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尊敬:重提改造世界观

改造人,尤其是改造人的世界观,原本是我们共产党的拿手戏,也是我们的传家宝啊!新中国成立后,从末代皇帝溥仪到国民党战犯杜聿明等,经过我们一二十年的改造,都被改造过来了,成为心悦诚服拥护共产党,热爱社会主义的好公民。在我们党内,抗日战争期间开展了一场整风运动,经过认真的批评与自我批评,全党上下空前团结,对外同仇敌忾。解放战争打响后,我们只用了短短3年时间,就把蒋家王朝打得灰飞烟灭。建国后,我们用很短的时间,就使世道人心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大变革,出现了“六亿神州尽舜尧”的喜人局面,创造了举世惊叹的奇迹。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申尊敬:重提改造世界观

改造世界观原本是个大事情,惜哉大会小会基本不讲不说已经有些年头了。不讲改造世界观,以为可有可无,结果是我们的一些领导干部出事了,官德失范,贪钱贪色,毁了自己,也给党的形象抹了黑,教训真是惨痛得令人扼腕。

好在有若干贪官给我们当教员,而且是不收学费的教员,这些很好的反面教员,帮助我们提高对这个问题的认识,给我们的头脑击一猛掌,让我们“涩然汗出,豁然病已”,就像肥料,可以让庄稼更茁壮,果实更丰硕。

那些曾经高高在上的人因贪腐沦为阶下囚后,回望自己由红变黑的人生路,在被悔恨的泪水打湿的忏悔书里,异口同声地说出自己蜕化变质的秘密:放松了世界观的改造。

这教训,这代价,太吓人了,也让我们这些吃瓜群众醍醐灌顶般清醒起来了,原来改造世界观这个几乎被我们忘得一干二净或以为可有可无的问题,居然有这么重要!世界观的改造一放松或一忽视,好不容易奋斗到乡科级甚至省部级的有些官员,就温水煮青蛙般地从人民的领导变成了人民的罪人。可见此事甚大,大得不仅可以毁了人的政治生命,还能让人失去最可宝贵的自由,只能惨兮兮在铁窗里天天吃牢饭,这后果也太可怕了。

有一位年轻的心理咨询师在“今日头条”上发文,极尽刻薄地调侃道:

【“有的贪官一贪就是成千上万。这些人原先就坏吗?既然原先就坏,当时何以进了官场,快速荣升?如果进去了才变了,那么,是什么让他们变坏了呢?百思不得其解!他们落马后都写忏悔书,都说:‘放松了改造世界观,才走上了犯罪道路。’世界观是个神马玩艺儿,有这么神奇?一放松,就来钱,来大钱!谁给我也送个世界观吧,让我也把它放松一下,稍稍放松一点,来个三十万,把房贷先还上。”】

这调侃背后是对贪官的愤怒,更提醒我们改造世界观是何等重要。这条微信的阅读量,很快就过了12万,可见关注度之高。

贪官们的人生悲剧不断向我们证明,“放松世界观的改造”与“犯罪道路”之间的距离,其实只有一米多。如此看来,改造世界观这件事,万万放松不得,一放松,灾难性后果出现的概率就变高了。

这现象实在也让人难以接受。改造人,尤其是改造人的世界观,原本是我们共产党的拿手戏,也是我们的传家宝啊!新中国成立后,从末代皇帝溥仪到国民党战犯杜聿明等,经过我们一二十年的改造,都被改造过来了,成为心悦诚服拥护共产党,热爱社会主义的好公民。在我们党内,抗日战争期间开展了一场整风运动,经过认真的批评与自我批评,全党上下空前团结,对外同仇敌忾。解放战争打响后,我们只用了短短3年时间,就把蒋家王朝打得灰飞烟灭。建国后,我们用很短的时间,就使世道人心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大变革,出现了“六亿神州尽舜尧”的喜人局面,创造了举世惊叹的奇迹。我们的一大法宝,就是通过各种方式方法,营造一种积极向上的社会氛围,先进带后进,把绝大多数人的世界观改造过来,让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成为全社会的主流意识,社会主义制度下中国人的三观,虽有小异,基本大同。

那个年代,改造世界观是热词,大会讲,小会说,私下谈,社会氛围不可谓不浓烈,人人都在积极改造世界观,容不得谁再用旧社会那一套世界观看中国,看世界,唯恐自己成为落后分子,至少也得夹着尾巴做人。

从全民积极改造世界观,到有些领导干部带头放松改造世界观,这是怎么回事?细思量,原因当然有许多,但思想方法出了大问题,肯定是重要原因之一。改革开放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了,有那么一些人的思想意识就从一个极端跑到另一个极端去了,三跑两跑,就把改造世界观这个传家宝弄丢了。他们只要解放思想,不要改造世界观,认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就是一切向钱看;解放思想,就是可以无所顾忌地想干啥就干啥。至于清正廉洁,守身如玉的道德观,在一些人眼里就是迂腐,就是落伍,就是僵化保守,就是不与时俱进,就被瞧不起甚至嗤之以鼻。在我们党内,一些领导干部放弃改造世界观,理想信念发生动摇甚至丧失殆尽,以至每一个级别、每一个行业,都出了贪官,有些官员贪腐的数额,甚至上了亿,大得超出了平民百姓的想象力。这太让人痛心了!

