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时代的美国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

2017年7月6日至9日,美国社会主义大会在芝加哥举行,这是在特朗普执政以后,继纽约左翼论坛之后召开的又一次大规模的左翼学术论坛;是左翼学者研究和传播马克思主义、揭露资本主义制度危机、探寻社会主义替代方案的学术盛会,凝聚了北美左翼力量,唤醒了工人阶级意识,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但我们也应辩证地看待北美左翼学者的学术观点,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大会设置了100多场专题讨论,主要有三方面观点,一是马克思主义仍然是理解资本主义制度及其危机的关键;二是特朗普时代的美国面临多重危机;三是社会主义者应当在美国建立工人阶级政党。

特朗普时代的美国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

2017年7月6日至9日,美国社会主义大会在芝加哥举行。这是继2017年6月在纽约召开的主题为“抵抗——战略、策略、斗争、团结和乌托邦”的左翼论坛之后,北美左翼学者又一次召开的学术盛会。

2017年美国社会主义大会由左翼团体“国际社会主义组织”(The International Socialist Organization)、“我们是大多数”(We Are Many)、“经济研究和社会变革中心”(Center for Economic Research and Social Change),左翼杂志《国际社会主义评论》编辑部(International Socialist Review)、《雅各宾》(Jacobin),左翼出版社黑马克特出版社(Haymarket Books)和左翼网站“社会主义工作者网站”(SocialistWorket.org)联合组织召开,来自北美的左翼学者、作家、出版商、社会活动家、环保主义者等约1500人与会。

会议组织者声称,2017年美国社会主义大会将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讨论当前的斗争形势,探索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思想,声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内政外交政策,讨论左翼的热点问题及社会主义策略。基于此,大会设置三场全体会议:“特朗普时代的反种族主义斗争”“重建左翼、反击右翼:为什么我们需要社会主义替代方案”以及“革命100年”。

此外,大会设置了100多场专题讨论,会议组织者将其分为24个类别。其中,与马克思主义相关的类别主要是:马克思主义使用指南、经典马克思主义等;与美国政治、经济、社会相关的类别主要是:理解特朗普时代、美国历史与政治、生态与性别、移民难民与边境、土著历史与政治、劳工史和运动、黑人历史与政治、科学健康与社会、艺术和文化、娱乐、教育和学生等;与社会主义相关的类别主要是:帝国主义、社会主义者的问题、左翼辩论、俄国革命等。此外,还包括亚洲、欧洲、拉丁美洲、非洲、中东等一些地区性话题。总的来说,北美左翼学者在2017年社会主义大会中主要有三方面观点,笔者将一一加以评述。

一、马克思主义仍然是理解资本主义制度及其危机的关键

在2017年美国社会主义大会中,北美左翼学者探讨了马克思主义的阶级理论、剥削理论、种族理论、历史观等理论问题,分析了资本主义发生周期性经济危机的根源,并揭示了帝国主义发动对外战争的根源。

(一)资本主义的本质是剥削工人与劳动阶级

第一,“中产阶级”掩盖了阶级概念的实质。在“马克思主义者如何理解阶级”的专题讨论中,会议达成的一个共识认为,美国通常是按收入水平和社会地位划分阶级的。“中产阶级”指既不贫穷也不富裕的多数人,这种描述性的分析掩盖了阶级实质。马克思主义通过生产关系来定义阶级,即从工人的劳动中赚钱的是资产阶级;通过自身劳动增加他人财富的是工人阶级;小业主、经理、高薪专业人员等中等职位的人是中产阶级的一部分。

第二,“利润”概念伪装了资本主义的剥削机制和发展动力。会议形成的另一个共识是,投资者只会在预期有更大收益的情况下进行投资,利润是资本主义发展的驱动力。任何标准教科书都会说利润是总收入减去总成本,但这只是一个描述而不是一个解释。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剩余价值、无报酬劳动是在政府控制的市场里以“自由交换”来伪装的。马克思的《资本论》对资本主义的利润进行了很好的解释,并批驳了主流经济学的无知。

