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论争是意识形态阵地建设的必然选择

意识形态工作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做好意识形态工作要求宣传思想部门必须“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加强意识形态阵地建设。要加强意识形态阵地建设,思想论争是一种必然选择。一方面,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本性和现实境遇内在要求展开充分的思想论争;另一方面,意识形态阵地建设客观上又要求用马克思主义来引领思想论争,充分发挥思想论争的批驳功能和阐释功能,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主导地位,守住“红色”地带,压缩“黑色”地带,转化“灰色”地带,扩大马克思主义的影响,用马克思主义占领意识形态阵地。

思想论争是意识形态阵地建设的必然选择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意识形态工作作为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1]来抓,高度重视意识形态阵地建设,多次强调宣传思想部门必须要“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党的十九大再次强调要“牢牢掌握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落实意识形态工作责任制,加强阵地建设和管理”[2]41-42。而加强意识形态阵地建设,占领阵地、守住阵地、管好阵地,必须充分开展思想论争,“在大是大非问题面前,敢于亮剑、敢于站出来说话、敢于表明态度,决不搞爱惜‘羽毛’那一套”[3]。从本质上讲,思想论争是意识形态阵地建设的必然选择。

一、思想论争是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本性和现实境遇的内在要求

在社会主义中国,加强意识形态阵地建设,就是要扩大马克思主义的影响,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主导地位,用马克思主义占领意识形态阵地。马克思主义作为我国社会主流意识形态,一方面,具有科学性和革命性相统一的特征,其理论本身作为一种真理总是与形形色色的错误思潮相比较而存在,相斗争而发展;另一方面,面对世界范围内思想文化交流交融交锋,马克思主义又受到各种错误思潮的挑战、削弱。因此,社会主义主流意识形态要想守住“红色”地带,压缩“黑色”地带,转化“灰色”地带,就必须与各种错误思潮作斗争,开展充分的思想论争,在批判澄清错误思想,阐明正确观点和主张的过程中扩大马克思主义的影响,进而巩固主流意识形态阵地。

从理论本性来说,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与革命性客观上要求在加强意识形态阵地建设的过程中必须开展充分的思想论争。科学性,是指马克思主义是科学,揭示客观真理,致力于正确反映客观世界的本质和规律。革命性,是指马克思主义是指导广大无产阶级推翻旧世界、建设新世界的理论。从根本上说,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和革命性取决于其始终坚持的唯物史观和辩证法。马克思主义作为真理,其每一次发展,都与谬误进行了激烈的思想论争。正如毛泽东所说的那样,

【“真的、善的、美的东西总是在同假的、恶的、丑的东西相比较而存在,相斗争而发展的。当着某一种错误的东西被人类普遍地抛弃,某一种真理被人类普遍地接受的时候,更加新的真理又在同新的错误意见作斗争。这种斗争永远不会完结。这是真理发展的规律,当然也是马克思主义发展的规律”[4]345。】

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史就是一部思想论争史,其诞生时与封建主义文化和制度、资本主义文化和制度及形形色色的社会思潮开展思想论争,其发展进程中又与各种唯心主义、机会主义、修正主义等错误思潮开展思想论争,思想论争作为一条红线贯穿于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始终。辩证法是马克思主义主流意识形态批判性、革命性的理论根源,因为

【“辩证法在对现存事物的肯定的理解中同时包含对现存事物的否定的理解,即对现存事物的必然灭亡的理解;辩证法对每一种既成的形式都是从不断的运动中,因而也是从它的暂时性方面去理解;辩证法不崇拜任何东西,按其本质来说,它是批判的革命的”[5]22。】

科学性和革命性是由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内核所决定的,思想论争也是其理论科学性和革命性的必然要求,只有不断参与到思想论争之中来,马克思主义主流意识形态才能永富生命力,也只有在思想论争中马克思主义才能扩大其影响,巩固其在意识形态领域的主导地位。

