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忠武:试论李大钊的精神和业绩不灭论——纪念五四文化革命100周年暨李大钊殉难赴义92周年

李大钊,作为史学家和革命家,对时间维度在历史运动中的重要性,本能性地十分敏感,多所着墨,写了不少这方面的文章。通过这些文章,李发表了自己的宇宙观、历史观、人生观。其中李提出的精神不灭或业绩(或功业)不灭思想,因为涉及历史理论和历史哲学,值得重视介述。李大钊从哲学或历史哲学的高度,不是从科学的观点,谈到了宇宙观、历史观、人生观。虽然他倾向于将历史学视为一门科学的门类,但限于他的史学训练和时代的局限性,只是从科学的方法和科学精神上立论,没有将史学有机地—必须强调,有机地—整合到科学的范围之内,成为真正的科学史学。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龚忠武:试论李大钊的精神和业绩不灭论——纪念五四文化革命100周年暨李大钊殉难赴义92周年

李大钊的宇宙观、历史观、人生观

李大钊(1889-1927),作为史学家和革命家,对时间维度在历史运动中的重要性,本能性地十分敏感,多所着墨,写了不少这方面的文章。(1)通过这些文章,李发表了自己的宇宙观、历史观、人生观。其中李提出的精神不灭或业绩(或功业)不灭思想,因为涉及历史理论和历史哲学,值得重视介述。

宇宙观

宏观地看,宇宙观涉及时空的问题,也即历史运动场域的史场field of history问题,(2)李大钊,作为一个历史学家,自然对于时间的四维特别敏感,因为涉及到史学理论和历史哲学。先来审视李大钊的动态宇宙观:

【“宇宙大化,刻刻流转,绝不停留。……刚刚说他是‘今‘是‘现在‘,他早已风驰电掣的一般’已成‘过去’了。……无限的‘过去‘都以‘现在‘为归宿,无限的‘未来’都以‘现在’为渊源。‘过去‘、’未来’的中间,全仗有‘现在’以成其连续,以成其永远,以成其无始无终的大实在。……大实在的瀑流,永远由无始的实在向无终的实在奔流。吾人的‘我’,吾人的生命,也永远合所有生活上的潮流,随着大实在的奔流,以为扩大,以为继续,以为进转,以为发展,故实在即动力,生命即流转。……实则历史的现象,时时流转,时时变易,同时还遗留永远不灭的现象和生命于宇宙之间。”(3)】

这里,李大钊点出了三个核心概念:一是动态宇宙观,宇宙是无时无刻不在运动,大化流行;二是宇宙是个不可分割的整体,一个大实在,无始无终;三是历史现象也即历史业绩永远不灭,精神不灭。李不但说明了他的宇宙观,还点出了他的历史观;也可以说,这可视为李大钊对天人合一的近代表述。这是历史和历史学得以发生和成立的大前提。

他的这种动态宇宙观,同中西哲人的宇宙观若合符节,中国的《易经》就是拿宇宙说人事世情的变化规律;还有孔子的「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希哲赫拉克利特(西元前544-484)也曾说过「吾人不能蹈同一河流之水」,都是对动态宇宙、大化流行的古代表述。于此可见,科学、哲学、史学在「大实在」中之紧密关系!

矛盾辩证前进、乐观青春人生观

宇宙既然不断运动,无始无终,那么什么力量驱动它不断运动呢?李大钊根据中国的阴阳说的唯心辩证律和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辩证律,认为是矛盾律驱动宇宙不断运行:

【“宇宙果有初乎?’曰‘初乎无也’,‘果有终乎?‘,曰‘终
乎无也’。初乎无者,等于无初,终乎无者,等于无终。无初无终,是于空间为无限,于时间为无极,质言之无而已矣,此绝对之说也。若由相对观之,则宇宙为有进化者,既有进化,必有退化。于是差别之万象万殊生焉。惟其为万象万殊,故于全体为个体,于全生为一生。个体之积,如何其广大,而终于有限。一生之命,如何其悠久,而终于有涯。于是有生即有死,有盛即有衰,有阴即有阳,有否即有泰,有剥即有复,有屈即有信,有消即有长,有盈即有虚,有吉即有凶,有祸即有福,有青春即有自首,有健壮即有颓老,质言之有而已矣。”(4)】

