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信仰,破除迷信,丢掉幻想,砥砺前行

外国的月亮并不比中国的圆,我们的先辈在被封锁的情况下靠“两弹一星精神”建立了自主可控的工业体系,现在我们也必须要建立独立自主的技术体系,掌握产业主动权,它比市场占有率更重要!要实现这一目的,需要有巨大的资金投入,集合大批科技人才,只有国有企业能够主导。科学技术是没有国籍的,我们希望与各国合作。但科技产品是有归属的,美国在高新技术方面压迫我们,我们就绝地反击,有计划地研究属于自己的高新技术产品。谁也无法动摇中国人民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决心!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坚定信仰,破除迷信,丢掉幻想,砥砺前行

习近平在2019年1月21日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底线思维着力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专题研讨班讲话中就防范化解政治、意识形态、经济、科技、社会、外部环境、党的建设等领域重大风险作出深刻分析、提出明确要求,指出: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以自我革命精神推进全面从严治党,清除了党内存在的严重隐患,成效是显著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中国共产党按照《共产党宣言》成立后,因为阶级斗争的客观存在,始终面临各种风险。外部风险的存在,毕竟只是外因,能否其作用,主要还是取决于内部因素。所以要克服风险首先取决于共产党内部。从延安时期的整风运动,到新中国成立后的“三反五反”,“整党整风”……都是为了消除党内的风险隐患。毛主席进北京时就说:

【“我们决不当李自成!”】

1992年,邓小平又指出:

【“中国要出问题,还是出在共产党内部。对这个问题要清醒。”】

习近平同志提出,

【“打铁还需自身硬。”“理想信念坚定,骨头就硬,没有理想信念,或理想信念不坚定,精神上就会‘缺钙’,就会得‘软骨病’”,“就可能导致政治上变质、经济上贪婪、道德上堕落、生活上腐化”。】

要做到这一点靠道德制约不行,靠法律制裁也不能杜绝,世界观的转变才是根本的保证,但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

中国共产党是在以小农经济为主的落后的农业国里成立的,从她诞生那天起,就处在汪洋大海般的小农意识包围之中,这种非无产阶级意识形态必然会带到党内,并在党内顽强地表现自己。因此党内两种思想两条路线的斗争始终存在,也就是说,内部的风险从成立那天起就存在。

当革命高潮到来,进展顺利时,那些带着“升官发财”“光宗耀祖”小农意识的人,看到共产党能够发动群众运动,得到群众拥护,为了谋取“功名”就加入共产党。当白色恐怖来临,他们看到反动势力强大时,就纷纷脱党、叛变、投降,到能够谋取“功名”的地方去了。也有一些人因为种种原因,无路可去,就留在了党内“随大流”“跟着走”。当无产阶级革命取得成功时,这些人就

【“像小私有者一样看待对资本家的胜利,他们说:‘资本家已经捞了一把,现在该轮到我了。’可见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产生新的一代资产者的根源。”(《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会议》(一九一八)《列宁全集》第27卷第275页)
“在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旧社会之间并没有一道万里长城。……旧社会灭亡的时候,它的死尸是不能装进棺材、埋入坟墓的。它在我们中间腐烂发臭并且毒害我们。”(《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莫斯科工、农和红军代表苏维埃,工会联席会议》1918年6月(列宁全集)第27卷第407页)】

从刘青山,张子善到“十八大”以来所揭发出来的大量贪腐分子,无一不是在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想腐蚀下成为新生的腐败者。他们身上没有一丝一毫坚守共产主义信仰的共产党人的气息。如果不把这种两面人清除出党,中国社会主义事业必然会有江山变色的危险。

我们党的历史上曾经出现过不结合中国的实际,否定农民运动的革命性,向大资产阶级妥协,放弃工农武装,遭到反革命大屠杀;以城市为中心的暴动,白区党组织损失百分之一百,红区损失百分之九十;“御敌于国门之外”与强大的反革命武装打阵地战,被迫进行战略转移的长征;认为“山沟里出不了马列主义”到“一平二调”,“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园”,“造不如买,买不如租”,甚至出现了不顾历史事实,辱骂自己祖先,不相信自己的力量,觉得自己的力量很小;认为西方世界很行,中国人是不行的片子。