从现实境遇来说,马克思主义要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低潮之中迎接错误思潮的挑战,巩固其在意识形态领域的主导地位必然要求展开充分的思想论争。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导致社会主义阵营遭受重大创伤,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陷入低潮,至今都无法走出。苏联某些加盟共和国的共产党员纷纷退党,共产党在国家政治生活中被边缘化,马克思主义在现实的物质生活及利益关系中受到严峻的挑战。总体来说,马克思主义相较于西方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处于弱势,马克思主义者也仍然是少数。西方资产阶级国家针对社会主义国家的和平演变政策不但没有放弃,而且还在不断变更手法,使出新的招数。

【“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各派政治力量之间的阶级斗争,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在意识形态方面的阶级斗争,还是长时期的,曲折的,有时甚至是很激烈的。无产阶级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资产阶级也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在这一方面,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谁胜谁负的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4]344】
【“马克思主义必须在斗争中才能发展,不但过去是这样,现在是这样,将来也必然还是这样。”[4]345】

当然,这里的斗争不仅指思想论争,但思想论争无疑是其重要组成部分。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低潮中,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千方百计削弱社会主义、削弱马克思主义,炮制“马克思主义过时论”“中国崩溃论”“历史终结论”等错误思潮,企图扰乱人们思想,达到“和平演变”的目的。不得不承认,当前

【“在有的领域中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空泛化、标签化,在一些学科中‘失语’、教材中‘失踪’、论坛上‘失声’”[6]。】

面对这些错误思潮,唯有主动出击,敢于发声,时刻从人民利益出发,从理论上进行批驳,力求在思想论争中占领理论制高点和道义制高点,才能使马克思主义经受锻炼,促使其朝着更加健康的方向发展,也才能更广泛地掌握群众。要明白,

【“同错误思想作斗争,好比种牛痘,经过了牛痘疫苗的作用,人身上就增强免疫力。在温室里培养出来的东西,不会有强大的生命力。”】

与错误思潮进行思想论争,

【“并不会削弱马克思主义在思想界的领导地位,相反地正是会加强它的这种地位。”[4]346】

二、意识形态阵地建设客观要求用马克思主义来引领思想论争

思想论争既是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本性和现实境遇的内在要求,也是加强意识形态阵地建设的必然选择。思想论争的发生一般以思想观念多元为前提,各种错误思潮的传播也以思想观念多元为条件,以“解放思想”“学术自由”等为旗号,大肆传播其与主流意识形态不一致的思想理论观点。在思想观念本身多元的环境中展开思想论争是否意味着思想更混乱呢?是否会扰乱意识形态阵地建设呢?答案无疑是否定的。思想论争的目的不在于人为制造对立,其主要目的是在各种思想观念的论争中引导认知、明辨是非,促成价值共识,巩固其在意识形态领域的主导地位。要达到此目的,就需要一种科学的理论来引领整个思想论争,其实质也是引领意识形态阵地建设。毫无疑问,在社会主义中国应该也只能以马克思主义来引领思想论争。

马克思主义能够引领思想论争的根本原因就在于其占据了理论和道义的制高点。“制高点”,原本是军事上的一个术语,指“军事上能够俯视、控制周围地面的高地或建筑物等”[7]1678。所谓理论制高点,是指某一时期,在特定领域内,能够正确反映该领域事物发展规律的、最具说服力和影响力的,并且能够引导该领域发展的理论属性。所谓道义制高点,是指某种理论或行为符合人们道德习惯,崇尚公平、正义,代表绝大多数人的根本利益并且能够引领人们实践活动的理论属性。马克思主义之所以能够占据理论制高点,根本在于其理论的彻底性,“所谓彻底,就是抓住事物的根本”[8]10。马克思恩格斯从实践出发,以当时当地的物质生产条件为基础展开研究,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为人类社会发展指明了方向并为其找到了现实路径,使社会主义由空想变为科学。在其指导下,俄国、中国的革命相继取得胜利,社会主义由理论变为现实。马克思主义能够占领道义制高点,根本在于其革命性。革命性决定了马克思主义必然与以往资产阶级的革命理论有着本质区别,它致力于建立一个每个人都能自由发展的联合体[8]422。正因为此,马克思主义“牢牢占据推动人类社会进步、实现人类美好理想的道义制高点”[9]。占据理论制高点和道义制高点,由此形成的“高势位”就必然对其他思想理论产生充分的说服力和吸引力。

