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工人阶级的工作状况日趋恶化

贬低劳动者的价值、漠视劳动者的权益以及与之相关的社会责任,是资本主义制度最大的道德弊端。正如埃及经济学家萨米尔·阿明生前所预言的那样,为了保持自己的权力地位,资本主义的表现将越来越野蛮。随着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深化,西方工人阶级的工作条件、工作环境和工作待遇正在大幅度恶化。因此,只有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工人阶级才能彻底摆脱对资产阶级的经济依附,劳动人民的正当权益才能得到根本的保障。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西方工人阶级的工作状况日趋恶化

一百多年前,伟大的革命导师恩格斯根据亲身观察和可靠材料,写下了《英国工人阶级的状况》一书,将英国劳动人民的悲惨境遇活生生地展现在世人面前。恩格斯认为,研究无产阶级的境况是十分必要的,因为它可以为社会主义理论存在的正当性提供最坚实的现实基础与道德依据。他在该书德文本第一版序言中指出:

【“工人阶级的状况是当代一切社会运动的真正基础和出发点,因为它是我们目前社会一切灾难的最尖锐最露骨的表现。” 】

资本主义条件下工人阶级的生活工作状况,是资本主义制度本质特性在现实生活中最真实的体现。在工人群众日复一日的现实生存苦难面前,任何试图为资本主义辩解的理论说辞,都因为缺乏道德支撑而显得苍白无力。

自马克思主义诞生以来,由于生产力的飞速发展,西方工人阶级的劳动环境与劳动条件,都随之有了很大的改善。特别是在上个世纪风起云涌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猛烈冲击下,资产阶级被迫作出了某些让步,西方工人阶级借此赢得了一定的权益,工作和生活状况都有了较大改善。但是,这并没有能够从根本上改变他们受剥削与被压迫的命运,西方工人从来也没有享受过社会主义国家工人阶级所拥有的政治权利和经济地位。苏联解体以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进入低潮,西方资本统治集团变得更加有恃无恐,工人阶级开始逐步丧失先前通过斗争所获得的各项权益。2008年,席卷整个西方世界的经济危机爆发之后,西方工人更是不幸沦为剥削阶级转嫁危机的对象。近年来,西方国家的工作环境、工作条件、工作状况与工作待遇持续恶化,西方工人阶级正承受着越来越深重的苦难。

一、 工作量和工作强度大幅度上升

在资本主义生产资料私人占有制的条件下,社会生产的最终目的是为资本家个人赚钱牟利,企业的一切生产、经营和管理活动都紧紧围绕这一目标而展开。出于获得最大经济效益的考虑,资本家总是想方设法从工人身上节省开支,以尽可能多地榨取工人的剩余价值。在单位时间内最大限度地增加工人的劳动投入和劳动产出,是资本家最经常使用的剥削手段之一。为了充分利用每一分钟的工作时间,资本家常常根据人体所能承受的最大极限来安排工作量、工作强度和工作进度。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只要一进入工作场所,就如同上了发条的陀螺般,必须一刻不停地运转,丝毫不敢松弛懈怠。工人们只有争分夺秒地努力奋战,才能勉强完成资本家规定的工作指标。

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及与其相应的资本主义企业管理模式,给工人阶级带来了巨大的苦难。繁重的工作压力,就像一座沉重的大山,死死地压在西方工人的身上,使他们的身心备受摧残,严重影响了他们的工作热情和生活质量。经济危机所导致的持续不景气以及来自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的激烈竞争,使得西方资本主义制度的诸多痼疾愈益恶性发作。企业管理层为追求企业利润和个人收益最大化,更加变本加厉地剥削压迫工人阶级,使得西方人的工作压力呈现出不断增长的趋势。2013年,哈里斯民意调查对1,019名美国在职人员进行了一次有关工作压力的随机电话调查,结果显示高达83%的美国人感到工作压力极大,这一数字比前一年增长了10%。

西方资本家不断挑战工人的生理和心理承受极限,很多单位的工作量和工作强度已经剧增到非人性化的程度。2016年,美国乐施会的一份报告宣称,美国杀鸡场的工作强度大到 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工人们只好每天穿着尿布上班。这种情况在西方国家并非孤立的个例,英国作家詹姆斯·布拉德沃思在《被雇佣:六个月卧底低工资的英国》一书中披露,美国电子商务巨头亚马逊公司为工人制定了不切实际的超高工作标准,为了跟上资本家规定的工作节奏,工人们不得不尿在瓶子里。布拉德沃思曾乔装打扮成普通工人,在包括亚马逊仓库等英国社会最底层的工作岗位上干了六个月。他在书中爆出了英国工作场所很多令人发指的龌龊细节,将西方底层工人的痛苦原原本本地展现在了读者面前。布拉德沃思在接受《太阳报》采访时说,亚马逊仓库就像一座监狱或机场,金属检测器等安检系统监视着工人的一举一动。他感到在亚马逊公司工作时,