这种“崇洋媚外”,照搬外国经验的教条主义,就是因为一些人被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想和西方价值观绑架。他们渴望“一夜暴富”“毕其功于一役”,总希望通过捷径来达到投机的目的。他们不愿意通过自己艰辛探索,将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与中国的实际相结合,找到符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道路,他们不懂得创造一个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制度,需要经过何等长期艰辛的努力,尤其是在坚持社会主义制度上,要摆脱几千年私有制基础上形成的意识形态,又要经过多么漫长的斗争。今日的辉煌是我们党坚守共产主义的信仰,将马列主义的基本理论与中国革命与建设的实际情况相结合,一步一个脚印,在曲折的道路上不畏艰险地跋涉,一如既往地将为人民服务作为唯一的宗旨,把相信群众,依靠群众作为克敌制胜的法宝,并且汲取了往昔的经验教训中铸就的。

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同志多次提出要坚定共产主义的信仰,2019年的新年贺词中提到,

【“70年披荆斩棘,70年风雨兼程。人民是共和国的坚实根基,人民是我们执政的最大底气。”,“一路走来,中国人民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创造了举世瞩目的中国奇迹。”,(今后的)“新征程上,不管乱云飞渡、风吹浪打,我们都要紧紧依靠人民,坚持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以坚如磐石的信心、只争朝夕的劲头、坚韧不拔的毅力,一步一个脚印把前无古人的伟大事业推向前进。”】

又一次说明“历史是人民的创造的”,成就是通过独立自主,艰苦奋斗取得的,是我们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得来的,共产主义的远大理想指引着我们前进的方向。

近几十年来,在引入国外先进技术的同时,把一些资本主义的观念也引入了。违背了邓小平同志的话:

【“我们决不学习和引进资本主义制度,决不学习和引进各种丑恶颓废的东西。”(《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168页)】

特别是国外敌对势力,借着我国采取的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宣扬资本主义的新自由主义的观念,免费培训我们的中高级干部的一些人,进行“洗脑”。让他们怀疑乃至放弃共产主义信念。而我们党内一些人,由于长期不学马列主义,不懂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在思想上接受了这种建立在私有制基础上的理念。给我们共产党的执政安全和坚持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风险。

他们看到欧美资本主义国家比我们发展的快,就对资本主义制度崇拜的不得了,迷信资本主义制度,千方百计地要在中国推行资本主义。不知道他们是真不懂历史,还是有意回避资本主义是靠奴役剥削本国和别国劳动人民,靠掠夺,侵略发家的。这种做法已经引起全世界人民的反抗和唾弃,这条逆历史潮流的道路现在根本走不通。他们打着“改革开放”的旗号拜美国为师,企图背叛千百万烈士流血牺牲建立的社会主义知道,全面复辟资本主义。邓小平同志1989年5月31日就指出:

【“某些人所谓的改革应该换个名字叫做自由化、资本主义化,他们改革的中心是资本主义化”(《邓小平文集》第三卷第297页)】

他们的一些对美国妥协、全面向美国学习、甚至直接走美国的道路的主张,表面看是从经济发展来考虑问题,实质上就是认为资本主义能够“永存”,资本主义国家的遇到的问题只是暂时得“病”了,医治一下,“救”一下就能够继续“存活”下去,完全是不相信资本主义必然灭亡,共产主义必然战胜资本主义的历史发展规律。然而,

【“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政治同经济相比不能不占首位。不肯定这一点,就是忘记了马克思主义是最起码的常识”(《列宁选集》第四卷人出版社1960年版第462-463页)】

