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铭:美国军火业其实是资本主义计划经济

美式资本主义计划经济,是美国资本集团控制的计划经济,当这个集团演变成金融集团之后,就是金融集团控制的计划经济。而当金融业利润远大于包括军火在内的工业的利润时,金融业就会淘汰实体工业!这个现实问题和发展趋势,在金融业独大的现在的美国,是很难改变的。特朗普想让美国重新伟大,那要看看华尔街金融集团愿不愿意放弃比实体工业利润高得多的金融业,愿不愿意让金融业重新回落到依附于实体工业的地位。
【“一说计划经济就是社会主义,一说市场经济就是资本主义,不是那么回事,两者都是手段,市场也可以为社会主义服务。”】

这个论断是改革开放后中国搞所谓市场经济的依据。但是,这句话其实表现了两个意思:其一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其二资本主义也可以搞计划经济,换言之,搞计划经济,也有可能搞成资本主义!中国主流经济学不分左右,基本上只提其一,而忽略了其二。

本文试图以美国军火业为例子,说明一下资本主义是如何利用计划对劳动者进行压榨剥削、获取巨额利润、制造经济灾难的。

吴铭:美国军火业其实是资本主义计划经济

我在其他文章中讲过,经济的四个要素是生产建设、供应销售、金融支持和定价结算。其中,定价结算是灵魂,是政权的体现,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和资本主义私有制经济均是如此。我通常不愿意从生产、流通、分配、消费等四个环节角度研究认识经济问题,因为我觉得这种角度过于表面化,容易掩盖经济问题的本质,不易抓住经济的规律特点。两种不同的观察经济的角度,区别如下:

一是前者重视定价(及结算)问题,将定价问题当作经济的灵魂,后者则完全忽略之。

二是前者强调供销,更有针对性,更容易把握内涵;后者强调消费,而消费的准确内涵不易把握。

三是前者强调金融支持的关键作用,而后则完全忽略金融的作用问题。

四是前者强调政权的统一组织领导,后者用“市场化”将政权的组织领导作用隐藏了起来。

五是前者并没有把分配作为一个单独的因素,分配问题隐含在生产、供销、定价等因素之内,尤其是定价,基本上决定了分配的公平程度;而后者突出分配,实际上,我本人不太理解这里的分配是指什么。

吴铭:美国军火业其实是资本主义计划经济

我希望中国的经济学家,开拓一下思维,不要局限于传统的生产、流通、分配、消费四个环节来分析认识经济问题,也能够从我所提出的这四个要素的角度思考经济问题,可能会得出崭新的认识,至少没有什么害处。我觉得,这个观点极为重要,或许是对当前流行的经济观念的一种颠覆。

社会主义的生产,以农业为基础,以工业为重点,同时,服务业(社会主义叫服务业,符合社会主义生产的性质;资本主义叫第三产业,符合资本主义追求利润的本质。两者不同,不可混用。)依附并服务于工农业生产,教育、科技、医疗、住房、商业,都是服务业,其生存依靠工农业生产。但金融是服务业的关键内容,其性质和其他服务业不同,其对于经济发展的作用和意义,既不同于工农商业,也不同于教育、科技、医疗、住房等服务业,重要性相对更高。或许,我们应该把金融从服务业或第三产业中提取出来,作为一种与工农业并列的、单独的行业来研究。

吴铭:美国军火业其实是资本主义计划经济

资本主义、社会主义的政府、金融、资本(企业)三个主体,都要围绕着生产(含建设)、金融、资本(企业)和定价而开展经济活动。只不过,社会主义经济活动的目的是发展生产,保障供给,保障按照分配,为此,将政府、金融、生产统一在中央和下属各级政权的领导之下,是三位一体、互相储存、不可分割的关系。而资本主义经济活动的目的在于保证资本的巨额利润,政府、金融、生产三者是相对分离、有时甚至利益对立的,但在敲诈工人阶级、敲诈客户、谋取利润方面,又是有计划的、密切配合的。

