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慎明:新时代必须完整准确地理解和把握党的基本路线

改革开放40年来,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不动摇是最基本的经验之一。我们充分肯定已取得巨大成就和基本经验的同时,新时代有必要再次强调完整准确地理解和把握党的基本路线。要完整准确地理解党的基本路线就要从整个社会结构、社会的基本矛盾、四项基本原则四个方面的相互关系,以及改革开放的现实维度来加以全面把握。

李慎明:新时代必须完整准确地理解和把握党的基本路线

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不动摇是改革开放40年的最基本经验之一。我们在充分肯定已取得的巨大成就和基本经验的同时,也有必要再次强调完整准确地理解和把握党的基本路线。

新时代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不动摇的必要性

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的完整表述就是党的十三大报告中所说:“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们党的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基本路线是:领导和团结全国各族人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自力更生,艰苦创业,为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而奋斗。”[1]党的十九大通过的新的党章中的表述是:“中国共产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是:领导和团结全国各族人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自力更生,艰苦创业,为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而奋斗。”[2]关于党的基本路线,党的十七大的表述增加了“和谐”两个字,党的十九大的表述又增加了“美丽”两个字。

党的基本路线是对毛泽东思想的继承和发展。1959年12月10日至1960年2月9日,毛泽东在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时曾指出:“在政治经济学的研究中,生产力和上层建筑这两方面的研究不能太发展了。生产力的研究太发展了,就成为自然科学、技术科学了;上层建筑的研究太发展了,就成为阶级斗争论、国家论了。马克思主义三个组成部分中的科学社会主义部分所研究的,是阶级斗争学说、国家论、党论、战略策略,等等。”[3]应该说,毛泽东在这个时候,在这个问题上,头脑是十分清醒的。他在指导思想上,主张生产力与上层建筑同时进行研究,而不能举此而遗彼。但是,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和他对国内阶级斗争形势发生严重错误估计,他越来越多地关注生产关系对生产力、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的反作用了,这是最终酿成“文化大革命”这样悲剧的重要原因。在今后的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事业中,若不发生大规模的战争,我们必须始终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避免重犯阶级斗争扩大化的错误。但是,阶级斗争依然在一定条件下存在。对这种阶级斗争决不能扩大,但也决不可熟视无睹。如何既正视阶级斗争的存在,又不搞阶级斗争扩大化,确实有很大难度。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1980年,邓小平强调:“有人说,剥削阶级作为阶级消灭了,怎么还会有阶级斗争?现在我们看到,这两方面都是客观事实。目前我们同各种反革命分子、严重破坏分子、严重犯罪分子、严重犯罪集团的斗争,虽然不都是阶级斗争,但是包含阶级斗争。”[4]斯大林在1937年宣布建成社会主义,认为阶级斗争消失了,是在理论上犯了严重的错误。改革开放以来,邓小平在提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和进行改革开放的同时,提出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强调坚持人民民主专政,这是他的英明之处。邓小平在对起草《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意见中指出:“三中全会以后,我们就是恢复毛泽东同志的那些正确的东西嘛,就是准确地、完整地学习和运用毛泽东思想嘛。基本点还是那些。从许多方面来说,现在我们还是把毛泽东同志已经提出、但是没有做的事情做起来,把他反对错了的改正过来,把他没有做好的事情做好。”[5]邓小平提出的党的基本路线,兼顾了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以及由此派生的包括意识形态在内的文化领域等各个方面,就是把毛泽东没有做好的事情做好。什么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从一定意义上讲,就是“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党的基本路线。

习近平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没有改变我们对我国社会主义所处历史阶段的判断,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我国是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没有变。全党要牢牢把握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基本国情,牢牢立足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实际,牢牢坚持党的基本路线这个党和国家的生命线、人民的幸福线,领导和团结全国各族人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自力更生,艰苦创业,为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而奋斗。”[6]因此,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中,坚持党的基本路线毫不动摇至关重要。在改革开放取得巨大成就的今天,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就要在经济领域,贯彻习近平关于以人民为中心的思想,让改革开放的成果由全体人民共享。这就必须坚持在党的领导下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从而在初次分配中努力实现公平,由共享为逐步实现共同富裕创造条件。这正如毛泽东所指出的那样经济上要建立社会主义基础,没有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社会主义就只是空名。