国家发展经济都是为了实现统治阶级的政治目的服务的。资本主义国家是为了维护资产阶级的统治,满足垄断资产阶级获取剩余价值。社会主义国家是为了维护无产阶级专政,使人民能够共同富裕,过上幸福的有尊严的生活。用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劳动人民创造的财富,去挽救一个病入膏肓的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以延长垄断的、寄生的、腐朽的和垂死的资本主义制度,完全背离了马克思主义对于经济和政治之间关系的基本观点。然而事实已经证明,而且还将继续证明,不管你“救”还是“不救”,资本主义所固有的生产资料私有制与生产的社会化矛盾都必然导致资本主义国家不断的“经济危机”直至灭亡。

纵观历史,中国的发展从来都是靠中国人民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取得的,不管是曾经历史上的辉煌,还是新中国建立以来在帝国主义的封锁下所取得的成就,无一例外。从来没有那个国家 “救”过中国,也不可能来“救”中国。看看1840年以来帝国主义对中国的所作所为,就可以清楚的看到,帝国主义从来没有“救”过中国,只是通过各种政治、经济手段控制你,要你沦为他的殖民地。

特朗普发动“中美贸易战”,在高科技方面封杀我们,想要中国永远处在以牺牲大量自然资源和人力资源的世界产业链的低端,阻止你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永远依附于他。这就是美帝国主义眼中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过去,美、苏曾经在高科技上联手封杀过我们,我们在毛主席共产党领导下顶住压力,凭着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成功地制造出了“两弹一星”,粉碎了他们的封锁。现在我们的科研力量比过去强多了,又有社会主义制度最保证,他们还想故伎重演,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另一种就是迷信GDP。GDP本来是宏观经济的一种数学统计方法,其定义为:一定时期内(一个季度或一年),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经济中所生产出的全部最终产品和劳务的市场价值总和。

从其定义中我们就可以看到其中包括的“劳务的市场价值”这是一种是似而非,迷惑人的观点。“劳务”——其中有的创造社会财富的,有的并不创造社会财富。例如一座楼房是由劳动创造出来的物质财富,而多次倒卖过程中,这种物质财富的使用价值并没有变化,而将倒卖过程中的“劳务”计入GDP,并不能反映社会财富的增长。尤其是所谓的“市场价值”,更是偷换了概念。价值,按其本来意思,是人类一般劳动的凝结,是交換的基础,在市场交换中表现为价格。而价格,是一个由市场供求关系决定,甚至是可以被操纵的、变化的数字,它也不能反映社会财富的增长状况。而一个国家的富裕在于社会物质财富的状况,不在于GDP这种统计数字。建一座楼花了1亿,没多久这座楼被拆除了,花了0.5亿,按照GDP统计增长了1.5亿,而实际具体的社会财富为0。就如有些外商独资企业老板所说,财富我拿走,GDP给你留下。

再就是迷信“资本”,认为改革开放所取得的成就是“资本的力量”,完全无视劳动人民的奉献、奋斗才是取得成就的根本。不管资本是以货币的形式,还是以生产资料或其他各种实物的形式出现,没有劳动人民活的劳动投入,什么物质财富也生产不出来。习近平同志说得好,

“中国人民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创造了举世瞩目的中国奇迹。”(2019年新年贺词)】

资本是什么东西呢?按照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观点,资本是能够带来剩余价值的价值;资本是一种运动;资本体现的是资本家剥削雇佣工人的关系,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本质范畴。

“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一有适当的利润, 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资本就会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资本就能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资本就会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以上的利润,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去冒绞首的危险。”(马克思《资本论》第871页)】

资产是指企业过去的交易或者事项形成的、由企业拥有或者控制的,预期会给企业带来经济利益的资源。资产必须是现实的,是企业从事生产经营活动的物质基础。这和“资本”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公有制的社会主义企业只有由工人阶级创造的“资产”,不存在资本家剥削雇佣工人的关系,也不存在追求产生剩余价值形成的“资本”,所以国家成立的是“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因为“资产”和“资本”均可以用“货币”来表述,于是他们有意偷换“资产”和“资本”的概念,混淆视听,目的就是要把中国引上资本主义道路。

