“正常的人类社会”?所谓“正常的人类社会”,就是指“常态”的、“普遍”的社会状态。这种社会状态的“一般”和“习惯”,是既定社会中占据主流的“政治正确性”。

实际上,上面那位提问者的“正常”标准,隐含着这样的逻辑:(1)历史悠久的,即“正常”;(2)当下存在的,即“正常”。这样的逻辑,与“正常”定义的内涵基本一致。

那么,按照“历史悠久即是正常”的逻辑,历史中的“正常社会”,究竟长得什么模样呢?我们来看看真实的历史。

社会发展史告诉我们,人类从诞生起到现在,至少经历了数百万年的时间。即使以“直立人阶段”作为人类社会的起点,迄今为止也有近200万年历史(注1)。请大家记住这个200多万年的悠久时间,因为在这200多万年里,人类社会实行的是“公有制”,而不是“私有制”。

社会发展史告诉我们,人类进入私有制的社会状态,也就不过几千年时间。如果用“历史悠久”的标准来衡量,私有制的历史迄今不过几千年,而公有制的历史至少200万年以上。那么请问:几千年的私有制社会VS几百万年的公有制社会,到底哪一个社会是“正常的”,哪一个社会是“不正常的”?

历史是否悠久,其实是一个相对概念。众所周知,文字是人类文明史的重要标志,其发明距今最早也不过六千年左右(注2)。这六千年在人类历史上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它只占人类整个历史的几百分之一而已!即使是在公认的“文明古国”(比如古埃及、古印度、古巴比伦和中国),前资本主义政治经济的“独裁统治”算是历史悠久了,可也就延续了“数千年”而已。至于现代雇佣劳动制度以及政党政治制度的历史,那就更短了,至今不过数百年左右的时间。

与现代市场经济的社会状态相比,之前的奴隶社会、封建社会的寿命可以说说绵绵不绝。若按“历史悠久即正常”的逻辑来衡量,那么,奴隶制和封建制悠久的历史是不是意味着奴隶制和封建制的剥削压迫才是社会的“正常状态”,世袭的王权贵族统治才是社会的“正常状态”呢?而当代社会的经济和政治制度的历史之短,岂不就是“反常的”人类社会状态了吗?

真实的历史告诉我们,如果拿“历史悠久即正常”的逻辑来衡量,私有制离“正常社会”还相距甚远呐!

(三)现存的就是“正常社会”么?

有人辩解说:

【“从公有制的原始社会进化到私有制的文明社会,这是人类社会的历史进步。从进化的意义看,私有制的社会才是‘正常社会’”。】

言外之意,即使公有制历史悠久,但已经是明日黄花而被私有制所取代。既然人类进化到今天是私有制取代公有制,而不是公有制取代私有制,那么私有制的现实存在就足以证明私有制是社会的“正常状态”——存在的即是合理的。

在我看来,从原始公有制进化到后来的私有制社会,这个变化的确是人类社会的历史进步。问题在于,难道人类社会的进化历史到此就终结了么?你凭什么断言,人类进入私有制社会以后,从此就不再演化发展了呢?

在生产力及为低下的原始社会,生产资料公有制是社会的“正常状态”。在生产力相对发展的阶级社会,生产资料少数人占有的“私有制”是社会的“正常状态”。但是,“私有制”能把“正常社会”据为己有,从此不再发展变化了吗?

古罗马的皇帝和贵族,古代中国的秦始皇,以及清末的宣统、袁世凯之流,不是也想把历史终结在血缘继承的“正常社会”里么,可是结果呢?

历史证明,随着生产力的不断发展,今天的“私有制”必然会从“正常状态”演化为“不正常状态”,直至被“公有制”社会所取代。这种变化,决不会以人的主观好恶为转移——哪怕你是只讲科学不讲意识形态的“理工君”。

提问者之所以把私有制看做社会的“正常状态”,在于他的视野已经深陷资本主义“就是好”的泥潭而不能自拔。与福山一样,他们把资本主义私有制当做人类社会的“最高阶段”和“最终阶段”。这样一种眼界,是唯心主义方法论的必然结果。

马克思说:

【“装着四条腿和天鹅绒罩布的一把椅子在一定情况下可以代表宝座,但不能因此就说:这把椅子即这个用来坐的物,由于其使用价值的性质就是宝座。劳动过程的最本质的因素就是工人本身,而在古代的劳动过程中这种劳动者是奴隶。同样不能由此得出结论说,劳动者天生就是奴隶”。】

别以为“一把椅子在一定情况下可以代表宝座”,从此就认为椅子永远是皇帝的宝座;别以为古代的劳动者是奴隶,从此就认为“劳动者天生就是奴隶”;别以为生产资料在相当一段时期是少数人垄断,从此就认为“正常社会”都是私有制社会。

马克思关于“椅子”的论述提醒我们,只有懂得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人,才能够以辩证的、历史的眼光看待人类社会,才不会把私有制看做人类社会永恒不变的“正常状态”。

究竟什么是“正常社会”?我引两段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话和大家一起思考:

【——“黑格尔关于某些数学公式所说的话,在这里也是适用的。他说,普通常识认为不合理的东西,其实是合理的,而普通常识认为合理的东西,其实是不合理的。”(马克思)
——“凡是现存的都是应当灭亡的”。(恩格斯)】

结论是,拿“存在即合理”来证明“私有制”是社会的“正常状态”,这样的证明其实并不“正常”。

注1:直立人生活于距今170万-20万年前,俗称猿人。直立人化石最早发现于印度尼西亚的爪哇,到目前为止在亚洲、非洲和欧洲均有发现。我国周口店发现的北京猿人,也属于直立人。此外,元谋人生活在距今约170万年前,是我国已发现的最早人类。在发现元谋人化石的地层附近,人类学家还发现了石制品(说明元谋人已经能够使用和制造工具),以及许多炭屑和被烧过的黑色骨头(推测是元谋人的用火痕迹)。

注2:在埃及发现的最早文字大约起源于公元前4000年,距今6000年左右。古印度的年代大约在公元前2500年左右,距今4500年。古巴比伦的文化年代大约在公元前3500年,距今约5500年。中国的甲骨文是商朝(约公元前17世纪-公元前11世纪)文化的产物,距今大约3600多年的历史。

(未完待续)

【赵磊,察网专栏学者,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常务副总编,博导,教授。】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902/471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