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约成立70年:战争与难民争议缠身

地中海和中东地区为全面爆发的难民危机所困扰。这个危机已成为欧洲和世界各地主要的政治议题之一。然而,政客和媒体鲜少讨论大量流离失所的人们与恰恰发生在那些国家的西方战争之间的关联。2014年以来,向欧盟寻求庇护者所来自的国家的前三名为叙利亚、伊拉克和阿富汗。相反地,北约没有入侵的国家,如伊朗或黎巴嫩,则没有人们大规模的移出。北约成员国,特别是美国和英国,需为破坏整个区域并导致极其严重的人道危机负起主要责任。但是,英美非但没有承担起收容其战争受害者的责任,反而将难民和移民呈现为必须阻止的威胁,并藉此累积政治资本。

【原编者按:70年前的4月4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立了。作为冷战对峙期间的产物,北约在1991年苏联解体后,却仍持续扩张;虽然号称是防御组织,却接连轰炸南斯拉夫、利比亚,参与对阿富汗的攻击与占领。此外,面对当前地中海与中东爆发的难民危机,主导北约的西方国家难辞其咎。时值北约诞生70周年,南方国际选译此文,回顾这些年来北约于世界各地进行军事干预的历史,厘清北约组织的根本性质。】

北约成立70年:战争与难民争议缠身

去年(2018)7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出席北约高峰会时,示威者走上布鲁塞尔街头抗议,并要求减少军事支出。(图片来源:Geert Vanden Wijngaert/AP)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NATO,以下简称北约)现在正于华盛顿会面,以庆祝军事同盟的70周年生日。然而,这场盛会一点也不欢乐。这周,北约官方确认了中国──而非俄罗斯──为它们的头号敌人,此举象征了新一轮的军事集结,目标则是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德国外交部长海科.马斯(Heiko Maas)声称:「中国将成为21世纪大西洋两岸的主题。」

转而关注中国,是美国既定外交政策的延续。2011年,美国总统欧巴马(Barack Obama)宣布美国「重返亚洲」(pivot to Asia),预计于2020年前在该区域部署近三分之二的美国海军,以及包围中国的军事集结——从中东与阿富汗,到澳洲、关岛和日本,美军基地数量已超过400多个。

去年年底,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谴责中国在南海的「帝国与侵略」,对于熟悉分析欧威尔式(Orwellian)政治话语的人们而言,这是一个令人感到忧心的评论。更不祥地,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要求欧洲的北约成员国在组织里「做好他们的份内工作」,这番话暗示将有新的军事集结。根据报导,特朗普曾经考虑退出北约。然而,从本周的高峰会议看来,其可能性似乎已经消退,因为这位反覆无常的总统已将他的注意力转移到其他事务上。

北约的历史

北约在1949年4月4日正式创立,本来是12个北美和西欧国家的集团。1989年前,它持续扩张并包含希腊、土耳其、西德和西班牙。其声称的目标是对抗苏联入侵欧洲的可能性。

苏联在1991年解体,意味着任何苏联威胁已不复存在。然而,北约完全没有要解散,反而开始在规模和范围上急遽扩张。这与西方代表向苏联领导人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承诺的完全相反。美国国务卿贝克(James Baker)曾告诉他:如果苏联允许德国重新统一,北约将不会扩张,即使是「向东一英寸」也不可能。

北约忽视美国的承诺,其今日规模已激增至包含29个正式成员国,包括前苏联共和国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根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tockholm Institute for Peace Research Initiative),组织成员联合起来的军事花费约占全球总和的70%。然而,到目前为止,美国是主导的合作夥伴,在战争上的花费与世界上所有其他国家联合起来的花费大约一样多。特朗普亦在最近提出邀请哥伦比亚和巴西加入成员国的可能性,正式将组织移动到全球南方阵营(Global South)。

从守卫犬到攻击犬

1999年,北约轰炸了俄罗斯的同盟南斯拉夫,并且从中分割出一块土地,成立一个俄罗斯、中国,以及世界约一半的国家所不承认的新国家——科索沃。从此之后,在透过军事干预来破坏世界稳定方面,该组织总是位居前线。2001年,它攻击并占领阿富汗,导致该国的毁坏以及一场持续至今的战争。

最好战的北约成员──美国和英国──根据伪造的证据在2003年领导了对伊拉克的入侵和占领,导致大约一百万人被杀害,以及数百万人流离失所。北约在2004年前正式参与占领。2011年,它开始轰炸利比亚,使一场暴力的内战大为恶化,导致格达费(Muammar Gaddafi)上校被推翻和法外处决,以及这个最先进的非洲国家落入圣战者(jihadists)手中──这些圣战者现在主掌了充斥奴隶市场的失败国度。

美国、英国、法国和荷兰等北约成员国,也在支持叙利亚内战中的各种武装团体方面扮演关键角色;它们透过支持被我们的媒体委婉地描述为「温和的反抗者」的团体,扩大和加剧激烈的冲突。至此,这个组织已经完全不再假装自己是纯粹的防御集团了。

北约成立70年:战争与难民争议缠身

2011年,被北约空袭后的利比亚苏尔特市。(图片来源:AP)

难民危机的原因起于国内

地中海和中东地区为全面爆发的难民危机所困扰。这个危机已成为欧洲和世界各地主要的政治议题之一。然而,政客和媒体鲜少讨论大量流离失所的人们与恰恰发生在那些国家的西方战争之间的关联。2014年以来,向欧盟寻求庇护者所来自的国家的前三名为叙利亚、伊拉克和阿富汗。的确,在2014和2017年间,光是叙利亚,就有一百万人向欧盟成员国申请庇护。相反地,北约没有入侵的国家,如伊朗或黎巴嫩,则没有人们大规模的移出。事实上,伊朗收留了大约一百万名难民,而黎巴嫩──一个比美国康乃狄克州小的国家──收留了一百四十万人。