【“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在各种‘主义’交织、各种‘思潮’混杂情况下,没有沦为旧文化、旧思想的‘被征服者’,关键在于她是一个占据着人类文明制高点的马克思主义政党,始终保持着党内政治文化的先进性与真理性,始终代表着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启迪着全民族的文化自觉。”[10]】

因此,在思想论争中,马克思主义理论能够发挥主导、掌握局势,引领方向的重要作用。

用马克思主义引领思想论争就是要提出具体标准来规范、指导思想论争活动。用马克思主义引领思想论争,就是要用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辩证法分析问题,参与论争,阐明其基本立场和观点,用马克思主义主导思想论争,促使思想论争朝着预定的方向发展,以达到预期目标。具体地讲,在意识形态阵地建设过程中开展思想论争,就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核心的主流意识形态与占据非主流意识形态地位的错误思潮进行论争,对错误思潮要敢于斗争,决不能任由其发展。与错误思潮开展思想论争的关键在于如何辨别、区分正确思潮和错误思潮,这就需要一个标准。毛泽东曾说:

【“我们是反对一切毒草的,但是我们必须谨慎地辨别什么是真的毒草,什么是真的香花。我们要同群众一起来学会谨慎地辨别香花和毒草,并且一起来用正确的方法同毒草作斗争。”[4]347】

他针对如何辨别香花和毒草提出了一些具体标准,认为应该“根据我国的宪法的原则,根据我国最大多数人民的意志和我国各党派历次宣布的共同的政治主张”[4]348-349来确定这种标准,他提出了六条标准,其中最重要的是“社会主义道路和党的领导两条”[4]349。在改革开放初期,面对“林彪、‘四人帮’的流毒,特别是派性和无政府主义的流毒,同一些怀疑社会主义、怀疑无产阶级专政、怀疑党的领导、怀疑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思潮相结合”[11]162的情况下,邓小平指出,“必须在思想政治上坚持四项基本原则”[11]164,并且“必须反复强调坚持这四项基本原则,因为某些人(哪怕只是极少数人)企图动摇这些基本原则。这是决不许可的……如果动摇了这四项基本原则中的任何一项,那就动摇了整个社会主义事业,整个现代化建设事业”[11]173。四项基本原则与毛泽东提出的六条标准在本质上是一致的。在围绕姓“资”姓“社”等思想理论问题争论得不可开交并阻碍改革开放继续推进时,邓小平又适时提出了“三个有利于”标准。这些标准虽然是针对当时的情况而提出的,但却抓住了社会主义国家最根本的东西,也充分说明了错误社会思潮攻击的根本对象。因此,在当前思想文化多元,思想论争频发的时代背景下,要时刻以宪法、四项基本原则及“三个有利于”等标准来检验各种社会思潮,引领思想论争朝着有利于发展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方向展开。

三、加强意识形态阵地建设必须发挥思想论争的批驳阐释功能

思想论争作为意识形态阵地建设的必然选择,其主要目的在于通过思想论争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主导地位,牢牢守住意识形态阵地。要达到这个目标,就必须充分运用学术争论、公开辩论等具体方式发挥思想论争的批驳功能和阐释功能,从理论上澄清错误思潮的理论错误,阐明其理论本质,使人们在围观、参与思想论争的过程中认清错误思潮的理论根源、本质目的,在思想论争中以马克思主义主流意识形态说服群众、掌握群众,进而凝聚共识。