中国共产党始终遵循《共产党宣言》中“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的运动”(《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362页)来指导自己的行动。毛泽东主席提出,

“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

“以人民为中心”】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

就昭告天下,我们是工农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国家,要用人民民主专政的方法捍卫人民的利益。工人农民——这些昔日被人看不起的“臭苦力”“泥腿子”破天荒地成为了国家的主人,自然引起了当年压迫、剥削他们的阶级,公开的或隐蔽的反抗,那些接受了半殖民地半封建教育,鄙视体力劳动,自以为是“人上人”的人也是用各种方式表达心底深处的不满。对此《宪法》序言指出:

【“在我国,剥削阶级作为阶级已经消灭,但是阶级斗争还将在一定范围内长期存在。中国人民对敌视和破坏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内外的敌对势力和敌对分子,必须进行斗争。”】

指明了我们国家是阶级社会,对于阶级敌人,不管他们以什么形式或手段侵害人民利益,我们决不能放弃斗争。

但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媒体不宣传《宪法》的这一内容,回避“人民民主专政”。谁提,马上就被扣帽子。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委员王伟光(时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党委书记,院长),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后,依据《宪法》写了一篇《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红旗文稿》2014年18期),马上遭到围攻、谩骂。这种公然违反《宪法》的言论,在网上大肆传播,却看不到被批判和追究。

一些人假借经济建设为名,刻意掩盖客观存在于社会政治经济、文化教育事业、意识形态等各领域里的阶级。面对劳动人民创造的社会财富被贪污、被挥霍;面对黑恶势力横行霸道, “黄、赌、毒”泛滥;面对马列主义被赶出课堂,文艺界“隔江犹唱后庭花”娱乐至死……却不认为这是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在意识形态上对我们的进攻,总是“顾左右而言他”。列宁早就指出

【“一切关于非阶级的社会主义和非阶级的政治的学说,都是胡说八道。”(《列宁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60年版,第373页)
“谁若还说什么非阶级的政治和非阶级的社会主义,谁就只配关在笼子里,和澳洲袋鼠一起供人欣赏。”(《列宁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60年版,第375页)。】

政党是为了维护本阶级利益而出现的,中国共产党是为了维护广大劳动人民的利益成立的,代表着他们的利益。不承认阶级的存在,不承认不同阶级在利益上有斗争,也就没有必要存在维护本阶级利益的政党,自然,共产党就失去了存在的必要,人民民主专政也成了无的放矢。

1957年毛主席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中就指出

【“在我国,虽然社会主义改造,在所有制方面说来,已经基本完成,革命时期的大规模的急风暴雨式的群众阶级斗争已经基本结束,但是,被推翻的地主买办阶级的残余还是存在,资产阶级还是存在,小资产阶级刚刚在改造。阶级斗争并没有结束。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各派政治力量之间的阶级斗争,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在意识形态方面的阶级斗争,还是长时期的,曲折的,有时甚至是很激烈的。无产阶级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资产阶级也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在这一方面,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谁胜谁负的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毛泽东文集》第七卷 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 第231页)】

邓小平同志1980年也说:

【“有人说,剥削阶级作为阶级消灭了,怎么还会有阶级斗争?现在我们看到,这两方面都是客观事实。目前我们同各种反革命分子、严重破坏分子、严重犯罪分子、严重犯罪集团的斗争,虽然不都是阶级斗争,但是包含阶级斗争。”(《邓小平文选》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253页。)】

我们反对“阶级斗争扩大化”,是反对把本来属于人民内部的矛盾作为敌我矛盾来处理,反对的是“扩大化”。有人却借机混淆概念,试图让我们党放弃“阶级分析”,从而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苏联之所以亡党亡国,就是从赫鲁晓夫开始,否定“阶级”和“阶级分析”,否定无产阶级专政,提出“全民的国家,全民的党”,从而丧失执政的阶级基础和群众基础,堡垒被从内部攻陷。前车之鉴,触目惊心!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因此,不管是依照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还是苏联解体的历史事实,都告诉我们,必须站在劳动人民的立场上,用阶级观点,阶级分析的方法,研究社会现象。