第三,种族主义是资本主义剥削的直接表现。美国学者莎拉·Z.马莫(Sarah Z. Mamo)提出,种族主义和资本主义是相伴而生的。种族主义是资本主义利润的源泉(从奴隶制开始),也是分裂和统治工人阶级的手段。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种族主义是资本家实现持续剥削的手段。当一部分人群受到剥削和非人性对待时,资本主义制度更容易维持压迫和剥削。因此,没有反对种族主义的斗争,资本主义便不可能失败。同理,没有反对资本主义的斗争,种族主义的斗争也不可能胜利。

(二)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认识始终是正确的

第一,马克思主义仍是认识资本主义危机的“武器”。大会一致认为,马克思在资本主义早期就认识到这个制度容易发生危机。马克思说:“周期性的危机让资本主义社会面临更多的威胁。在危机中,不仅是现有产品而且包括以前创造的生产力,都会定期被破坏,并造成大规模的失业和灾难。”2008年的经济危机证实了马克思的预言。马克思和其后马克思主义者对资本主义危机进行了解释:资本主义的无计划性导致投资规模超出市场需求;工资降低限制了购买力,加快了市场萎缩;不同产业之间的不平衡发展;利润率长期下降的趋势等。

第二,异化概念是认识资本主义制度的工具。美国学者大卫·罗斯塔诺(David Russitano)和社会主义活动家利拉·耶斯蒂(Leela Yellesetty)认为,对于马克思来说,异化的根源是我们失去了对劳动的控制。异化描述了人类被自己的创造性劳动所操控,人所创造的整个世界都变成了异己的、与人对立的东西。在资本主义制度下,人类的劳动产品不是丰富生产者的手段,而是成为制约和反对生产者的神秘力量。年轻的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首次提出“异化”的概念,并在《资本论》中加以进一步发挥。在“商品拜物教”的章节中,马克思说,商品所体现的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表现为物与物的关系,这些物具有了一种神秘的力量,它控制着商品生产者,支配着商品生产者的命运,为商品生产者所崇拜和迷信。

第三,唯物史观仍是理解资本主义生成的钥匙。美国芝加哥大学教师安东·福特(Anton Ford)认为,对马克思来说,历史既不是事件的盲目结果,也不是可预测的法治过程。这是理解马克思历史观的一把钥匙,包括马克思所说的人类创造历史,但人类不能选择历史。正如恩格斯所说,生产以及随生产而来的产品交换是一切社会制度的基础;在每个历史地出现的社会中,产品分配以及和它相伴随的社会之划分为阶级或等级,是由生产什么、怎样生产以及怎样交换产品来决定的。

(三)恐怖主义是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发动战争的“借口”

大会专门举办了“马克思主义、帝国主义和战争”的专题研讨会,多数学者一致认为,像“毒品战争”一样,“反恐战争”并不是一场单一的战争,而是一个意识形态框架。美国就是在这个战争框架下发动战争来为外交和国内政策辩护的。19世纪和20世纪初期,欧洲殖民政权和美国为全球霸主地位做过“文明使命”的斗争,并且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发动了对共产主义侵略的号称为“自由世界”的全球战争。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以反对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和恐怖主义为借口发动了战争。但从逻辑上讲,恐怖主义是一种策略。对于华盛顿来说,“反恐战争”的作用就是自我维持。通过其在中东的野蛮军事攻势,允许美国生产一个永久的“敌人”,可以无限期地发动“战争”,为帝国干预提供持续的理由。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世界发展的必经阶段,它不仅仅引发了跨国公司之间的竞争,还造成了国家之间为争夺世界主导权而进行的竞争。帝国主义战争的本质并不是军事扩张,而是由资本主义世界经济的矛盾冲突所引起的。

二、特朗普时代的美国面临多重危机

在2017年美国社会主义大会中,北美左翼学者专门讨论了特朗普时代的经济、政治、社会等领域的相关议题,并认为,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以来,其实施的内政外交政策是失败的,美国依然面临着严重的政治危机、民主危机、社会危机和生态危机,这从根本上说是资本主义的制度危机。