在著名的南方谈话中,邓小平着重强调:“我们说党的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要长治久安,就要靠这一条。真正关系到大局的是这个事。”[7]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动摇,在经济领域,就必须坚持以公有制为主体。其中最为基础的是不搞私有化。不搞私有化是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不搞联邦制的根本经济基础和物质条件。只有坚持国家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经济制度和分配制度,才能有效克服收入分配差距过大,有效克服党内和社会上的各种腐败现象,有效防止特权阶层的产生和发展,确保党和政权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性质永不变色。从而也才能有效加强社会管理和实现社会管理的创新,确保国家长治久安、社会和谐稳定。在政治领域,必须始终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有机统一。要继续探索我们党在执政的条件下,逐步建立适应不断变化着的世情、国情和党情的党和政权永不变质的创新机制体制。在思想文化领域,必须始终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要牢固树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理想信念,为巩固和完善社会主义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竭诚服务。只有把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同保持党和政权永不变质的战略思想贯彻落实在我国的各个领域和工作的方方面面,我们的党和政权才有光辉灿烂的前程。

在政治经济文化组成的整个社会结构中完整准确地理解和把握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

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是一个相互贯通,相互依存,统一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的完整的统一体,不能分割,更不能对立。按照邓小平的原意和党的十三大精神可以明确看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这三个方面,不是一个层面的概念。“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为了进一步解放和发展生产力,这是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和改革开放之中要完成的根本任务。“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这四项基本原则,则是在解放、发展生产力和改革开放过程中必然坚持的立国之本。而“坚持改革开放”是我们的总方针,正如邓小平所说是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基础上选择好的政策,从而赋予了四项基本原则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新的时代内容。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根本任务,改革开放是基本国策,而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是社会主义社会的根本性质。在四项基本原则中,必须坚持社会主义道路,这一要求主要是指向经济范畴;必须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和必须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主要是指政治范畴;必须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则主要是指文化范畴。经济、政治、文化,这就组成了一个大社会。党的基本路线把经济建设这一社会主义建设新时期的中心任务和改革开放这一社会主义建设新时期的基本国策从四项基本原则中单列出来加以特别强调,则充分反映了这两个问题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中的特殊地位与作用,必须给予特别的重视,除非遭遇大的战争,否则任何时候都不能动摇。同时必须强调,确立经济发展目标和发展规划,出台经济社会政策和重大改革措施,开展各项生产经营活动以及与人们生产生活和现实利益密切相关的具体政策措施,都应遵循四项基本原则的要求,防止出现具体政策措施与四项基本原则相背离的现象。

我们还可以换一个角度,以在整个社会结构中完整准确地理解和把握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邓小平有一段重要论述:“要坚持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关键是坚持‘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不坚持社会主义,不改革开放,不发展经济,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条。”[8]邓小平在这一论述中,特别强调了“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中的四个方面的主要内容,一是社会主义,二是改革开放,三是发展经济,四是改善人民生活。这四者不是并列关系,而是递进关系。社会主义是必须坚持的道路,改革开放是必须实行的政策,通过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和改革开放这两个基本点来发展经济,而发展经济的根本目的是为着改善人民生活,这一论述,把我们所有工作的落脚点放到了党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一根本宗旨上。这也就是习近平现在所表述的以人民为中心。这里还应特别关注的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包含了两个方面的内容,即发展经济和改善人民生活,而不是仅仅为着增加经济总量,或者是仅仅为了彰显政绩的GDP。

从社会基本矛盾中完整准确地理解和把握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

党的十九大报告把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由“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的表述改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完全符合当前我国实际,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与时俱进,是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的重大理论创新。

生产关系与生产力、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之间的矛盾是社会的基本矛盾。生产力中最重要的因素是人。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忽视科学技术和资本当然是一个绝大的错误,但不能只记得科学技术物化后的生产工具和从劳动所产生的财富中分离走的资本,而忘记了生产力中最活跃、最革命的因素——人的本身。保护和发展生产力,首要的是保护和发展最广大人民群众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当然也要同时调动、发展拥有先进劳动工具和资本的资产者的积极性。如何恰当兼顾最广大劳动人民群众和资产者的积极性?这就要不断调整、完善我们的生产关系。

