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扣东:美国瓦解前苏联对我国应对特朗普政府的战略围堵和遏制的现实分析与启示

既然现在我们所面临的安全形势,是被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作为主要战略对手,而不是次要的对手,而且这种趋势已经越来越突显了。面对这样的一种严峻形势,特别是在面对特朗普这样的鹰派主导的政府,我们必须从最坏的可能性,而不是最好的可能性,从现实主义的态度,而不是从理想主义的态度和原则出发,来审视和考虑我们的安全战略、国防战略和国家统一战略。

 朴扣东:美国瓦解前苏联对我国应对特朗普政府的战略围堵和遏制的现实分析与启示

在面对特朗普这样的鹰派主导的政府,我们必须从最坏的可能性,而不是最好的可能性,从现实主义的态度,而不是从理想主义的态度和原则出发,来审视和考虑我们的安全战略、国防战略和国家统一战略。

一、美国瓦解前苏联的惨痛历史教训

回顾20世纪50年代以来美国全球战略目标,除了其它局部和区域目标以外,其核心战略构想主要集中在两条战线:一是在西线瓦解前苏联,这一目标26年前即已兵不血刃得到解决(其战略和策略运用之高明令人惊叹);二是在东线亚太地区遏制中国和防范日本。然而到了前苏联解体后尤其是今天,对美国来说,如何战略围堵、战略遏制乃至战略剿杀其所谓的“东亚沿海地区的一个具有破坏性能力”并“具备先进的反介入和区域拒止能力”的“战略竞争者”——中国已经越来越凸现了。其险恶目的就是试图“将中国崛起的神话扼杀在摇篮里”。关于这一点,个人曾在15年前就在《对中美关系的战略背景及其发展趋势与对策之研究》中断言:

【美国今后世界战略和外交的关注重点,在东线将主要集中在中国问题上,并且指出美国的战略重心已经开始东移。】

事实上,只要注意观察一下现时美国的战略动向,其战略重心东移的框架已经清晰明确。中美战略博弈的重头戏,不管我们想不想、愿不愿意、面不面对,都已开始上演。尤其是自2008年开始趋势愈加明显。有理由相信,随着“流氓加赌徒”的特朗普的“横空出世”,中美之间的战略博弈,势将愈加严峻并富有挑战性。对此,我们必须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当前这一全新的世界战略格局的出现,绝非偶然,它是美国全球战略实施的结果,但也是美国的主要对手战略上严重失误的结果。在20世纪50至70年代,美国当时两面受敌,曾经处于极其被动和处处挨打的境地:

一是正面面临前苏联集团的进攻。当时整个世界战略博弈的焦点,集中在欧洲(美国阵营的前沿地带)和中东(西方的要害和能源基地)。美国最薄弱的软腹部在南美洲(美国的后院),而古巴则是美国的心腹之患。当时前苏联集团处于全面攻势地位,咄咄逼人,美国则江河日下,捉襟见肘。

二是东线亚太地区几乎美国的所有盟国,都面临着以中国为后方的游击战威胁。越柬老抗美救国战争,则是这一条战线的焦点。新兴的中国当时虽然国力尚弱,但在一代战略大师毛泽东的运筹帷幄和纵横捭阖之下,对美国却处于极其凌厉的战略攻势地位。

正是由于两面受敌,战线太长,美国经济不堪重负,所以,从20世纪70年代后期起,以越南战争失败为标志,美国不得不开始在全世界实行战略收缩。但在越战后的15年中,美国却巧妙地把握和利用了中美和解的时机,迅速改变了两面受敌的战略地位。美国施行了拉拢笼络中国,以便集中目标瓦解前苏联阵营的策略。美国更是进一步抓住社会主义国家由于经济停滞、探索改革的历史性契机,从政治、经济、军事、意识形态、民族宗教等各个方面,适时展开全面的战略攻势。

纵观美国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世界战略,确实深谋远虑,也着实对我们今天有着极为深远的借鉴和启示。诸如:巩固加强与日韩、西欧等发达国家(当时的七国联盟)攻守同步的战略同盟;结好中国,借以摆脱两面作战的不利态势,却迫使前苏联陷于这一境地;在政治、经济、技术上全面孤立、封锁前苏联,其目的就是要把前苏联逼入经济崩溃的死胡同,而且在战略上或“围而不打”(在欧洲),或“谈谈打打”(裁军问题),或“边谈边打”(在中东)。同时以巨额军备和航天竞赛,力求在经济上拖垮前苏联;分化瓦解亚非拉民族运动,在政治上支持各国摆脱旧宗主国独立,却在经济上将其纷纷拖入巨额债务陷阱;策反瓦解东欧阵营,以意识形态为诱导,蓄意进行经济政策的错误导向,巧施贷款诱饵和债务压力,多管齐下,组合出牌;扶植以色列,在中东和阿富汗寸土必争地正面抗击前苏联军事威胁。

