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懋仁:一人一票与执行力

今天的西方资产阶级,把他们现在的富有归结为民主制,这基本上就是一个弥天大谎。他们的对外扩张,对外军事侵略,对外的掠夺,这其中的关键政策,没有一项是通过民主投票来决定的。这都是各国大资产阶级寡头和巨富财团们早就决定下来的。而议会的表决只是走一个形式而已。即使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参战与宣战也与什么民主投票无关,同样是大资产阶级与财团们背后决定的结果。

胡懋仁:一人一票与执行力

清华大学王绍光教授说过,改革开放四十年所取得的成就不能单纯归结为改革开放。因为在很多国家,只是搞改革开放,也未必都能取得预想的结果。有些国家的改革开放甚至遭到了失败。在王绍光教授看来,在改革开放的同时,更有一种国家的执行力在起着重要的作用。没有这种坚强的执行力,很多事情都是做不成的。

这让我联想到关于西方民主有关的话题。西方民主强调程序上的公平,强调多元性。似乎人人都参与进来,实行一人一票,那么很多问题就都能得到很好的解决。所以丘吉尔说,虽然西方民主不是一种最好的治理政治的方式,但它却是“最不坏的方式”。问题在于,这样的西方民主真的是最不坏的吗?

西方资本主义远的不说,虽然英国的资产阶级革命爆发于十七世纪,但是英国的崛起还是从十八世纪末的工业革命开始。对于欧洲大陆而言,从十八世纪的法国大革命以后,直到1848年欧洲大陆上爆发的一系列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对于资产阶级民主政治制度的建立和完善,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这个时期的欧洲资本主义国家,经济实力强,军事力量更强,他们对外进行殖民扩张和殖民统治,为资本主义攫取了数不尽的财富。同时,面对国内工人阶级的反抗,资产阶级采取了一种怀柔和收买的政策,即收买工人贵族。出现了欧洲部分工人的“资产阶级化”。这时的资本主义民主政治,并不是真正通过一人一票来实施的。这个时期,绝大多数资本主义国家都还没有真正实行一人一票的选举制度。这更应该是资产阶级政权通过强势的执行力来为资本主义开辟道路。英国如此,法国如此,德国同样如此,美国当然更不例外。

今天的西方资产阶级,把他们现在的富有归结为民主制,这基本上就是一个弥天大谎。他们的对外扩张,对外军事侵略,对外的掠夺,这其中的关键政策,没有一项是通过民主投票来决定的。这都是各国大资产阶级寡头和巨富财团们早就决定下来的。而议会的表决只是走一个形式而已。即使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参战与宣战也与什么民主投票无关,同样是大资产阶级与财团们背后决定的结果。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些资本主义国家居然开始相信所谓一人一票的民主选举可以决定国家事务。应该承认,过去的资产阶级是虚伪的,他们自己都不相信什么一人一票的民主选举能够决定国家大事。不知道是不是战后出生的这一代统治者,被自己的先辈们忽修多年,自己突然也信以为真的。2016年的英国脱欧公投,就是这样一个典型的相信一人一票能够公平理性的决定国家大事的一个例子。而公投的结果,虽然脱欧派获胜,可是其中有相当一些支持脱欧的人又后悔了。他们和留欧派一起,想要再举行二次公投。可是死性的英国政治,却不愿意给自己这样一个反悔的机会,也就是不愿意给自己一个纠正错误的机会。

这个事情是不是太滑稽了。有人说,英国脱欧就像是一个人想要自杀,但是到底以什么方式自杀,却迟迟定不下来。现在就是想不自杀都不行了,这就坚决不给自己一个反悔的机会。这事难道不是太奇怪了吗?

其实,已经有一些现在正在执行西方式民主制度的地方,那里的人们对于这种民主制的低效率感觉非常不满。他们其中的一些人认为中国的现行制度可能更好一些,政府只要想做什么,马上动手就做。而且很快就能做好。这让他们非常羡慕。不过严格说来,这不是因为西方民主政治效率低,而是在他们实施民主的过程中,各种利益集团相互之间的利益关系很难协调,很难取得一致的共识。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一项简单的工程项目,就总是确定不下来。据说美国加州从八十年代就有人提议要建高铁。可是时至今日,这个高铁仍然连纸上谈兵都不曾存在过。就是因为各个地方的局部利益,各个利益集团的自身利益很难协调一致。他们至今也没有达成任何协议和共训,所以这条高铁就只是存在于人们的观念之中。

中国政府的执政方针在于,我们做任何事情,首先要考虑是否符合人民群众的利益,不仅要符合某个地区人民的利益,也要考虑它与全国整体利益是不是可以协调,是不是能够兼容。所以很多工程项目的决策需要自下而上,再自上而下多次反复地征询意见。最后再做出决定。三峡工程的决策过程就是如此。虽然当时也是有人加以反对,有人表示支持,但是当时并没有简单地通过什么公投或者投票表决来决定,而是多次反复地征询意见,特别是那些不同意的反对意见。对这些不同意见更要认真听取,再经过专家论证,经过相关地方政府的反复讨论,最后才做出还是要修建三峡工程的决定。当然,这项工程无论修与不修,都是各有利弊的。关键是在于,如果权衡利弊关系。我们要的是利大于弊,而不是弊大于利。只要是利大于弊,并且在现有的基础上,尽最大可能减轻弊的负面影响,那么这样的工程项目最终立项就可能更为有利。

这里要说明的只是,西方曾经的强盛,只不过是西方资产阶级政府强大的执行力而造成的,与他们所宣称的民主投票制度并没有多大的关系。他们忽悠的时间长了,连自己都信以为真了。不知道这是不是也是导致今天西方国家民粹主义泛滥的一个原因呢?

【胡懋仁,察网专栏学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北航老胡之闲话”,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西方民主