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的纠结

美国不仅对中国发起贸易战,对欧洲,对北美的邻居也采取了与贸易战相类似的做法,逼着这些国家和地区向美国低头。这就可以看出,美国的贸易战不仅是针对中国的,而且是在全世界要搞出一个没有人敢对美国滋毛的局面来。在美国的眼里,就只有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可是在实际上,顺从了美国的国家就真的有昌起来吗?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逆美国者,真的就一定会亡吗?恐怕也未必见得。但这总是美国的一厢情愿。他们的美梦总是要这样做下去的。

全球化的纠结

十几年前,当全球化的钟声还十分响亮的时候,也是跨国集团们相对比较得意的时候。但时过境迁,到了今天,国际垄断资本似乎遇到一些他们未曾想象到的情况。对于相当一批制造业与商业领域里的国际资本,经济全球化还是他们生存与发展的重要途径。但是对于金融资本,以及在全球化进程中没占到太多便宜的制造业与商业资本,似乎全球化成为他们的一个克星。他们有点急不可耐地要破坏掉现行的全球化机制,只是为了他们自身的垄断与霸权的利益。

本来,经济全球化的进程,是国际垄断资本早就设计好的一个在全球范围剪各国羊毛的手段。他们也确实剪去了不少好的羊毛。但是,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后,这块羊毛好像不太容易去剪到了。面对中国和一些新兴经济体的发展,似乎国际垄断资本控制下的跨国集团们的好日子似乎有点不那么美好了。他们的效益在下滑,他们的市场在萎缩,而新兴经济体们的发展却是如火如荼,这让国际垄断资本非常不爽。

本来,国际垄断资本把发展中国家拉进这个全球化进程,就是为了从发展中国家身上剪下更多的羊毛。而且在全球化最初的几年里,国际垄断资本也确实剪到了不少羊毛。他们身上增肥很快。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的胃口就更大了,内心也更贪婪了。恨不得全世界都立刻成为他们的提款机。而这样的状态,使得部分制造业领域的资本认为,在发大财,要赚大钱,光是依靠制造业已经不够了,必须要加入到金融领域当中来。因此,不少国际垄断资本从制造业中悄然撤出,而投入到金融业之中。

在这样的局面下,所谓经济全球化就在无意识中出现了分化。一部分国际垄断资本转向了金融资本,还有一部分国际垄断资本继续留在了制造业。但不容否认的是,制造业的国际垄断资本是要受到国际金融资本的控制的。这就是说,国际金融资本的权势要更大一些。

虽然制造业的国际垄断资本还想继续通过剪羊毛的手段在经济全球化的进程中获得更多的利益,但是,国际金融资本则下手更快、更狠。通过金融领域里的翻云覆雨,他们剪到了更多的羊毛,而且剪得更快。所以这使得留在制造业的国际垄断资本也想到金融领域跃跃欲试。

就在国际金融资本得意忘形的时候,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了。这给国际金融资本一个措手不及的沉重打击。留在制造业的国际垄断资本不想再挪窝了。而国际金融资本就忙着给自己收拾残局。在这样的情况下,新兴经济体很快就从金融危机中恢复过来,继续在自己发展的道路上以较快的速度前行。这时候全球的经济局面则呈现为,一些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新兴经济体,发展的速度远高于以金融资本为根本的发达国家。而那些依靠金融资本来剪羊毛的国家,其制造业早已空心化,所以面对这一快一慢的发展速度的对比,心里那个火急火燎是可以想象的了。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那些依靠国际金融资本来剪羊毛的国家,对于制造业所继续依仗的经济全球化,就产生了一种与过去完全不同的态度。过去,他们是很喜欢经济全球化的,把它作为剪羊毛的一个法宝。现在他们开始痛恨经济全球化,因为他们再也不可能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压榨全世界的国家,剪全世界的羊毛了。为此,他们即使自己不能再度恢复以往的霸权和靠霸权得获得的利益,但也不能让新兴经济体,特别是中国这样的社会主义经济体在经济全球化的进程中得到更多的好处。他们要遏制中国的发展,其中一个手段就是要迟缓经济全球化的进程。

美国不仅对中国发起贸易战,对欧洲,对北美的邻居也采取了与贸易战相类似的做法,逼着这些国家和地区向美国低头。这就可以看出,美国的贸易战不仅是针对中国的,而且是在全世界要搞出一个没有人敢对美国滋毛的局面来。在美国的眼里,就只有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可是在实际上,顺从了美国的国家就真的有昌起来吗?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逆美国者,真的就一定会亡吗?恐怕也未必见得。但这总是美国的一厢情愿。他们的美梦总是要这样做下去的。

这样看来,经济全球化的作用和意义在前后发生了转变。从开始成为国际垄断资本剪羊毛的工具,现在变成了阻挠国际垄断资本,特别是金融资本剪羊毛的工具,而且成为广大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新兴经济体不断成长与壮大的有力手段。这让美国,让国际金融资本是不能接受的。

现在这种坚持全球化与反全球化的博奕可以说刚刚开始。当然说是这两者之间的博奕,我看还只是现象层面上的。其内在本质还是发展中国家争取生存与发展的权利,与国际垄断资本维护霸权利益之间的斗争。这样的斗争会有很多的方式,而绝不只有全球化与反全球化之间的争斗。

毛主席当年关于“三个世界”的理论,在今天似乎也具有了新的意义。当年的第一世界是两霸,现在只有美国一霸。而第二世界与第三世界的范畴都没有什么根本性的变化。对于美国的霸权主义,我们还是需要团结广大第三世界的发展中国家,争取第二世界国家的中立,也可以让他们成为这个反对霸权主义的统一战线中的一部分力量。如果这个统一战线能够逐步形成,那么对于孤立美国这种霸权主义国家及其国际垄断资本的阶级代表还是有作用的。毕竟,在这个世界上,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历史规律是不可抗拒的。

【胡懋仁,察网专栏学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北航老胡之闲话”,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