20世纪90年代后的世界战略形势表明,美国的这一系列战略确已取得相当的成功,难怪后来有美国战略家称“这是美国世界战略的杰作”。我对美国战略家的这一系列战略图谋,能否同样应用于我们今天的中国,并最终能否得逞而深感忧虑。

二、对当今中国如何应对特朗普政府的战略围堵和遏制的现实分析与启示

20世纪50至70年代的中国,国力远不如当今中国。但当时之所以能抗衡美国,是由于当时的世界形势和战略格局与当今完全不同。当时在人民革命新生的中国,挟强劲的亚非拉民族运动阵营,对美国居于战略攻势和战略主动地位。而今日美国则对于中国却在政治、外交、军事和舆论等各个方面处于咄咄逼人的攻势地位,即所谓的“攻守易形”。

我始终认为,对30多年来的中国的外交战略,有必要进行反思和调整。这一点我们从十八大以来党和国家的一系列对外战略的规划与实施中看到了希望和曙光。必须坦率地说,中国绝不能再做任何有利于美国实现其全球战略,特别是绝不能再做任何有利于美国战略围堵、战略遏制直至战略剿杀中国的事情,否则,就是自杀。我们知道,前苏联解体后,中国在世界上就已经失去了最后一道战略屏障。在战略上坚持走独立自主道路的中国,从而直接暴露在美国全球战略的最前沿。尽管随着世界经济的全球化,中美两个大国之间,合作在不断加深,但就整个世界战略格局上讲,这一点始终没有改变。所以,现在看来,从美国发动海湾战争、打击南联盟、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再到打击利比亚、出兵叙利亚,从直接角度上看,是在打压俄罗斯的战略空间,但从间接角度上观察,美国是从东西两翼对中国实施战略包抄。尤其是近一个时期,美国围绕中国周边策动“三海一岛联动”效应,千方百计采取战略围堵、战略遏制步骤,更是几近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而且下一步,我们更有理由相信,随着具有商人“狡诈”与“精明”性格的特朗普的上台和极具军方鹰派色彩的阁僚的浮出,美国战略家的“将中国崛起的神话扼杀在摇篮里”的战略与实践,将更加富有极具戏剧性和危险性挑战的实际步骤。这一点必须引起我们的高度警觉。可以预料,不久的将来,美国必将在进行一系列战略调整和加速战略布势前提下,进一步加强对中国的政治、经济、军事、外交、金融、舆论、意识形态、网络空间等各个方面的全方位的战略攻势。切切不要因为特朗普是一个商人出身,而商人重利,就幻想着美国会稍微放缓一下当前的围绕中国的战略围堵、战略遏制步骤。须知,特朗普不仅是商人,更是“狂人”和“赌徒”,尤其是在其整个竞选期间,一直是以“使美国再次强大”和“美国优先”为最重要的竞选口号的,加之作为共和党的特朗普代表的是军工集团和石油大鳄们的利益,所以,我始终期望不能天真幼稚地以为特朗普会采取孤立主义政策,并将主要精力集中在发展美国国内经济上,从而使中美之间可能通过商业性质的谈判达到合作共赢的局面。这很可能是一种盲目乐观和极其危险的战略误判!事实上,我有一种预感,作风彪悍而又极具鹰派色彩的特朗普政府,极有可能“毫不掩饰地抛开各种面纱,大胆地集中火力,采取各种政治经济手段,对中国经济尤其是中国制造业力量实施精准打击”,并且在军事战略上,还会围绕中国周边的“三海一岛”、围绕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展开更为精确、更为具体、甚至更具挑战性的围堵遏制直至分进合围行动。如果本人的上述分析不幸言中,那么,当今的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具有巨大的危机感和使命感,因为今日和未来中国的根本战略目标,是能否不惜一切代价,以最智慧、最勇敢的方式维护国家统一、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最终实现国家崛起、民族复兴的伟大“中国梦”!

坦率地讲,从当前整个世界战略形势和亚太地区的战略格局来看,对中国而言,实现这一目标是艰苦的。因此,对于当今中国,最重要并关系生死存亡的挑战,是必须摆脱在国际上孤立的没有任何战略盟友的处境。在美国已经将中国列为主要战略对手和威胁,而俄罗斯虽然国力有所恢复,但还不足以与美国抗衡的情况下,中俄必须背靠背抱团取暖,尤其要审时度势,预变在前,以非常之地缘战略手段,全力维护并发展好中俄战略安全协作伙伴关系,这不仅是确保东北亚和平与安全的现实需要,也是维护全球战略稳定的需要。有鉴于此,中国有必要重新审视今天乃至21世纪中叶的国际战略和外交策略,着力点是尽早打破目前的相对被动的战略态势,确实稳定国际局势,抑制美国铤而走险,捍卫国家国家统一、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在此基础上,为早日实现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奠定坚实的基础!