与社会主义有计划的公有制经济以农业为基础、工业为重点、各服务业围绕着工农业发展不同,资本主义的计划经济是围绕着资本的利润进行的。所以,资本主义生产的重点不是工农业,而是军火工业,还有房地产、医疗、教育等普通百姓必须的保障性行业,被他们称作刚需。这些产业,因为国家离不开,或者普通人离不开,所以,用来敲诈人民群众、敲诈政府,更加有利于获利,也更有欺骗性。

吴铭:美国军火业其实是资本主义计划经济

美国的军火业,就是这样一种毁灭性行业。这个行业,是为了资本的利润,由政府、银行、资本家等三种势力,利用政治、权力、外交、法律、政策、舆论、教育等手段,按照严密计划、分工合作,联手发展出来的。美国军火业的发展,也是从生产(指建房)、销售、金融、定价入手。

第一,政府的作用:创造条件、开拓客户。与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不同,美国是个由资本当家的国家,政府、金融、军火等工业,均掌握在大资本集团手中。就政府来讲,基本上是按照大资本集团的利益开展各项政治活动。首先,政府负责为军火商提供基本的政策法律保障,军火商代理人可以进入到政府关键部门,可以建立自己的智库,向政府提供建议,或者制造社会舆论,比如制造冷战舆论。其次,政府主要为军火销售问题发挥作用,体现在开拓客户上,办法包括:国内公民可以拥有枪支,坚决不禁枪,即使连续发行恶性枪击案后;武器装备更新换代,旧武器尽早换成新武器,理由很好找,比如“新军事革命”“三非战争形态”之类;强迫盟友,比如日本、韩国、中国台湾购买武器;刻意制造国际动荡或者挑动、发动战争,迫使相关国家进口美式武器装备;构建自己的军事同盟体系,在这个体系内排斥苏式、中式等军火销售,试图独战世界军火市场;不断地更新武器装备,提高“科技含量”,诱导相关国家更新换代自己的武器装备。再次,政府主导的舆论还和资本主导的舆论相互配合,鼓吹高科技战争,制造“新军事革命”理论,替军火商打开市场。

第二,金融(银行)的作用:为军火研制生产提供金融支持。表现在军火研发、生产、销售等各个重要环节。首先,在其智库游说下,在政府协调下,为军火商提供贷款,让其得以研制生产新式武器。其次,为客户提供金融支持,让客户(比如中国的蒋介石)接受严苛的价格,并以其他方面的开放出售为条件,向美国提供担保。第三,金融的支持,推动和保障了美国军火的销售和利润。

第三,军火商的作用:军火商包括军火研发、制造和销售三个内容。负责生产研发、销售,并和美国政府、银行等一起,决定军火的销售定价。

吴铭:美国军火业其实是资本主义计划经济

可以看出:一、美国军火的定价权完全由美国政府、银行、军火商三家联合掌握,购买者,无论是美国军方还是其盟国,都没有讨价还价的能力、空间,而且,这个定价极为昂贵,据说,可以是成本的1000倍,和贩毒差不多;二、利润完全由美国资本集团独占,与美国人民无关;三、政府实际上负责为销售创造宏观有利条件,比如,建立同盟体系、发动冷战、挑动地区动荡、制造战争等,有力保证了美国军火的销售市场;四、银行的金融支持为军火研制、生产、贸易提供了全力保障,如果那个国家买不起美国武器,则美国金融向其提供贷款,然后以其某种资源还贷,在实现对这些国家金融殖民的同时,也保证了利润的实现;五、打击中国、苏联甚至是其西欧、日本等盟友,限制其武器装备出口。六、作为客户,比如美国军队或者沙特等盟国,在军火交易上,完全没有发言权,没有讨价还价的能力。

政治、政策、权力、舆论、法律、金融、供销等等,在美国军火的研发、生产、宣传、销售、维保的各个环节、各个关键问题上,美国政府、美国金融、美国军火商三家配合得如此严密,谁能说他们没有计划?

