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乾元:新自由主义的思想动向与实质

历史和现实充分证明,无论是封闭僵化的老路,还是改旗易帜的邪路,都是绝路。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只能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这就必须始终坚持党的领导,旗帜鲜明反对和抵制包括新自由主义在内的种种错误社会思潮。

张乾元:新自由主义的思想动向与实质

当前,新自由主义思潮在我国一些领域仍时有表现,一些错误观点对社会发展造成了不良影响,需要我们充分把握其思想动向,深入分析问题实质,为营造良好的思想舆论环境打下基础。

新自由主义的思想动向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在推进国有企业改革、更好处理政府和市场关系等方面推出了一系列新举措。新自由主义围绕这些问题频频发声亮相,企图影响我国改革发展的方向。

一是在所有制形式上,攻击我国实行的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在我国改革发展的过程中,无论是西方的还是当代中国的新自由主义者,大都极力诋毁公有制,捏造公有制“违背人的自私本性”“效率低下”“靠垄断生存,导致市场竞争的不公平”“与民争利,妨碍国民经济的发展”等罪名,宣称“公有制不如私有制”,谎称“国家所有制是国有企业活力不足等诸多问题的根源,也是企业改革一再陷入困境的根源,是成功地推行现代企业制度的最大障碍”。在党和国家制定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时,反对在国有企业改革中坚持党的领导,伺机兜售国有企业“非国有化”和“私有化”改革方案,鼓吹“社会主义国有企业的惟一出路是非国有化”“非国有化的实质就是将国有企业产权由归属全体社会成员缩小为归一部分社会成员或单个社会成员”,即实行私有化。

二是在政府和市场的关系问题上,片面理解“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否定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反对国家干预、主张取消政府调控的新自由主义者认为,政府是从属于且依附于市场的,只能扮演“守夜人”或“消防队”的角色,政府只有在市场完全失灵时才能介入经济活动。他们把当前中国经济发展出现困难的原因归结为政府主导经济社会发展且对经济活动干预过多。有的人甚至片面强调“发挥市场决定性作用”,主张将“市场决定资源配置”要从经济领域扩展至社会、政治、文化甚至意识形态等领域。

概而言之,新自由主义的基本主张,就是从社会性质、社会基本经济制度及其运行机制等不同方面,攻击和否定社会主义制度,否定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的历史必然性,最终是要否定四项基本原则,特别是否定党的领导,诱导我国改革开放走上资本主义的歧路。

新自由主义的国际面目

在西方,新自由主义自诞生之日起,就表现为一种以经济理论面貌出现的意识形态理论,是披着经济理论外衣的意识形态理论,具有明显的政治倾向与政治目标,反映着垄断资产阶级的利益,目的是在全球范围内推行资产阶级的价值观念和思想理论,为在发展中国家开展“和平演变”开辟道路。各种不同的新自由主义派别,理论观点也许有所差异,但其核心思想都围绕着如何推进“市场化、自由化、私有化以及全球化”而展开的。

新自由主义主张的“市场化”,倡导的“小政府大市场”“小政府大社会”,宣称的“个人自由”,始终把矛头对准“政府调控”,把“政府调控”污称为经济不稳定、效率低下以及社会不公平的总根源,实质上是对注重政府调控的社会主义经济体制的否定。否定了“政府调控”,就会从根本上否定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并且“逻辑地”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取而代之,进而否定社会主义。

新自由主义主张的“自由化”是以个人自由为前提、以个人主义为基础、以“私有业者”最大限度地“控制社会层面”的自由,是“资产阶级”最大限度地获取自身利益的自由。“市场化”和“自由化”必然诉诸以“私有化”为核心的产权改革。实现以“私有化”为核心的产权改革,就会从根本上否定生产资料公有制主体地位,为资产阶级向全球推广其意识形态打开通道。

新自由主义的国内危害

在国内,新自由主义不过是西方新自由主义在经济、政治和文化领域渗透,试图影响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方向的工具和“代言人”。他们诋毁“公有制”,兜售“非国有化”和“私有化”改革方案,片面强调“发挥市场决定性作用”而压根不提“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实现他们的改革方案,就必然否定四项基本原则,否定党的领导。

这是因为,第一,公有制是决定社会主义性质的根本,坚持公有制的主体地位,是社会主义改革方向的根本制度保障。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支柱,也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根基。动摇基本经济制度,就必然动摇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路线这一党和国家的生命线、人民的幸福线。依照中国新自由主义者提供的所谓“改革良方”,就必然动摇宪法根基,放弃改革的社会主义方向,进而否定四项基本原则。

第二,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是我们党在理论和实践上的重大发展,也是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的核心问题。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显著区别,就在于“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当然要遵循市场经济的一般规律,努力实现效益最大化和效率最优化。但是,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并不是起全部作用。历史的经验表明,偏颇于市场或政府任何一方,人类社会的经济活动都要遭受危机甚至灾难。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中,如果任由市场配置资源而取消政府必要调控,势必会阻碍我国经济的正常发展,必将误导我国走上资本主义的“歧途”。当然,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不是要更多地发挥政府作用。政府应当在保证市场发挥决定作用的前提下,管好市场不能为的领域和市场管不了的事情,在不断实现资源配置最优化中推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健康有序发展。

最后,否定公有制,否定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要“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必然导致两极分化,使“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根本原则成为一句空话。历史地看,无论是新自由主义占主导的英美等西方发达国家,还是深受新自由主义之害的拉美、前苏联东欧地区国家,私有化造成国有资产流失,失业问题凸显,社会两极分化,已经成为社会通病。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目的是为了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最终实现共同富裕。

历史和现实充分证明,无论是封闭僵化的老路,还是改旗易帜的邪路,都是绝路。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只能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这就必须始终坚持党的领导,旗帜鲜明反对和抵制包括新自由主义在内的种种错误社会思潮。

【张乾元,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察网(www.cwzg.cn)摘自《前线》杂志2018年第04期】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