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磊:一个“唯心主义者”,能接受“唯物史观”吗?

我这里并没有贬低“神学”或纯粹“思辨”的意思,而是要说明:如果一种信念可以用经验的证据来加以证明,那么,这种信念就是科学;否则,它就是“神学”或“德国哲学”。这就是科学与神学的区别所在,如此而已。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赵磊:一个“唯心主义者”,能接受“唯物史观”吗?

(一)“赞成”与“不同意”

在听了我讲授《经济学研究方法与写作》的课程之后,有位同学对“唯物主义者未必是马克思主义者”的判断,表示不解。

她说:

【“即便一个人在历史观上是‘唯物’的,他也可以在世界观上是‘唯心’的。”】

我问:

【“何以见得?”】

她告诉我:

【“比如某某先生,他赞成历史唯物主义,但他又不接受唯物主义。”】

下课后,该同学把这位先生的原话发给了我,原文是这样的:

【“在历史观上,我赞成马克思的经济基础决定论”。“但是哲学唯物主义,假定存在某种确定的绝对‘物质’,认为这种绝对物质是宇宙的元初所在,是宇宙万物的唯一本原,而这种哲学我不同意。我不同意,并非由于我不认为存在物质或原初的东西。而是因为宇宙乃活生生的宇宙,而物质是死的东西。我们不能想象,从原初的死的物质,会形成一个非常有组织、有秩序、有方向、有目的、及其具有合理性的宇宙演化序列。”】

(二)历史观VS世界观

在我看来,“一个人同时接受‘唯物的历史观’与‘唯心的世界观’”,这样的人在现实中是否真实存在(比如上面那位先生),姑且不论,但是,这个命题在逻辑却难以成立:

其一,唯物主义的本体依据是“物质”,即:物质是第一性的,精神第二性的。唯物主义的基本逻辑是:物质决定精神——信息(注1)。

其二,历史唯物主义的本体依据是“社会存在”(注2),即:社会存在是第一性的,社会意识是第二性的。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逻辑是: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简称“存在决定意识”)。

其三,“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的关系是:前者是后者的根基和源头,后者是前者在历史领域的贯彻和运用。换言之,历史唯物主义的本体(“存在”),不过是唯物主义的本体(“物质”)在历史领域的逻辑结论。否认“物质第一性”,必然会否认“存在第一性”。

其四,一个在世界观(一说“自然观”)上否认“物质决定精神”的人,能在历史观上坚信“存在决定意识”吗?一个在世界观上相信“精神决定物质”的人,能在历史观上反对“意识决定存在”吗?总之,如果否认了唯物主义的基本逻辑(物质决定精神),那么,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逻辑(存在决定意识)还能成立吗?

其五,既然“我赞成马克思的经济基础决定论”,那么“我”就不仅应当赞成历史唯物主义的这个结论,而且还应当赞成内在于这个结论里面的基本逻辑:“存在决定意识”。这个逻辑不仅内涵“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结论,而且还进一步证明:经济基础是生产关系的总和,生产关系由生产力的性质决定,生产力的性质及其发展水平是人类社会发展的结果,人类社会的产生和发展是自然界演化过程的结果。

其六,问题在于,自然界的演化过程究竟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还是一个由“上帝”、“意志”、“意识”支配的结果?不论“我”怎么想象,有一点是讨论问题的前提:把自然界的诞生和演化归结于某个神秘“意志”的结果(比如上帝的意志),在科学尚未证实之前肯定是不靠谱的——也就是说,不属于“科学”的范畴。在“神学”的语境下,“我”尽可以去想象“上帝”如何创造了世界。但是,在科学的范畴之内,如果将“存在决定意识”这个历史唯物主义的逻辑贯彻到底,那么我们必然追溯到“物质决定精神”这个唯物主义的基本逻辑。

其七,虽然“唯物的世界观”是“唯物史观”的源头,但“唯物的世界观”未必一定会导出“唯物史观”。比如,费尔巴哈虽然是著名的“唯物主义大咖”,可是在历史观上,他却是典型的“唯心主义者”。马克思恩格斯说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和历史是彼此完全脱离的”(注3),原因就在这里。所以,一个唯物主义者未必是马克思主义者(他可能并不接受“唯物史观”);但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一定是唯物主义者(他必须接受“唯物主义”)。

(三)“不能想象”不是科学

最后我再强调一下。那位先生说:

【“不能想象,从原初的死的物质,会形成一个非常有组织、有秩序、有方向、有目的、及其具有合理性的宇宙演化序列”。】

这个“不能想象”的创意,当然值得尊重。但是严格说,这个“不能想象”的“想象”并不属于科学范畴,而是属于“神学”的范畴——至多属于马恩说的“从天国降到人间”的“德国哲学”范畴。

我这里并没有贬低“神学”或纯粹“思辨”的意思,而是要说明:如果一种信念可以用经验的证据来加以证明,那么,这种信念就是科学;否则,它就是“神学”或“德国哲学”。

这就是科学与神学的区别所在,如此而已。

科学暂时还不能解释的现象,未必一定就是荒谬的。只是说,这些现象还不在科学的解释范围之内。关于这个问题,我不展开讨论了,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参考:

(1)孟捷,赵磊《生产力一元决定论的超越与辩护——关于<历史唯物论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对话》(载《天府新论》2017年第4期),其中赵磊写的那一部分。

(2)(2)赵磊等《马克思主义:信仰抑或科学?———基于科学方法论的解读》(载《经济纵横》2018年第9期)。

注1:与物质相对应的是“精神”还是“信息”?晚近以来的学界有不同看法。

注2:如何解读“社会存在”?有三点必须强调:

(1)马克思的“社会存在”通常指人类赖以生存的物质生产以及相应的客观环境和条件。

(2)马克思的“社会存在”也可以指人类的生存活动,即实践。在马克思看来,劳动是人类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实践活动。

(3)有学者指责马克思的“社会存在”概念不科学,认为“社会意识”也是一种“社会存在”(比如俞吾金)。这个观点是对马克思的严重误读,我对此已有澄清和讨论(参:《生产力一元决定论的超越与辩护——关于<历史唯物论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对话》(载《天府新论》2017年第4期),其中赵磊写的那一部分的第五节(第154页)。

注3:在批判费尔巴哈的“旧唯物主义”时,马克思恩格斯指出:“当费尔巴哈是一个唯物主义者的时候,历史在他的视野之外;当他去探讨历史的时候,他决不是一个唯物主义者。在他那里,唯物主义和历史是彼此完全脱离的。”

(2019年3月13日)

【赵磊,察网专栏学者,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常务副总编,博导,教授。】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903/477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