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民主制度输出与中美关系

特别值得指出的是,由于美国的基本战略是民主制度输出,并通过这种输出以确保美国对世界的永久性的领导和统治地位,不允许有任何挑战力量和对手的产生。因此,退一万步讲,即使中国完全实行了美国式的市场经济制度,实行了美国式的民主政治制度,美国也不能容忍中国崛起,不能容忍中国成为其强大的对手甚至超过它。

美国民主制度输出与中美关系

美国民主制度输出与中美关系

一、美国的中国梦

控制中国,用美国的制度和价值观改造中国,把中国变成美国的“姊妹共和国”,变成美国控制亚洲、控制太平洋的基地,这是美国很久以前就做的梦。

冷战后,克林顿政府和布什政府之所以把改变中国政权性质作为其基本战略,在中美关系中挑起各种摩擦,其根本原因就在于:中国是社会主义大国,中国的发展,中国的强大,是美国在全球推行制度输出,实现全球“美国化”战略性的最大障碍。中国作为社会主义大国,在经济体制、政治制度、价值观和意识形态上都坚持社会主义原则,根本不可能接受“美国主义”和美国的统治。只要有社会主义中国的存在,美国的战略目标就很难实现。当前中国的科学技术实力、经济实力、军事实力都还比较弱,但中国在快速地发展着,各方面的实力都在快速地增长着。中国的社会制度、中国的迅速发展,都是美国野心家们的心头大患。在美国的战略中,中国不仅是最大的潜在威胁,而且是带有根本性的威胁。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手段,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遏制中国的发展,改变中国的政权性质和社会制度,把中国纳入世界“美国化”的轨道,这自然成为他们的长期的基本战略目标。

二、中美关系的症结

中美作为对世界有重要影响的大国,对亚太地区和世界的和平与稳定负有重大责任。中美关系的发展不仅为两国人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也为地区和世界的和平、稳定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发展中美关系的意义远远超过中美关系本身。中国一直认为,中美社会制度不同,历史文化、价值观念有差异,存在一些分歧并不奇怪,这不应成为两国发展友好合作关系的障碍。

然而,在中美关系发展中,却总是存在着摩擦、对抗甚至冲突,总处在波折和起伏中,至今不能顺利和健康地发展。其症结何在呢?只要分析一下中美关系发展的历史和现实就能得出结论:在两种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的对立中,美国总想让中国放弃社会主义制度和意识形态,而实行美国的政治民主制度和资本主义意识形态,从而控制中国,改变中国的政权性质,把中国纳入维护美国全球利益的战略轨道,这就是中美关系问题的症结。

社会制度、意识形态的不同,决定了中美不可能成为真正的战略伙伴。中国实行的是社会主义制度,而美国从历史上一直对社会主义不怀好感,视为洪水猛兽。这种意识形态上的差异,使美国始终把中国看成是一个潜在的敌人,而不是合作伙伴和朋友。改变中国的政权性质,始终是美国对中国的基本战略。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为什么在美国“中国威胁论”有那么广泛的市场。美国妄图改变中国社会主义制度、政权性质和意识形态的行为,向中国输出美国民主的行为,则是造成中美关系中对抗和摩擦的基本根源。

2005年美国副国务卿佐立克在关于美国与中国关系的定位时就明确指出,影响或造成中美关系对立的“主要症结是截然不同的政治体制与意识形态”。并再次强调,“中国政府应当向民主政治体制转变”。“如果中国不改变目前的政治体制,美国将遏制中国的崛起”。

三、台湾问题的极端重要性

台湾问题涉及中国的主动权与领土完整,涉及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在这个重大问题上,中国政府没有任何退让的余地。邓小平在上世纪80年代就讲过,如果台湾问题处理不好,有可能成为爆炸性的问题。台湾问题是中国人民的最关切、最重大的问题,其重要性怎么强调也不为过。因而也是中美关系中最重要、最敏感的问题。

在阻碍中美关系发展的诸多因素中,最大、最重要、有可能引起冲突的是台湾问题。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国对台湾的基本方针,是用一国两制的和平方式实行统一。然而,无论从经济、政治或军事战略上,台湾地区在美国遏制中国、向中国输出美国民主制度的长期战略中的地位都太重要了,美国不会轻易让中国和平统一。美国虽然口头上一再表示坚持一个中国,不支持台湾“独立”的立场,实际上,却暗地支持台湾积极推行的“渐进式独立”或“和平独立”的活动。而且不断增加售台先进武器,通过了《与台湾关系法》,承诺了维护台湾安全的义务,从而阻挠中国和平统一,把台湾作为改变中国政权性质的桥头堡。这就使台湾问题成为中美关系中的核心问题,在台湾问题上一直潜伏着引发中美冲突的危险。