【“没有人把你当人看待,你只是被当作一个机器人”。】

严苛的工作环境与巨大的工作压力极大地损害了工人的身心健康,该公司55%的工人因而患上了抑郁症。2018年11月黑色星期五那一天,整个欧洲的亚马逊仓库员工集体走上街头,严正抗议公司强加于他们的极其危险的工作条件。

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轻松愉快的工作几乎是不存在的,即使是看似光鲜的白领也不例外。资产阶级通过其所掌握的国家经济命脉,对整个社会实行专政,金钱主宰着西方国家的一切社会领域和社会活动。不论是私人公司,还是文化事业单位乃至政府机关,都要把经济因素放在首要地位优先考虑。近年来,债台高筑的严峻局势迫使西方政府为节省预算开支而绞尽脑汁,为此更加肆无忌惮地损害广大员工的基本权益,其中最常用的手段就是迫使员工免费超时工作。例如,加拿大公立学校将每个教师的课程都安排得满满的,根本不给他们预留备课和改判作业的时间。这样一来,他们便不得不在下班以后加班加点,不计报酬地履行这些与课堂教学密切相关的工作职责。教师们在授课之余,还必须尽量挤出时间应付种类繁多的会议和培训,以及数不胜数的行政事务。如此繁重的工作量本来已经令人不堪重负,学校还通过不断扩大班级规模等手段,进一步加大教学人员的工作强度。据《蒙特利尔宪报》报道,加拿大教师平均每周免费超时工作11.3小时。一位在教育行业工作了三十二年的退休教师 Debra Barry 给报社编辑写信说,在她职业生涯的最后六年,她不得不应对“可怕的、非人道的工作量”。

二、 工资水平和福利待遇越来越差

资本主义制度的建立,充分保证了资产阶级在财富分配中占有绝对支配地位。垄断资本还和官僚统治集团相互勾结,共同瓜分广大劳动人民所创造的物质财富,普通劳动者在收入分配中处于明显的弱势地位。自上世纪七十年代以来,西方国家经济增长乏力,工会力量日渐式微,普通工人的工资和福利相继出现停滞的趋势。2008年以来的经济衰退,对西方国家工人阶级的收入水平造成了更加致命的一击。2017年底,英国《每日邮报》称,在过去的一年里,68%的英国工人没有得到过加薪。美银美林集团经济学家Emanuella Enenajor根据加拿大统计局提供的数字得出结论说,自经济危机以来,加拿大工人的工资就基本上没有获得过事实上的增加。与此同时,西方社会精英分子的收入却呈井喷式暴增。1973年以来,居于美国社会最上层5% 的人口的收入增长了 60% ,居于社会最上层 1% 的人口的收入增长率为 138% 。福布斯美国400富豪榜中CEO的收入是美国平均工资的296倍,而1973年时两者之间的差距只有24倍。

资本主义国家的财富分配制度与工资制度是极其不公正、不合理的。资产阶级通过占有生产资料,轻而易举地实现了不劳而获的美梦。工人阶级辛勤劳动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大多以利润的形式合理合法地流入了资本家的腰包。资本家依靠不平等的生产关系,在企业中实行专制独裁统治,其所制定的各种规章制度包括工资制度中,加杂着诸多对工人阶级极为不利的标准与条款,以竭其所能降低包括工资在内的生产成本。例如,加拿大全职工作的职工每天只能享受三十分钟的工间休息,劳动法虽然规定雇主必须提供午休,但在午休期间工人却没有任何工资可拿。又如,在加拿大公立的中小学校里,教师所获得的劳动报酬,仅限于课堂授课。备课、改判作业以及学校停课的寒暑假期间,教师们领不到任何薪水。又如,美国和加拿大企业几乎不为工人提供任何劳保用品,很多雇主反倒要求工人自带头盔、手套、安全靴、绳索、刀具以至汽车等工作用品。再如,很多劳动岗位都要求工人有H2S Alive, WHMIS, Confined Space, Fall Protection, Food Safety以及急救等培训证书,而且还要定期更换。雇主却大都不肯花钱为职工提供培训,工人们只得自掏腰包。以上种种做法,目的无非是将企业经营的部分成本转嫁到广大劳动群众身上,资本家从中节省了很大一笔开销,却在实际上盘剥了工人所应得的劳动收入。

西方国家工人的工资虽然在名义上一直在不断提高,但是资本家常常通过通货膨胀、缩减工时以及消减其它福利待遇等种种手段和方法,来压低工人的实际收入,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因而不断递减。加拿大著名快餐连锁店蒂姆·霍顿斯变相消减工人工资福利的做法,就很有代表性。按照安大略省政府的规定,自2018年1月1 日起,该省的最低工资提高到一小时十四加元。很多雇主得知最低工资增长的消息后,为抵消工资增长给企业带来的财政负担,迅即出台了相应的应对措施。位于多伦多附近的科堡镇的一家蒂姆·霍顿斯的店主是该连锁店创始人的后代,最低工资法实施前后,他们竟然要求员工签署文件放弃带薪的工间休息以及其它一些福利待遇。据加拿大广播公司报道,经过如此一番巧妙操作之后,工作人员的实际收入反而每两个星期还比从前减少了五十一加元。一名雇员愤愤不平地表示:

