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报:特朗普时代的间谍活动、全球黑客、控制与迫害

从整体来说这个攻势指向操纵网络以便使美国公司的信息流动具有特权,让实际的或潜在的竞争者(基本上指中国人和欧洲人)处于很低的能见度,或是让它们的文字在因特网上消失。网络安全和基础设施安全局要求对美国公司的交换(垄断分离实践的受益者)是转让和得到在它们的服务器里拥有的信息,目标是扩大为了判断和大数据的分析所拥有的材料,旨在打击所谓的毒品恐怖主义。

西报:特朗普时代的间谍活动、全球黑客、控制与迫害

唐纳德·特朗普政府已经决定增加利用因特网作为间谍活动和迫害个人和集体的人物,作为超级大国这对它的生存是不起作用的。虚拟的交战水平和它计算的向公众的传播表明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的丧失,采取一种绝望的行动以便使其企图恢复正在消散的霸权主义的地位。

在这个逻辑之内可以解释的是它对那些散布让国务院感到不舒适的文件的人强硬的敌视,如朱利安·阿桑奇(维基解密的创始人)、切尔西·曼宁和爱德华·斯诺登(这两人被指控透露机密信息)。

在2016年特朗普通过操纵选举上台执政,剑桥分析曾是其中一部分,也卷入一项将公共的世界与私人的世界和军事的、文化的事情联接在一起的逻辑。

正是应当在这个框架内解释华盛顿的联邦机构最近采取的措施,将整个网络看作是一个与军事情报的逻辑有联系的装置。2018年11月成立的网络安全和基础设施安全局(CISA)隶属于国土安全部,意味着在这个领域又迈出了一步。这个机构的第一个行动是与国家地理空间情报局一起针对委内瑞拉的能源基础设施进行破坏。

对委内瑞拉电网的破坏是通过将Duqu2.0病毒(Struxnet的变种,它2010年曾被利用来破坏伊朗德黑兰附近的纳坦兹核发电厂)与利用电磁脉冲(EMP)相结合而实施的。这种攻势不言而喻是由特朗普本人承担的,3月26日他签署了相关的行政命令,在命令中确定引入与电磁脉冲相联系的装置,“作为防务舞台计划中的一个因素”。

这项法令题为“国家的弹性与电磁脉冲的协调”推荐给联邦的机构以便开发避免攻击或“全部或部分损害电力和电子设备的能力,在它的行动范围之内发射高强度和高辐射的电磁能源”。

三把剑

从整体来说这个攻势指向操纵网络以便使美国公司的信息流动具有特权,让实际的或潜在的竞争者(基本上指中国人和欧洲人)处于很低的能见度,或是让它们的文字在因特网上消失。网络安全和基础设施安全局要求对美国公司的交换(垄断分离实践的受益者)是转让和得到在它们的服务器里拥有的信息,目标是扩大为了判断和大数据的分析所拥有的材料,旨在打击所谓的毒品恐怖主义。

美国政府官方的文件透露将果断地扩大数字交战的水平。从2018年11月15日以来,网络安全和基础设施安全局这项计划已经实施了三个月。它的战略目标包括:一,重新确定网络作为一块全球地缘控制的领土,以便为分析和观察世界上的其他国家做出贡献,分析和观察它们的主权通信的线路(和它们公民的通信)。这项目标的基础来自因特网,是美国一项开发的事实,因此,它的监视和干涉拥有特权;二,重新组建它的架构和结构,以便有助于利用它来跟踪敌人、反对者或对于美国的经济的、贸易的、能源的和金融的利益具有功能障碍的角色(包括政治层面和公司层面)。这条工作路线包括排除网址和封面,以并行的方式禁止那些被称认为对美国的安全是关键的网址和封面,包括企业的竞争者。最近迫害中国华为公司(手机的生产者)董事会的一名成员和伴随对它的封面的黑客,成为整个路线的共攻势的一个例子;三,部署网络战的配置反对那些质疑/争夺美国领导地位的国家,或以自主的一体化对其控制的国家,或是决定利用贸易交换的外汇排斥美元的国家。