多年来的事实证明,台湾问题始终是中美关系中最重要、最敏感的核心问题,也是困扰中美关系稳定发展的最大因素。回顾中美关系半个多世纪的发展历史,可以看到,中美关系的主要波折,几乎都与台湾问题有关。在台湾问题得到较好处理时,中美关系发展就比较顺利。反之,两国关系就波折迭起,麻烦不断。中国人民在台湾问题上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立场是非常坚定的,任何在台湾问题上干涉中国内政的企图都是中国人民不能容忍的。

四、中美关系发展的基本趋势

从本质分析,制约中美关系发展趋势的主要有三大因素:制度考量、共同利益和实力对比。制度考量决定着今后中美关系发展中的摩擦、对抗的不可避免性和摩擦、对抗的频率和程度;共同利益决定着今后中美关系必然会在摩擦和对抗着得到不断发展和发展的规模和程度;实力对比决定着今后中美关系中双方博弈的技巧、形式和妥协的程度。虽然由于这三大因素的变化,会引起中美关系发展中各种非常复杂的变化,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就是只要美国在世界上的霸权地位不发生变化,美国在全球进行民主制度输出,用美国的民主制度、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念改造整个世界的最终战略目标,是不会改变的;改变中国政权性质,向中国输出美国的民主政治体制的最终战略目标,也是不会改变的。这就决定了今后中美关系的发展是决不会一帆风顺的。

特别值得指出的是,由于美国的基本战略是民主制度输出,并通过这种输出以确保美国对世界的永久性的领导和统治地位,不允许有任何挑战力量和对手的产生。因此,退一万步讲,即使中国完全实行了美国式的市场经济制度,实行了美国式的民主政治制度,美国也不能容忍中国崛起,不能容忍中国成为其强大的对手甚至超过它。

由美国这种大战略所决定,中美关系的发展不仅不可能一帆风顺,不仅会充满各种矛盾、摩擦和对抗,甚至存在着严重冲突和倒退的可能性。可以预料,随着中国快速的发展和实力的不断壮大,美国在遏制中国方面会采取更多的甚至更严厉的手段。比如在台湾问题上,在经贸关系问题上,在人权问题上等,都会给中国制造更多的麻烦。

美国新保守派智囊卡里扎德在他的《美国与崛起的中国:战略和军事方面的影响》一书中认为,美国对中国应采取“遏制”加“接触”的政策。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自2005年以来,美国遏制中国的步伐显然在升级。遏制的方式由过去的“威慑”为主向“实战”部署转变,在美日联盟和美日军事部署上,都已经把中国当作最主要的“作战对象”或“假想敌”加以考虑。在这种情况下,在中美日关系中存在的如下一些对抗因素如果处理不当,都有可能发生直接冲突:

首先,台海问题。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国决不会允许台湾从中国分割出去,中国会不惜一切代价保卫中国的领土完整。《反分裂国家法》的出台,就说明了中国的这种决心。而美国却按照《与台湾关系法》在明里暗里一直支持“台独”势力。如果“台独”势力在美国的怂恿和支持下在台独路上越走越远,就存在着中美在台海发生冲突可能性。

其次,中日矛盾问题。在美国的支持下,日本对其在第二次大战中所犯罪行,不仅不认罪,而且极力掩盖其罪行,并正在走上军国主义的道路,鼓吹要修改和平宪法,要把自卫队改为国防军等。特别是在海上石油开采和钓鱼岛主权问题上,有意鼓动国内民族情绪,挑战中国,制造事端。如果中日因此发生冲突,美国必然被牵连进去,从而发生中美之间的对抗或冲突。

再次,海上通道问题。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石油消费国。海上石油通道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中国的经济发展的脉搏。所以中国海军在印度洋的进出,保卫中国石油运输的安全,这当然是自然的。而美国却正在拉印度一起想控制石油通道,卡中国的咽喉,这就在印度洋、波斯湾地区形成中美之间在石油资源、海上安全保障方面的竞争态势。为了遏制、围堵中国,美国正在谋划在石油通道沿线和中国的周边地区建立军事基地。美国的这种做法,都在加剧中美之间的矛盾,都有可能因以外事件“擦枪走火”。

【本文摘录自刘国平《美国民主制度输出》第六章“美国民主制度输出与中美关系,原载微信公众号“世界社会主义研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美国民主制度输出与中美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