在理解生产力与生产关系时,我们应重视马克思的以下论述:“机器正像拖犁的牛一样,并不是一个经济范畴。机器只是一种生产力。以应用机器为基础的现代工厂才是社会生产关系,才是经济范畴。”[9]马克思还指出:问题“不仅仅决定于生产力的发展,而且还决定于生产力是否归人民所有”[10]。因此,机器与牛本身只属于生产力的范畴,而不属于生产关系的范畴,任何时候都不应提出机器与牛是姓社还是姓资的问题,机器与牛归谁所有才属于生产关系的范畴,才有姓社姓资这样的归属和属性问题。这也就是说,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发展生产力的问题,而不属于生产关系的问题,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和如何改革开放,才体现着社会的生产关系。

现在有的人认为,只有资本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私有制这一生产关系才能保护、促进和发展我国的生产力,这是没有全面理解马克思主义的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这一原理所造成的。当今世界,随着互联网、机器人等新技术新应用的迅猛发展,可以预见,在未来三五十年内,劳动生产率会大幅度提高,大量的无人工厂甚至会在世界生产中占据统治地位,一系列生产工具的大变革,必然会使失业人员急遽增加,广大劳动人民必然要求生产关系的大变革,即呼唤公有制和按劳分配方式的产生。

要从社会基本矛盾中完整准确地理解和把握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还必须正确认识和处理好社会基本矛盾与社会主要矛盾的关系。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是当今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任何社会都要也必然进行社会生产。社会生产里包含社会生产力与社会生产关系两个方面。在进行社会生产的过程中,必然会结成一定的社会生产关系。生产关系的总和组成社会的经济基础,并必然提升和凝结成一定的上层建筑。因此,生产关系与生产力、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之间的矛盾则是任何社会形态都存在的基本矛盾。基本矛盾与主要矛盾既有联系,又有着根本的不同。在改革开放前,我们提主要矛盾多,存在对基本矛盾中发展生产力重视不够的倾向。但改革开放后,在纠正上述错误的同时,又出现了对社会生产中生产关系矛盾重视不够的问题。这就导致在贯彻执行党的基本路线中,出现一些新的偏差。比如,只重视增加现实生产力的问题,忽视了解决财富占有和收入分配差距的拉大,忽视了青山绿水急遽减少,大气和地下污染日益加大等问题。这实质上是在扩大生产关系与生产力、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之间这一社会的基本矛盾,也挫伤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积极性,从而加重了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这一社会的主要矛盾。

有的同志提出,当今社会的主要矛盾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其中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的根本原因是我国比较落后的经济发展方式。这一看法可能有所偏颇。

我们应该记住邓小平所作的如下嘱托:1990年12月,邓小平指出:“共同致富,我们从改革一开始就讲,将来总有一天要成为中心课题。社会主义不是少数人富起来、大多数人穷,不是那个样子。社会主义最大的优越性就是共同富裕,这是体现社会主义本质的一个东西。如果搞两极分化,情况就不同了,民族矛盾、区域间矛盾、阶级矛盾都会发展,相应地中央和地方的矛盾也会发展,就可能出乱子。”[11]1992年12月18日,邓小平就明确指出:“中国发展到一定程度后,一定要考虑分配问题。也就是说,要考虑落后地区和发达地区的差距问题。不同地区总会有一定的差距。这种差距太小不行,太大也不行。如果仅仅是少数人富有,那就会落到资本主义去了。要研究提出分配这个问题和它的意义。”[12]“我们的政策应该是既不能鼓励懒汉,又不能造成打‘内仗’。”[13]1993年9月,邓小平在与其弟邓垦的谈话中满怀忧虑地指出:“十二亿人口怎样实现富裕,富裕起来以后财富怎样分配,这都是大问题。题目已经出来了,解决这个问题比解决发展起来的问题还困难。分配的问题大得很。我们讲要防止两极分化,实际上两极分化自然出现。要利用各种手段、各种方法、各种方案来解决这些问题。”[14]关于避免两极分化、实现共同富裕的目标,邓小平明确指出:“可以设想,在本世纪末达到小康水平的时候,就要突出地提出和解决这个问题。”[15]从邓小平大量相关论述来看,其晚年已经在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指导下,深入思考着当今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的转换和表述问题。

“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一新的重大提法表明,生产关系中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关系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变成了矛盾的主要方面。这无论从理论到实践,都是一个完全切合实际的重大表述,也必将对我们今后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产生重大影响。