世界观是人们对整个世界以及人与世界关系的根本观点和根本看法。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是科学的世界观,其核心是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我们倡导的社会主义世界观,既符合马克思主义,又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明和中华民族优秀传统道德相吻合,这样的世界观,是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世界观。有了这样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做导航器,无论能力大与小,人生路上就不会摔大跟头,至少不会犯颠覆性错误。

世界观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却是人生的导航器和总开关,是每个人安身立命最重要的“软件”。有什么样的世界观,就会追求什么样的人生目标。有什么样的世界观,就走什么样的人生路。三观不正,地动山摇。不断改造世界观,让自己的世界观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谐统一,是人间正道。有了正确的世界观,才会有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贪官们走上贪腐路的思想根源,说到底就是自觉不自觉地毁掉了正确的世界观。

一个人,尤其是当了领导干部的人,自毁三观,等于作死。三观一毁,政治上就离死不远了。三观一毁,对金钱和美色的看法和做法,就会走偏了方向,脱离了正道。三观一毁,贼心贼胆就疯狂膨胀,手就会越伸越长,心就会越来越野,人就会越变越脏,一而再,再而三地“作”,自以为人不知,鬼不觉,其实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待到锒铛入狱,痛哭流涕吃后悔药时,已然一切都晚了,今生已无回头路。这样的悲剧,这些年我们看得实在是多得不能再多了。

共产党员是中华民族先锋队队员,不能把自己混同于普通群众。面对党旗宣过誓的人,就应该以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为标准,自觉改造自己的世界观,争取成为“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没有那么高大上,至少也要做一个守得住底线、忍得住贪念、戒得了色欲的人。

为什么要改造世界观,而且要不断改造,终身改造?因为这世界上的诱惑多而大,尤其是在市场经济的环境中,即使你已经树立了正确的世界观,还要经受严峻的考验,定力不足,五心不静,守不住底线,经不起考验,昏昏然做了“糖衣炮弹”的俘虏,照样会前功尽弃。

党员领导干部,应该是德才兼备,以德为先的人,更应做改造世界观的带头人,不能把自己混同于普通群众。能力过硬,世界观也要过得硬。德不配位,难以服众,也行之不远,弄不好还会祸殃临头。

那种以为当了领导,成了“人上人”,就不需要改造世界观的想法,肯定是大错特错了。那些因为“放松了世界观改造”而落马的昔日官员们,不断地从反面告诉大家,这种想法万万要不得。

领导干部改造世界观的任务尤其重且大。为官一方,其言其行,具有示范作用,影响着一单位、一地区的政治生态,更得认真改造世界观。地位高了,权力大了,面对的诱惑更多更大,很可能成为别有用心者们“围猎”的对象,才和德受到的考验更加严峻,“一招失手,满盘皆输”。戒贪念,忌色欲,是领导干部改造世界观的必修课,常修课。人家给你送钱,美女投怀送抱,肯定是别有用心,是断然拒绝,还是欣然笑纳?那是一块试金石,也是一道分水岭,选择的对与错,往往只在一念间。多少人,就是在这种关键时刻没有经受住考验,伸错了手,上错了床。一步错,步步错,直至跌进万丈深渊。

文化水平高了,就不用改造世界观了?这些年,国民的文化知识水平大为提高,但社会上的不良现象并没有因此而减少,贪官们哪一个学历低啊!高学历、高技能,反而为见利忘义和利令智昏者插上了翅膀,对社会的危害更大,所以民间有言: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这从反面说明,改造世界观,与学历高低、知识多少,能力大小,并无关系。骨子里守正向善,才能确保这辈子不入歧途,不走邪路,不祸害自己和家人。

孔夫子的弟子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就是每天夜深人静时,积极自觉地反思自己,发现当日有不当之言,不当之行,第二天便知错就改,重新做人。曾子不是圣人是贤人,两千多年前的贤人尚且有此觉悟,又自律如此,我们共产党干部的思想境界,难道比古人还低?

改造世界观,是一场灵魂深处的自我革命,生命不息,改造不止,我们永远在路上。周恩来总理当年曾经说过,改造世界观要“活到老,改造到老。”从普通百姓到领导干部,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都来改造主观世界,自我完善,净化心灵,至少确保自己不做违法乱纪的事,我们这个社会主义大中国,才会风清气正,海晏河清。让正确的世界观内化于心,外化于行,是我们毕生的功课,也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题中应有之义。

【申尊敬,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新华社资深高级记者、首批特聘教授,曾在新华社新疆、甘肃、宁夏、吉林分社工作,曾任新华社宁夏、吉林分社社长。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904/480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