(一)特朗普的内政外交政策受到质疑

对于移民政策,纽约城市大学学者查理·普斯特(Charlie Post)认为,特朗普在总统大选中曾承诺在执政的前100天实施具有右翼倾向的内政外交政策。上任后,特朗普政府颁布了一些有损宪法的政令,驱逐非法移民,执行“禁穆令”,并企图通过削减预算来刺激消费。然而,特朗普的一系列政策不但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反抗,而且也遭到了共和党内部一些政客的抵制。总体来说,特朗普执政的前半年是失败的。

对于特朗普的经济政策,《国际社会主义评论》(ISR)编辑李·维斯塔尔(Lee Sustar)指出,特朗普通过批评自由贸易协议和承诺为制造业工人提供工作而与共和党的正统观念决裂。特朗普还谴责冷战时期遗留下来的像北约这样的机构,这引起一些专家担心他会破坏将美国置于“自由”的帝国秩序中心的战后协议。特朗普的削减税收和振兴国内产业的经济政策,核心是为了使拥有主宰内阁权力的亿万富豪受益。

(二)美国可能面临史上最严重的民主危机

《国际社会主义评论》(ISR)的专栏作家兰斯·塞尔法(Lance Selfa)认为,特朗普是历史上最不受欢迎的总统之一。但民调显示,数以百万计的普通百姓感觉美国两大政党都不会在就业、医保、外交等领域为他们说话。共和党和特朗普在大选中获胜,将在减税、削减预算、军事等方面采取右翼政策,这将使民主在美国遭受史上最严重的危机。真正的民主,需要建立一种独立于两党轮流执政以外的替代方案。

在“监禁国家:毒品、拘留和歧视”的专题讨论中,不少学者提出,美国是名义上“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但也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监狱并囚禁200万美国人,其中包括吸毒者、有色人群和大量的年轻黑人等。他们在获释后的很长一段时期内会浪费资源和金钱,并将成为下层社会的一部分,在教育、就业、住房等方面的发展受到限制。

在“管理不平等:福利国家如何约束穷人”的专题讨论中,学者们的讨论主要集中在民主制度的形式平等与现实不平等问题上,这也证明了马克思在《论犹太人问题》中提出的公民与市民分裂的论题。不平等和贫困现象与资本主义相伴而生。美国的福利制度救济工人阶级中的贫困人口、残疾者、失业者等群体,同时也使工人阶级被限制在残酷的劳动环境之中,巩固了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暂时维持了民主制度的正常运转。

(三)种族和女权等社会运动正不断发展

在大会讨论中,一些学者尖锐地指出,特朗普是一位无耻的种族主义者、歧视女性者。在特朗普时代,应当重新掀起黑人运动,在两党执政的夹缝中寻求一种新的替代方案,为争取黑人权利平等而抗争。

美国学者哈利·派森(Haley Pessin)认为,如果不了解女性与社会阶级结构的关系,便无法完全把握女性压迫和种族压迫的本质。要把种族主义融入到女性主义的分析中,否则就不能认清女性在资本主义中遭受压迫的实质。美国社会主义者莱娅·佩蒂(Leia Petty)提出,1991年苏珊·法力特(Susan Faludi)出版了《反弹战略:美国妇女不宣而战》一书,描述了越来越多的遭受打击的为实现全面平等而作出努力的女性。今天,美国女性仍然处于受歧视的境地,平等权利遭到剥夺,社会地位悲惨,女权主义者为争取同工同酬而做的斗争尚未完成。

(四)解决资本主义的生态和社会危机不能通过改良主义

《国际社会主义评论》(ISR)编辑伊丽莎白·拉拉斯(Elizabeth Lalasz)认为,资本主义对生态环境的剥削是十分严重的,特别是资本对化石燃料的依赖,创造巨大的利润和永久的经济扩张,而对地球上的人类生存造成了最重大的威胁。化石燃料工业及其支持者创造了一种虚假的二分法:环境或工作。但工人一直以不同的方式努力,阻止公司毒害其土地、空气和水。因此,应当建立可以帮助引导环境和经济正义斗争的劳工运动的组织。