正是由于三家的联合推动,特别是大资本的作用,美国军火业畸形发展,获取了巨额利润,直接地,对世界和平造成极大的破坏。所以,列宁同志讲,帝国主义就是战争。战争,让帝国主义发大财。

1971年,美元和黄金脱钩,美元在西欧盟国信用扫地。此后,美国以向沙特等石油输出国出售武器装备为条件,提出沙特等国石油出口用美元结算,有很多认认为,这重建了美元的霸权,称为“石油美元”。我觉得,一是此时美元并未恢复其金融霸权,因为,欧洲英法等国仍然不接受美元的结算地位;二是沙特等国接受其石油出口用美元结算,是以美国向其出售武器装备为前提条件的;三是此时的苏联、中国、法国等大国不缺石油并大量出口石油。所以,所谓的石油美元霸权,此时并不存在;四是即使是沙特等国石油出口,美元只有结算权,并未掌握定价权。想影响石油出口的定价,只能通过政治外交手段,或者是抬高美国武器出口定价、操纵美元汇率来实现。

即使1980年代及以后,美元霸权也不是建立在沙特等国石油出口用美元结算之上,而是建立在美元的军火出口之上,所以,应该称为“军火美元霸权”。1980年代的“星球大战”计划,挑战和苏联的军备竞赛,同时,诱导中国放弃高科技研发和放弃第三世界路线,放弃对第三世界的武器装备出口,是为了扩大并独占世界军火市场,巩固其霸权。上世纪90年代,发动海湾战争,打科技战争,实际上是为其军火出口作广告,同样是为了扩大军火市场,并掌握、抬高武器定价。我本人认为,上世纪,美元霸权的恢复是建立在其军火基础之上的,而不是建立在掌握世界石油出口之上的。我的理由有:一是美国是掌握了其军火贸易的定价权的,二是美国一直在不择手段地扩大其军火贸,三是美国一直在抬高其军火价格,四是美国一直在打击其他国家的军火出口。四是美国并不掌握世界上大部分石油贸易,尤其不掌握中、苏、法等国石油贸易;五是美国并不掌握世界石油定价,包括欧佩克组织的石油定价。六是世界范围内石油贸易和军火贸易相比,利润、交易量似乎也不占优势(需查资料),七是一个国家发展工业当然离不开石油,但是,一个国家的生存,更加离不开军火,军火的重要性远大于石油。

吴铭:美国军火业其实是资本主义计划经济

我们从世界特别是美元军火贸易的角度,紧密结合美国的对外政策实践,分析美元霸权在上世纪80经90年代至今的开始、高潮、衰落的演变,恐怕更容易抓住其霸权的本质,也更容易找出其破绽。至少,在研究美元霸权的时候,不能只重视石油,而忽视军火。

在经济领域,有人对“政府干预”非常推崇,认为只要政府干预了,就是一种社会主义的性质。从美国军火业的发展来看,一是美国政府对于其资本主义经济不光是干预,而是直接的参与者,是主角之一,明目张胆地为资本谋利;二是即使有政府干预,也未必是社会主义,甚至可能更有利于推动资本主义,照样导致经济危机和社会灾难。

军火工业,虽然利润极大,但与金融业的无本万利仍然不能相比。所以,当美国金融业畸形发达后,对其军火工业也会产生侵害。毕竟,只要印钱就可以从全世界购买各种产品,谁还愿意劳心费力地搞军火研究、生产呢?当金融业畸形发展之后,必然会对包括军火在内的所有实体生产造成侵蚀。前段时间,美国工业的骄傲波音-737MAX系列客机,连续出现空难,显示其设计存在缺陷。中国带头停飞波音飞机,接下来全世界包括美国均停飞了该型飞机。“一叶知秋”,波音现象表明,美国工业,恐怕正走在下坡路上。金融业畸形发展对工业的侵害,于此可见一斑。

吴铭:美国军火业其实是资本主义计划经济

美式资本主义计划经济,是美国资本集团控制的计划经济,当这个集团演变成金融集团之后,就是金融集团控制的计划经济。而当金融业利润远大于包括军火在内的工业的利润时,金融业就会淘汰实体工业!这个现实问题和发展趋势,在金融业独大的现在的美国,是很难改变的。特朗普想让美国重新伟大,那要看看华尔街金融集团愿不愿意放弃比实体工业利润高得多的金融业,愿不愿意让金融业重新回落到依附于实体工业的地位。

至于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根本区别究竟是什么,仍然需要深入思考。恐怕,计划、市场,还只是表面现象,而不是实质。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吴铭再评说”,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吴铭:美国军火业其实是资本主义计划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