从四项基本原则四个方面的相互关系中完整准确地理解和把握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

四项基本原则中,最重要的是什么?邓小平说:“四项基本原则核心问题有两个,坚持社会主义和坚持党的领导。”[16]有人说,最为重要的是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从“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运动”这一点来说,这种观点也有其特定的道理。但社会主义道路和党的领导却是现实的社会主义运动形态,离开了社会主义运动的现实形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就成了空中楼阁。这恰如马克思的名言: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

要完整准确地理解和把握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就必须认识到,四项基本原则每一条都很重要,这正如邓小平所说:“如果动摇了这四项基本原则中的任何一项,那就动摇了整个社会主义事业,整个现代化建设事业。”[17]但其中最为重要的,也正如邓小平所说,是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和坚持党的领导。

从改革开放实践的现实中完整准确地理解和把握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

按照党的要求,我们不仅要完整准确地理解和把握“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并且要在改革开放的实践中坚定不移地全面贯彻落实。但在实际的经济和社会发展中,不少同志往往只记住了朗朗上口并通俗易懂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不记得甚至根本不知道党的基本路线的完整表述,不知道党的基本路线中还有“四项基本原则”和“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这一十分重要的战略思想,因此在实际工作中出现了不少重大偏差。如往往只记得坚持改革开放,忘记了基本路线中的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只记得基本路线中的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在理解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时,只记得以GDP为中心,并把经济建设的重心放到跑要项目和招商引资为中心上,往往忘记了“自力更生”和“艰苦奋斗”的精神。为建设而建设、为改革而改革、为开放而开放以及为招商而招商、为投资而投资,这就带来躺在床上吃祖宗、杀鸡取卵吃未来,环境污染,财富占有与收入分配拉大等等一系列问题。这也正如恩格斯批评伯恩斯坦所说的:运动就是一切,目的是没有的。那种认为“经济建设或改革开放就是一切,没有方向之分”的人,所要搞的经济建设或改革开放,其实质却是另外一种方向的改革开放。长此下来,给我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带来不小的偏差,因而带来现在美国制造的制裁“中兴”事件。毛泽东思想活的灵魂是贯穿其中的立场、观点、方法,有三个基本方面,这就是实事求是、群众路线、独立自主。独立自主的一个重要内涵就是“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要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当然要争取外援,并尽最大可能利用世界各国方方面面的资源,但是这个立足点,只能放到我们自己长时段的自力更生和艰苦奋斗上。企图用金钱买回或用资源换回一个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是完全不切实际的。

2014年5月23日,习近平在上海考察中国商飞设计研发中心时指出:“我们要做一个强国,就一定要把装备制造业搞上去,把大飞机搞上去,起带动作用、标志性作用。中国是最大的飞机市场,过去有人说造不如买、买不如租,这个逻辑要倒过来,要花更多资金来研发、制造自己的大飞机。”[18]2018年4月24日,习近平来到长江三峡坝区,察看三峡工程和坝区周边生态环境。在了解三峡工程发展历程、综合效益、科技创新的相关情况后,他深情地对大家说:“三峡工程的成功建成和运转,使多少代中国人开发和利用三峡资源的梦想变为现实,成为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发展的重要标志。这是我国社会主义制度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优越性的典范,是中国人民富于智慧和创造性的典范,是中华民族日益走向繁荣强盛的典范。真正的大国重器,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里。核心技术、关键技术,化缘是化不来的,要靠自己拼搏。13亿多中国人民要齐心合力、砥砺奋斗,共圆中国梦!”[19]

2018年9月2日,习近平在齐齐哈尔视察中国一重集团有限公司时指出:“制造业特别是装备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是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中之重,是一个现代化大国必不可少的。现在,国际上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上升,我们必须坚持走自力更生的道路。中国要发展,最终要靠自己。”[20]这就旗帜鲜明地倡导了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路线中的“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习近平倡导的这一精神,在今后改革开放的新的伟大实践中,必将结出灿烂的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之硕果。