北约成员国,特别是美国和英国,需为破坏整个区域并导致极其严重的人道危机负起主要责任。但是,英美非但没有承担起收容其战争受害者的责任,反而将难民和移民呈现为必须阻止的威胁,并藉此累积政治资本。一名英国畅销报纸的专栏作家将移民描述为「蟑螂」。同时,特朗普总统正不断灌输自中美洲的难民是强奸犯、恐怖分子或其他罪犯的想法。

从传统作战到网路作战

北约70周年会面的谈话,集中在新的对抗战场,特别是资讯战。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号召组织「适应」新的数位时代,并进入网路作战。同样地,前北约盟军最高司令部司令史塔伏瑞迪斯(James Stavridis),声称北约在十年内将「更加投入……网路安全」并将有更佳的「进攻性网路能力」。

对于关切言论自由和线上媒体自由的人们来说,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预兆。北约的分支机构,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已经与脸书合作以帮助社群媒体巨头区分何谓「可信的」以及何谓「假新闻」,推广前者的同时删除后者。45%的美国人从脸书获取新闻,在其他国家也是类似的数字。当一个由亨利.季辛吉(Henry Kissinger)[1]、康朵莉莎.莱斯(Condoleezza Rice)[2]、科林.鲍尔(Colin Powell)[3],以及前中央情报局局长如里昂.潘内达(Leon Panetta)和迈克尔.海登(Michael Hayden)领导的组织决定了美国人(以及世界)在他们的消息来源上看得见与看不见什么时,这无异于国家审查制度。

脸书演算法的改变已经大大地减少了进步另类的媒体管道的流量,例如「共同的梦想」(Common Dreams)和「铸造新闻」(MintPress News)。这是一个另类媒体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被支持的原因。社群媒体巨头也删除了北约敌人所拥有的专页,例如与伊朗和委内瑞拉政府有所连接的媒体。相反地,它与以色列政府密切合作,就应该审查怎么样的巴勒斯坦的声音取得一致意见。一篇《拦截》(Intercept)的报导发现脸书遵从了以色列95%的要求。

增长中的公众觉醒

然而,公众对该组织的幻灭似乎增加了。一份《舆观》在本周发表了(YouGov)对于六个关键北约成员国(包括美国)的调查,发现该组织的支持度正在下滑,导致公众对其的矛盾心理上扬。

不到50%的美国人答覆道他们支持美国作为北约成员,法国更少于40%。然而,这个矛盾心理并没有转变为积极的反对,而且尚不清楚这是否仅仅是大众对公共组织(如政府或媒体)日益增长的不信任之趋势的一部分。

在北约成立70周年之际,愈来愈多评论者思考了它不确定的未来。「如果北约不存在,我们会创造它吗?我怀疑不会。」麻省理工学院政治科学家鲍森(Barry Posen)说道;他在上月于《纽约时报》呼吁对美国在北约中的角色进行重估。也许这个组织终于到达了退休年龄,考量它在世界各地搞破坏的纪录,难以堪称表率。然而,如同一条蜕皮中的蛇,北约正企图重塑自身,以努力继续为帝国服务,并大力扩张其控制范围,如同它在苏联瓦解之后所做的。如果北约要离开舞台,这将可能是因为公众对战争的反击,而不是因为特朗普不可预测的决策的结果。当你手上只有一把槌子时,所有东西都开始看起来像钉子[4]。北约持续愈久,它造成的战争和破坏愈多。

注释:

[1] 【译注】亨利.季辛吉(Henry Kissinger)为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并于尼克森政府与福特政府中担任国务卿。在他的任期间,对美国外交政策发挥关键作用并引发争议,包括1969年主持轰炸柬埔寨境内的越共游击军,消息曝光后激起国内反战浪潮;1970年的智利总统大选由具泛左色彩的萨尔瓦多.阿叶德(Salvador Allende)胜出后,对智利施行经济封锁、支持皮诺契将军发动政变,最后成功推翻政权。

[2] 【译注】康朵莉莎.莱斯(Condoleezza Rice)在小布希政府时期担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而后担任国务卿。她支持了2003年美国对伊拉克的入侵。

[3] 【译注】科林.鲍尔(Colin Powell)在雷根政府时期担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1990至1991年的波斯湾战争中担任参谋长联席会主席,并在小布希政府中担任国务卿。他在阿富汗战争及伊拉克战争时,全力支持小布希的路线。

[4] 【译注】此句出自美国心理学家亚伯拉罕.马斯洛(Abraham Maslow)出版于1966年的《科学的心理学》(The Psychology of Science),原话为「If all you have is a hammer, everything looks like a nail」。此句背后的概念为「工具规律」(Law of the instrument),最早由哲学家亚伯拉罕.卡普兰(Abraham Kaplan)提出,意指对一个熟悉的工具过度依赖而容易产生这个就是所有事物的解答的确认偏误(confirmation bias)。

Alan MacLeod,格拉斯哥大学媒体小组成员,著有《来自委内瑞拉的坏消息:二十年来的假新闻与不实报导》。译者:苏子轩。原文标题"As Increasingly Unpopular NATO Turns 70, Has the Organization Reached its Retirement Age?",刊载于美国新闻网站「MintPress News」。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苦劳网”,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北约

原标题:北约成立70年:战争与难民争议缠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