为了实施第一条工作路线已经要求公司拥有更大数量的积累的信息,对全球的监视做出贡献,允许它们的大数据的库存向网络安全和基础设施安全局开放。由唐纳德·特朗普最新颁布的措施包括一整套旨在将信息系统化的行动,以便做出对未来的判断,能够阻止对华盛顿的经济利益(以及文化的绝对权力)对抗性的行动。

根据网络安全和基础设施安全局发布的文件,对这些行动进行辩解,因为华盛顿的安全处在“永久的危险”之中。

今年2月和4月采取的措施的特点是要求与全球的信息有联系的私人企业有更高水平的协调。在被网络安全和基础设施安全局传唤以便对任务提供合作的公司中间出现在世界范围内拥有最多的大数据储存和被通俗称为“云”的服务器的公司。

在被传唤为美国的战略安全做贡献的公司当中有埃森哲咨询公司(招募人帮的公司),思科系统(网络公司),戴尔有限公司(大众消费信息),因特尔公司(整合线路),微软公司(操作系统),三星电子公司(手机和计算机)。与谷歌、脸书、推特和其他社交网络签署的政府的协议,商谈在另一类型的议定书之下实施。面对这些抵抗公布它们与情报机构公司合谋的要求,以便面对它们的用户不要展示它们的私人数据的脆弱性。

作为对已经宣布的对网络的垄断控制的回答,俄罗斯和中国正在开发旨在扩大它们对于在遥远的领土上设置的服务器的自主权,组建有主权的网络。4月16日俄罗斯的议会批准建立一个本国的网络(俄罗斯网络),回答特朗普回头不断提出关于美国的因特网产权和它自我委派的自由决定使用全球的架构的权利的威胁。

法律包括建立一项本国的基础设施,部署能够过滤攻击的数字墙,有可能依靠本国的一个数字生态系统(面对在俄罗斯的主权通信中可能的干扰)和有能力避免由外国的机构专断地决定的对污染的内容分成等级的措施。

中国一直在部署一个类似于俄罗斯的配置的装置,在华盛顿发动的贸易战的框架内,原因为新兴的东南亚对美国的生产竞争力受到破坏。在这种争夺的中心,存在人工智能,未来的5G网络的突袭(将有助于生产产品的打印机)和中国推动和创造的多边主义的扩展。

与此同时在哥特之路城

战争的汇合意味着物质的和道德的冲突之间的结合。

阿根廷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的政府在所有的领域从属于美国的战略利益。实施数字主权的战略计划不论是在基础设施还是在应用上都已经被中止和掏空。这个“让我们改变”的政府已经将它所有的措施屈从于外国机构的意图,特别是美国和以色列以及所谓伙伴的机构的意图,如果注意到这两个国家在有关占领马尔维纳斯群岛反对阿根廷的投票时陪伴英国。此外,这两个国家向与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协调的在主权领土上的军事基地提供战争的装备。2017年9月12日毛里西奥·马克里总统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签署了一项协议,协议中情报和安全机构进行协调以便在网络犯罪领域进行合作。

后来公布了阿根廷国防部采购了网络防务软件的包裹(CERT/CSIRT的核心以便预防和处理网络电子安全的事件),在直接的合约框架内进行, 没有经过先前的投标。2018年2月阿根廷安全部长帕特里西亚·布尔里奇与隶属于美国国家安全局的情报和分析办公室签署了一项协议,目的是共同评估与恐怖主义有联系的情报。

主权似乎不是金融的新自由主义逻辑的一个目标,不论是在切实的领土上还是在那些组成数字架构的地方。因为阿根廷政府的成员重要的文化使他们梦想和渴望成为美国人(白人,文明的人,摆脱了混血种人和西班牙裔拉丁美洲人的人),甚至没有能力感受到他们的决定或遗漏的殖民地性质。他们享受、欢快、不再乎,甚至变成了美国的数字的臣民。(作者豪尔赫·埃尔鲍姆是经济科学博士,拉丁美洲战略分析中心的资深分析人士)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年4月29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本文原载于环球视野网】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特朗普 黑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