对于党内信仰不坚定者——首先是干部,应该进行教育,使他们逐步坚定信仰。对于为了个人目的混入党内或变质的分子,必须清除!而要实现这一点,只有采取“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监督。

只要我们全体党员信仰坚定,团结一致了,任何外部的风险我们都能够抵御。这是已经被我们党的历史所证实的。

美国现在对中国发动的“贸易战”,实质是代表垄断资产阶级利益的美国政府,向代表广大劳动人民利益的中国政府发起的“没有硝烟的战争”。坚持资本主义制度的美国政府,根据世界银行统计数据发现,社会主义的中国只用了70年的时间,就从1949年GDP排名世界第77位,飞速跃升到1976年第8位,现在更是到了第2位,而且在可预计的时间内将超过美国。美国在世界上的霸权地位正在被逐渐打破,尤其是他赖以称霸的高科技技术正在被中国赶超,自己靠资本主义制度确保的垄断地位将不复存在时,就利用现存的经济、军事优势,开始了挽救自己命运的挣扎。

为了打压中国的经济发展,美国以贸易逆差为由,蛮不讲理地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加征25%的关税,还逼迫美国在中国的公司搬回美国。最突出的例子,就是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说中国华为公司的产品威胁了美国的安全,举全国之力封杀华为公司,强令美国公司不得与华为做生意还不够,还在全世界游说、施压,要求其他国家也不采用华为设备。根本原因就是华为在5G通讯领域的技术全球领先,超过了美国。正如毛主席所说的

【“美帝国主义者很傲慢,凡是可以不讲理的地方就一定不讲理,要是讲一点理的话,那是被逼得不得已了。”(《毛泽东年谱》第2卷中央文献出版社第163页)】

从美国喊出“美国优先”“美国利益第一”,从美国不惜对自己的盟友也下手打压中,我们可以看到这是一个腐朽的濒临死亡的制度发出的绝望的喊声。

美国表面上很强大,实际上是寄生在全世界各国财富之上的。自从1944年布雷顿森林体系确立以美元和黄金为基础的金汇兑本位制,建立了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1971年尼克松政府结束了美元与黄金的可兑换性,美元就已经没有内在价值了。但美国却大量印刷这种没有内在价值的货币推动全球经济开放。它要求其他国家开放自己的产业,却严格限制其他国家收购美国产业:它要求发展中国家融入世界经济,却坚定地保持美国的经济完整和自立。它把美元注入世界,而其他国家却不能用这些美元在美国进行对等的收购,也不能从美国赎回这些美元。只能用来购买美国政府债券或其他虚拟资产,将出售真实产业和货物换来的美元再循环回美国。

美国推动跨国公司用美元投资或收购中国的关键产业,乃至其中的龙头企业。而我们劳动人民创造出来的这些实实在的资产换来的美元,却不能在美国收购他的产业,而只能将这些美元变成美国国债、股票和债券等各种虚拟投资。我们的产业被美国控制了,市场被美国垄断了,辛辛苦苦建立的品牌被他们消灭了,换来的只是各种虚拟债权,而美国又用这些美元来收购中国的产业。这那里是平等交换的“市场经济”?是赤裸裸的掠夺!其目的就是使中国成为美国的经济殖民地。