美国学者菲尔·加斯珀(Phil Gasper)认为,当前,不可预测的灾难与日俱增。极端天气、水土流失、沿海破坏、水资源短缺等,对我们自己生活所依赖的环境进行了大规模的破坏,使我们正面临着不可避免的灾难。如果我们能建立一个新的社会,在科学和充足资源的支持下,采取明智的思想,就可以把危机事件控制在正确的轨道上。

佛蒙特大学教授弗雷德·马格多夫(Michael Magdoff)等学者提出,由于水、空气、地球本身的污染,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资本主义是杀死地球上一切生物的根源。资本主义不惜一切代价地攫取利润,无休止地扩张,不但破坏全球气候的稳定,同时增加人类在地球上的苦难和不平等现象。社会组织和环境改革日益迫切,但改良主义无法解决相互交织的生态危机和社会危机,革命才是至关重要的。

三、社会主义者应在美国建立工人阶级政党

北美左翼学者关注的另一个重要议题是社会主义者的任务,与会学者大多认为,社会主义者应重建左翼力量并唤醒人们的社会主义意识,运用马克思主义政党理论和统一战线理论指导工人阶级建立自己的政党,同时从社会民主主义斗争的历史中吸取教训。

(一)重构左翼力量、重塑社会主义意识的必要性

大会针对这一议题专门设立了“假如生活在社会主义美国”、“社会主义观点”和“社会主义和运动”三场相关研讨。学者们主要有三种观点。

第一,现实问题迫使我们思考,替代性模式如何建构以及通过何种力量进行建构的问题。气候变化在加速,工人阶级的生活水平在下降,右翼势力在上升,妇女权利仍在受到侵害,种族歧视日益严重,这是我们的生活现状。但是,仅仅谴责资本主义制度是造成这个现象的根源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还需要想象美国应当有什么样的经济,有什么样的民主政治,并找出实现这种愿景的策略。

第二,当前历史发展阶段要求我们通过重塑社会主义意识建构替代性模式。资本主义面临多重危机,表明资本主义制度正在走向灭亡,而新制度将在旧制度的胎胞发育成熟,这个过渡期是曲折的。当前,资本主义社会处于极大不确定性的时代,其多重危机导致左翼和右翼分化,为未来实施社会主义方案提供了可能性。社会主义者的任务应是唤醒人们的社会主义意识,弥补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差距。

第三,当前历史发展阶段要求我们通过整合左翼力量建构替代性模式。2016年总统大选的民主党初选中,伯尼·桑德斯的崛起表明数百万工人阶级愿意投票选举一个具有社会主义倾向的候选人。然而,最终工人阶级需要在新自由主义者希拉里·克林顿和右翼唐纳德·特朗普之间选择总统,表明美国工人阶级仍然没有真正代表他们的政党。因此,工人阶级应当凝聚左派的力量,建立工人阶级政党。

对此,社会主义者应在工人运动中发挥重要作用,要警惕脱离工人运动和向当权者妥协的倾向,这会丧失社会主义者在工人运动中的领导地位。社会主义者不应只关注近期目标,还应把长期目标和更广泛的工人运动当作一个整体,开展更广泛的社会运动。

(二)工人阶级政党的任务

相关学者对这一问题提出了三点意见。

第一,工人阶级政党应团结工人阶级,维护工人阶级利益。如果资本主义无法通过他们控制的教育和文化机构来说服大多数人来接受它,它就无法生存下去。如果失败,统治者就会利用强大的警察、士兵和法院来维持现状。因此,改变社会,既要改变思想又要挑战统治阶级的国家工具。工人阶级需要自己的政党,不仅要团结工人的力量,还要凝聚足够的获胜力量。工人阶级政党不仅是一个寻求在选举中获胜的政党,更应当引领大多数人反对资本主义制度,应对资本主义的各种挑战。

第二,工人阶级政党应反对右翼的“反动”政策。特朗普在就任总统后签署不利于弱势群体的政令,令人震惊。这些弱势群体包括墨西哥移民、穆斯林、难民、同性恋群体、妇女、非洲裔美国人和工会等。特朗普实施穆斯林禁令并逮捕了一些移民,在全国各地引起了抗议活动。针对特朗普的政策,应建立起一个全面有效的应急反应网络,及时有效地反击右翼的政策。