以前我曾讲过,当今世界的政治格局,与中国战国时期的形势有些类似,当然就规模、复杂性和时代特质上看,这种类比并不合适。但尽管如此,温故却可以知新。当时的六国外交战略面临两种抉择:一种是选择“连横”的方针,即受秦国吞并威胁的国家相互结盟,抱团取暖;一种是选择“合纵”的方针,即与秦国结盟,向其献媚冀求保全。六国时期“连横”,在数十年内有效抗击了强秦威胁。但后期却纷纷接受强秦的保护,而甘当其“卫星国”。结果10年之内土崩瓦解,被秦帝国各个击破。

我认为,如果要减杀并削弱美国阻止中国崛起势头的进攻态势,渐次并彻底打破美国战略围堵、战略遏制的图谋,当务之急就是必须抓紧实施现代版的“合纵”战略。时下应当密切关注那些与美国国家利益对立,或是其潜在的战略竞争对手的国家和民族,诸如俄朝巴伊叙古委等以及其它亚非拉国家,须知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盟友。应当设法告诫并帮助这些国家,防止再像前苏联和东欧阵营一样被美国各个击破。应当在反对强权政治的旗帜下,尽可能多地将世界上一切可以争取的力量凝聚起来。当前尤其要切实采取进一步的措施和手段,继续稳固和强化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切忌不被特朗普政府离间分化。要以非常的地缘战略手段,确实在维护中朝、中缅、中伊、中马、中斯等战略合作甚至相互依存关系上,迈出实质性步骤。要适时适机、坚决果断地重点突破,力求主动。

当前尤其在台湾这个主要战略方向和主要战役进攻方向上,尽早寻求突破,宜早不宜迟,这是打破美日战略围堵、战略遏制,粉碎美日“三海一岛”联动图谋的现实选择。而且必须立足于武力,立足于干涉,立足于早打,立足于大打。只有这样,才能有和平统一的可能,才能有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可能,才能有美日因为忌惮而不敢干涉的可能,才能有中打乃至于小打而完成统一的可能。

而在南海方向上,则宜取岛礁建设与军事建设并举,自主开发与合作开发并重,威慑与反应适度,惩戒与分化并进,巡防与驻守并行的总方略。目前,美国在“南海仲裁案”后,如今还没有闹出什么新花样来,特朗普上台后还会有什么阴谋阳谋不好说,我们只能以静制动,并且宜取“蘑菇战术”、“零敲牛皮糖战术”等,巧用“十年老山”之妙,同美日打一场持久战和消耗战。

在东海钓鱼岛方向,我们也宜未雨绸缪,审时度势,有效战略预置,有效封控掌控,力避势态失控。具体可实施“五化方略”——即主权渐进化,巡防常态化,军演例行化,靶场固定化,战备经常化。

再次,在朝鲜半岛方向,战略上要有效预置,有效封控,有效震慑,有效反击;当前尤其在策略上,要乘朴槿惠“闺密干政门”事件导致其下台之东风,进一步烧上一把火,迫使韩国最终不得不放弃部署萨德系统的选项,并且要让韩国从上到下、从官方到民间,都真正痛切地感受到:其部署萨德系统所要付出的安全与经济上的沉重代价要远远比将要获得的安全收益大得多。与此同时,还要昭告美韩,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必将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因为任何突发事件均可重启半岛战争,都必然导致中国在战略反击前先行摧毁韩国的一切军事设施包括“萨德”反导系统。

要知道,美国在世界其它地方遇到的麻烦越多,就越难以集中力量对付中国,中国生存和发展直至崛起的机会就越大。为此,中国应当在一切可能成为美国今日或未来潜在战略对手的国家中寻找盟友。特别是对以下诸国家和地区尤其值得注意: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巴伊柬朝缅等我国在亚太现在与未来潜在的战略盟友;俄德法意等美国在欧洲未来潜在的战略性对手;东南亚、中南半岛、南亚次大陆等对中国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国家和地区。对以上诸国家和地区的战略和策略,有必要提高到关系中国未来生存和发展直至崛起的的战略高度来全面审视和考量。目前,东南亚、南亚次大陆和南海周边诸声索国,有被美国各个击破乃至拉拢并结成统一战线之虞。

既然现在我们所面临的安全形势,是被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作为主要战略对手,而不是次要的对手,而且这种趋势已经越来越突显了。面对这样的一种严峻形势,特别是在面对特朗普这样的鹰派主导的政府,我们必须从最坏的可能性,而不是最好的可能性,从现实主义的态度,而不是从理想主义的态度和原则出发,来审视和考虑我们的安全战略、国防战略和国家统一战略。

【朴扣东,民间军事战略理论家,著有《国防与安全战略问题研究》和《孙子兵学大典》等。作者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903/475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