近几十年以来发生的这些事情,中国的“经济学家”配合美国推行“新自由主义”的行为,中国人民都看在眼里,而这些经济学家们却沾沾自喜,视而不见,又进一步提出,要更多的中国行业向美国开放,甚至提出中国的金融业可以由外国银行控股,这在世界上是绝无仅有的!他们企图把中国的金融业奉献给美国,“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他们这种内外勾结,沆瀣一气的卑劣行径,擦亮了中国人民的眼睛,更多的人觉醒了,看清楚了这些混在党内和政府内的“专家”“学着”“精英”,就是企图按照美国的旨意,通过改变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倒逼”社会主义的上层建筑变为资本主义的上层建筑,改变我们国家的性质。不清除内部这些吃里扒外的两面人,他们就总要用各种手段破坏社会主义制度,阻碍我们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全世界有目共睹,中国是贸易大国,始终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与各国进行互通有无的贸易活动,靠着中国人民在共产党领导下,凭着吃苦耐劳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获得了全世界人民的认可,我们没有输理的地方。

全世界也有目共睹,是美国挑起了与中国的贸易战,是美国破坏了世界贸易的规则。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美国接连宣布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万国邮政联盟、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TPP)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巴黎协定》 、《伊核协议》、《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关于强制解决争端之任择议定书》等国际组织和条约,遭到各国政府各种方式进行谴责和抵制。

美国在叙利亚与俄国较量,没占到便宜;在经济和军事上对伊朗“极限施压”激起伊朗强烈对抗;制裁朝鲜,文武两手都用上了,也不起作用;想要推翻委内瑞拉合法政府,建立一个亲美政权,陷入僵局;践踏中美关于台湾问题的“三个联合”企图全面恢复与台湾的关系,侵犯中国的核心利益,遭到中国政府和人民的强烈抗议……。

中国和美国相比,谁的压力大呢?怎么可能是有理的比没理的压力大呢?

上世纪80年代初有一种观点认为"和平与发展是当今时代的主题",建立自己国家完整的工业体系是“劳民伤财”,“造不如买,买不如租”。“用市场换技术”,消减军费,停止了我国多项尖端科研工作。把我国的工业生产纳入了世界工业的生产链之中,“三来一补”“两头在外”,技术上采用“引进、消化、吸收、创新”,认为这样投资最省,收益最大。事实却是,用市场换来的是发达国家落后的技术,我们反而成为了资本的市场,任受资本的剥削。真正的核心技术,花钱也买不来。我们看到是,帝国主义发动的局部战争一刻也没有停止,甚至公然轰炸我驻南联盟使馆,帝国主义只要“第三世界”提供自然资源和廉价劳动力,控制你的经济命脉,根本不让你真正发展。

美国这次对中国发动的贸易战,证实了1992年春,邓小平在南方谈话中就特别谈到的,“

【世界和平与发展这两大问题,至今一个也没有解决。”(中国国情-中国网 guoqing.china.com.cn 2012-02-06)】

面对现实——产业链上下游被打断,中间环节形不成产品;想在引进基础上的创新,没有了“源头”。因此,要不被帝国主义控制,在国际竞争的市场中站住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只有“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自主创新”,建立我国完整的产业链,才能进退自如,立于不败之地。

外国的月亮并不比中国的圆,我们的先辈在被封锁的情况下靠“两弹一星精神”建立了自主可控的工业体系,现在我们也必须要建立独立自主的技术体系,掌握产业主动权,它比市场占有率更重要!要实现这一目的,需要有巨大的资金投入,集合大批科技人才,只有国有企业能够主导。

科学技术是没有国籍的,我们希望与各国合作。但科技产品是有归属的,美国在高新技术方面压迫我们,我们就绝地反击,有计划地研究属于自己的高新技术产品。谁也无法动摇中国人民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决心!

“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无论你如何妥协,退让,他不达目的绝不会罢休的。美国政府既然挑起了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那么我们就针锋相对,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发挥社会主义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他想打多久,我们就打多久,直至战胜他为止。

【“我们中华民族有同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有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光复旧物的决心,有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毛泽东选集》合订本人民出版社第156页)】

看看美国政府面对态度强硬的俄国、伊朗、朝鲜,不断退缩的表现,就清楚了,他只是一只色厉内荏的纸老虎。

2019.5.24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905/491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