接着他又引中西哲理加以发挥:

【“秘观宇宙,有二相焉。由佛理言之,平等与差别也,空与色也;由哲理言之,绝对与相对也。由数理言之,有与无也。由《易》理言之,周与易也。……一成一毁者,天之道也。一阴一阳者,易之道也。唐生维廉与铁特二家(5)遽研物理。知天地必有终极,盖天地之行也以其动,其功也以不均,犹水之有高下而后流。”(6)】

不均就是矛盾,没有矛盾,也就没有变化,没有变化,就是静止不动;因为有矛盾,变化,才有运动;于是由此衍生人世有成就有毁,有得就有失,有福就有祸,有生就有死;但生生不息,物质不灭law of conservation of matter,(7)有不毁,不灭,不变者;同样,也有精神不灭,青春永驻者:

【“其变者青春之进程,其不变者无尽之青春也。……生死、盛衰,阴阳、否泰、剥复、屈信、消长、盈虚、吉凶、祸福、青春白首、健壮颓老,之轮回反复,连续流转,无非青春之进程。而此无初无终、无限无极、无方无体之机轴,也即无尽之青春也。……宇宙无尽,即青春无尽,即自我无尽。此之精神,即生死肉骨、回天再造之精神也。(8)】

以上是他的宇宙观、人生观,不妨称之为“青春宇宙观”、“青春人生观”。其特点就是宇宙的真相是恒动的,刻刻流转,生生不息;是矛盾前进的,无尽的;还有一点,就是宇宙是不可分割的整体,前后连贯的,不是孤立的、个体的、独立的;这是由时间的连续和空间的整体性决定的。

历史观:精神不灭、业绩不灭

李大钊从动态宇宙论的高度提出对历史运动的看法,也即历史观:

【有的哲学家说,时间但有“过去”与“未来”,并无“现在”。有的又说,“过去”、“未来”皆是“现在”。我以为“过去未来皆是现在”的话倒有些道理。因为“现在”就是所有“过去”流入的世界,换句话说,所有“过去”都埋没于“现在”的里边。故一时代的思潮,不是单纯在这个时代所能凭空成立的。不晓得有几多“过去”时代的思潮,差不多可以说是由所有“过去”时代的思潮一凑合而成的。
吾人投一石子于时代潮流里面,所激起的波澜声响,都向永远流动传播,不能消灭。屈原的《离骚》,永远使人人感泣。打击林肯头颅的枪声,呼应于永远的时间与空间。一时代的变动,绝不消失,仍遗留于次一时代,这样传演,至于无穷,在世界中有一贯相联的永远性。(9)昨日的事件与今日的事件,合构成数个复杂事件。此数个复杂事件与明日的数个复杂事件,更合构成数个复杂事件。势力结合势力,问题牵起问题。无限的“过去”都以“现在”为归宿,无限的“未来”都以“现在”为渊源。“过去”、“未来”的中间全仗有“现在”以成其连续,以成其永远,以成其无始无终的大实在。一掣现在的铃,无限的过去未来皆遥相呼应。这就是过去未来皆是现在的道理。这就是“今”最可宝贵的道理。(10)】

李大钊说,「投一石子于时代潮流里面,所激起的波澜声响,都向永远流动传播,不能消灭」、「一掣现在的铃,无限的过去未来皆遥相呼应」,就是精神和业绩不灭最好的哲学表述。物理学说,物质不灭,李大钊的历史学说,精神不灭、业绩不灭。这一点,对理论史学和历史哲学极其重要,否则历史学就不可能成立。但是,这类哲学的猜想或假设,在古代由于科学发展的限制,只能凭感觉来感知,如天人感应,无法用科学证明,但自从量子力学的量子意识、量子纠缠、灵子亲和现象,逐渐被科学证实以后,李大钊提出的精神和业绩不灭论,或可逐渐得到量子力学的证明,而不再是一种玄想甚至被视为迷信。