2018年10月4日,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就本届政府对中国的政策发表的讲话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制度、理论和文化进行干预、威逼引诱。他在讲话中指出在苏联解体以后,美国以为一个自由的中国必然会出现。基于这种乐观态度,美国在21世纪到来之际,同意并促成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美国前几届政府做出这样的选择是希望中国能够在各个领域中扩大自由——不仅仅在经济上,而且在政治上,对传统自由主义原则、私有财产、宗教自由以及所有各项人权都表现出新的尊重……但是这一希望未能实现。彭斯还宣布:美国在全国范围内将“重建美国与中国的经济和战略关系”,“美利坚合众国已对中国采取了一种新的做法”,并“有坚定决心”,“坚持到底”。这也就是说,特朗普政府是中国人民的一个最好的反面教育。在改革开放及中美贸易冲突深入发展的今天,我们必须坚决放弃引进来一个现代化的不切实际的“美丽幻想”,必须把“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实现,放在“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坚实基础之上。舍此,决无其他任何出路。这也反面告诫我们,在改革开放的全过程,要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当然要充分利用世界各国方方面面的资源,但是这个立足点,只能放到我们自己长时段的自力更生和艰苦奋斗上。必须高度重视和始终不渝全面、完整、准确地坚持党的基本路线毫不动摇。

我们隆重纪念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一方面,必须认真总结取得的巨大成就和基本经验,绝不允许有的人从极“左”方面进行否定;与此同时,也必须总结其不足部分。改革开放以来,有没有失误呢?1989年6月9日,邓小平在接见首都戒严部队军以上干部时的讲话中指出:“四个坚持本身没有错,如果说有错误的话,就是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还不够一贯,没有把它作为基本思想来教育人民,教育学生,教育全体干部和共产党员。这次事件的性质,就是资产阶级自由化和四个坚持的对立。”[21]1989年6月16日,邓小平在同几位中央负责同志谈话中说:“这次事件(指1989年“6·4”政治风波——笔者注)确实把我们的失误也暴露得足够了。我们确实有失误呀!而且失误很不小啊!”[22]1989年9月16日,邓小平与美藉华人学者李政道谈话中说:“我们最大的失误在教育,对年轻娃娃、青年学生教育不够。控制通货膨胀可以很快见效,而教育的失误补起来困难得多。”[23]毛泽东曾夸邓小平“人才难得”。在如何对待和评价改革开放和“6·4”政治风波的定性问题上,邓小平同样是我们的光辉榜样。

2017年10月19日,王岐山参加他所在的党的十九大湖南省代表团讨论时指出:“习近平总书记对坚持党的领导旗帜鲜明、立场坚定,树立起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的权威,真正体现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校正了党和国家前进的航向。”[24]王岐山讲习近平“校正了党和国家前进的航向”,如果在有的领域或有的地区,党和国家前进的航向没有出现偏差,何来校正呢?王岐山这一结论是实事求是的,在党内和社会上也赢得了广泛的赞同。为更好地确保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完满实现,我们必须坚持和发展党的基本路线,进而坚持和发展毛泽东关于党和政权永不变质的思想。

注释:

[1]《十三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5页。

[2]《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文件汇编》,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第70页。

[3]《毛泽东文集》第8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131页。

[4]《邓小平文选》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253页。

[5]《邓小平文选》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300页。

[6]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第12页。

[7]《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80页。

[8]《十五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336页。

[9]《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241页。

[10]《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861页。

[11]《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64页。

[12]《邓小平思想年编:1975-1997》,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年版,第716页。

[13]《邓小平年谱(1975-1997)》(下),中央文献出版社2004年版,第1357页。

[14]《邓小平年谱(1975-1997)》(下),中央文献出版社2004年版,第1364页。

[15]《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74页。

[16]《邓小平年谱(1975-1997)》(下),中央文献出版社2004年版,第1360页。

[17]《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重要文献选读》(上),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第55页。

[18]《蓝天追梦——记中国国产大飞机研制》,《经济日报》2018年9月7日。

[19]《加强改革创新战略统筹规划引导以长江经济带发展推动高质量发展》,《人民日报》2018年4月27日。

[20]习近平:《以新气象新担当新作为推进东北振兴》,《人民日报》2018年9月29日。

[21]《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05页。

[22]《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12页。

[23]《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27页。

[24]《旗帜鲜明坚持党的领导兑现对人民的庄严承诺》,《人民日报》2017年10月20日。

【李慎明,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顾问。察网(www.cwzg.cn)摘自《毛泽东研究》2019年第2期。】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