思想论争就好比一场辩论赛,正方和反方共同围绕某一主题,双方持相反观点,企图在辩论中说服对方、说服评委和观众。要赢得一场辩论赛的胜利,至少应该说服评委和观众,但归根结底是说服观众,因为评委也是观众。当然,参与辩论的双方也有可能被另一方说服,但这种情况是非常少的,更何况在意识形态斗争中,我们面临的本身就是带有特殊政治诉求的相对方,是不可能靠说理的方式说服对方的,唯有争取更多的观众和评委。在意识形态阵地建设中展开的思想论争就是如此。一般来说,社会思潮以学术面目传播某种思想理论观念的同时都带有较为明确的政治诉求,这种政治诉求并不是这种思想理论观念本身所具有的诉求,而是特定利益集团借此思想理论观念表达自身的政治诉求而已。因此想要通过思想论争的途径说服特定社会思潮背后的利益集团是极其困难的,唯有在说服社会思潮的广大影响对象或受众上下功夫。为此,必须充分发挥思想论争的批驳功能和阐释功能,促进意识形态阵地的建设。

第一,敢于发声亮剑,发挥思想论争的批驳功能,在回应现实问题的过程中批驳错误思潮的理论根源,牢牢守住意识形态阵地。历史虚无主义、新自由主义、“普世价值”等错误思潮,打着学术的旗号,通过理论进行包装,借助社会热点事件,经由网络、社交媒体等广泛传播,极具迷惑性,对社会公众危害性也极大,极易造成思想混乱。面对这些现象,意识形态工作部门要及时发声亮剑,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立场观点方法分析错误思潮的逻辑矛盾、现实危害,进而揭示其理论错误及根源,从人们的现实和理论需求对现实问题加以解释说明。只有从理论本质上将其驳到,占据理论制高点才能有效地说服人,只有大多数人从内心深处认识到错误思潮的理论本质及其目的,才能衷心地信服马克思主义,达成价值共识。

第二,深化理论研究,发挥思想论争的阐释功能,在阐释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过程中揭露错误思潮的理论本质,力求扩展现有意识形态阵地。

【“思想舆论领域大致有红色、黑色、灰色‘三个地带’。红色地带是我们的主阵地,一定要守住;黑色地带主要是负面的东西,要敢于亮剑,大大压缩其地盘;灰色地带要大张旗鼓争取,使其转化为红色地带。”[6]】

每一种社会思潮都有其特定的理论基础,而马克思主义是一个涉及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三个部分的内容,虽然庞杂却是一个完整的科学系统。马克思主义主流意识形态要在与错误思潮进行思想论争的过程中获胜,开展理论研究是基本前提。一方面,要深入研究马克思主义理论;另一方面,要强化对错误思潮的理论根源和理论本质的研究。只有充分理解并掌握了双方的基本理论,才能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立场观点方法来分析解决某些社会思潮提出的具体问题。用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理论透彻地分析理论问题,促使现实生活工作中某些现实问题的解决是马克思主义理论说服受众,在思想论争赢得胜利、促成价值共识、巩固意识形态阵地最现实、最有效的途径。

参考文献:

[1] 习近平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强调胸怀大局把握大势着眼大事努力把宣传思想工作做得更好[N].人民日报,2013-08-21.

[2] 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

[3] 陈宝生.切实推动高校思想政治工作创新发展——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教育工作重要讲话精神[N].光明日报,2017-08-04.

[4] 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6卷)[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2.

[5] 马克斯恩格斯文集(第5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6] 习近平.在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上的讲话[J].求是,2015,(9).

[7] 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M].北京:商务印书馆,2012.

[8]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

[9] 习近平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的讲话[N].人民日报,2016-07-02.

[10] 秦哲,丰志刚.习近平同志的治国理政思想与党的意识形态创新[J].红旗文稿,2017,(10).

[11] 邓小平文选(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

【察网(www.cwzg.cn)摘自《思想教育研究》第11期】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思想论争是意识形态阵地建设的必然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