【“听起来好象是,因为政府试图要帮助你们的员工,而你们却要惩罚他们”。】

英国空想社会主义者约翰∙格雷曾经说过:

【“竞争使人类注定要永远劳动,而它的报酬则是奴隶般的生活”】

他还将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称作:

【“世界上最受压抑的奴隶”。】

格雷对西方资本主义社会工人状况的观察即使是在今天,也并没有过时。由于劳动所得过于低廉,西方社会入不敷出的大有人在。许多普通民众付不起房租、水电、服装以及食品等最基本的日常开销,成千上万的西方人不得不蜗居在汽车和帐篷里,或者被迫和亲朋好友挤住在一起。法国巴黎政治学院经济学教授Jean-Paul Fitoussi说:

【“有工作的穷人的生活条件和十八世纪一模一样。他们付不起暖气费,没有钱给孩子买衣服,他们有时甚至五个人住在九平方米的公寓里。” 】

他预计,欧洲国家的贫穷人口将呈爆炸式增长。 曾获得普利策奖的美国作家David K. Shiple则在《工作着的穷人:看不见的美国》 一书中,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美国工人阶级生活贫困的制度根源:

【“在贫穷的边缘工作,意味着在美国企业最阴冷的角落里工作”,“除非雇主能够并且愿意大幅度增加社会必要劳动的所得,那些在贫困线上辛苦劳作的人,将永远在贫困线上挣扎。美国关于劳动的热烈赞歌,奏出的将是酸涩的音符。”】

西方工人阶级的贫困现状,再次印证了恩格斯一百多年前所得出的科学结论:

【“如果他侥幸找到工作,就是说,如果资产阶级发了慈悲,愿意利用他来发财,那末等待着他的是勉强够维持灵魂不离开躯体的工资。” 】

美国的占领华尔街运动、欧洲的黑夜站立运动以及波及法国等多个西方国家的黄背心运动正是在这种时代背景下爆发的。

三、 失业风险和职业不稳定性剧增

缺乏劳动就业保障是资本主义自由雇佣制度的必然产物,是资本主义自身无法克服的痼疾。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所决定了劳资双方在社会生产过程中的不平等地位,资产阶级对劳动力市场拥有绝对的主导权。作为商品的劳动力是为资本家的物质利益服务的,劳动者只不过是资本家达成经济目的工具,他们能否在劳动生产过程中获得相应的参与权以及如何参与,完全取决于资本家的利益与意志。自由雇佣制度保证了资本家对工人召之即来,呼之即去的自由;对工人来讲,却意味着基本生活保障的缺失。正如恩格斯在《英国工人阶级的状况》中所指出的:

【“资产阶级,不管他们口头上怎么说,实际上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当你们的劳动的产品能卖出去的时候就靠你们的劳动发财,而一到这种间接的人肉买卖无利可图的时候,就让你们饿死。” 】

资本主义是以资本盈利作为终极驱动力,而不是以劳动者就业为导向的经济制度,创造就业岗位只不过是资本家牟取暴利而衍生的副产品。资本增值的需要,要求资本家尽可能通过消减雇佣工人的数量来降低人力成本,从而极大地限制了资本主义创造就业岗位的能力。资本主义制度的这一特性决定了资本主义社会不可能实现全民充分就业,在资本主义几百年的发展史上,失业始终与资本主义的发展相随相伴。从1948年到2018年,美国的平均失业率为5.77%。1978年到2018年间, 澳大利亚的平均失业率为6.86%。在产业空心化和经济泡沫化的当代西方,失业问题变得日趋严重。2018年六月, 西班牙的失业率为15.2%,希腊的失业率则高达20.2% 。

在失业率有增无减的同时,工作的不稳定性也与日俱增。西方国家正式开启了零工经济(gig economy)时代,很多就业岗位所能提供的工时日渐减少,许多工人虽然在名义上尚未失业,实际上却经常处于无工可做的状态。雇主还愈益选择雇用临时工和合同工,很多大公司和政府部门甚至把工作分包给临时职业机构(temp agency)。短工、临时工和合同工,正逐步取代传统的正式员工,成为西方工人队伍的主力。根据Eurostat提供的统计数字,2011年, 欧盟国家高达50% 的新雇员是临时的合同工。Intuit 的一项研究则表明,到2020年,40% 的美国工人将是独立的合同工。随着零工经济的逐步发展壮大,劳动力的流动性和工作的不稳定性也将逐渐增加,资本主义固有的劳资矛盾和社会矛盾必将进一步激化。

贬低劳动者的价值、漠视劳动者的权益以及与之相关的社会责任,是资本主义制度最大的道德弊端。正如埃及经济学家萨米尔·阿明生前所预言的那样,为了保持自己的权力地位,资本主义的表现将越来越野蛮。随着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深化,西方工人阶级的工作条件、工作环境和工作待遇正在大幅度恶化。因此,只有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工人阶级才能彻底摆脱对资产阶级的经济依附,劳动人民的正当权益才能得到根本的保障。

【李建宏,察网专栏学者,中国人民大学博士。】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904/481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