第三,工人阶级政党应传播马克思主义理论,建立广泛的统一战线。在资本主义国家的“腹地”建立社会主义组织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制定合理的发展计划,通过定期组织会议、出版报刊等手段进行宣传和传播。阅读、学习和辩论是马克思主义和激进理论的传统,是为了进一步加深人们的理解,并为安排好下一步的工作做好准备。总结过去与谋划未来,定期评估成败得失,可以吸引更多的人参与到社会主义事业中来。

(三)社会主义实践的进一步发展应吸取社会民主主义的经验教训

针对改良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议题,大会设立了“社会民主主义”“增强国际社会主义组织的力量”和“统一战线理论”专场,大体上形成了三个观点。

第一,社会民主主义并不致力于超越资本主义。改革和革命之间的辩论就像社会主义本身一样由来已久,其焦点在于是从内部改变现有的秩序还是破坏资本主义重建新社会。我们应该通过选举办公室“接管”国家,还是要打破旧社会用工人民主取代呢?社会民主主义自一战以来逐步演变为通过选举来改变政治秩序,但是这条道路没有改变资本主义,而是改变了社会民主主义。致力于循序渐进走向社会主义的社会民主主义者承担起资本主义维权者的角色,他们致力于调整资本主义以挽救它而不是破坏它。今天这些政党是主流社会的一部分,处于深刻的危机之中。社会主义者应当从这个令人难过的历史轨迹中吸取教训。

第二,社会主义实践应超越“桑德斯”。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美国大选中的崛起,揭示了数以百万计的年轻美国人对社会主义感兴趣,但伯尼本人仅仅坚持“改良”资本主义民主。工人阶级要超越民主党,建设一个真正独立于资本主义两党轮流执政的社会主义政党或运动。

第三,社会主义实践应团结并“改造”改良主义者。统一战线战略是在俄国革命后发展起来的,是革命者通过联合作为大多数的工人阶级与改良主义观点进行斗争的一种工具。这一战略意味着革命者与改良主义工人阶级组织者联合起来,以利于把整个工人阶级作为一个整体。在联合斗争中,革命者在实践中证明了自己观点的正确性,也发现了改良主义者的局限性。今天,统一战线的核心理论仍然是有意义的。

四、简要述评

2017年美国社会主义大会是在特朗普执政以后,继纽约左翼论坛之后召开的又一次大规模的左翼学术论坛,是左翼学者研究和传播马克思主义、揭露资本主义制度危机、抨击资本主义时弊、探寻社会主义替代方案的学术盛会,凝聚了北美左翼力量,唤醒了工人阶级意识,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北美左翼学者运用马克思主义阶级理论、价值理论、剥削理论、危机理论分析了美国等资本主义国家面临的政治危机、民主危机、社会危机和生态危机,认识到这些危机从根本上来说是资本主义的制度危机;他们抨击特朗普政府的内政外交政策,认识到特朗普政府实质上是为了维护大资产阶级的利益,为了维系资本主义制度的苟延残喘;他们从工人运动和社会运动的实际出发,意识到工人阶级需要建立自己的政党,并运用马克思主义政党理论探讨了建立政党的策略。应当说,这些观点是北美左翼学者在资本主义国家内部的切身体会,具有一定的理论价值,为我们观察和分析资本主义世界提供了独特的视角。

但是,我们应当辩证地看待北美左翼学者的学术观点。由于美国社会主义大会的参加者较多,学术观点各异,对同一问题的认识也千差万别,我们应当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比如,有的学者推崇桑德斯的民主社会主义,但是民主社会主义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它只是对资本主义的“改良”,不可能真正代表工人阶级的利益。再如,北美左翼学者虽然探讨了建立工人阶级政党的策略,但他们没有一个统一的领导机构,没有经济力量作为支撑,无法从根本上凝聚工人阶级力量。

【本文原载《毛泽东邓小平理论研究》2017年第11期,原标题《特朗普时代的美国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2017年美国社会主义大会评述》,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特朗普时代的美国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2017年美国社会主义大会评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