综上而言,李大钊从哲学或历史哲学的高度,不是从科学的观点,谈到了宇宙观、历史观、人生观。虽然他倾向于将历史学视为一门科学的门类,但限于他的史学训练和时代的局限性,只是从科学的方法和科学精神上立论,没有将史学有机地—必须强调,有机地—整合到科学的范围之内,成为真正的科学史学。

量态历史学quantumic historiology(11)则可以含摄他所阐述的宇宙观、历史观和人生观。因为量态历史学认为,作用于史场的有八个基本力,即自然界的四个基本力,重力、电磁力、强力、弱力(合称自然力),和人类社会的四个基本力:生力、灭力、心力、物力(合称社会力)。人类在史场中进行的所有活动完全受这八个力的制约和交互作用而进行的。或称历史力学。目前仍只处于初步假设阶段,有待量子意识、量子纠缠、灵子亲和等现象,得到量子力学的证明或否证。

注释:

1、先后写过《晨钟》之使命—青春中华之再造(1916)、《青春》(1916)、《祝九月五日》(1916)、《今》(1918)、《新纪元》(1919)、《现在与将来》(1919)、《又是一年》(1920)、《今与古》(1920)、《今与古》(1922)、《纪念五月四日》(1923)、《时》(1923)、《十八年来之回顾》(1923)、《追悼列宁并纪念“二七”》(1924)、《这一周》(1924)等。

2、量态历史学假定,史场由五维构成,即空间的三维,时间的四维、人类活动的五维。空间三维构成史场的区位场所,属于自然宇宙范畴。四维的时间和五维的人类活动则属于理论历史学或革命史学的范畴,构成史场不可或缺的基本要素。

3、《新青年》第4卷第4号,1918年4月15日;《今》,《李大钊文集》,上,页532-535。

4、《新青年》第2卷第1号,1916年9月1日;另见《青春》,《文集》,上,页195。

5、出自严复,《天演论》,附:《天演论手稿》,赫胥黎治功天演论序,第4段,pdf版 页117。

6、《青春》,《文集》,上,页195、197。

7、通常指质量守恒定律,就是说参加反应的各物质的总质量,等于反应后生成的各物质的总质量,证明自然界物质是永恒存在的。例如在化学反应中,参加反应前各物质的质量总和等于反应后生成各物质的质量总和。这个规律就叫做质量守恒定律(law of conservation of mass)。由此推论,在任何与周围隔绝的体系中,不论发生何种变化或过程,其N 总质量始终保持不变。或者说,任何变化包括化学反应和核反应都不能消除物质,只是改变了物质的原有形态或结构,所以该定律又称物质不灭定律。

8、《青春》,同上,页196。

9、据此或可以推论,汉代刘邦的农民革命、明代朱元璋的农民革命、清末洪秀全的农民革命,这些农民革命的业绩,一旦发生,则将永远留驻,「呼应于永远的时间与空间。一时代的变动,绝不消失,仍遗留于次一时代,这样传演,至于无穷」;而且,两个性质相类的历史事件,如农民革命,正像两个纠缠的量子,处于分不开的超时空纠缠态,因而产生量子纠缠的交感效应。例如一掣农民革命领袖的毛泽东现在的铃,则历史上农民革命领袖的刘邦、朱元璋的过去未来,皆遥相呼应。果如此,则历史学就可成为科学的有机组成部分,而真正成为科学历史学了。此说如果成立,李大钊的精神和业绩不灭论(历史学),就可以同量子纠缠(科学)进行实质性的对话了。

10、《今》,李大钊文集,上,页 532-533)

11、这样性质的历史学,用中文已经无法完全表述而不致误解,但英文则可以办到,比照sociology, psychology, anthropology, geology等,可将之称为historiology,这样就可以免掉history引起的滥用、误解和歧义。

【龚忠武,察网专栏学者,华人学者,美国《侨报》创始股东、主笔及资深记者;六十年代毕业于台湾大学,后在美国哈佛大学师从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费正清,获得历史学博士学位;曾任联合国中文处专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904/485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